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真正的底牌

推荐阅读:混沌剑神最强骚操作捕了条鱼透视小保安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浮沧录獒唐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甜蜜恋爱:校草大人吻上瘾重生之娇妻在上

    王熙凤看得出来的问题,尤氏、秦可卿这两个聪明的女人自然也看得出来。但两人的心情各不相同。

    尤氏一听贾环的话头,心都提到嗓子眼。环哥儿的脑子有多么聪明、厉害,她两年前在西府里亲眼见过。既然环哥儿有把握拿出来交换,只怕还知道些老爷贾珍别的事情。比如:和二姐、三姐的事,甚至和秦氏的事,他都有可能知道。

    鱼死网破的话,这要是抖出来,老爷的名声绝对会被毁掉。

    尤氏当即就想出声恳求,但看到贾母、贾政的脸都是板着,酝酿着情绪风暴,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秦可卿的心情则是紧张难言。心脏仿佛给一只大手紧紧攥着,几乎要让她喘不过气来。她不是担心环叔将公公贾珍想要偷她的事情说出来。而是环叔这样说,只怕会激怒老太太!他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和老太太谈条件,怎么看都像是挑衅?

    坐在小厅右侧椅子上的邢夫人没有看出场面中的奥妙,她只看到贾环提出交换条件这一层。心里还叫了一声“好”。

    而王夫人自是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哂笑一声:贾环这是自寻死路。老太太活了六七十年,她能受你这个小孩的“撩拨”?黑材料,也要能传得出去才有用。

    贾环自然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撕破脸,贾母有能力分分钟教他做人。在庞大的贾府权势面前,他还有些渺小。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从袖袋里拿出山长张安博的名帖,双手呈上,“孙儿在书院读书,有幸跟随山长学习春秋。这是山长的名帖。”

    师生关系,历来是文官系统中最为牢固的关系。儒家讲的就是:天地君亲师。

    贾母深深的看贾环一眼。贾环的山长是一名老牌进士,她有所耳闻。但,这还不够。不足以平息她对贾环挑衅她的怒气。

    到目前为止,她依旧视贾环为贾家的一员。这种有潜力的孙辈,她不可能赶出贾家。他只要还姓贾,将来就脱离不了贾家的痕迹。但,她要以长辈的身份严惩、教训他。

    贾政的消息比深居在内宅中的贾母灵通,本来还酝酿着怒火的神情微变。京师名儒张安博,此时是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正四品,任顺天巡抚,是朝廷重臣。他这个庶子竟然是张安博的弟子。这又如何不让他吃惊?

    鸳鸯上前去将名帖拿过来,转交给贾政。贾政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真的,对贾母回道:“是顺天巡抚、都察院左佥都御史的帖子。”

    贾母出身权贵世家史家,对本朝的官名,大小,地位还是有了解的。沉着的脸顿时就有点僵硬。一口气堵在喉咙里,然后降下去。

    贾府的权势自是不怕顺天巡抚。但一个正四品,穿红袍的文官,朝廷重臣,如果开口说贾珍的坏话,贾珍的名声肯定是毁掉。她得承认,贾环刚才不是挑衅,确实有资格和她谈一谈条件。

    王熙凤对贾母多熟悉,立即就知道贾环赢了。成功的将老太太的怒气给堵住。并且,小落了下老太太的脸面。

    王熙凤微微瞪着丹凤眼睛看贾环,惊讶无比。贾环手里竟然藏着这张底牌!好小子!今天又要脱身了。幸好,她这次没有当先锋。

    贾环背后有三个人帮他吹过名气。都察院的二把手齐右都御使正二品说:闻名天下之日不远!北直隶沙提学正四品:英资少年,雏凤清声。皇室的远亲,京城中的富贵闲人龙江先生,他帮贾环吹嘘诗名。

    但吹嘘名气,不代表会帮贾环担责任,抗事情。她估摸着老太太、太太、老爷心里都有数。然而,谁有能想到,他既然得到其山长,一个巡抚的赏识。拿到名帖,这是鼎力支持的态度。

    尤氏心里念声佛:这下好了。环哥儿拿出这张够份量的名帖,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她不用担心丈夫死后的名声受损问题。

    坐在尤氏下首的秦可卿情绪一下子放空,心中长长的出口气,浑身都有点发软。偏偏脸上还要保持淡然的神情,真让她难受。环叔果然厉害!做事情,滴水不漏。这下,应该没问题了。

    贾环并不知道厅中各人的心理活动,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将要说话的话说完。然后等待贾母的裁决。他有七八的把握,贾母会让贾政把说出来的话收回去。

    因为,他的交换条件中,明确的说了:打,随你打;但别我扣帽子,也别坏我的名声。

    他对贾母的斗争策略,并非一味的刚强,而是软中带硬,柔中带刚,斗而不破。其实,他从贾母的话中,大约也能推测的出贾母对他的态度:并没有要将他赶出贾府的意思。

    从某种程度来说,他这番话,其实给了贾母一个台阶下。可以堵住贾政的嘴。贾政总不能说不管贾珍的名声吧?

    贾母脸色僵硬了一会,缓缓的开口问道:“政儿,你们在外面怎么商议的?”

