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进献。

推荐阅读:至尊少年兵王黑夜玩家三国之大汉崛起超维术士我的冷傲总裁老婆武神无限仙界赢家校园逍遥高手獒唐天龙武神诀

    总有些人,不理解社会上的人情世故,不理解权力游戏的规则,而觉得别人是傻--逼、逗--逼,智商下线。

    比如,以贾府当前的权势,为什么还会有敌人存在?化干戈为玉帛不好吗?谁那么傻乎乎的去惹贾府?和贾府结仇?找刺激啊!想死啊!

    其实,恰恰相反!

    这些人,恰恰是没有在社会中历练过!不懂得人心的狡诈、政治的残酷!

    权力游戏的本质是零和游戏!你的权力大,占据的份额多,别人就分的少,手里的权力就相对小。所以,上到王侯将相,下到公司董事会、医院院长、学校学生会、办公室政治、市井日常生活,斗争无处不在。

    所以,毛主席讲,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团结求团结,则团结亡。总想着一团和气的人,在现实中,是要受几口气的。

    觉得自己牛逼,没人敢惹的,终究是要被教做人的。

    世间的事,只要涉及到利益,就有斗争!不管开始是出于何种动机,被动或者主动。这从来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比如永昌公主。在贾环得知她曾经在西苑中向天子挑唆他握有真理报权力应予以纠正,便事实上站到了贾府的对立面。

    尽管贾环到现在连永昌公主的面都没见过。贾府来往的比较多的是永昌驸马马林承凯。而永昌公主的本意并不想现在就得罪贾府。但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要觉得别人不敢来打你的主意。胆子大的人很多!比如,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咸阳城中的赢氏大概没想到。手段高明的人也很多!比如,严嵩就被隐忍的徐阶送回老家,高拱就被张居正一句“十岁孩童,如何做天子”给阴掉。

    顺亲王就是要在贾府最鼎盛之时,掀起惊涛骇浪,给予其重重一击,葬送贾府的一切,解决问题、忧患。

    网,已经铺开。

    …

    …

    时间往前倒退回到七月中旬。

    七月十二日,朝廷休沐。酷暑时节。雍治天子微服驾临永昌公主府中。永昌公主夫妇俩接驾。酒至半酣,天子起身去偏厅更衣,略作休息。

    偏厅中布置的精美。夹层中添置着冰块,盛夏的上午,厅中凉悠悠的。永昌公主领着一名青衫美人进来。青衫美人清丽绝伦,黛眉含愁,手中捧着一碗凉茶。

    永昌公主粉色的长裙拖地,摇曳生姿,笑道:“皇兄,知道你不胜酒力,我给你送碗茶来。”说着话,让青衫美人上前奉茶。

    “永昌,你有心了。”雍治天子笑了笑,舒服的倚在椅子上,接过茶,打量着青衫美人的容颜,眼神中带着欣赏。稍后,伸手挑起因害羞而低下头的青衫美人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永昌公主嘴角带笑,盈盈的一礼,悄然退下去。

    “民女叫商凤儿。原是左议谏大夫吴讳天祐的妻族族人…,流落教坊司前,被顺亲王府的管家买走。”

    商凤儿很紧张。她不断的回想起之前一些人对她说的话。“天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需要有任何的隐瞒。圣天子明鉴万里,任何事都瞒不住他。”

    “贾贵妃出身你们家吴贵妃宫中,却抢走了吴贵妃的恩宠,导致吴贵妃被天子冷落。”

    “吴、贾两家当年弹劾、争斗的事情,想必你有所耳闻。吴天祐在家中大骂贾家狼心狗肺,背义小人。”

    “我家主人府上和贾家不对付。你若是念恩,就提防着贾贵妃些。不要和她搅在一起。”

    雍治天子想了有一会,才反应过来吴天祐是谁。吴贵妃的父亲。废太子死前的挑衅,让他下令夷吴贵妃三族。这显然是被波及的人。

    雍治天子沉吟了一会,直白的问道:“你恨朕吗?”

    商凤儿一脸的茫然,低头,娇弱的道:“民女不知道。”

    雍治天子霍然的站起来,借着酒意,仰头大笑。商凤儿的答案很和他的胃口。这是真性情流露。他为天子,又岂会怕一个小女子恨他?揽着商凤儿的腰,“随我来吧。你可识字?”

