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答庞士元

推荐阅读:要塞之贼主天下HP魔法传记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韩娱之魔女孝渊超念觉醒穿越之大理寺系统不朽大皇帝华山女剑神我想做个大侠

    “什么?他竟然说好消息?”吴王府中,宁潇毫不掩饰她的鄙视,大而明亮的凤眼微斜,就这么看着回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的弟弟。另有一种美人风姿。

    京城里谁不知道贾环前段时间在真理报上捣鬼,将他舅舅王子腾提名武英殿大学士的机会给打掉了?现在处境艰难,哦--,又想起来王子腾是他舅舅?

    这什么人啊!

    宁澄虽说才十三岁,但身为吴王世子,政治上的东西多少还是懂一点,好笑的道:“姐姐,我理解你要看贾先生笑话的心思,但你不得不承认,王检点这个大捷来的正是时候。”

    宁淅附和的点头。能帮助到先生就好。

    宁潇冷哼一声,高傲的扬起洁白、优美的下颌,漂亮的凤眼眯起来。某探花不是官僚,但还是个俗人,没有一点底线。

    …

    …

    贾环将两个学生打发走,坐马车直奔何府,求见何大学士。今日休沐,何大学士理当在家中。

    等到了何府,却被告知何大学士今日在军机处值班。贾环等到深夜,才在书房中见到何大学士。

    贾环见到何大学士的第一句话是,“何相,王检点擅开边衅,理当撤职问罪。请何相上书天子。”

    何朔惊讶的看了贾环一眼,眼中满是欣赏,捻须一笑,道:“这是自然。我已经和刘临川他们谈过。国库空虚,夸耀武功,将会拖垮国家。”并且,正在推行的一条鞭法的成果都将毁掉。

    …

    …

    王子腾在西北边境出师大捷,朝廷内外喜气洋洋。以国朝兵锋之盛,四夷小国断无取胜的可能。

    十月三十日的下午,旧武勋集团的头面人物如北静王、南安郡王等,纷纷沟通,上书,保奏王子腾的功劳。蠢蠢欲动。

    贾环因为当晚不在贾府中,北静王派去的人没找到他,没有与会。

    然而,第二天上午,一则消息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淋下来。大学士何朔亲自上书天子:有功将士赏赐照发,令有司核之。但严惩擅自出兵的王子腾。

    何朔在奏章写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国之战止,俱决于圣天子。岂有操于边将之手乎?…当今之时,国力未复,擅开边衅,钱粮耗费几何?民力耗费几何?王子腾其罪当斩!”

    何大学士的意思,是否对外作战,决定权在朝廷,不在边将。此风不可涨。否则,将复唐朝旧事: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其次,国库里现在没钱,怎么打?战争是前方将士们打赢的,同样需要后勤的支撑。打的是国力。大周在近年内,连番征服西域、西南。国力损耗。再打一场大战,将伤到国家元气。

    消息一出,满朝官员惊讶无比,细想之下,又觉得何大学士的奏章在情理之中。

    关于大周对草原蛮族的战略早就定下来。王子腾之前上报过朝廷。朝廷批复是要求等国家消化了西域、西南两地,再战。当前以守为主。王子腾是大捷,但却是违令了。

    关于王子腾的处置,瞬间在舆论中取代了“处罚贾环”成为热点。十一月初二,奏章不断,满朝的中高级官员都参与其中。何大学士都亲自下场,要砍王子腾的头,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大臣们都在表态。

    再者,法不责众。

    朝争至此,如若巨大浪潮,达到顶峰。这是数个事件汇合而成的顶峰。猛浪若奔,暗流汹涌!

    十一月初三,雍治天子谕令:十一月初六,在武英殿中议事。

    参与朝争的各方都明白,决战的时刻就在三日后。天子将亲自裁决。

    焦点有三个,第一,王子腾如何处置。这牵扯到旧武勋集团是否能如愿的推出其旗标人物。之前,已经失败一次。

    第二,真理报,贾环如何处置,要做一个说法。天子不提,自有朝臣们会提。骂了半个月呢,不可能没个结果。刑部给事中戴琮的奏章,天子还没有批。

    第三,武英殿大学士的人选拖了这么久,廷议结果连续被打回两次。事不过三,该有定论了。

    不过,在朝廷的明眼人看来,还有第四个潜藏的焦点:兵部尚书属谁?