    贾政见贾母问,就将情况说了一遍。

    族老们都认可贾环的说法。最主要的还是他大哥贾赦认可贾环的说法。处罚很轻。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多给贾珍祭拜几次。第二,帮宁国府迎来送往,尽贾府子弟的义务。

    然而,贾政心中还有余怒,说道:“母亲,他珍大哥的事情就不必说。这个孽子行冠礼,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个做父亲的竟然不知道。他何曾拿我当他的父亲?这样的儿子我不要也罢。”

    他不肯低头。

    贾母沉默不语。厅中众人微微响起一阵哗然的声音。所有人这才明白贾政发飙的缘由。

    鸳鸯的眼睛偷偷的看贾环一眼,心里无语:三爷,你这是作死呢!你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贾环心中平静,这是他的一个失误。但也没有上升到目无父亲的地步。难道贾政还准备了为他赐表字吗?估计贾政想都没想过这事。

    他只是行个冠礼,又不是在外面偷娶了小妾什么的。贾政不过是找由头,拉清单、算总账,发泄心中对他的不满而已。

    贾环向贾政行礼道:“儿子这事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父亲责罚。”

    贾政铁青着脸不理贾环。

    “啧!啧!”王熙凤心里感叹两声,贾环这句软话放出来.简直又是给老太太送台阶。好水平!珍大哥死后的名声对贾府而言,是个面子问题。要说多重要也不见得。但相比较之下,肯定比政老爷的一时怒气要重要。

    秦可卿脸色越发的平和、温柔,借着喝茶掩盖她的情绪。她是希望环叔脱险的。背个不孝子的名声,别人怎么看环叔?肯定不行呢。

    但这时,贾政进来后一直没说话的王夫人淡淡的道:“环哥儿,你既然眼里没有你父亲,怕也没有我这个母亲,就此断了关系也好。至于,你说你珍大哥的名声,我看你那个药,还是要好好查。或是有毒也未可知。”

    小厅原本稍稍缓和的气氛顿时又重新紧张起来。琥珀、翡翠,杏儿,金钏儿、彩云,平儿、丰儿,银蝶儿等人收着气息。不敢再出声。贾母、邢夫人、贾政、尤氏、秦可卿各自想法不同。

    王夫人的话是在威胁、恐吓贾环。如果要鱼死网破,那你就做好被入罪的准备。背着不孝子的名声,还是可以活着。被入了罪,进了监狱,你自己想想。

    王夫人拿死亡威胁他啊!贾环只想说两个字:呵呵。

    红楼原书中,写明王夫人害死的人有两个:金钏儿、晴雯。林黛玉的死,逻辑上和她脱不了干系。心黑手毒。但他又岂会被王夫人吓住?

    像王夫人这种生活在内宅的妇人,搞宅斗、搞阴谋是一把好手。但她懂什么叫死亡?

    贾环当即转过身,先向王夫人行礼,再直视着王夫人的眼睛,说道:“母亲,我听闻薛蟠大哥来京之前在金陵喝令随从打死了人,抢到了现在跟着薛姨妈的丫鬟香菱。不知道舅舅愿不愿意就这件事和我的老师在朝堂上说一说?”

    贾环突然扯起薛蟠,并非是和王夫人绕弯子。

    在所有的官宦家庭中,所有的资源都要为官面上的扛鼎人物服务。比如:商业金钱、子女联姻等等。王夫人有胆量为驱逐他这个庶子的小事,给王子腾带去一个政敌?

    贾环确定她不敢。

    她只是王子腾的妹妹,不具备资格,为王子腾选择政坛上谁可以作为敌人,谁可以作为朋友。

    王夫人看着贾环,心里涌起一阵恼怒,垂下眼帘,不和贾环对视。她不可能擅自给兄长树立一个四品文官的对手。谁都知道文官都是有关系网的。不是一个人。她需要回去和兄长商量商量。

    贾环将王夫人给喷回去之后,不再说话,等着贾母决断。台阶他已经给贾母搭好。

    贾母心里权衡了一下,对贾政道:“你都听到了。你儿子厉害的很呐!断绝父子关系的话就不要提了,带回去好好管教!”说着,阴着脸,带着鸳鸯、湖泊、翡翠等人离开。

    满屋子的夫人、丫鬟起身跟着相送。顿时,屋中清扫一空。就剩下贾政和贾环两人。

    贾政迫于贾母的命令收回他的话,但是贾母临走前暗示他狠狠的打贾环一顿,他却是没什么兴趣。他打宝玉,是爱之深、责之切。他心里不拿贾环当他儿子,那有兴趣打他?

    贾政看了贾环一眼,“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拂袖离开。他心情很抑郁,说出去的狠话给逼着收回来,谁能不抑郁?

    看着贾政消失的背影,贾环轻轻的叹口气,坐到一把椅子中休息会。心累。他这早上经历了多少事情?刚才和贾母、贾政、王夫人斗一回,真是费脑子。

    说到底,他弄死贾珍,管你们这些人屁事?一个个都在借题发挥。山长这个靠山、底牌丢出来,这帮宅斗达人,应该会消停会。

    所有这一切的根源,还是他的社会地位太低。他要尽快拿到举人功名。否则,在贾府的处境始终处于一种让人很不爽、很别扭的情况中。

    两关闯过。接下来,该是收获时间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