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冬至(上)

推荐阅读:校园逍遥高手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

    厚厚的积雪融化,便已经是冬至时分。天蒙蒙亮,透着窗户进来。卧室的床榻上,龄官推醒丈夫贾蔷,道:“相公,相公,该起来啦。”两人已经成婚半年多。

    贾蔷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妻子的娇颜,慢慢的回过神,伸手够着怀表,拿来一看,道:“嗳哟,7点了。”一边起床穿着衣服,让龄官不要起来,道:“今天冬至,老太太那里早就发下话,今天要办酒。我要去西府里帮忙。”

    说着话,看着被窝里的妻子,心中有些难言的愧疚,“你今天去族里的戏院里逛逛,散散心。”

    老太太置酒,办消寒会。两府合族的女眷都可以去。别看他如今是秀才。但他的妻子龄官是戏子出身,老太太不喜。他何苦要她去西府受罪?

    龄官道:“你快去吧。不要管我。我自和芳官她们说话去。”

    “诶。”贾蔷应着,在外头小丫鬟端来热水里洗了脸,换衣服出门。室外的冷风吹来,叫他心中的抑郁稍微好受些。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环叔那样超卓的人物,还不是要管薛大爷那混不吝?

    贾蔷一路出了巷子,到荣国府的纠风办中。贾蓉、贾芸等人已经都在此。两府的管家林之孝、李华等人都在外头候着。

    大家心里有数,今天老太太置酒,合族庆贺。其实是除旧迎新。一扫贾府前两个月的晦气。

    …

    …

    旧时风俗,重冬至日。十一月冬至日,百官朝贺毕,退祀其先,具刺互拜,如元旦仪。

    又有习俗:画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尽,则春深矣。

    富贵人家、文人雅士、冬季寒天,相邀宴饮,或并吟诗作画。五代的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扫雪迎宾中写道:王元宝每至冬月大雪之际,…扫雪为径路…迎接宾客,就本家具酒炙宴乐之,为暖寒之会。

    雍治十四年的冬至是十一月二十八日。贾母要大办消寒会。贾府上下都动起来。

    贾环上朝未归。贾琏、贾蓉为首,带着管家们,操办着一应事务,准备酒席。

    大观园中正门附近的议事厅中,凤姐带着平儿、丰儿,书童彩明,和探春在这里会齐,办理着贾府内务。

    约上午十点许,眼看着还有回事的管事娘子要进来,议事厅中,凤姐娇笑着数落道:“嗳哟,我说你们今天怎么没个眼里劲儿,没见我和三姑娘要去老太太跟前伺候着。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下头的管事媳妇们,在门外笑着答道:“都是奶奶和姑娘疼我们,我们赶紧来奏明,好有章程。”

    “你听听。”凤姐拿着茶碗,俏脸带笑,对探春道:“这起人,都蹭鼻子上脸了。”

    众人笑了一回。王熙凤带着平儿等人先去贾母跟前。探春处理了几件园子里的事,带着侍书、翠墨出议事厅往贾府西路而来。

    探春穿着锦色的绣花斗篷,身姿窈窕,俊眼修眉,神采飞扬。因这段时间执掌贾府内务,身上有些精明、决断的气质。

    侍书跟在探春身边,走在府内的甬道上,小声轻笑道:“姑娘,二奶奶今日捧着你说话、处事。”

    探春好笑的道:“那是因为三弟弟把王家整的告饶。太太求情,才算罢手。走吧。”有些事,她看得很清楚。比如,三弟弟升官后,她在府里说话明显管用许多。

    侍书笑嘻嘻的应着。主仆三人,横穿荣禧堂前的甬道,到贾府西路。

    …

    …

    大观园,稻香村中。贾宝玉题的对联:新涨绿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正在为北风微微吹拂。

    李纨和李婶娘在厅中坐着说话。李纹、李绮姐妹俩还在旁边的屋子里梳妆。

    李婶娘不解的道:“五老爷的太太叫我带着两个女儿多来贾府住住。妹妹,这怎么回事?”

    金陵李家在京城中有自己的住处。合族之人,依靠大理寺寺丞李守荣照顾。他便是李婶娘口中的五老爷。当日,王承嗣纠集四大家族核心圈子中的人物开会,敲打贾环时,李守荣在场。

    李纨穿着浅白色的对襟褂子,容颜秀雅,笑着道:“既然是五老爷的意思,你便多来住住。环三爷掌着报纸,很多人要巴结他呢。”她虽说在笑,但提起贾环,眉宇间有着一些愁怨。

    贾蔷、秦钟两个都中了秀才。而她的儿子贾兰却在四月份顺天府府试折戟。秀才是那么好考的吗?府里有传闻,是贾环帮他们两人打了招呼。

    说话间,李纹、李绮姐妹俩装扮完,众人一起出门。

    …

    …

    宝钗顺路到蘅芜苑中,史湘云、薛宝琴都已经准备好。又顺路约了迎春、邢岫烟,一起出角门往贾府西路。

    薛宝琴和迎春打着招呼,“嫂子。”薛蝌和迎春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但迎春要为贾赦守孝三年,才能婚嫁。宝琴现在自是改口。

    迎春鹅蛋脸上露出一抹绯红,含羞的点头。

    史湘云心直口快,高谈阔论发表见解,道:“傻子,你叫二姐姐就好。特意去改口,弄的二姐姐她不自在。岂不是没趣?”

    宝琴一想,也是。

    宝钗见气氛有点僵,笑道:“不过是称呼。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了。不必刻意。左右都是定下来反悔不了的事。”

    众人都是笑。

    …

    …

    怡红院内,金钏儿、媚人、茜雪等大丫鬟等的急的不行。而前头还没消息传回来:宝玉一大早就去前头会客。

    贾府前院宝玉的书房中,贾宝玉正和柳湘莲说话。

    柳湘莲向来踪迹不定,四处飘忽。与冯紫英、贾宝玉等人交好。他去年因打了薛蟠,外出避祸。今年恰巧又救了薛蟠,打走贼人。薛蟠与他结为生死兄弟。回京来,薛蟠病好,帮着他操持婚礼。尤三姐思嫁柳二郎。贾琏和薛蟠一说。事情便定下来。

    柳湘莲因婚期迟了几日,来探望贾宝玉,便问这件事,道:“我将亲事定下来,又自疑惑起来,后悔不该拿家传宝剑做定。所以想起你来,问问底细。尤家三姑娘,可是琏二哥偷娶的尤二姐的妹妹?”

    宝玉笑道:“如何不是?你原说要一个绝色的美人做妻。她果真是个古今绝色,堪配你之为人。大喜,大喜。”

    柳湘莲疑惑的道:“你如何知道?”

    宝玉道:“她们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那年珍大哥过世,今年东府的太爷过世,我在东府里和她们混了好些日子,如何不知?真真是一对尤物。”

    柳湘莲一听,顿时傻眼,跺脚道:“完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王八。”

    宝玉一下子红了脸。这是连他一起骂了。

    柳湘莲再道:“宝兄弟,我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话。你们两府里,就环三爷行事算正派。要是在你们西府,我倒信的过。东府那位蓉大爷,我是信不过的。这样的好事,能落到我头上来?”

    柳湘莲急急忙忙的告辞走了。

    宝玉回转到怡红院,再去贾母上房。心里却是很不得劲。倒不是因为柳湘莲连他一起骂了。朋友间,无心之失,这不算什么。而是,他左看右看,都不觉得环老三像是个正派人。林姑父托孤,环老三监守自盗呢!

    柳湘莲从哪里看出来环老三正派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