    …

    …

    雍治天子“体贴”的将裁决日期定在了三天后。深秋之末,天寒地冻之时,京城中仿佛汹涌着一股暗流。官场中人都感受的得。

    午后时,北静王府中一处精美的敞轩中,明亮的玻璃窗外,北风吹佛着枯树。

    北静王和南安郡王喝着温酒,闲谈。

    四王八公集团的核心人物,左都督牛继宗、都督佥事石光珠在西域。贾家贵妃的父亲贾政在福建。王子腾在九边榆林。在京中的核心,就剩他们二人。外加一个能代表贾家的贾环。

    南安郡王的面相给人很刻薄的感觉,微笑着轻晃精巧的酒杯,道:“水王爷,要不你和贾子玉谈一谈?这可不能由着性子来。”

    贾环反对王子腾的立场,满京城皆知。但是,内部竞争,不能影响到大局嘛!

    北静王和贾府的关系是比较深的,他年纪二十出头,小南安郡王一辈,人物秀丽,一身白色的龙袍,想了想,苦笑道:“我看难。”

    他和贾环谈的比较深,知道贾环的想法。

    王子腾要出兵征讨察哈尔部的事情,他之前告诉过贾环。成,如何处理。败,如何处理。

    他是赞同贾环,不要在夺嫡中过早站队的观点。但王子腾有军功,上升,对旧武勋集团而言,是一件好事。他们当然要推王子腾上去。这个时候,北静王不可能因顾忌贾环的看法,逆大势而动。

    王子腾站队,当然影响不到他。但,要说服贾环很难。

    南安郡王咂了一口酒,讥讽的笑了笑。

    贾环没有去武英殿议事的资格,但可以预见,十一月十六日,贾环必然会出现在武英殿中。因为,贾环是当事人之一。

    但是,贾环若当着朝臣的面,弹劾其舅舅王子腾,叫旧武勋集团里其他人怎么想?殊为不智。不顾全大局嘛!

    年轻人的脾气,都很冲。往往会付出成长的代价。

    …

    …

    外城西,永昌公主的府中,后院某处院落的浴池中,水汽氤氲。永昌公主舒服的泡在浴池中,胴--体在水中若隐若现。几名男宠帮她搓背、按摩。另有宫女四人在四角添加热水。

    永昌公主问道:“事情办的如何了?”

    身在浴池中的严捕快道:“甄家的小姑娘说还要考虑考虑。”

    永昌公主冷哼一声,态度不满,“你回去催一催你们府尹。”

    “是。公主殿下。”严捕快在顺天府中当捕快。面见顺天府府尹正三品孙嘉很方便。

    …

    …

    国朝的规矩,地方亲民官,是不能擅离地境。而且主官吃住都在衙门中。

    所以,清宫戏中,总有些官老爷半夜被长随催着从妓女家里出来,“请大人上轿。”画面相当滑稽。艺术来自生活。夜不归宿,属于违例,要背御史弹劾的。

    晚间时分,顺天府府尹孙嘉在后院中,召见下属通判傅试,问起监牢中甄礼的事。

    傅试暗中照看甄礼的事,他自是知道。一个府尹,对府衙里的事要是不知道,那就太废材。

    傅试拱一拱手,道:“大人,贵人之事,与我等何干。等结果出来罢。”

    孙嘉诧异的看了傅试一眼,没想到这个平庸的通判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想一想,便点点头。

    距离武英殿的议事,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了。

    …

    …

    天气微微阴着。秋菊绽放后,百花凋零。西苑中,雍治天子在万善殿的东厢房中作画。

    独孤贵人侍奉在一旁。锦帽貂裘,如若白狐。身姿娇小玲珑,却又异常的火辣。偏偏玉容清冷。

    书桌上,放着的最近几期的大周日报,这是给天子消磨时间用的。连续几版的头条,都是反对增加商税的文章。

    忽而,太监总管许彦自外头进来,站了一会儿,见天子提起画笔,忙道:“陛下,贵妃娘娘求见。”

    能在许彦口中称贵妃的,只能是令“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杨贵妃杨燕燕。

    雍治天子颇为诧异的抬起头。燕燕一般不会来主动来西苑,除非他召见。搁下手中的毛笔,吩咐道:“快叫她进来。外头冷。”

    少顷,杨贵妃带着贴身的宫女缓步进来,看着书桌上还未成形的画,含笑道:“陛下好雅兴。臣妾罪过,打扰陛下了。”

    雍治天子摆摆手,并不在意。和杨贵妃笑谈了两句,问她外头冷不冷。

    独孤贵人向杨贵妃行礼,“参见贵妃娘娘。”

    杨贵妃看着别具风情的独孤贵人,微微一笑,挽着她的手,“妹妹快起来。自家人,不用这样讲礼。”又道:“陛下何不完成画作,让我们姐妹一饱眼福。”

    雍治天子哈哈一笑。又继续泼墨挥毫。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出尽风头。尔后,将独孤贵人打发走,搂着杨贵妃,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燕燕有什么话要对朕说?”

