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旅途(下)

推荐阅读: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妖春秋

    模样机灵的店小二“公子长公子短”的请贾环、宁儒两人到二楼临街的窗户旁的桌台坐下。此时约上午十点左右,楼中十多张酒台,只有两三张有客人。

    龙江先生宁儒多次来往京城、江西老家,对九江府的美食很熟悉,吩咐道:“将庐山石鱼拿几尾做了拿手菜端上来,炒个冬笋,山药炖的排骨汤来一瓮,再要粉蒸鸭、竹筒鸡。成年的封缸酒。其余的下酒菜你看着配。”

    “得嘞”店小二高声应了,下了二楼。

    很快,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酒菜便送上来。瓷盘盛着的鱼羹,飘着山药、萝卜和庐山石鱼混合着的鲜美味道,汤汁浓白,鱼肉细嫩。令人胃口大开。

    又有清炒的冬笋,小堆在盘中,清香四溢,于冬季之时,开着开胃。粉蒸鸭、竹筒鸡各具特色。

    贾环本身是个肉食动物。这一点,他的口味和贾府里的一众贵族们不同:她们都是清淡口味。再加上这二十多天都在路上,没有正经的吃上几顿。

    这时,先拿一只竹筒,沿着切好的中线掰开竹筒,吃着里面的糯米、鸡肉。汁味香甜。贾环三下五除二就吃完。再品一口浓郁的鱼汤,旅途的疲倦、困顿,在畅快中消了三分。

    龙江先生一笑,给贾环斟酒。酒碗中滚着琥珀色的酒液,晶莹透亮,香气浓郁。龙江先生举碗,道:“子玉贤弟,今日仓促,先将就着。等到家中,为兄再置酒给你接风洗尘。”

    贾环和龙江先生饮了一口,美酒柔和爽口,舒坦的吐出一口白气,道:“宁前辈,我没那么多讲究。有酒有菜,这样就行了。”

    此去广信府永丰县,约700里。他们等会接下来赶路,约三天之内,能赶到龙江先生的老家。这年头,马车不防震,下午的行程的苦,是可以遇见的。

    龙江先生点头,爽利的不再提这事。眼中仍旧有些忧郁。人在数千里之外的京城,和人在数百里外的九江,龙江先生的心情自是不同的。当时,归心似箭。此时,焦虑之情,有所舒缓。

    …

    …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谈着。

    贾环是将这趟旅途当做很苦逼的公费旅游。毫无期待感。他心里想的事情是早点回金陵,见薇薇,然后,和她一起北返京城,面对繁杂的局面。

    话题随意的谈到京中元妃生下皇子的事。龙江先生沉吟着道:“子玉,贾皇子出生,你的处境反而更危险。退,则无以自保。进则艰难万分。你要好好的谋划才是。”

    以当今天子的性情,若是贾府敢为贾皇子争皇位,则必然是要被强势清掉。他不可能容忍外戚过于强大。特别是,贾环还顶着个神童的名号。国朝贬抑神童的原因,是因为前明的权相,多为神童。

    龙江先生和贾环举碗,各自抿一口,再道:“你家府上的情况,你后退,是将身家性命,都交给别人。”

    贾府隶属于四王八公、旧武勋集团。贾环不掌握权力,贾皇子的未来,就会由别人来定。

    “你现在十四岁的年纪就是正五品,升无可升啊。再者,五品官,算的上朝堂上的中坚力量。不可能再像七品翰林那样随意的升。每升一级,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第二,子玉你从来没有在地方主政一方,日后若为部堂高官,缺少这部分历练,将成为你的缺陷。”

    龙江先生这话说的推心置腹。贾环点点头。他明白龙江先生的意思。在地方上主政,其实就是一种缩小版的朝堂博弈。正堂官,是可以下棋的人。

    换言之,到了部堂高官,可以成为一方大佬。若是没有当过大哥、扛把子的经验,很容易在朝堂上栽跟头。

    这是权术上的考虑。另外,主政一方,了解地方、民情尤其的重要。比如明朝的首辅,但凡是厉害的角色,没有谁不是了解地方情况的。翰林直升的,多半比较平庸。

    比如:徐阶被贬出京当过地方官;张居正游历了全国,见识了嘉靖皇帝把国家搞的一团糟的情况。

    首辅是干什么的?按照二十一世纪流行的说法:和稀泥!文艺点的说法叫做:调理阴阳。真正办事的是六部等部门。所以,翰林官直升,当天子的文秘,只要人足够聪明,和稀泥的艺术都是比较高的,足以胜任宰辅之任。

