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踏遍青山人未老(一)

推荐阅读:至尊神农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者世界大冒险红运当头北斗帝尊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天下第九生在唐人街娱乐之荒野食神

    下午的小雨朦胧,似乎给京城蒙上一层细沙。

    王夫人去王府时,贾政在贾府的外书房内招待前来拜访他的门生傅试。贾政对这个门生很看重,待他与众不同。如今傅试已经是顺天府通判。

    茶香袅袅。

    傅试笑着道:“老师近日似有忧愁,不知道可有门生效力之处?”

    贾政摆摆手,“家事而已。”

    傅试便点点头。他时常派人来贾府里走动,多少知道些缘故。政老爹和他的庶子,如今名满京城的贾环贾子玉关系不佳。他倒是有些奇怪这件事。

    谈了一会朝廷中的传言,傅试道:“门生近日在衙门里听到消息,今科秋闺,顺天府的总裁官即将要定下来。以金陵方凤九的呼声最高。”

    贾政捻着胡须,道:“若有贫寒学子,你若遇上,要照料一二。”

    傅试忙答道:“门生岂敢忘了老师的教诲。”他这位老师人品端方,风声清肃。礼贤下士,济弱扶危。

    贾政满意的笑起来,喝着茶。

    …

    …

    京城中,都察院、刑部、大理寺三法司都位于内城西侧。都察院中,右都御史齐驰和幕僚曹师爷在官衙中闲谈。

    齐驰自年后卸任总督办理赈灾、治河、民生等事宜后便清闲下来。都察院以左都御史为大,但院中的御史各有事务、权限、人脉。比较松散。

    曹师爷笑着道:“东翁,近日倒是有些传言,说是荣国府和张伯玉不对付。”

    齐驰微微有些诧异,“张伯玉的得意门生贾环不是出自荣国府吗?”

    曹师爷笑道:“贾小友是庶子。照我看,多半和贾小友脱不了关系。”

    齐驰哂笑一声,“荣国府倒是有意思的很!一个勋贵家族竟然敢惹都察院的左佥都御史。怕是仗着王安世王子腾的势力吧?”

    曹师爷嘿嘿一笑,“东翁,说不定是王大人在试探何新泰。”

    齐驰笑着摆摆手。没有和幕僚再说这个问题。揣测上意,是大不敬的罪名。今上早就想将在太上皇执政时期发挥重要作用的南书房给裁撤掉,只留军机处处理军国大事。

    而今,南书房的章大学士已经倒台。只剩下东林党党魁李吴江。他已经是岌岌可危。王安世在勋贵子弟中算是有才干的,简在帝心。不大可能在此时向何新泰发难。

    想着朝堂上的事情,齐驰心头微微有些凝重。

    …

    …

    京师东面,遵化县。顺天巡抚衙门。已是六月中旬,正是盛夏之际。巡抚衙门中,有些离别之意。

    当初跟着山长张安博来历练的乔如松、庞泽等五名生员,都在收拾行李,准备返回闻到书院。今科的秋闺大比就开要来了。

    衙门后堂的书房中,张安博的书桌上压着两封信。一封是弟子贾环写来的,汇报近况,并求教学问。

    一封是好友北直隶提学沙胜写来的,督促闻道书院的生员参加由他主持的科考、大收。这是今年乡试前的资格考试。

    张安博穿着素色的常服,叮嘱着五名弟子,“你们跟着我这半年来表现卓异,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俱是一时才俊。沙叔治有信来,你们可下这一科的考场试试。不可误了前程。”

    乔如松、庞泽等人都是领命,拜谢山长。其实,提学写信来,基本就是保送参加乡试。晚上与同僚们吃过酒,第二天一早,五名生员拜别老师,骑着驴、骡、马,往京城西郊的闻道书院而去。

    听说,书院在叶先生的住持下已经改制,办的如火如荼。

    …

    …

    六月中旬,地处在妙峰山脚下的闻道书院内,绿树成荫,有着山林中特有的清爽。

    闻道书院自扩建后,便不再是以明伦堂为正中心,而是呈现为一个葫芦状。新扩建的书院区域向东北向扩建,区域足有原书院的五倍。建有食堂,学生寝舍,澡堂,新讲堂,会场,讲郎宿舍等。

    贾环自五月中返回闻道书院,便积极准备科考。此时,距离贾珍的死亡过去一个多月,宁国府的一切仿佛变得极其遥远。而由于恶了贾母等人。他和贾府的联系中断。在书院这片宁静、繁华的天地中,外界的消息都变得遥远。有一些飘渺的感觉。

    贾环现在的首要目标是通过7月份举行的录遗考试,然后是八月份的乡试。

    午后无风。罗向阳的小院中,贾环、罗向阳、公孙亮、许英朗四人聚在一起闲聊。

    闻道书院改制,设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个等级。罗向阳、许英朗两人都有秀才功名,挂了讲师一职。在书院中,薪酬、待遇都不错。