    杨贵妃轻笑,充满了娇柔的成熟女人味道,道:“陛下圣明。我今日来,是想找陛下讨个人情。永昌公主将甄家的长子给扣了,想要强迫甄家的三姑娘进西苑。”

    杨贵妃的性情,上善若水。今天来讨人情,是贾环请求的。她欠贾环一个人情。

    要是之前,她未必肯“得罪”永昌公主。但是,她既然有儿子,自不用太过于避讳天子的幼妹。

    “甄家?”雍治天子微微沉吟,“是静儿的妹妹?”前太子妃,甄家大姑娘,名甄静儿。

    杨贵妃点头。

    “胡闹!”雍治天子脸色微沉,喊道:“去叫永昌来见朕。”

    所以说,狗头军师要不得。严捕快,完全错估了甄静儿在天子心中的地位。她是雍治天子和已故的皇后一起选定的儿媳。雍治天子见到她,就会想起已故的皇后。而不是严捕快想当然的因素。

    许彦忙答应,转身出去。雍治天子想一想,又道:“回来。过几日,叫永昌来见朕。乱弹琴!”天子余怒未消。

    杨贵妃正要开口说话时,外头传报,“陛下,刑部尚书华墨求见。”

    …

    …

    十月初五的下午,蜀王宁恪到吴王府中找宁潇说话,他得到一点最新的消息。他知道永清郡主宁潇关注着最近朝堂上的朝争。她喜欢政治。

    “潇妹,贾环这次肯定完蛋。你知道吗?我听汉王世子说,他看到宋天官的一个侄儿进了顺亲王府。”

    后花园中,草木枯黄,寒风萧瑟,一树梅花,将开未开。不是霜娥偏爱冷,白雪未至花不开。

    宁潇一袭白底粉色绣花长裙,身姿比例极佳。尤其明艳的丹凤眼注目着花园中的景色。认真沉思的模样,令人心悸。侧颜无双。认真思考的美女,同样有着难言的风情。

    “意料之中。”宁潇偏头笑了下,十四岁的少女,明艳如花,美的动人心魄,道:“九哥,你知道吗?贾环去见了何大学士,何大学士转头就弹劾王子腾。”

    蜀王慌忙的挪开眼神。潇妹太过于美丽,他不敢多看。有些底线,不能越。脱口而出,道:“他傻了吧。这个时候,不抱紧他舅舅的大腿,还标新立异。”

    宁潇摇摇头,长出一口气,“人不能连续的犯两次错误。我更不想犯第三次错误,所以,我想了很久,总算明白他的想法。”

    蜀王道:“是什么?”

    宁潇明艳的凤眼中仿佛有着智慧的光芒,这给予她别样的神韵,与众不同。丹唇轻启,“他想进武英殿。”

    蜀王宁恪也算聪明人,一脸的懵逼,他完全没搞懂宁潇在说什么。

    宁潇莞尔一笑,明丽动人,解释道:“天子怠政,只有重大的政事才会亲自召开御前会议。朝廷一众官员弹劾贾环的事,够不上这个标准。

    而何大学士上书要杀王子腾,这就能够的上了。也就是说,贾环认为,他有把握当面让天子改变主意。否则,天子在西苑里勾画两笔,他的命运就决定了。由此推测,近期若没有王子腾大胜的事,他同样会搞出来,好混进武英殿。

    不过,我仍旧不看好他逆转现在的局势。交出真理报的控制权是必然。罢官只把很正常。下狱未必不可能。顺亲王和贾府,不是早有恩怨吗?”

    这思路、分析,蜀王宁恪目瞪口呆。

    …

    …

    十月初六。天降大雾。凌晨三四许,贾府的侧门打开,贾环的马车缓缓的驶出。他今日获准常朝,稍后去武英殿议事。

    正阳门外正东坊中,天地间弥漫着白雾与夜色。真理报报社中,灯火通明。今日的报纸正在印制。

    编辑室中,庞泽、乔如松,罗君子,萧梦祯几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昨夜值班。目光、心思都想着紫禁城内。这不仅仅是关系着贾环的个人命运,同样是关系着真理报的命运。

    庞泽看着书桌上的文稿,这是贾环写的,大家已经看了很多遍,读之却依旧热血沸腾,感受到力量,以及贾环坚如磐石的意志,想象着他此时赴朝会的慷慨心情:

    海天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揽大荒。易水萧萧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

    环,于丙辰年十一月初五,静夜口占,答庞士元。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