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武英殿不相信眼泪

推荐阅读:明月谋夫记重生之好好撩撩女神的贴身男秘透视小仙医火影之联盟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这年头,假作辞官,以退为进的事情多了去。这是每个官员都要熟练掌握的技能。正所谓,好官我自为之。谁耐烦做平民?

    但是,贾环如今才十四岁,这个年龄在御前“乞骸骨”,未免有点搞笑!怕是破了自秦汉以来,“乞骸骨”的年龄纪录。这让殿中这些四五六十岁还在仕途上拼搏的人情何以堪?

    武英殿中,顿时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

    终于啊……!贾环被朝臣们弹劾半个月,他硬撑着不辞职。都有人讥笑他是“贾棉花”,耐弹。现在,终于在御前抗不住压力了,主动辞职。

    “肃静。”监察御史朱鸿飞怒视各方阵后排交头接耳的朝臣,履行纠仪的职责。心里一阵发苦。他刚才还想着贾环今天过关的概率大增。不料,贾环直接请辞。这是打悲情牌吗?但是,效果恐怕不是很好。唉…

    武英殿中的喧闹,渐渐的安静下来。此时,武英殿中的主流观点认为,贾环是真请辞。

    因为,天子已经表露出明显的倾向性。何大学士请辞,天子挽留,但宋天官为首的近二十名朝臣不需要安抚吗?所以,与其被朝廷当做平衡的筹码处理掉,还不如主动请辞,保全自身。国朝官场的规矩,辞官之后,概不追究。

    当然,雍治天子和猛人,比如太岳相公那种,属于例外。他们可以不讲规矩。但是,雍治天子不大可能对贾贵妃的弟弟“穷追猛打”。多少要讲点情面。

    中书舍人,翰林修撰,今科状元费敏政看着殿中这一幕,心中悲愤难言。满朝文武,难道容不下一少年乎?贾环有什么错?推行一条鞭法,是国之大事!这朝堂之上,还有没有公理,正义?

    本朝的中书舍人亦分很多种。有在内阁办事的小吏,亦有中书科中书舍人,这种常侍天子左右备咨询顾问的。极其清要。掌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事。

    费敏政时年20岁,为人聪明正直,大声道:“贾子玉不可!”说着,从翰林方阵的班次中大踏步走出来,掷地有声的道:“圣君当朝,方有神童。贾子玉少年英姿,才能卓异,名满天下。

    他如何不是贤良之臣?真理报上不体现圣君、军机处的意志,昭示京中官员,百姓,那体现谁的意志?臣恳请陛下留任贾子玉!”

    看着躬身向天子行礼的费状元,武英殿中,所有的人都极其的诧异。包括在贾环在内。

    贾环心中一声苦笑。费子充真君子也!满朝诽谤,他敢直言。但,对自己而言,恐怕适得其反。事情总是出乎意料啊。

    更多的朝臣,除了赞赏费状元的热血之外,更有些好笑。很明显,费状元对朝堂上的套路,理解的不够深刻。若是业务不够熟练,且讨厌贾环的天子,现在肯定当场就会允许贾环致仕。但雍治天子登基十四年,八成是要走形式。

    天子干净利落的同意大臣们“乞骸骨”,等同于说:“你赶紧滚。”这哪个大臣受得了?士可杀不可辱!所以,要慰留几次,做门面功夫,以全君臣之义。

    贾环不受天子待见,但肯定没到要当面羞辱的程度。

    顺亲王眯着眼睛,微微一笑。这位费状元和贾探花一样,都很天真啊。贾环想打悲情牌。嘿嘿,脸皮不厚,搞什么政治?武英殿不相信眼泪!

    雍治天子看着他亲点的状元,颇为满意。有正气的人,谁不喜欢?但他没回答费状元,而是对贾环道:“十四岁的少年,学什么乞骸骨?起来罢。”

    雍治天子果然是在走流程!

    “臣遵旨。”贾环金砖地板上起身,飞快的从手中袖袋中再取出一本奏章,他实在不想再出意外,朗声道:“臣年少德薄,领真理报重任,诽谤交加。辜负圣恩。罪莫大焉。

    臣甘愿辞职。请陛下另选贤臣。臣去职之前,有本上奏。臣弹劾顺亲王妄测上意,知法犯法;首鼠两端,有失臣节。十一月中,顺亲王指使顺天府拘禁金陵甄家长子甄礼,胁迫其妹。此为,妄测上意,知法犯法。

    废天子政变中,顺亲王与废太子眉来眼去。陛下待其如何宽厚?顺亲王却不图思报圣恩,罔顾君臣大义,坐观成败。此为,首鼠两端,有失臣节。

    两罪并罚,臣请斩顺亲王,以示天下。”

    瞬间,武英殿一片哗然!

