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丫鬟们(上)

推荐阅读:战狂傲天录末世进化之王重生之极品仙帝路尽阑珊处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都市极品狂神我的女神大佬帝少的专属:小甜心,太缠人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Boss生猛:总裁,我有了

    八月份京城已经入秋。早晨时分,天气微凉。无忧堂中的花园中桂子飘香。

    上午九十点许,香菱在小轩中写字,看着轩窗外的美景,笔杆轻抵着白皙的下颌,神情沉吟。

    “咯咯…”

    身后突然传来笑声。香菱回头,就见晴雯和如意两个自外头进来,身后跟着小丫鬟。

    如意笑道:“香菱姐姐,你在作诗吗?”如意年纪渐长,容貌越发的清秀。她也是识字的,但没有香菱那份作诗的才情。

    晴雯笑嘻嘻的推着如意,道:“瞎说!以我看,她定是在想昨儿三爷的话。指不定晚上还要缠着问三爷答案呢。”昨晚三爷说香菱不懂甄府的事。

    几个小丫鬟都咯咯娇笑。

    给晴雯打趣,香菱安静的一笑,略有些羞涩,问道:“你们俩这会没跟着奶奶?”

    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呢!三爷宠着她,喜欢她的性情;她心里有三爷。只是,她没在想昨晚三爷的话。她是在算时间:母亲几时到京城?入秋启程,九月中大约就要到了。

    她心中有些忐忑。她自小被拐子拐走,历经劫难,辗转到贾府中,再跟着奶奶到三爷屋里。这辈子,要落定下来。再与母亲相认,庶无遗憾。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暗中时滴思亲泪,只恐思儿泪更多。与母亲见面在即,她高兴又哀伤,憧憬又徨然。

    如意掩嘴轻笑,道:“奶奶一早就带着莺儿姐姐去园子里了。史大姑娘说要作诗联句呢。派人来请你。奶奶,姑娘们如今都在紫菱洲。”

    香菱和大家说了声,忙往紫菱洲而去。

    看着香菱匆忙的背影,晴雯“噗嗤”一笑。府里没人会不喜欢香菱。只是,她心情忽而不是很好。

    …

    …

    贾环下午在吴王府中教授了吴王世子宁澄和燕王宁淅就返回贾府。他上午在真理报报社审稿,下午在吴王府教授学生。因周贵妃尽心的照顾着孕中的元春,他教导燕王,亦是下了大力气。别人敬你,你也要投桃报李。

    他以前不过是随便教教。让燕王和宁澄通读经书,明理,会独立思考即可。现在,各种各样的东西他都会教他们一些,务求有一技之长,能够安身立命。

    初秋时节,秋老虎正发威。下午五点许,夕阳斜坠。贾环从马车上下来就感觉一股热浪。刚进院子,充任幕僚的张四水来回:贾政的门生顺天府通判傅试来访。

    “呵,他怎么来了?”贾环倒是有些诧异。

    政老爹外出有数年。他平日里收罗的十几个清客带了两三个去福建解闷。其余的人,在贾府这里来去自由。贾环自不会脑残的去砍掉政老爹的门客。

    他还请詹子亮教惜春绘画,培养惜春的兴趣、爱好。这比惜春自学画画要好的多。

    而如工部织染所大使李平、顺天府通判傅试等门生,到荣国府里来,都是贾蔷、贾琏接待。有些事情,他们就料理了。贾环基本不见。傅试今天跑到无忧堂这边来拜访,着实稀奇。

    张四水嘿嘿一笑,挠挠头。

    他并没有如同柳逸尘、刘国山那样去真理报社任职,而是留在府中,帮贾环打理日常事务。去真理报固然是好前程,但是贾环身边也缺人帮忙。

    贾环到了前院偏厅中和傅试见面。

    傅试三十多岁,穿着一身褐色的便服,见贾环进来,连忙放下茶碗,起身作揖,恭敬的拱手道:“在下见过贾世兄。”

    贾环微笑着点头,伸手示意,“傅别驾客气。”

    小厮进来奉茶。贾环喝口茶,听着傅试说话,“贾世兄执掌真理报,为何相推行一条鞭法扫除舆论障碍,实有大功于社稷。我辈佩服至极。不日必定高升…”

    傅试,趋炎附势。他的为人,贾环心里很清楚,有些话听听就好。显然,这是真理报在京城中打开局面后的“后遗症”。傅试认为他这个“靠边站”的翰林握有权势。

    伸手不打笑脸人。贾环耐着性子听了五分钟,和傅试说了两句,便端茶送客。

    …

    …

    处理完琐事,陪张四水吃了酒,贾环返回后院,心情放松。其实傅通判明显想多了。现在朝廷里明里、暗里骂他“竖子”的人不在少数,哪里会升官?

    再者,他去年才升正六品翰林侍讲,三年一任都没到,怎么升?当吏部是摆设啊!吏部尚书宋溥…,嘿!估计罢他的官的心都有。

    淡淡的夜色笼罩在无忧堂精美、雅致的屋舍中。暗淡的光影如若轻纱。

    贾环一路回到正房大院。进了门,就见晴雯一个人在屋里,懒洋洋的歪在软榻上,面前暗红色的高几上放着针线。看神情,似乎闷闷不乐。

    贾环就笑,“晴雯,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我打发人去请大夫来。”走到软榻前,伸手去摸晴雯光洁的额头。温度不烫。

    晴雯已经十七岁,出挑的十分美丽,微圆的脸蛋,清秀的娥眉,明秀的大眼睛。组成一张标致的美人脸。眉眼间有些像黛玉。俏皮、妩媚。她和性情温柔、安静的香菱,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美丽。

    晴雯眼皮子灵活的动了下,好笑的道:“三爷,我没病呢。恕我身子乏,不给你倒茶吃。奶奶、香菱、如意她们今儿在潇湘馆里摆饭。林姑娘做东。”

    晴雯在贾环面前,很随意。

    见晴雯小懒猫的样子,贾环放下心,坐在晴雯身边,向后倚着,美人身上的香气飘来,笑道:“我才吃了酒进来的。不是很渴。你吃过晚饭没?”

    晴雯慵懒的道:“我不想吃。三爷,你该问香菱吃过没有呢?咯咯…”

    贾环听的一笑,他要是还不明白,智商就有问题了,伸手将晴雯细腰搂着,将她抱到自己怀里来坐着,近距离的看着她标志的美人脸,在幽暗的光线中,朦胧如画,美丽难言。

    “傻丫头啊!你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香菱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们俩这辈子难道还能不再一块儿?”贾环轻柔的摩挲着晴雯白腻的脸蛋,轻声说道。

    他想起雍治8年时,他初见晴雯。还有,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他为晴雯,挑唆政老爹抽了大脸宝一顿。还有,在东庄镇、在江南的点点滴滴。

    晴雯的俏脸腾的一下变得绯红。一方面是贾环亲昵的动作,一方面是她的心思给贾环说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