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袭人挨打

推荐阅读:无限机战世纪系统吞天仙帝顾道长生重生过去当神厨不朽狂神总裁诱入怀:老公大人,早上好!

    宝钗早起,今日不用出门,装束简雅。一身浅粉色的绣花褂子,额前梳着刘海。雪白莹润,光彩照人。发髻上别着一支天蓝色的游凤钗,再戴着粉色的珠花,彩蝶步摇。秀雅的大美人。在日常中,绽放着她美丽的风情。

    “啊…”宝钗疑惑的将手中的银质筷子放在,杏眼看着沫儿,惊讶的道,“这是从哪儿说起的啊?”

    明亮的餐厅中,香菱、莺儿、晴雯、如意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极其诧异。

    宝二爷顽劣,不喜欢读书,和三爷不对付。这都是有的。但对府里的丫鬟们原是极好的。和姑娘们顽,尽有让的。怎么突然的打袭人?还打的这么重?

    贾环不同于宝钗她们。他乍一听,心里就信了七八分。大脸宝的尿性,他有什么不知道的?

    红楼原书中,袭人待宝玉如何?但,她的吐血之症,就是贾宝玉一记窝心脚踢出来的。虽说大脸宝无意打的袭人,但可见其脾气上来,下手还是很暴虐的。

    贾环安排道:“晴雯,让外头去请太医院的王太医来。沫儿,不要着急,你慢慢说。”

    沫儿心中稍微安定下来,抹着眼泪,一五一十的说起来:“因昨晚睡的晚,今天早晨,姑娘和史大姑娘起的晚了些。宝二爷来了,抬腿就往屋里头去。袭人姐姐拦着。谁承想宝二爷今儿脾气大,朝袭人姐姐心窝上踹了一脚。呜…,才闹完,袭人姐姐在屋里就吐了一口血,我们都吓坏了。”

    宝钗几人无语。

    贾环脸色微沉着,抿抿嘴,道:“沫儿,不哭。没事的。我们这就去看看林妹妹、袭人。”

    从沫儿等人的角度看,宝玉打袭人打到她吐血,实在太欺负人,让人义愤填膺!而在贾环心中,除却对袭人挨打的不满外,他是何其的反感大脸宝在黛玉没起床时毫不避讳的往黛玉屋里闯?

    大脸宝,想作死是吧?

    …

    …

    因宝玉在潇湘馆里闹起来,贾府上下随后就都知道。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的命根子。他出点状况,自然算是府中的“大事”。

    因太后病逝,勋贵人家都要入宫随祭。贾母因年事已高,明年即将到八十岁。便告了病假在府中休息。邢夫人的诰命自是随着贾赦犯事而被剥夺。

    王夫人一早带着贾蓉的妻子胡氏入宫。国朝正五品官员的妻子都有诰命。贾政当前是正四品的福建学政。

    贾母上房处,贾母正在由几个府里的老嬷嬷陪着说话、闲谈,正乐呵着,听得丫鬟来报,顿着拐杖,急道:“阿弥陀佛,怎么的又闹起来?鸳鸯,你快去看看。”

    鸳鸯应了一声,从贾母上房出来,走在庭院的甬道中,因问来回的小丫鬟怎么回事。小丫鬟道:“鸳鸯姐姐,宝二爷将袭人姐姐打的吐血。”

    “什么?”鸳鸯感觉突然间脑子一片空白,她和袭人关系极好。身子晃了下,强忍着什么都没说,快步往大观园潇湘馆里赶去。心急如焚。

    …

    …

    贾府西路,凤姐院中。王熙凤因年初流产,又不肯休息,添了下红之症,将养到现在八月下旬,才算是逐渐的恢复过来。

    王夫人近日因又要去皇宫中随祭,让凤姐管贾府内事。宝钗正好脱身,不再过问。正所谓:时宝钗!所以,宝姐姐近日都不大忙,有时间在北园里陪着贾环吃早餐。

    贾府内事,眼下以凤姐、探春、李纨管着。李纨依旧是与人为善,遇事一团和气。

    凤姐早晨还没到西路的议事厅中,正由平儿给她说各处人情往来银子的事儿。听到丰儿进来说宝玉和黛玉拌嘴,禁不住娇笑,道:“这都多大年纪了,两人还拌嘴?宝兄弟婚事都定了,还和小孩子一样顽闹?”

    宝玉和薛宝琴的婚事,差不多定下来,由贾母和薛姨妈口头议定。只等薛蝌回京,再走三书六礼的流程。

    问丰儿,“三爷这会子在不在府里?”

    丰儿道:“回奶奶,三爷往日这时还没出门。”贾环一般在上午八点多才出门。

    王熙凤就笑,“得,你先去潇湘馆探探消息。我啊,准备往老太太屋里去。”

    丰儿挑起门帘,出了里屋。

    王熙凤喝口茶,凤眼眯着,含笑道:“平儿,你说,这两个…,嗨。”凤姐话只说了半截。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

    平儿一身翠绿的对襟褂子,模样清俊,说道:“奶奶,只怕就是为这婚事闹的。”

    王熙凤凤眼一斜,娇笑道:“依我看,闹不起来。横竖不与我们相干。走罢。我们那位爷,出去这几天,也不知道带个信回来。中午把昭儿叫进来来问问。”

    太太心里根本就不中意林姑娘。况且,贾环不是省油的灯。府里,谁惹得起他?

