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秋雨中离去

推荐阅读:如意小郎君王者风暴蒸汽时代的道士巫师亚伯前方有鬼苍天饶过谁都市无敌小仙医最牛锦衣卫重生美国做灵媒都市之主角大乱斗

    十月中旬,针对贾环的弹章如雨,骂声如潮。大要将这位天下闻名的翰林侍讲骂死为止的架势。贾环上的自辩奏章,瞬间就被朝臣们的口水淹没。

    一时间,贾环的负面新闻迭出,甚至爆出他侵吞他表妹林家的资产的言论。真理报一言不发,大周日报推波助澜。京城中的舆论风向正在转向,很不利于贾环。

    但凡朝争,舆论先行。

    傍晚时,整个贾府浸润在微寒的秋雨中。府中的气氛微微凝滞。因为,贾府的当家人贾环遇到了麻烦。

    凤姐院中,王熙凤刚从王夫人的东跨院回来,俏脸上笑容灿烂,解开身上的斗篷,递给平儿,喝着丰儿递来的茶,笑孜孜的道:“我们爷呢?”

    丰儿答道:“去三爷哪里了。”

    王熙凤娇笑,“哈哈,谁让他图着一时裤裆里痛快偷娶。这会知道了?怕也没用。环哥儿,自身难保。”她和王夫人闲聊了一会,得到一些消息。

    平儿将斗篷挂在衣架上,听着凤姐有些肆意张扬的话语,笑声,有点刺耳,心里长叹口气。她能理解她们奶奶此时的快意。这些年,她们奶奶给环三爷压得可够惨,跪都跪过。只是,不管怎么说,三爷到底是府里的顶梁柱。就这么出事,贾府能好?

    …

    …

    贾琏确实如丰儿所说的,前往北园见贾环。一同求见的还有贾蓉、贾蔷。

    傍晚时分,雨声淅沥。贾环背负着双手,在正房院落的厅中看着秋雨。玻璃窗外,庭院台阶如洗。菊花残落。

    “环兄弟…”

    叔侄三人进来,见贾环这样的情形,仿佛能感受他肩膀上所承受的压力。贾琏欲言又止。

    贾环回过身,缓缓的笑了下,道:“坐吧。”说话间,如意进来倒茶。三人忙站起来接了。如意担忧的看了眼自家的三爷,他最近话越来越少了,心里难过的有些想哭,低头退出去。

    沉默了一会,贾琏在贾蓉,贾蔷兄弟俩的眼光中,咬牙,放下茶碗,道:“环兄弟,我去官府里说明情况吧!是我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贾琏心里很感激贾环拿出几万两银子为他父亲赎罪。再加上,贾环若是倒了,贾府绝对不好过。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愿意出头认罪。抹掉贾环身上的一项流言。

    贾环眼睑微动,道:“哪个官府?”摆摆手,“琏二哥有这个心就好。不用,没事的。你们回去吧。”

    贾蓉有点气愤的道:“环叔,我昨日在教坊司里吃酒,给王家、史家那帮混账嘲笑。京城的话乱传,和他们肯定有关系。一群王八蛋…”

    贾环点点头,做个手势。

    贾蓉便没有再说下去。

    …

    …

    薛蟠九月份就回了京城。但因为出京太久,水土不服,回家就病倒。那日,何夫人的寿宴他都没去。这天傍晚,宝钗带着香菱、莺儿两个回梨香院探望母亲、哥哥。

    薛蟠已经能起床活动,只是还不能出门吃酒。薛姨妈让厨子整治了晚饭,一家人坐着吃饭。

    薛蟠看了妹妹身旁,梳着少妇桃心髻的香菱,眉间一点红痣,越来越美丽温柔安静,心里一口气就上来,这本来应该是他的女人。喝着鸡汤,道:“好妹妹,近日外头有些闲话,想必你是知道的吧?你那个相公,不是个好东西…”

    宝钗皱眉,又不好说她哥哥,忍耐着道:“妈…,你听哥哥这说的什么话?”

    薛姨妈骂道:“你还没喝两口黄汤呢,就开始犯迷糊。环哥儿出事,你妹妹的日子能好过?我们家的日子能好过?”薛蝌已经从江南回来,据说一趟,就赚了数千两银子。眼下他在贾府里地位水涨船高。谁提拔的?

    薛蟠固然是孝顺薛姨妈,也疼自己妹妹薛宝钗,但性子就是那么个性子,晃着矮冬瓜的头,嚷道:“妈,本来就是事实,还不叫我说?好妹妹,你也别叫我恶心,我知道你出嫁从夫。

    我听说宝兄弟,原本喜欢林表妹的。硬给他拦着。我听外头说,笑他不要脸,人财两得。还有,和名妓拉拉扯扯的,不清不楚。我看他这次啊,肯定是要完蛋。”

    薛蟠絮絮叨叨的说着,心中极其的快意的宣泄着。

    宝钗食难下咽,放下筷子,委屈的道:“哥哥,没有你这样说妹夫的。你们关系纵然不好,也不要落井下石。他从来没在我面前说你坏话。”

