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我笑彼哭

推荐阅读: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冠绝新汉朝寒门崛起圣墟绝对交易永恒国度重生似水青春仙庭封道传神医小农民火爆医少

    雍治十四年八月初三上午,天子召集群臣在武英殿廷议“一条鞭法”。结果,果然不出武英殿大学士韩润所料,廷议通过。四十多名大臣们持有赞成意见的是大多数。

    朝廷决定先在江南地区试行一条鞭法,继而向全国推广。

    雍治朝的重臣们虽然变化的比较频繁。早期是天子主动“血洗”朝臣更换班底握有政权,中期是“朝争”。但大臣们的执政经验、水平都在水准线上。

    治大国如小鲜,要文火慢炖。

    中午时,消息就已经在京城中传得满天飞。同时传出的还有韩大学士请辞的消息。大部分朝臣心中都有数,韩大学士去职已成定局。

    八月初四的傍晚,庞泽做东,贾环请客,在京城东南湖湖畔的澹云轩中请真理报43位编辑们吃酒。

    澹云轩中觥筹交错,呼朋唤友,欢声笑语。秋风从湖面吹来,貌美歌姬们歌舞助兴。气氛沉酣。

    这是一场不好宣诸于口的庆功宴。真理报,在此役中斩获极大!不说影响力这种务虚层面的东西,单单是发行规模都扩大数倍。报纸价格上涨。报社商业广告收入增加。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都显示着真理报蒸蒸日上。

    贾环、萧梦祯、庞泽、乔如松、罗向阳几人坐了一桌,吃酒畅谈。贾环轻松的倚在座椅上,欣赏着水面上的明月。

    隔壁桌子上的一名老编辑过来敬酒。姓吴,原是京中落魄的文人,因是南人,供职于翰苑文话编辑社。而贾环奉方望的令,负责翰苑文话后,翰苑文话和真理报是两块牌子一个班子。

    “在下这一杯一定要敬贾探花。吾游历京城十几年,今日始知御史滋味!扬眉吐气在今朝!”

    吴编辑的友人笑劝道:“吴兄,你醉了。贾探花今日已经饮了不少酒。”真理报的成功,同样是整个编辑团队的成功。他们发稿、审文的职责,决定了他们在舆论中可以起到御史的作用。

    这样的地位,在达官贵人多如狗的京城中,不算什么。但是,向下的阶层中,还有两三百万的百姓。一方御史,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读书人,谁没有为民请命的清流情结?

    贾环十四岁出头的年纪,身高已经颇高。皮肤并不白,健康的肤色。容貌普通。头戴唐巾,身穿玉色文士长衫。所配之物,俱是精美、华贵。眼眸沉静,气度沉稳。

    这时,贾环站起来,笑着拿起酒杯,向吴编辑示意,然后环视全场,朗声道:“为吴朋友的意气风发,为我们真理报更美好的明天,诸位,干杯!”

    全场饮胜。轩中的气氛顿时推向高--潮。

    贾环有一些不胜酒力,到栏杆处赏月、躲酒。萧梦祯笑着过来。他胖乎乎的,微笑着道:“子玉,咱们这一回,收获不少,也得罪不少人。”

    贾环就笑,“开之,那你也是我这个团团伙伙里头的。”有些标签,一旦打上了,想要摆脱,很难。就比如萧梦祯,他在官场里,恐怕会打上真理报出身的标签。

    萧梦祯大笑,慷慨的道:“男儿出门志,不独为谋身。君子志于择天下!”大丈夫行立于天地间,但凡有益于百姓的事,得罪一些人又何妨?

    贾环笑着点头。

    萧梦祯笑问,“子玉乃是国朝的诗词名家,此时可有佳作?让歌姬们唱一唱。”

    贾环笑着摇头,道:“开之,咱们不能太高调啊!”

    以贾环的地位,只要诗词一出,在第二天必定是传遍京城。但这并不是好事。得意忘形,必定会被人厌恶!政治斗争,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闷声发大财!