    …

    …

    稻香村中。秋意渐渐侵袭着庭院的树木。

    李纨早上起来,去贾母面前侍候了一会,回来做些针线活儿。看着窗外的秋叶飞舞,秀雅的美妇心情很不好。儿子贾兰今科院试,没有考中生员。但贾蔷、秦钟却是考取。

    据闻,贾蔷是贾环帮他作弊的。

    李纨虽然管事,但是没有人将她当管事的奶奶。她住在稻香村,距离潇湘馆不远,但却是在贾环、贾母、王熙凤之后得到消息。

    听贴身丫鬟素云说了情况,李纨想了想,道:“我去潇湘馆看看罢。”带着素云并两个小丫鬟往潇湘馆而去。

    …

    …

    贾环、宝钗带着晴雯、如意、香菱、莺儿、彩霞一起到潇湘馆。初秋时节,潇湘馆内外更见清幽。穿过庭院小路,听到微微有些哭声传来。

    黛玉正气恼的在屋中坐着哭泣。一袭青衫,美人在窗下呜咽。梨花带雨。

    宝玉将她的大丫鬟袭人一脚踢的吐血,何曾将她放在眼中?难道她睡觉时,袭人拦着不让他进,还是错的么?

    “环哥…,你快看看袭人,她没事吧?”见贾环进来,黛玉忙问他的意见。她心中,信任贾环的判断。

    贾环心中一痛,柔声道:“妹妹,没事的,没事。我让人去请了太医来。即便吐血,将养几个月就会好。”他倒不是糊弄黛玉。宝玉肯定不可能将袭人打的内脏出血。

    不然,他就不叫贾宝玉,可以改名叫贾超人、贾拳皇。不到这一步,中医调养,肯定能将袭人治好,不留后遗症。

    黛玉含着眼泪点头,眼睛红肿如桃,我见犹怜。

    宝钗上前,轻轻的抱着黛玉,拍拍她的肩膀,温声安慰道:“颦儿,没事了。不哭。”

    “宝姐姐…”黛玉轻啜,心中惊吓、委屈、愤怒的情绪到此时才算是完全的释放出来。

    众人说了一会话,安抚了黛玉的情绪。一起到里屋看袭人。

    袭人正仰躺在屋里的长榻上。湘云,紫鹃、翠缕、雪雁并几个小丫鬟围着,问她如何,如何。

    黛玉的性情,高傲是有的;嘴巴刁钻,也是有的。但是,她待人相当的真诚。对人是真的好。袭人在她屋里尽心尽力的服侍。这时,黛玉不避讳的将袭人安置在她屋里,让丫鬟们尽心照顾袭人。

    袭人道:“哪里就死了?好姑娘,你们去顽吧。我躺一会就起来。”

    “你别说了。往日都是你伺候我,我们今天伺候你一回。”湘云一身桃红色的裙子,坐在床榻前,眼睛有些发红,握着袭人的手,真切的说道。

    袭人自小服侍过她。关系很好。她听人说:年轻咳血,命不长久。这让她心中充满了哀伤。

    袭人正要说话,这时贾环、黛玉、宝钗几人一起进来。袭人挣扎着要起来。贾环等人都忙出声制止她。“嗳,你躺着,快躺着,别乱动。”

    “三爷…”紫鹃含泪喊道,她一肚子的委屈。袭人被宝二爷打成这样,她心中感伤难言。

    贾环对紫鹃点点头,“放心,我知道。”他必须要让某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史湘云从凳子上起身,迎着众人,直言道:“环哥儿,你快去请太医来看看袭人。我都快气死。宝二哥他心里对婚事不满,不能拿袭人撒气。”

    早些时候,史湘云起床出来,就当着宝玉的面,指出宝玉做错了。她是个心直口快,有侠义之气的姑娘。

    她和宝玉从小玩到大,一块儿淘气,关系好是真的。但这件事,她觉得宝二哥做错了。凭他怎么的,不能将袭人打成这样!骂几句也成。没有这样糟蹋人的!

    史湘云直言,让屋中的气氛有点尴尬。相当于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宝玉喜欢黛玉,抗拒与薛宝琴的婚姻。

    贾环拍拍湘云的手腕,抿抿嘴,道:“我已经让人去请太医了。云妹妹,这事,我来出头!”

    史湘云是贾母的关系,才接到贾府里来住。她说宝玉的不好,恶了贾母,没什么好处。

    湘云点点头。

    宝钗心里隐隐有些担心。以她夫君对颦儿的感情,袭人是为护着颦儿挨打的,他只怕是要严惩宝兄弟。可是,老太太,太太许吗?

    正说着话,外头的小丫鬟进来道:“王太医往九边军前效力去了。请了一位胡太医来。已经到府里。请三爷示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