    宝钗说到伤心处,都要哭起来。薛姨妈忙劝着,将薛蟠骂走。

    薛蟠晃着大脑袋,对天叫道:“这鬼病,嘴里都要淡出鸟来。”抬脚回房睡觉。

    …

    …

    秋雨连绵,贾府中气氛如同天气般阴郁。当然,亦有一些地方,暗中偷笑。就不一一点名了。

    贾环停了吴王府的课程,每日在报社中,收罗各种消息。同时,遭受各种骂他的奏章的轰炸。挨骂,从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心里素质不好的人,很难忍受。

    比如九悟。

    朝廷局势依旧混沌,口水大战继续着。这天傍晚,贾环自正阳门外的报社回来,到正房大院相邻的院子中探望袭人。她被宝玉打伤后,留在北园将养。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小院中的房间中,布置的很有少女气息。贾环进去时,正巧鸳鸯在里头和袭人一起说话。两人坐在卧室的小桌边。见贾环进来,两人都站起来。

    贾环着做个手势,“不用。你们坐。”

    袭人细长的身姿,白白净净的少女,容貌姣好,如桂似兰,说道:“三爷,我已经没事了。想早点回姑娘屋里。在这里住的都要生出病来。”

    贾环想了想,缓缓的道:“让医生说吧。不能听你的。”

    坐了一会,贾环便离开。鸳鸯跟着送贾环出来,她已经有21岁,身姿高挑,穿着水粉色的掐牙背心,蜂腰俏臀,水葱儿般的女孩。白皙的鹅蛋脸上几点雀斑,更添她的温柔、俏丽。

    鸳鸯走在贾环身侧,看着贾环的侧脸,忍不住温声安慰道:“三爷,你心里别压力太大。没有迈过去的槛啊。”

    贾赦如今早死了。她心中对三爷感激不尽。她是贾母的贴身大丫鬟,外头的消息都知道。恰恰是袭人,反倒不知道现在三爷是怎么样难的处境。

    贾环笑了笑,看着庭院里的园林,秋意浸染,道:“鸳鸯姐姐,不会有事的。说起来,我好久没和你单独说话了。年初的时候,谢谢你帮忙。”

    贾府拍卖,好多东西都是贾母的私藏,是鸳鸯遮掩着,瞒着贾母,才能拿出来卖。

    鸳鸯心中浮起难言的情绪,柔柔的,似乎上一次单独说话是和袭人一起,看到蔷官在地上画字。如今蔷官已经嫁给贾蔷。那些唱戏的女孩子们都在贾府的大戏台里唱戏。据说,有个叫芳官的唱的不错,都成了角儿。

    贾环轻叹口气,道:“鸳鸯姐姐高义,只是也要为你自己打算,多看一看。有合适的人,你告诉我。不会叫你没一个好结果。”

    贾府里已经大规模的放了两次丫鬟。迎春的大丫鬟司棋就和她表哥成亲。林之孝的女儿小红,和贾芸成亲。成亲之后,主子留的,依旧在各处服侍。比如司棋。不过,小红,王熙凤没敢用。升了贾府的管事媳妇。

    鸳鸯俏脸微红,看了贾环一眼,低下头,轻声道:“嗯。”

    贾环点点头,没再说话。他心里有事。走廊外烟雨朦胧。这时,一个小丫鬟跑进来道:“三爷,不好了,史家打发人来接史大姑娘回去。”

    贾环脸色微变,“走。去看看。”史湘云住在贾府,是贾环派人以贾母的名义接来的。史家,不敢不给他面子。而现在,似乎,史家不打算再给他面子。

    贾环赶到大观园时,宝钗、黛玉、宝琴,邢岫烟,迎春,惜春,宝玉等人正在大观园中正门处送史湘云。史家来的两个女人,正拿着包裹往马车中放。

    史湘云一手拉着宝钗,一手拉着黛玉,依依不舍,眼泪都快掉下来,对宝玉道:“二哥哥…”想说什么,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

    宝玉给贾环整的很狼狈,成了大观园的边缘人。但此时,算是和众金钗们修复了一些关系。湘云真情流露,他亦是眼泪落下来,大圆脸上两行眼泪。

    秋雨飘零,更添离愁。于贾府而言,亦有风雨飘摇之感。此时,此地,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仿佛这是大观园诸芳流散的开始一般。

    宝玉含泪催促道:“云妹妹,你快家去吧。我回头就让老太太打发人去接你。”回去晚了,恐她二婶娘要责骂她。

    史湘云抱着黛玉哭,“林姐姐…”

    贾环带着丫鬟过来,由远而近,沉静的站着,见湘云看过来,轻轻的点头,道:“云妹妹,你放心的回家住几日。稍后,我打发人接你过来。”

    贾环这话,让史家的一个女人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不过,对方乃是贾府的当家人,她不敢出言讽刺。几日?说不定过几日,你就成了平民了。这贾府,谁当家还不知道呢。

    史湘云的马车,从大观园的正门出发,在秋雨越走越远,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

    …

    …

    在潇湘馆吃晚饭时,气氛还有点伤感。湘云在地方,从来就不缺乏笑声。她一走,感觉很明显。

    贾环晚上还要去一趟六宫都太监夏守忠府上。元妃怀孕,她那里需要人照顾。他需要填银子给夏守忠。

    这时,雪雁进来道:“三爷,外头派人来传话,说甄家二爷来访,有急事求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4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4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