第五百九十一章 贾环的想法

推荐阅读:天龙武神诀召唤果实火影之最强主宰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重生之大梦七年无限多元宇宙重生大宋做权臣吞天龙王非完美骑士乱晋我为王

    责任与权力,权力与责任!承担责任,带来权力。而享有权力的同时,要承担相关的责任。

    贾环对此有认识,和体悟。自嘲的一笑,感叹道:“我这个人的性情:有一点懒,有一点冷。当然,若是到那个位置,自然是:在其位,谋其政。”

    其实,封建王朝时代,读书人的政治理想,只要不涉及党争,其实大同小异。都是想要把国家治好好,以民为本。要求国库充实,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道不拾遗,民风淳朴等等。这是儒家文化的一脉相承。

    顶多是每位宰相、首辅所遇到的实际问题,各不相同。比如明朝三杨时期,和李贤、杨廷和执政时期国家的问题不同。徐阶、高拱、张居正所遇到的问题又不同。

    当然,不干活的首辅除外。比如:万安、严嵩。没有水平,乱搞的人除外:比如刘公公、九千岁等人。

    贾环又道:“不过,像李贤、彭时、张居正那样累死,我是不干的。人生之乐,亦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是,到时候由不由我个人,就不知道咯。”

    语气感叹。

    贾环出身于贫苦家庭,学霸出身,供职于企业,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将“登顶”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这是政治家庭的孩子的理想。比如:唐逸,刘二哥,陆大少。

    当然,他现在是勋贵世家——贾府的执掌者,科举出身的文官,拥有大学士的看重、栽培,还有闻道书院体系、团队的支持。以及年纪优势,拥有着无限可能。

    但是呢,他个人的想法,与其说,想要享受“治大国如烹小鲜”的乐趣,还不如说,他更想过着娇妻美妾,体面舒适,悠闲自在的生活。他的初心并没有变。

    然而,个人的想法和现实往往是存在着差距的。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且,他现在也必须要去走仕途这条路,力争上游。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的人,他的历史三观还是很正的。不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若为执政,还是会尽职尽责。

    通俗点说,贾环的想法,若为宰相,祸乱国家,肯定是不干的。像张居正那样猛干,大搞变法,他也是不干的。因为,张居正累死不说,家还被皇帝抄了。他的想法是像徐阶、高拱那样,干完活,国家国力上升,他挂印返乡。

    正所谓,谁知将相王侯外,别有优游快活人。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钗黛以遨游,寄明月而长终。

    当然,我们都知道,贾同学的想法往往是很好的,而现实往往是很残酷的。比如,他想脱离贾府,不得不留下来;比如他想休息几年,天子怠政,贾贵妃地位不稳。

    …

    …

    贾环说,到时候会身不由己,这反而让他更明白的感受到贾环的责任感。乔如松听得一笑。起身,拱手一礼,道:“我知道子玉的志向了。”

    贾环坐着没动,心里苦笑,他现在是还没到权力的山顶,说到山顶怎么退下去的话,有点没意思。等受了乔如松一礼,贾环做个手势,示意乔如松随意。

    这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明白。能得到一位有着才干、能力的同学的、帮助、效力、认可,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乔如松重新坐下来,笑道:“庞士元对子玉是心服口服,指到哪里打到哪里。罗君子品行端方,于一条鞭法有些疑虑。我啰嗦一点,相信子玉的判断。”

    乔如松表示支持。贾环微微一笑,道:“其实,收税还是银元、纸币好。”

    中国银本位很混乱。有各种做假的银子,还有出产地不同,导致的几分成色的银子,接着还有在使用过程中剪开的银角子。五花八门。因为混乱,所以市面上诞生了银号、钱庄。专门处理银子,兑换银钱。

    他刚刚讨论时,和众同学聊过银元袁大头、银行纸币的事情。银元的使用对于统一中国混乱的银钱货币制度有莫大的好处。当然,最终终极的方案是受国家承认的银行发行的纸币。

    乔如松就笑,“那是将来的事情。先推行一条鞭法成功再论。子玉,处理争论一条鞭法的事情,我相信你的方案没问题。我们会尽力做好。些许小事。

    我倒是就件事要提醒你注意。夺嫡之争,我们这些人,都没有官身,无所谓。倒是你,身为贾府的当家人,你要早做准备。以我看,何相怕是会支持晋王。”

    贾环嘿然一笑,道:“友若,这件事恐怕要出乎你的意料。何大学士未必愿意支持晋王。”

    今天上午何以渐来访,顺口提醒他,要他注意宫中的太监刘国忠。据说,刘太监入宫之前,是一个读书人。而此人和晋王来往甚密。贾环给何以渐一说就想起来,他见过刘太监。那天见完杨贵妃出来,路遇此人。

    再结合京城中的传言,晋王与锦衣卫指挥使毛鲲交好。以何大学士的立场,恐怕不想支持这样的皇子登基。

    没有文臣,会喜欢一个喜欢“厂卫”的皇帝。当然,皇帝不用“厂卫”,大部分都会被文臣忽悠、玩残。

    “哦?”

    贾环将情况给乔如松解释了一遍,说出他的打算,“夺嫡之争,晋、楚两位,我那边都不愿意沾。友若,增收商税事完,我会谋求外放离京。”

    “好。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乔如松赞赏的道:“子玉,你要是不嫌我多事的话,今晚你的话,书院那边,我会代子玉传达。”他打算帮贾环竖起旗号招人,团结团队的向心力。

    贾环点头,有些事情,他确实没法亲力亲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有乔如松帮忙,自是好事。拱手一礼,托付道:“有劳友若了。”

    …

    …

    雍治十四年六月三十日夜晚的谈话,背景是在真理报成功发行,要试探朝廷水深,找准自己的定位之时。

    同时,朝廷政局是大学士何朔正受雍治天子信任,在朝堂上权势鼎盛之时。朝堂是何大学士执政时期。

    正是因为何大学士,对真理报,对贾环的支持,拔高了贾环的地位。否则,正六品的翰林侍讲,要成为团队的旗帜、核心,还言之过早。

    贾环和乔如松看似平淡,只谈了几个小问题,却是贾环开始构建自己政治班底、核心团队,亮出政治旗号的第一步,影响深远!

    七月初三,京城里关于“一条鞭法”的议论已经沸腾起来。贾环清晨起来,心有所感,从北园的后院向南至大观园中,到潇湘馆中见黛玉。

    正值夏末,酷暑之时,清晨时分,晨光才透。潇湘馆内翠竹夹路,阴阴翠润。竹影满地参差,铺陈在石路上。

    不见紫鹃、翠缕等丫鬟何在,满院静悄悄的。贾环走入黛玉房中,只见黛玉和湘云俩并排而卧。

    室温凉爽。黛玉严严密密的裹着一幅幅杏子红绫薄衾,安稳合目而睡。湘云一头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手臂撂于被外,手腕上带着两个金镯子。

    美人陈卧,性情各异,美景如斯。仿佛一首轻快、悠扬的乐曲,在这青翠夏末的潇湘馆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0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