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群起而攻之,之后

推荐阅读:大唐南皇无上崛起我的大不列颠帝国贵女多娇别折腰重生之我本枭雄荣耀王者巅峰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喵霸

    雍治十四年十一月初六的清晨,寒风刺骨。贾环在在长安左门验了牙牌,进入宫城中。宫阙在白雾中依稀可见其巍峨、壮丽。时隔近一年,贾环终于重返朝堂。

    雍治天子照例缺席今日的常朝,朝参在皇极殿中举行。鸣鞭、过河、行礼、散场。朝参有着几百年的历史,一切照旧。所有人都明白,今天的大戏,在武英殿中。

    不过,贾环今日出现在翰林方阵中,引起不少人关注。但没有人评论,或者与他攀谈。这是意料中的事。

    皇极殿的朝参结束后,朝臣们三三两两的出承天门,过金水桥,向西穿熙和门,到武英殿中。

    这一路上,北风呼啸。几乎没有官员们在轻松说笑,都是心思重重。这场朝争,涉及到方方面面,所有够资格到武英殿议事的大臣,近乎全部被卷入。

    看热闹的大臣只在少数。

    武英殿外,故意绕路到此,从西华门出去的京官们只能羡慕的看着同僚们的背影。这是国朝的最高权力舞台啊!这场名为武英殿的大剧,将会如何开演?

    …

    …

    武英殿中,夜宿在杨贵妃处的雍治天子进殿升座,朝臣们行礼参拜,再各自归位。武英殿瞬间便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此刻,大臣们的位置是按照朝参时的位置而站立。御座之下,东侧是军机处大学士何朔,刘飞白。大学士地位尊崇。独立于文武班次之前。

    其后,殿中西侧是王爵、公侯、勋贵。东侧最前方则是鸿胪寺赞礼官、通政司读本官、纠仪御史监察官。其后是翰林方阵。翰林词臣是天子近侍,享受优待。

    贾环此刻就在词臣方阵中,沉默着,推敲着。他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站在这里。没有任何谋略是完美的,要看实际情况。成功,或者失败,来吧!

    翰林方阵后是六部九卿,各部左右侍郎,副都御史,国子监祭酒,俱是部院大佬。如宋天官,卫司徒等人就在此方阵中。大佬们的方阵之后,是科道言官——拿执照的职业喷子。

    雍治天子高居于御座之上,气定神闲,看着安静得如同一尊尊泥塑的雕像的朝臣们,心中微微一笑,略带嘲讽。

    这时,大理寺卿梁锡率先从班列中走出来,奏道:“臣弹劾王子腾擅开边衅,理当问斩。”说着,手呈奏章。内监上前受了。

    大理寺名列三法司。大理寺卿是九卿之一。地位高于六部侍郎。开场就是九卿之一的人物上场,今日廷议的激烈程度几乎可以预见。言官们反倒成了看客。

    西侧勋贵方阵中响起一阵微微议论声。王子腾是武官,隶属于旧勋贵集团。

    都督同知南安郡王出列道:“臣以为梁锡是一派胡言,哗众取宠。王检点去年在废太子叛乱中,家破人亡。于国家有大功。岂能因小过而严惩?”

    他没和梁锡争论,直接向雍治天子说王子腾的功劳。说起王家当时确实是惨。人人戴孝。武英殿的气氛,顿时有些微妙的变化:王检点罪不至死。

    雍治皇帝微微点头,没说话。

    这时,兵部鲁侍郎出列,质问道:“梁大人掌大理寺,这定罪未免过了些吧?王检点在塞外阵斩五千蛮族,这是抹不掉的大捷,于国有功。如何变成了死罪?”

    说着,不理梁锡激烈的反驳,径直向天子道:“陛下,臣以为,行文训斥即可。”

    顺亲王嘴角浮起一抹微笑,胖老头的模样。兵部鲁侍郎与宋天官是同乡。今日此时,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何况,晋王本来就在拉拢旧武勋集团。

    雍治皇帝眼睛眯了一下,这是比较对他的胃口的。罚俸,训斥,勒令不许再战即可。何朔说要砍头,太过了。事情没到这一步。

    武英殿中的大臣们都看得出来,雍治天子即将裁定。不少人微微有些失望。说好的大戏呢?九卿上场,这么快就了结一个议题?高开低走!就在这时,翰林方阵中一名青衫官员,快步走出来,“臣有本要奏。”

    顿时,武英殿中的气氛变得有些躁动、兴奋起来。因为,走出来的是贾环。这个时候,贾环身上的标签,不是探花,或者真理报主编,而是:王子腾的外甥!

    外甥弹劾舅舅,这很刺激的!大约仅次于门生弹劾座师。

    需要说明一点,翰林方阵中人不多。这不像常朝时。够资格列席廷议的,不过是几名学士、日讲官。有投票权的是兼任了部职的学士。所以,贾环几步路就走出来。

    贾环站立于武英殿正中,身姿挺拔,向雍治天子朗声道:“臣弹劾九省都检点王子腾擅开边衅,违背朝廷命令,损耗国力。请有司治其罪。”

    贾环说的很简短,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他的话音刚落,武英殿中的言官们就沸腾了。

    原因有两点。第一,贾环不过是个正六品的翰林。言官们可以随便骂。

    第二,言官们骂了贾环半个月,还没出结果。结果,一个道德有问题的人,当着言官们的面去弹劾别人有问题,这是什么行为?赤--裸--裸的挑衅!当兄弟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近日来声名鹊起的朱鸿飞担任的殿中的纠仪御史,看着沸腾的同行们,心中有着虚弱感。这阵仗有点吓人。

    当即就有言官出列,质问道:“贾翰林你阻塞言路,抢夺民财,欺凌弱女,你有什么资格弹劾王检点?退下!”接着,又有几名掌道御史出列,有的是质问贾环,有的是向天子陈述贾环的问题,要求将贾环下狱。

    “绝无此事。真理报如何阻塞言路?骆御史还请明言。不要污蔑…”贾环辩驳,但往往他还没说完,就有新的问题抛过来。

    河南道掌道御史宇文锐看着殿中被骂的“狗血淋头”的贾环,心里叹口气。他与贾府、王府交好。贾环表现的很不理智啊!有外甥弹劾舅舅的吗?

    左副都御史韩伯安哂笑道:“贾环,你不过十四岁,朝政大事,还是安心学习为好。不要卖直邀名。还不退回去。”

    贾环的仇恨拉的非常牢固,反对浪潮很高。看起来,满殿的大臣都在质疑他。

    这时,五军都督府的右都督魏其候冷笑几声,道:“看来支持王安世的人很多啊!只是,我要问问诸位,西域10万大军由牛继宗统帅,其中4万京营。九边精兵12万归属王子腾。这你们就安心?好,他王子腾想打谁就打谁?哪天他调兵攻打京城呢?”

    武英殿中,顿时变得安静。就仿佛是一部嘈杂的电影,在高--潮时,给人按了消音。

    魏其候的话是非常诛心的。牛继宗、王子腾同属于旧武勋集团,而且同属于四王八公的世交小圈子。大周朝,一半以上的精兵,都在这两人手中。这情况很正常吗?

    贾环弹劾王子腾,和王子腾手中兵权过大且不服管理,这是两个问题。但是,注意贾环的弹劾词。他确实弹劾了王子腾不听中央的命令。这种情况下,贾环弹劾王子腾属于政治正确。

    涉及到兵权,这是雍治天子心中的高压红线,沾点边都不会有大臣愿意去碰。

    上午的朝阳刺破白雾,照射在安静的武英殿中。贾环挺立的身影,被绚烂的朝阳,拖的很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