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冬至(下)

推荐阅读:这个主神有点坏苍穹武帝变身魔界公主快穿之凤鸢巨星泰瑞克强者重生在都市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傻根正传火影之最强主宰星武通神

    贾母上房的院落中,在上午十点许已经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贾母要大办消寒会,里头的花厅里女眷们几桌,外面东厢房中贾府的子弟几桌,西厢房中,管家、管事们几桌。

    宝玉带着金钏儿、媚人几个丫鬟们到时,花厅里面已经是花团锦簇,金铃玉珮做响,欢声笑语不断。

    贾母居中而坐,众人围着她说话。以王熙凤最为活跃,妙语连连。她口舌伶俐,性格泼辣,心思灵敏。贾母有时叫她猴儿。她在贾母面前很是得宠。

    “宝玉来了,快过来。”贾母坐在铺着大白狐皮坐褥的椅子上,欢喜的紧,将宝玉叫到跟前,半抱着他,问跟着宝玉的丫鬟,“宝玉上午几时起来的?”

    金钏儿还没回话,宝玉忙笑着解释道:“老祖宗,我到外头见朋友。来的晚了。”

    宝玉今日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脖子上挂着宝玉。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很出众的少年。

    贾母乐呵呵的笑起来,“我说呢。”手指着身旁的黛玉,笑道:“要我说,你们两个玉儿最可恶。往日时常要吵起来,闹的啊,我心里头难受。好在,现在大了。不吵了。可是,闲下来,都不想着来看我。”

    贾府众女眷: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王熙凤、尤氏、李纨等人都笑起来。花厅之中,气氛如同和风细雨,令人舒服。宝玉和黛玉两个分辨着,哄着贾母笑起来。

    说笑一回,林之孝家的进来回事。贾母、王夫人、王熙凤都听着。

    宝玉则是瞅空来和众姐妹打招呼。目光先落在黛玉身上。黛玉今天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长裙,淡雅之中更增添她超逸的气质。腹有诗书气自华。妩媚的美少女神韵流泻。

    宝玉越看越喜欢,人人都道宝琴妹妹好。连三妹妹都这么说。可林妹妹才是最好的。只是想着和林妹妹的关系不佳,心中抑郁。犹豫的问道:“林妹妹…,近日可好?”

    “哼。”黛玉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理宝玉。宝玉打袭人的事,她还记着呢。

    宝玉脸色讪讪的,接着和宝钗打招呼,“宝姐姐,近来很少见你来园子里。”

    宝钗今天穿着紫红色的对襟褂子,一头青丝盘起,戴着金钗步摇。圆脸杏眼,气质端庄娴雅。冰肌雪肤,身姿丰盈。国色天姿。唐时杨贵妃不过如此。

    宝钗倒是落落大方的笑着道:“因府里有事,我去的少了。”其实,不是宝钗去的少了。而是贾宝玉被排斥在金钗们的聚会活动之外。所以,他见宝钗的次数很少。

    宝玉点头。宝钗的性情,他可不敢冒犯。又和湘云打招呼。湘云一身粉色的裙子,梳着少女小辫。身姿高挑,肌肤雪白,笑容可掬。充满活力。

    湘云“噗嗤”一声笑道:“爱哥哥,你才看到我?我来府里住了好几日,都不见你。往日天天在我们队里搅合,现在倒改了?”

    宝玉心情稍好,悄悄的看了黛玉一眼,半是回答半是表白的道:“何曾改了?我一辈子都不会改。我近日忙着在栊翠庵参禅。”

    这话说的探春笑起来,劝道:“二哥哥,你要是改了才好。我听三弟弟说,甄宝玉都改了。回头他再来府上,你们可以见一见。说一说感悟。”

    说起和贾宝玉长的一模一样的甄宝玉。李纨、迎春,惜春,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都笑谈起来。

    为袭人的事,姐妹们和宝玉都生分不少。其实,大家并不讨厌宝玉。但纵观他的所作所为,众姐妹们心中都留着一分。顽笑尽有,但不敢和他过份亲近。

    再者,若论办事可靠、妥帖,为人的担当,处事公道,府里终究是贾环排在第一位。宝玉在这上头就差远了,不怎么靠谱。

    …

    …

    林之孝家的带人抬着桌子进来,开始布置。花厅里的众人正说笑着时,外头一阵沸腾。翡翠进来,笑盈盈的道:“三爷来了。”花厅的众人都看向门口。

    少顷,就见贾环带着晴雯、如意两个大丫鬟进来。贾环头戴唐巾,穿着月白色的文士衫,腰悬玉佩,文士装束。十四岁的年纪,身量颇高,容貌普通,身姿挺拔,举止沉稳。安步走进来,自有一种摄人的风采。

    顷刻间,花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贾环的身上。成为全场焦点。很有点明星出场的派头。而贾环在贾府内,确实属于一线明星级别的关注度。

