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尤三姐之情

推荐阅读:大妖猴战国赵为王召唤我吧这里有妖气助鬼为乐系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空道仙绝对交易娱乐圈刑警女帝家的小白脸

    因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贾琏在贾环的提醒下,将尤二姐安置在东庄镇上。

    随后,贾环深陷朝争风波,这件事立即被放大,被御史言官、大周日报盯着,穷追猛打。但,十一月份武英殿议事后,局面反转。再加上尤二姐怀孕。贾琏又将尤二姐安置在京师外城西的西道坊中。

    贾琏、柳湘莲的目的地便是此地。

    两人在出贾府后,贾蓉派人往太医院请太医,会起后,往阜成门出内城。贾环回贾母上房,交代贾蔷、贾芸一声,到北园里取了件东西,坐马车出西城。

    …

    …

    而此时,临近中午时分,位于京师外城西城的西道坊尤家二进小院中,尤二姐、三姐,尤老娘正在庭院里晒太阳。正巧今日贾琏打发昭儿来送用度来。

    二姐将那新鲜的瓜果、糕点、热茶拿给昭儿吃,说起贾府的一些话来。

    二姐虽然和贾琏成亲,但那毕竟是假的,连个名分都没有。她心知肚明。她有时候也想着,若是在荣府那里头一处生活,究竟会是什么样。

    主仆有别。昭儿蹲在地上吃,糕点,热茶都放在面前的小几上,说道:“奶奶,提起我们那奶奶来,一箩筐的话都说不了她。心思歹毒,口里尖快。有好处她先拿。有错处别人背。阖府里谁不恨她?

    我们二爷是个好人,哪里见得她这样?倒是她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我们犯个小错,求她就过去了。”

    尤三姐插一句,道:“上回听兴儿说,她陪嫁的丫鬟四个,嫁人的嫁人,死了的死了。就剩一个平姑娘?”

    昭儿吞着酥软可口的糕点,道:“可不是?她哪里是容人的?二爷原来屋里服侍的两个人都打发出去。叫我说,奶奶一辈子别见她才好。三姨都说不过她。”

    二姐笑道:“这话兴儿也说过。上回听兴儿说过你们府里的寡妇奶奶和几个小姐,如今都怎么样了?”

    昭儿抄现饭,道:“兴儿想必给奶奶说过。我们府上的寡妇奶奶,浑名‘大菩萨’。她百事不管,如今只发愁她儿子的学业。

    二姑娘浑名‘二木头’,她和薛家的薛二爷定了亲。只因今年大老爷才过世。她在热孝里头,这婚事要等三年。

    三姑娘浑名‘玫瑰花’,她现在管着园子里的事,更刺手三分。因她是环三爷的亲姐姐,我们奶奶那样的人,都要让她三分。原先说:老鸹窝里出凤凰。现在无人再说。”

    尤三姐奇道:“怎么不说了?”

    昭儿道:“我们府里的环三爷是这个!”竖起大拇指。“三爷前儿才升的官,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真理报主编!还管着天下所有的报纸。提起来,满京城里哪个不敬?小的们岂能编排他?”语气,与有荣焉。

    尤三姐娇笑道:“那你们还说那什么宝钗…”

    昭儿道:“三姨,小的们早前私下里胡说。说出口气,怕暖和了,吹化了姓薛的。如今都不再提这话。”

    薛宝钗,肌肤胜雪,如同是用雪堆出来的人儿。又因她端庄、娴静。一派冷美人风范。贾府的下人里就有这样的编排她的话。

    …

    …

    几人正说笑着,鲍二家的进来道:“二爷来了。”接着,就见贾琏、柳湘莲一起进来。

    尤二姐迎着上去,笑道:“怎么这时来了?又不提前打发人来说一声。”尤三姐却是愣了一下。她自是认的柳湘莲。尤老娘起身。昭儿忙站起来,给贾琏请安。

    贾琏冷着一张脸。不过他心里有气,也不会对尤二姐发,勉强的对二姐笑了下,道:“柳二爷如今要退了和三姐的婚事,过来拿文定的宝剑。”

    尤三姐听得这话,如同五雷轰顶!她盼了五年,终将婚事定下。今日心上人前来,却是说要退婚的事。肯定是在别处听了话:嫌她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

    尤三姐柳眉横竖,转身进了房间里。

    柳湘莲微微愣着。随即叹口气。他是怎么都没料到尤三姐竟然如此绝色。

    兴儿当日和尤二姐几人说贾府的姑娘们,说黛玉的面庞,身段和尤三姐不差什么。这话很好理解:尤三姐的姿容可与黛玉相比。其美丽可见一般。贾宝玉盛赞“尤物”二字,不是假话。

    尤三姐将那把用作定礼的雌剑一直挂在床头。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这时,含恨取了出来,到庭院外头,道:“还你的定礼。”说着话,泪如雨下。

    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拔剑,往脖子上一抹。闪着寒光的剑锋划破颈脖上的肌肤。正所谓: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唬的正在发愣的尤二姐、正在生气的贾琏,尤老娘一起上前,“三姐…”

    庭院里当时乱起来。

    柳湘莲一下子傻了。谁料到尤三姐这样的刚烈,竟然以死证清白?

    “王八蛋,你现在满意了?”贾琏大怒的揪住湘莲,叫昭儿、兴儿“给我捆起来。送去见官。杀人抵命。”柳湘莲武艺虽高,但心神不属,并没有反抗。

    尤二姐哭的如同泪人。

    …

    …

    有些话,说时迟,那时快。

    尤三姐自刎,并没有事。她手中的宝剑,给贾环调了包,即便含羞带愤的自杀,并没有割破大动脉。贾蓉请的张太医,随后就到,处理好她的伤势。

    尤二姐,尤老娘在厢房里照料着因心神激荡而昏死过去的尤三姐。贾环、贾琏、贾蓉、柳湘莲四人在前院的厅中。

    那柄雌剑放在桌子上,还沾染着尤三姐的血迹。上面龙吞夔护,珠宝晶荧,錾着一个“鸯”字。剑锋冷飕飕,明亮亮,如一痕秋水一般。这是原版。

    柳湘莲还有些发愣,实在是一连串的冲击太大。幸好三姐没事。

    早前,宝剑拿来做文定时,贾环从贾琏手中要来,说是把玩几日。当日在梨香院薛蟠为此还抱怨他这个举动拖延了婚期。贾环问道:“柳兄,你这个婚还退不退?”

    柳湘莲一听,惭愧的拱手,道:“湘莲幸得这样刚烈、标致的贤妻,如何肯再悔婚?若非三爷谋划,我要抱憾终身。日后三爷但凡有差遣,我死后而已。”

    贾环笑着摇头,对贾琏道:“我出五百两,资助柳兄弟和三姐的婚事。不要办的太张扬,但该有的用度、热闹,都不用缺。”

    贾琏对柳湘莲的余怒未消,点点头。这时才知道贾环刚才在贾府中为什么同意的那么爽快。

    贾环交代了一声,就离开了尤家小院,返回西城。马车平稳的行驶着。

    马车内,贾环嘴角带着微笑,心中一片轻松。没有看着尤三姐自杀的道理。任何言语的力量,都比不上她自刎这个主动,带给柳湘莲的震撼。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而他,顺手“管闲事”:说几句话,派人重新买一把剑,都很简单,举手之劳。尽人事。而结果很不错。他倒不是施恩于柳湘莲,或者其他。

    只是,有些美好的人儿,不应该死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