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再议

推荐阅读: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补习之王我在都市炼神器血染侠衣纯情陆少火辣辣超级基因猎场都市极品兵王史上最强帝后吞天主宰怒战苍穹

    围绕着武英殿大学士之争,如同一场大棋局,各出其谋,谋取利益。贾环顺利的狙击王子腾,暂时免于被猪队友牵连。但,这只是棋局中的一部分。还有太多的事情,在九月二十六日武英殿议事后,发生。

    当天深夜,小时雍坊宋府中,吏部尚书宋溥与来访的兵部左侍郎鲁伯宗商谈。

    小轩窗中,寒夜清冷。

    宋天官一身灰色的便服,此时神情阴沉,怒道:“何朔欺人太甚!”

    鲁侍郎六十岁出头,矮胖。他是宋天官的同乡,同为湖广石首县人。今日在殿中议事时,推荐宋天官为大学士候选人。此时,苦笑着喝茶。

    “弘济,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淡定啊。”

    廷推结果,可以报两人给天子,也可以报三人给天子。这都在何大学士的职权范围内。

    他这位同乡,早前在议论一条鞭法时,反对何大学士,岂能不能被记住?韩大学士便是因为此事辞职。否则,哪有如今的大学士之争?如今,这个位置不出曾、殷二人。

    宋天官脸色冷峻。

    …

    …

    相比于宋天官的失意,晋王在府中,暴跳如雷!

    因为,他被楚王给阴了。高尚书,不是他指使的。他根本就不用去问锦衣卫指挥使毛鲲,都能知道这是谁干的。除了他的好八弟,还能有谁?

    可笑他之前还在西苑里嘲笑楚王只会倚重苏州来的穷秀才。

    晋王府后院的一处小厅中,四周无人。烛光在夜间跳了跳,价值千金打碎的瓷器散落在地上。

    晋王坐在椅子中,脸色阴晴不定。他都可预见,天子即将对他的疏远。

    第二天午后,晋王的首席智囊,太监刘国忠到晋王府中。他昨天就得到消息,但是出宫,并不方便。今日才来。

    晋王的花园中,常青藤、葡萄、菖树在山石上蔓牵。深秋时节,碧幽幽的。四周静得鸦雀无声。

    晋王一身绯红色亲王常服,胸前绣着龙纹图案,英俊的脸上有些萎靡、困顿,没有休息的模样。急切的问道:“刘公,我现在该如何做?”

    刘国忠四十岁左右,鬓角已经发白,身材消瘦,看了晋王一眼,吐出一个字,“等。”

    夺嫡如同赛马,有时你领先几步,有时我领先几步。但,不到终点,谁能说是最后的赢家?

    …

    …

    九月底,曾缙、殷鹏两人府上,忽而热闹起来。其中的得意、快意不足言表。

    稍后,对兵部尚书高国对的惩处结果亦出来。天子金口玉言,高尚书的结局,很不好。

    十月初,位于正西坊的高府中冷冷清清。两名澜衫秀才由远而近,进了巷子,在门房处递了名帖,寒暄几句,稍后被门房带进府中去见高尚书。

    几日不见,高尚书气色极差,六十多岁的人,满头白发,身体佝偻着。他在书房中整理书籍,打包,准备离京。深秋的阳光透进来,带着说不清的寒意。

    高国对见韩秀才进来,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道:“韩子恒,你来了?”当初,说的结果可不是这样?但,多年的尚书生涯,养气功夫还在。如今,骂韩秀才能有什么用处?

    韩秀才点点头,将礼单奉上,客气的道:“我来看看高尚书。”他不能说他是代表楚王来的。双方心知肚明。

    高国对将礼单放在书桌上,摆摆手,叹道:“我不是尚书了。”

    场面尴尬。

    韩秀才点点头,干瘪瘪的说了两句话,带着大头秀才童正言出了高府。身后,高府的土墙在秋日下午,冷清清的倍显落寞。

    童正言抱怨道:“这位高尚书也真是的。被免了官,可吝啬到一杯茶都不给我们吃。早知道,我们便不来了。”

    韩谨时年三十多岁,国字脸,一身秀才蓝衫,头戴黑色四方平定巾,有着生活磨难沉淀出来的沉稳气度。温和的笑道:“这叫,认认真真走形式。”

    必须要来一趟,这是善后工作。

    童正言晃晃大头,好奇的问道:“子恒兄,当初你没能料到高尚书会落到这么个结果吧?”当面触怒天子,风险很高。韩谨给出很高的价码,才说动了将要致仕的高尚书。

    韩谨看了看童正言,拍拍他的肩膀,道:“正言,料到,料不到,又有要紧的?”