    贾环向贾母作揖行礼,道:“孙儿见过祖母。”他还是老习惯。能不跪的时候,尽量不跪。

    虽说三个月前,八月下旬时,为袭人挨打的事,贾环要惩罚宝玉,贾母和贾环起了冲突。但到这时,自然是已经过去。贾母笑呵呵的伸手,道:“好,好。快起来。”

    勋贵世家,对权势的变化,极其敏感。贾母人老成精,如何不能感受到贾府的变化?荣国府被夺爵后,就有变化。而自十一月初,和贾府来往的亲戚,世交,对贾府热络、恭敬了许多。

    贾母内心里要说多喜欢贾环不尽然,但现在看着贾环确实很满意。十四岁的正五品官,执掌朝堂舆论。这样的成就,谁提起贾府来,不夸贾环一句?

    前文说过,周朝官场的规矩,除开翰林词臣、科道言官不计,正七品以下,都是蝼蚁。正七品才叫真正的进入官场。新科进士授官,最低便是正七品的县令。所以说,科举是青云大道。

    官做到正五品,就是中层干部。六部的要害部门,全是正五品的郎中直管。横向的和现代比较,贾环算正司局级干部。职权是:xx日报总编加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

    当然,大周没有电视、广播,不然就是广-电-总-局局长。

    这是什么样的权势、地位?所以,贾母最近的感受,说的更直白点:贾府上下,如今以贾环为荣。

    贾环起身,半转过身,再向王夫人行礼,“儿子见过母亲。”

    王夫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还是刻板的死人脸,穿着淡黄色的对襟褂子,脸上露出一抹刻意的笑容,道:“嗯。”

    八月份的贾府风波中,她没能护住宝玉。至此,她的嫡母身份,对贾环已经完全失去威慑力。而当她以为娘家王府足恃时,等她二哥回京,她再收拾贾环。但现在,他二哥回京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前两天,她试探性的和贾环说了说王承嗣的事,贾环给她面子同意不再整王承嗣了。两人的关系现在缓和下来。这令她在二嫂子何夫人面前颇有脸面。

    贾环接着再和薛姨妈、邢夫人、李婶娘等人打招呼。贾环给薛蟠安排了前途,薛姨妈自是越看越喜欢。

    李婶娘看着眼前的少年,整个花厅的人,都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心里惊奇,又感叹。听说,她小姑子曾经写信给公公,挑纹儿、绮儿一人给他做妾。

    贾环再与李纨、王熙凤、尤氏、贾蓉妻胡氏见礼。

    李纨虽然在笑,却有些疏远的态度。王熙凤穿着橙色的褂子,拿着手帕,额头带着精美的黑色抹额,凤眼丹唇,愈发显得粉光脂艳,风流娇媚,美艳动人的少妇。正所谓,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王熙凤娇笑道:“嗳哟,环兄弟,这下朝回来,礼仪我们可比不得。还是先坐下来说罢。”

    贾环笑着看粉光脂艳的少妇王凤姐一眼,点点头,“也行。”王仁来贾府里闹事,王熙凤未必不知情。前些日子里,听说凤姐在背后对他颇有怨言。不过,现在,她自是不敢做妖。

    王熙凤给贾环看的有点心虚,脸上没露出来,命仆妇、丫鬟们进来摆座。

    …

    …

    因为要布置花厅,准备酒宴。丫鬟们就都退出去。姑娘们都起身先站在左侧的空处。贾环微笑和钗、黛、云、探、迎、惜、琴、烟、纹、绮几人点头致意、说话。

    看着兴奋着和黛玉、宝琴说要行酒令的湘云,贾环笑笑,轻声和身边的宝钗说话,“姐姐,你几点过来的?”

    从侧面看去,宝姐姐的五官精致,白腻的俏脸如美玉般泛着光泽。如若神女。明丽难言。

    宝钗明眸扑哧一闪,轻笑道:“不算早。和云妹妹,琴妹妹,二姐姐,邢妹妹她们一起过来的。你上朝回来冷不冷,我叫莺儿留着参汤。”这与和宝玉说话时,自是大不一样。温柔软语,风情无端。

    探春笑道:“有参汤,这会子也吃不成。”

    迎春温声道:“吃杯酒就好。哎呀,云丫头太聒噪。幸而邢妹妹不像她。”

    湘云扭头,道:“我好像听到二姐姐说我的名字。”

    众女都娇笑起来。

    贾环亦是一笑,看着黛玉善睐的明眸,轻轻的点头。黛玉嫣然一笑,眸光潋滟,若如芙蓉花开。妩媚、飘逸之神韵,就像是烟雨江南中走出来的水墨美人。绝世无双。

    说笑着,右侧的桌椅摆好,众人转到右边来。坐在贾母身边的宝玉看着说笑的姐妹们,跃跃欲试,羡慕的看着群芳环绕着的贾环。随即又沮丧的低下头。

    以他的聪明,自是看得出来,府中姐妹对贾环的亲近。这和与他说笑时完全不一样。

    老天啊,要我怎么样?