    雍治天子能书善画。像杨贵妃、贾贵妃、吴贵妃都是钟灵毓秀的女子,各具内涵。

    商凤儿生平第一次给男人搂着,脑子一片空白,娇羞着,却并没有想着去反抗,她知道接下来等待她是什么。以极低的声音,娇怯的答道:“民女家中原也过得去,略识得几个字。”

    雍治天子满意的点头,“小家碧玉,实属难得。”

    稍后,西苑中多了一位与独孤清齐名的商贵人封号。此后的数年时间中,永昌公主陆陆续续给天子进献了许多美人。有的留在公主府,有的进了西苑,得到美人、淑仪、才人的封号。但没有人再没有商凤儿这样的际遇、恩宠。当然,这是后话。

    再过几天,天子亦赏了顺亲王一尊名贵的玻璃屏风。顺亲王在废太子事件中在天子面前丢的分,又捡回来。

    当然,以当今天子的性情,有些事情,他不会忘记的。军国大事,顺亲王就不要想摸了。

    …

    …

    八月初四,澹云轩中,真理报报社的酒会散去。贾环坐马车返回无忧堂中。

    宝钗还等着没睡。宝姐姐穿着月白色的单衣,姿容美丽,服侍着贾环洗脸。将毛巾在热水盆里打湿,再拧干,弯腰要给坐在椅子上的贾环擦脸。

    贾环略有些醉,忙道:“姐姐,我自己来。”他还是有点不大习惯。

    宝钗轻笑,帮贾环擦拭着脸,再将毛巾搁在香菱拿着的水盆中,反复两三次,说道:“你都醉成这样,还怎么自己来?夫君,对你而言,有一个好消息,你听不听?”

    贾环享受着宝姐姐的侍候,倚在椅子上,笑道:“什么好消息?”

    宝钗抿嘴一笑,道:“前些时候,老太太给妈说起宝兄弟和琴妹妹的婚事。大太太今儿到我这里,给我说,想把邢大妹妹说给你做妾。”

    贾环无语的翻个白眼,道:“她这什么馊主意?邢大妹妹清白人家的好女儿,这算什么事?我不过时那年和颦儿、晴雯她们一起与她在江南蟠龙寺中见过一面。晴雯,是吧?”

    晴雯正倒茶进来,翠绿的掐牙背心,容貌标致。十七岁的少女,正是花季之时。迷惑的问,“是什么啊,三爷?”

    一旁的莺儿、如意两个没忍住,吃吃娇笑。香菱亦是安静的笑起来。晴雯忙问怎么回事。

    贾环自己也笑,宝姐姐哟…,让几女坐下来闲聊,喝着茶,笑道:“我要是答应,首先是姐姐要恼我。你们要气我。其次呢,三姐姐肯定要骂我。”

    探春和邢岫烟的关系很好。她很喜欢岫烟淡薄、闲云野鹤般高洁的性情。

    “大太太要是担心在府里地位不稳,老实的往琏二哥、凤嫂子两人面前凑就是。别来烦我。所以,最好的方案,就是给邢大妹妹说一个好人家。她那性子,不说一个好人家,真是糟蹋了她。当然,离二姐姐出嫁还有好些年,不妨在大观园中多住些时日。”贾环感慨的道。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浓淡由他冰雪中!这是一种恬淡、潇洒,随遇而安的气度。深受妙玉的影响。比之与罗华结亲的李纹又是另一种性情。

    李纹诗曰: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大江南北的春天异常的灿烂,我寄言给“蜂蝶”,不要猜疑我的处境、生活。

    若是做研究,以此诗可见,李纹婚后的生活大抵是如意的。有一种李氏的大家闺秀矜持在其中。蜂蝶,一般喜欢追逐花朵。正所谓,狂蜂浪蝶。

    宝钗点头,道:“这是。邢大妹妹,确实让人爱她。姐妹们每日在园子里相处,吟诗赋对,也是一件很好的事。若早早的都去了,实在可惜。”

    贾环笑一笑,拍拍宝钗的手背。距离大观园诸芳离开还有几年的时间。迎春要给贾赦守孝三年才能嫁给薛蝌。

    贾环的性情,和贾宝玉不同,非要大家守在一块不散才是最好。和黛玉也不同,黛玉是觉得既然要散,早前就不必聚在一起。林妹妹的性子有些清冷。

    聚散离别,不必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啊!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想必这三四年的美好时光,会携刻在她们每个人的生命中吧!而他,曾经见证了她们美丽、精彩的女儿国!

    当然,他希望,她们日后的生活是美好的。

    贾环想起件事来,问道:“我前儿听说甄家到京城了,可有来府上拜访?”他想起大观园中另外一个美人的结局。李纹的妹妹李绮,据说会嫁给甄宝玉。

    香菱好奇的道:“三爷,你都和甄家划清界限,他们来京城怎么会登门?”

    香菱和晴雯同岁。眉心间点着一点红,神韵难画。性情温柔安静。

    贾环莞尔一笑,“香菱,你不懂。”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