    而改制后,内舍弟子扩充到200人,全部都在新校区这边。这里挨着东庄镇的北前坊、书院大街。又不禁止弟子出入。课业分为必修、选修,很有些后世大学的雏形。

    原来的老校区,全部划拨给外舍弟子。由于扩招的缘故,外舍弟子扩张到约400人。专门教授完成启蒙教育的童子四书。

    贾环和公孙亮在五月份的月考中分别考了上舍的第五名、第一名。大师兄依旧是学霸。以叶先生和何先生的估计,他们俩的水平肯定能通过录遗考试。

    因而,贾环和公孙亮现在心态都比较放松。读书几日,就会放松放松。

    书院的待遇、伙食都是不错,罗向阳又变得微胖。他是辛亥年顺天府院试的案首。相当的风光。在书院内部的威望也很高。至于,他考试前说家里要破产的窘境自然是解除。

    罗向阳笑着问贾环,“子玉,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何让咸亨商行在东庄镇上回收粮票、废弃后,又要在书院内部发行餐票。”

    贾环穿着青色的直裰,容貌普通。身形略显偏瘦,因为长期锻炼,皮肤微黑。身上有一种超出年龄的沉静气质。

    罗向阳早就由山长张安博给赐了表字:长文。不过,贾环他们这些书院的老弟子一般都叫他罗君子。

    就像贾环,熟悉他的人都会称呼他:子玉。而敬称就是:院首。闻道书院改制,废除一月文会。林先生没有山长那样的人脉资源。贾环成了最后一届院首。预估他这个独有的称号将会一直保留着。

    贾环倚在窗沿边的交椅上,慵懒闲适,笑着道:“这话说的就比较复杂啊。设计到供给、福利、计划等。”

    公孙亮就笑,“贾师弟,那你还是别讲了。改天你和姚纬、都弘、柳逸尘他们研究去。我们好不容易休息会。我上次听你说粮店的事,头晕脑胀好几天。哦,文谦,友若、士元他们快要回来了吧?”

    贾环三人都是笑起来。咸亨商行从宁国府里拿下的粮店,变卖了资产后,只留了一个壳。粮店并不对外出售粮食,而是采取京城内米行内的采购价格采购,然后将粮食提供给东庄镇。

    当时,姚纬、都弘、柳逸尘他们对贾环这个决定还有些难以理解。因为粮食买卖历来都是暴利,特别是在灾年。贾环只说了一句话就平息争议:这种昧良心的钱,你们赚不了。

    许英朗喝着白水,笑道:“算算日子快到了。”

    公孙亮抚掌一笑,道:“回头我们好好聚聚。等录遗考试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妙峰山、灵山、百花山中游玩。”

    贾环道:“大师兄,这个提议不错。”

    罗向阳、许英朗都是赞同。随意的聊着,说起去年救灾时的诸位同学的处境。当时书院参与救灾的弟子共计180多人。其中,有20人进学。除去留在书院的人,有的人跟着山长去了遵化当幕僚,有的人离开了书院如卫阳。

    而贾环、公孙亮这样在内舍里学习的很多。约有50人。还有一批弟子约60人在外舍学习。剩下的如都弘这样转而经营商业去了咸亨商行的有50人之多。

    毕竟,读书考秀才,有的人一辈子都考不中。而在咸亨商行中做事,除了社会地位以外,在薪酬上足以养家糊口。而且都是书院的同学,做事很舒心。

    罗向阳想起一件事来,“子玉,听说你最近在教导林心远?”林心远这个人不讨喜,但是和他的关系还算过的去。都是宛平县人,和贾环一起算是乡党。

    贾环就笑,“看在他妹妹的份上帮忙调教下他。那小子,性格、三观都有点问题。”罗君子“教导”这个词用的太文雅了。用“调教”这个词是合适的。

    贾环一说,许英朗就嘿嘿的笑。公孙亮一脸的蛋痛表情。林心远的妹妹林姑娘在东庄镇书院弟子中算是名人。她和书院的咸亨商行有很多合作。书生食府就是交给她在经营。再加上在镇上经营一间食档,生意兴隆。又承包着书院的餐厅,生意做得不小。少说有几百两银子的身家。

    书院的精英弟子都知道公孙亮曾经暗恋林姑娘的事。不过,林姑娘貌似对大师兄不感冒。当然,她毁容被退婚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她和贾环倒是谈的来的朋友。

    罗向阳不是关心这些小道消息,笑道:“子玉这么有空闲的话,我手头倒是有件麻烦事。书院这段时间委托仁和书店的吕老板印了很多书,怕是有几千册。结果藏书阁中越发的混乱,难以管理。斋夫报到我这里来,我也发愁。”

    贾环笑着道:“行。我明天去看看。”

    图书馆,要好好整理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