    童正言悚然一惊,突然间觉得韩谨既熟悉又陌生。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初,本就是“忽悠”高尚书去当炮灰?高尚书落到如今这个结局,当初的承诺,也不用全部兑现了。这种风格,让他心中有些难以接受。

    君子重诺啊!

    …

    …

    十月初三,永寿宫中,杨贵妃穿着翠绿色的长裙,正在逗弄着乳母怀中半岁大的儿子,脸上满是母性的光辉。她的身材已经恢复,冰清玉润,芳华绝代。

    刘国忠自宫外进来,在一旁等了一会,见杨贵妃留意到他,跪地行礼道:“奴婢恭喜贵妃娘娘。”

    杨贵妃微微一笑,三十出头的美人,有着尤物般的风情,刘国忠身为太监,都觉得她是如此的美丽。“刘公公来晚了,方才独孤贵人和商贵人都来过。”

    这几日,后宫之中,已经传遍,天子有意晋封杨贵妃为皇贵妃。

    刘国忠笑了下,神情有点冷,他似乎很不擅长笑,道:“奴婢非为贵妃娘娘将要封为皇贵妃贺,而是贺喜贵妃娘娘将要成为皇后。”

    这话是很入耳的。杨贵妃禁不住用手背掩嘴娇笑,自谦道:“刘公公到底是与众不同。皇后,母仪天下,我何德何能居之?”

    刘国忠拱拱手,并不多说。

    但他这个态度,恰恰增加了他的话的说服力。晋王除了等,还是走走后妃路线。

    而近日的事情,则是表明杨贵妃在天子心中的地位。以他之见,宫中传言贾贵妃若生皇子必为皇后,这是非常可笑的一种观点。圣天子嘱意杨贵妃。

    …

    …

    贾元春所在的凤藻宫中,防护严密。已经快8个月了。抱琴、陈太监等人如临大敌。

    宫中的某些传言,令凤藻宫中十分紧张:杨贵妃有望晋封皇贵妃。

    按照惯例,在有皇后的时候,皇帝很少册封皇贵妃,这是尊重皇后的地位。若宫中没有皇后,封皇贵妃的妃子,则必然执掌六宫。

    那么,如此情形,置元妃于何地?

    周贵妃扶着贾元春在花园中走动了一圈,回来坐在软褥上说话。周贵妃将近四十岁,鹅蛋脸儿,身姿偏丰满,气质沉静秀雅,宽慰道:“妹妹不要多想杂事,好好休养。”

    孕中的女子是非常敏感的。贾云春点头,“我知道。”她问身边的陈太监,“你近日出宫了?”

    陈太监低头答道:“是的,娘娘。静养为主。”这是贾环的答案。在没有B超的年代,酸儿辣女,完全是扯淡。只有等胎儿出生才知道性别。生皇子和生公主,完全是两回事!

    贾云春“哦”了一声,笑着对周贵妃道:“周姐姐陪我下盘棋?”

    …

    …

    西苑,御书房中。太监、宫女站在各自的位置中。书房中,一个美人的声音抑扬顿挫。

    雍治天子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惬意的躺在躺椅上,听着身边商贵人念着奏本。另有两名太监在旁边的书案上,提着笔,天子口述,他们写在奏章上。

    商贵人的声音如若黄鹂,清脆动人,念道:“…臣等廷议,首推掌翰林院事礼部左侍郎曾缙,左都御史殷鹏。伏唯陛下圣裁。”

    雍治天子哂笑一声,道:“打回去,让何朔择日廷推。”

    一名小太监用铺着黄绸缎的托盘接了商贵人手中的奏章,送到书案边,两名太监,奋笔疾书。

    消息传到军机处,满朝皆惊。

    天子否定了廷推的结果。曾缙、殷鹏不符合天子的心意。而廷推结果,体现的是何朔的想法。难道说天子要敲打何大学士?君臣的蜜月期就要结束了?

    但,为什么天子却又下令何朔主持廷推呢?圣心莫测!

    风雨欲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