    像费状元都已经走回班次,接下来,不是该谈怎么干掉贾环和真理报吗?谁料到贾环还要奏事?谁又料到他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要弹劾顺亲王?

    贾环疯了吧!

    顺亲王在废天子政变中的表现,满朝文武皆知。但因其进献商贵人,天子赏赐他,逻辑上已经赦免。这时候还拿出来说,有什么用?至于甄家的事,以顺亲王的地位,就算猜错了天子的想法,欺负下甄家,又如何?

    武英殿中,很多人想不明白,看着贾环的眼神带着嘲讽。但,还是有明眼人的。

    户部尚书卫弘微微沉吟着。以贾环的手段,会把一个轻的罪名,摆在一个重的罪名后面去弹劾?肯定是先重后轻。由此可见,甄家的事,有猫腻!

    贾环的话,对朝臣们带着一定误导成分。他的话,听起来,像顺亲王想用手段把甄家的某个姑娘收进房中。男人嘛,纳妾算什么错?但是,杨贵妃在雍治天子面前早说过这件事。

    甄家的事,是永昌公主干的。杨贵妃为还贾环的人情,她敢稍微得罪下永昌公主,但肯定不会为贾环去得罪顺亲王。而甄家的事,顺亲王确实不知情。

    但是,站在雍治天子的角度:他早知道顺亲王和永昌公主来往密切。商贵人就是顺亲王通过永昌公主进献上来的嘛。又通过杨贵妃得知甄家的事。所以,贾环此时“污蔑”是顺亲王指使永昌公主干的。雍治天子信不信?

    他是信的。

    武英殿中,高居于金黄色御座上的雍治天子脸色沉下来。

    他对甄静儿的好,是因为他已故的皇后,而不是顺亲王心中那龌龊的念头:他喜欢儿媳!又想起顺亲王在废太子政变中的表现。心中厌恶的情绪涌上来。

    一瞬间,武英殿中变得安静。非常的安静。或许,天子难看的脸色,离御座远些的朝臣看不清楚,但是武英殿中的气氛,是个人都感受得到。如同殿外的气候,凛冬将至!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顺亲王一脸好笑的神色还没有敛去。贾环想着和他同归于尽,想的太美好了吧?此时,他完全懵逼!

    想不通啊!就这样的弹劾,天子怎么就震怒了?他刚刚心里还在嘲讽贾环打悲情牌,武英殿不相信眼泪。而他现在,欲哭无泪!

    顺亲王缓了一会,看着御座上雍治天子阴测测的眼神,硬着头皮走出来,陈情道:“臣有罪。但臣绝没有妄测上意,欺压甄家。”

    雍治天子冷哼一声,目光炯炯,还敢狡辩?怒声下旨,道:“降顺亲王为镇国公。免去议政之职,不用朝参。”

    满朝大臣,鸦雀无声。

    天子的处罚,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劈在顺亲王的头上,不知道怎么的,他的眼泪就流下来。微胖的老脸上,眼泪纵横、流淌。腿有些发软的跪下来,摘下亲王帽,叩首谢恩,“臣谢主隆恩。”

    亲王爵位,就这样没了。不许议政,不许朝参,那他一个镇国公,在京城中,算什么?

    雍治天子冷着脸,挥挥手。

    当即,两名锦衣卫上前来,搀扶起顺亲王。本来顺亲王需要自己出去。但天子示意赶他走。锦衣卫自是上前,将他带出武英殿。所有人都明白,顺亲王府完了。

    成国公、北静王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叹口气。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他们三人是勋贵、皇族的代表。在廷议中有投票权。而现在,顺亲王倒下。近乎毫无征兆。

    京城风华,绚丽而危险:繁华竞逐,悲恨相续。后人对此,谩嗟荣辱。

    贾环顺势走回翰林方阵中,他已经辞职,暂时没他什么事了。贾环脸色平静,步履沉稳。仿佛刚才干掉一个亲王的,不是他。

    武英殿的朝臣们再看贾环的眼神就变了。贾环今天总共上了两本奏章。一本弹劾王子腾,王子腾兵权被削。一本弹劾顺亲王,其王爵被夺。

    每弹必中。这很吓人的!就问你一句,怕不怕?好在,他马上要致仕,离开朝堂。

    …

    …

    贾环归位,顺亲王被锦衣卫拎出去,武英殿中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

    御前以宋天官为首弹劾何朔的近二十名朝臣,此时见贾环被致仕。都各自回到班次中。这已经是天子给的一个说法。想要何大学士下台,今天绝无可能。

    雍治天子余怒未消,冷眼扫了一眼殿中的朝臣,喝口茶,缓和了内心的情绪,道:“接着议事。”

    贾环已经被致仕。接下来,议事的题目是:真理报归谁?

    此时武英殿中的庙堂诸公,谁不想操控真理报呢?殿中的气氛,顿时又变得微妙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