    从他接手创刊真理报开始,到成功发行,再到永昌公主、朝堂上对他,对真理报的攻讦“二连击”,到何大学士干净利落的干掉赵俊博等御史,到此时的一条鞭法争论。这一连串的事件,到此时,总算是落下帷幕。

    局面打开!

    既然,已经决定结束“休息”,出来做事,贾环自是要把事情的收益最大化!

    这一次论战的收获,主要有两点。第一,真理报顺势做大。一跃而成为全国最大,最权威的官媒。他的权力,来自于真理报的衍生。第二,推动同年朱鸿飞朱大御史顺势上走位红。御史有影响力,就有话语权。

    萧梦祯顿时一笑,“也是!”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韩子恒会认为贾环是他的老师。确实是眼光敏锐,能力超绝!他很有幸与之共事这一段时间。

    以真理报的局面,贾环这个主编,在朝堂中可以抵一个左佥都御史的份量。那么,在天子放权,何大学士锐意进取的大变局下,贾环又将如何施展自己的才华、抱负呢?

    贾环并非一个庸庸碌碌的人!

    他很期待!

    …

    …

    月色清朗,已经是深夜。小时雍坊的宋府中,吏部尚书宋溥在书房中与两名心腹密谈:吏部文选司郎中戴显宗,吏部考功司郎中宋克忠。

    显然,这是宋天官的核心班底。

    文选司,掌考文职官之品级与其选补升调之事,以及月选之政令。考功司,顾名思义,掌管着文职官员的考评。俱是要职。文选司郎中,更是号称天下第一郎中。

    书房中的气氛,微微有些沉闷、压抑。

    戴郎中叹道:“韩相太耿直,竟然主动求去。唉…,局面崩坏啊!”以何高远强硬的执政风格,是否会对之前的强烈反对他的天官大人动手呢?以天子对何朔的支持力度,恐怕…

    宋天官沉默不语。

    宋克忠愤然不平的道:“此事坏就坏在贾环此子手中。他竟然暗中使手段,操纵舆论。实在是可恶至极!黄口小儿,胆敢阻塞言路!满足一己私欲。”

    若非贾环在报纸上捣鬼,怎么可能天下的舆论一边倒?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谁想到,那小子阴测测在暗中捣鬼?

    宋天官摆摆手,缓声道:“守信,不要说了。”

    烛光之下,宋溥的脸沉似水,气势似乎有些颓然。他心中怎么想的,不得而知。

    …

    …

    同一时间,顺亲王府中。顺亲王亦没有睡。不过,相比于府前的喧闹,顺亲王独自一人在精美的小轩中沉思。

    几案前,摆设着美酒、小菜。香气飘散。只是顺亲王毫无胃口,味同爵蜡。

    前些日子,天子拍太监来赏赐了顺亲王一尊名贵的玻璃屏风。顺亲王府前,由此重新恢复热闹。京城中会看风向的人不少。

    然而,近日的朝局的变动,让他心中不安,沉甸甸的,寝食难安。今晚,他已经在此枯坐了快两个时辰。

    是的,他与贾府之间的龌蹉,随着贾敬躲进道观,他是赢家。今年贾敬的死去,更是令这其中的隐秘烟消云散。但是,与贾府的恩怨却延续下来了。

    鉴于贾府当前的“强势”,上有贵妃,外有王子腾,下有贾环,“见龙在田”。他原本是有意化解两家这份恩怨的。晋王对此亦是乐见其成。但是,贾府的当家人贾环却拒绝了他的好意。

    他不得不自保啊!

    宫中之事,已经在进行中。他要“废掉”贾府的根基所在。

    然而,贾环作为行销全国的真理报的主编,上有何大学士的支持。贾环手中握有的权力,足以威胁到他了。他心中如何好受?

    他确信,他最终可以赢掉贾环所有的牌。但,等待总是煎熬的。就如同他现在。

    看着“仇家”得意,心里难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