    …

    …

    今日贾府冬至的酒席,用的是分席制。将条桌三面摆开,再拼起来,大家一人一个位置。面前放着青翠欲滴的瓜果、菜蔬。再有江南菜,各自几碟。烧烤的鹿肉,羊肉,牛肉不等。正所谓:南烹北炙,杂然前陈,浓香四溢。

    贾母让薛姨妈、李婶娘做上首,再是邢夫人,王夫人。又排了宝琴、湘云、黛玉、宝玉。再往下是:尤氏,李纨,凤姐,胡氏。对面则是宝钗、李纹、李绮、岫烟、迎春姊妹。

    贾环一会要去东厢房里与贾府子弟一起吃酒,这时,便在正中,拿着酒杯向贾母敬酒,道:“今日是冬至节,老太太高兴。大家聚在一起说笑。孙儿给祖母敬酒,惟愿祖母长寿,愿贾府昌盛。”

    贾母将近八十岁。明年就是虚岁八十。贾府要给她做寿宴。身形有些微胖,很富态的老太太。这时,乐呵呵的笑着拿起酒杯吃一杯,扭头对身边的鸳鸯道:“鸳鸯,去给环哥儿斟酒。”

    “诶。”鸳鸯脆声应了一声,提着银壶,从贾母身后的桌子出来,走到贾环身边,“三爷…,我给你倒酒。”

    鸳鸯今日穿着淡青色的对襟褂子,蜂腰纤细,身姿高挑。带着几点雀斑的鹅蛋俏脸上透着一许轻红。她的肌肤很白,愈发显得唇红齿白。二十岁的女孩子,比之十二钗的容貌、气质不及,但也有着别样的俏丽、妩媚。

    处子的幽香袭来。敛尽春山羞一语,人前深意难轻诉。贾环笑着对鸳鸯点点头,放低酒杯,让鸳鸯斟酒。

    鸳鸯对他的亲近,多半是感激他在贾赦要强娶她时的表态、支持。当然,她此时这种神情,很动人。

    贾环又给王夫人等人敬酒。这才向贾母告辞,花厅中的气氛,达到高--潮。

    …

    …

    贾环在正厅里敬酒出来,到东厢房这边。贾琏、贾琮、贾蓉、贾蔷、贾芸、贾菱、贾菖迎着贾环落座,闲谈吃酒。天南地北的闲侃。贾环听着他们扯淡,意态闲适。

    说着京中的趣闻,包括顺亲王府的惨况,贾琏笑道:“我今日算是明白环兄弟的话:有些事情,不是看结果,而是看原因。我与二姐有此良缘。一谢蓉哥儿,一谢环兄弟。”

    偷娶之事,顺天府罚银了结。尤二姐又有身孕。贾琏近来心情极佳。

    一帮人笑闹,“既如此,且先吃三杯。再给环叔、蓉哥儿敬酒。”

    贾琏当真就先吃了三杯。正说笑着,兴儿进来道:“二爷,柳二爷来了。说有事要说。”

    “他有什么要事?”贾琏愣了下,告罪道:“我那准妹夫来了,我先去一趟。”

    众人都不以为意。贾琏去了小半个时辰,贾琏让小厮进来请贾环、贾蓉。

    贾环微微有些诧异,到前院的小厅中,就见贾琏和柳湘莲两个各自冷着脸,僵持着。

    柳湘莲原系世家子弟。父母早丧,他读书不成,却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宿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素性爽侠,不拘细事。容貌俊美,喜欢串戏,男扮女装,擅演生旦风月戏文。

    柳湘莲见贾环进来,拱手一礼,道:“环三爷,你说句公道话。我前日去京外姑母处走动,才知道姑母已经给我定了婚事。若从琏二哥,则背了姑母。还望解除这婚约,将祖父所遗宝剑赐回。”

    贾琏很不满的道:“岂有婚姻之事,出入随意的?还要斟酌。”他苦尤三姐久矣。尤三姐指定要嫁这冷二郎。再者,被随意退婚,让他有什么脸面?

    贾环早和柳湘莲见过几次,并没什么深谈。似笑非笑的看了柳湘莲一眼,道:“姑母是长辈。既然如此,那便退了定礼。”

    柳湘莲一愣,他虽然认为贾环行事正派。但没想到贾环答应的如此爽快。随即大喜,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他不想做绿王八。

    “环兄弟,这…”贾琏还要再说,贾环摆摆手,“就这样吧。琏二哥陪他去走一遭吧。”

    柳湘莲家传的雌雄鸳鸯宝剑,雌剑在尤三姐手中。

    贾琏无法,跌足,长叹,郁闷的坐轿子带着柳湘莲去外城西。两人出去,贾蓉诧异的道:“环叔,你这…”

    贾环拍拍贾蓉的肩膀,道:“你去请太医,跟着过去。我一会就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