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政治正确

推荐阅读:无悔九二巫师纪元都市之最强狂兵荣耀王者透视狂医在山村隐婚天后,霸上瘾!兵不艳诈天庭临时工闪婚厚爱网游之万兽之王

    武英殿中,鸦雀无声。形势至此,已经完全颠倒过来了!

    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攻击贾环的人数越多,言辞越强烈,越容易影响天子对王子腾的某些看法。这简直是在给贾环助攻。

    没有谁会白痴到以为魏其候下场助拳是自发的。这明显是一个陷阱。

    科道言官们发起抨击,部分大臣参与训斥,酣畅淋漓的将贾环骂的狗血淋头。最后呢,却发现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左副都御史韩伯安和工部张侍郎,脸已经黑的如同锅底。科道言官们则是集体闭嘴。

    丢人现眼啊!

    担任纠察御史的朱鸿飞站在武英殿的前列,看着站在殿中间的贾环,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涌起一阵兴奋的感觉。何大学士,魏其候,贾环两方先声夺人,拿下一城。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今天,贾环过关的概率很大呢?

    部院大佬方阵中的卫弘微微一笑。贾子玉这是当了何大学士的尖刀啊!好家伙。

    吏部左侍郎许澄表情木讷,心里笑了下。贾环现在在朝堂中,谁都不看好他。落井下石的人不少。但是,这个反转,恐怕不少人心里都后悔了。

    …

    …

    南安郡王和北静王对视了一眼,旧武勋集团此时在朝会中以他们为首。两位郡王都颇有些惊讶。

    第一,谁会想到魏其候会配合贾环?这完全出乎意料。贾环执掌贾府啊!而贾府是四王八公集团中的中坚力量。第二,谁会想到魏其候的言论?

    别看魏其候说的很吓人,说王子腾调兵攻打京城,完全是在扯淡、唬人。王子腾的女眷、儿子都在京城,他敢反?再者,九边的将士谁肯跟着他反?

    庙堂诸公又不是缺心眼、瞎子。只能说,这次王子腾擅自开战,放大了某种担忧,给了魏其候口实。但,不得不承认,这恐怕将说动天子。

    南安郡王脸色的怒色一闪而过!贾府这是对旧武勋集团的背叛。还有没有一点大局观?

    北静王和贾府的关系密切,心中苦笑着摇头。还真让贾环又给阻拦了。他们想要推王子腾上位的计划又泡汤了。若是朝廷承认王子腾的军功,在他们的支持下,进入中枢,不是顺理成章?

    十四岁的少年,很犀利啊!

    …

    …

    吏部尚书宋溥和兵部尚书鲁侍郎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难掩失望。

    他与何朔的矛盾在东朝房廷推后已经表面化。凡是何朔所反对的,他自然要赞成。但,这样的情形,竟然给翻盘。

    宋天官看了贾环一眼,缓缓的垂下眼睑。

    …

    …

    此时此刻,顺亲王脸上的笑意已经渐渐的淡去。很有点可惜。刚才要是借着言官们骂贾环的大势,顺势将贾环清理了,那才叫大快人心!然而…

    贾环这小子阴险着。废太子评论他:阴柔诡谲、心机深沉。果不其然!

    现在,且忍耐吧。等一会,始终还是要谈到贾环、真理报的处置。有他哭的时候。

    …

    …

    武英殿中寂静无声。雍治天子高居于御座上,沉吟了好一会,询问道:“何卿,你以为此事当如何处理?”他信任何朔的能力。

    雍治天子心里还是相信王子腾的忠心。但是作为一个御极十四年的天子,政治上很成熟。朝廷大半的精兵都在旧武勋集团手中,他确实需要作出平衡,纠正他之前忽略的东西。

    雍治天子问的不是如何处置王子腾。何朔久在中枢,自然明白。出列道:“西域时有小乱,本来要调回的兵力又重返西域。朝廷可允许有功将士在当地成家,增加汉民人口。另设西域布政使司,派官员治理、教化诸胡。

    九边重镇,直面草原蛮族各部。可仿明朝旧例,分设辽东总兵,宣大总兵,榆林总兵。”

    何大学士的建议是:第一,西域治理,军政分离。这是削弱左都督牛继宗的权力。而朝廷在西南,军政大权都是交给云贵总督齐弛。

    第二,将九边分成三段。王子腾若还在任,那他在榆林只能下辖、指挥4万人。九省都检点变成虚职。他的实职是榆林总兵。下辖榆林、宁夏、陕西、甘肃四镇。

    其实,国朝的总兵官,不是常设职位,而是战时的职位。战时节制诸将,战后则罢。何大学士的建议,是准备将总兵官作为常设的职位。

    雍治天子稍微一想,便点点头,“善。”当即,作出裁决,宣布道:“西域设布政司,左布政司由廷推拟定人选,其余人选照例选任。

    王子腾擅自出兵塞外,军机处行文训斥,罚俸半年。有功将士,奖赏照例。九边分设三总兵。王子腾兼任榆林总兵。其余两位总兵,由五军都督府拟定人选。

    何卿以为如何?”

    雍治天子的裁决,虽说削弱了王子腾的兵权,但总体是维护王子腾的。罚俸半年,对王子腾而言不痛不痒。而,何大学士之前上书,是要砍了王子腾的头!虽说这是唬人的,但王子腾罢职的概率还是相当高的。

    以雍治天子的强势,都已经宣布当众决定,这时候装模作样的问一句何朔的意见,可谓是相当给面子。江湖传言:天子依赖何大学士治国,此言不虚。

    何朔心里无奈的叹一口气。天子对王子腾擅自出兵的处罚,更多的是出于平衡军权的角度考虑,而不是禁止出战。不知道多少边将会想着:以军功博取圣心!

    但是,天子金口玉言。他难道当众抗旨?幸而他早有所准备。何朔躬身行礼,道:“陛下圣明!”

    君前奏对,其他朝臣自不会随意的插话。三言两语间,对王子腾的“处罚”便已经决定下来。

    让很多人不解的是,魏其候与何大学士有着什么样的交换?他在今天支持何大学士,确实出人意料。莫不是为了那两个总兵官的位置?

    …

    …

    何朔与雍治天子奏对完,此时武英殿中,梁锡、鲁侍郎,贾环三人还站在文武大臣的中间区域,面对着雍治天子。刚才那种沉默的情况下,谁会动?

    这时,梁锡、鲁侍郎两人各自归位。贾环还没移动,左副都御史韩伯安出列奏道:“臣弹劾贾环排挤庶吉士萧梦祯,把持真理报,阻塞朝廷言路。其罪当斩!”

    贾环刚才借助政治正确,坑了诸位朝臣们一把。而现在韩副都御史的理由,同样是高举政治正确的大旗。

    在国朝,广开言路,始终被认为政治清明的气象。这属于政治正确!韩伯安说要把贾环给砍了,理由很充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