    但是,有些尖锐的阶级矛盾,六部等部门的意见解决不了。需要宰辅自己制定一个解决办法。那么,这时,就要求首辅必须了解地方、民间的实际情况。

    所以,简而言之,要当一个叱咤风云的大佬,最好要干过县长、市长。很多门道,书上没有,奏章上没有,邸报上没有。必须要亲身经历。所以,唐朝时就有明文规定:不历州县者不拟台省。

    贾环品了一口鱼汤,感叹道:“宁前辈这是金玉良言啊。”

    没有经历州县,确实让他有些东西不懂,以这种状态走上高位,必然会出问题。这个问题,他亦没有办法。玄幻一点的说法:这属于升级过快的后遗症,根基不牢固。

    至于,他个人升官的事情,他另有打算。增收商税事情完成之后,他就打算辞职,推政老爹成为正三品的侍郎。

    政老爹,在雍治十五年六七月份就会结束他的福建提学副使正四品的差事回京。何大学士执政,要帮政老爹一任升迁,并不难。当然,京中从三品的位置确实不大好找。

    这距离贾环的目标,只差一步。只要贾政为正三品的侍郎,就不怕给猪队友带入坑了。三品侍郎,可以独自表态支持谁。这是部堂高官的份量。

    当然,这只是贾环的保底目标。更长远一点的,他在辞职的这段时间内,要以贾府的名义,寻求掌握四大家族的主导权。收罗四家的人才,力量为他所用。

    龙江先生笑笑,“我不过是比你多吃了几年的米罢了。”

    …

    …

    话说到这里,酒已经吃了好几杯,谈兴渐起,龙江先生道:“正所谓,江山如画,世事如棋。子玉,你看这天下地图,以州府划分。”

    龙江先生拿起筷子,沾了茶水,在桌子上随意的勾勒出大周十五个承宣布政司的地图交趾仍在手,西域为新增。“每三年,参与会试的士子们从各地出发,抵达京城。

    然而,在真正的权力版图中,其实并不是这样。而是这样。”

    龙江先生拿手指点点桌面:“福--建福清、广--西全州、福--建闽县、江--西永新,四--川新都,南直隶华亭。千丝万缕,最终汇聚在京城的殿宇中。”

    得益于时人喜欢以籍贯称呼宰辅,贾环一听就明白,抚掌一笑,“宁前辈高论。如唐周宋时。”

    唐宋时期,但凡宰相,绝大部分都是有脉络可循。不是前朝宰相的兄弟、儿子、侄儿等,就是女婿,门生。这就是权力格局。

    龙江先生的话,分别说了国朝三个朝代:世宗、仁宗、当今,六位致仕的宰辅。

    雍治朝的两位:谢旋,韩润。新任的武英殿大学士华墨与韩全州的关系便很密切。

    仁宗朝的两位:福--建闽县人纪安成,其幼子纪兴生现任金陵知府,与已故的林如海交好。贾环雍治十二年离开金陵时还见过他。四十岁的正三品,火箭干部,不独独是贾环一个啊。

    江--西永新人宁祥,龙江先生的父亲。若非雍治天子是兵变上位,出了意外,此时已经四十多岁的龙江先生,早就已经是部堂高官,宰辅可期。

    世宗朝已经亡故的两位宰辅:天下唯一的三元士子,文人科举的巅峰大神,南直隶华亭人林季同。贾环的同年,户部主事唐道宾是其乡党。

    四--川新都人杨泰和。据闻,国朝的名臣,云贵总督齐驰与其颇有渊源。

    龙江先生哈哈一笑,意气飞扬。

    …

    …

    两人随口纵论着天下大势,说着朝野旧闻时,楼下的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吸引了正在酒楼吃酒的众人。

    贾环微醉的看向楼下。

    几分钟前,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正在跪在地上哭,身旁有一匹白布盖着的尸体。极其凄凉。

    围观的人中,穿着各式衣衫,高矮不同,约有二十多人,七嘴八舌的劝着少年赶紧卖--身,葬掉亲人。这年头,七八岁的孩子,能值一二两银子。

    有人丢下些铜板。接着,白布盖着的尸体突然动一下,爬起来。是一个十几岁大的青年。人群“哄”的一声闹起来。那兄弟俩揣着铜板,嬉皮笑脸的给围观众人鞠躬。

    原来是骗钱的。

    贾环看下去时,正好看到人群喧闹的那一幕。隔壁的酒桌上有人感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说话的是一名消瘦的中年富商,衣衫考究,饰物名贵。其貌不扬。塌鼻子,颌下黄须。那一桌三个人都附和着他说话。

    龙江先生将上菜的店小二叫过来,给了他几钱银子,问起外面的情况,“九江府最近受灾了?”作为官场人士,看问题的角度自是不同。

    店小二喜笑颜开的收了银子,道:“大老爷,咱们九江府没有受灾,是黄州府那边的灾民,知府大人可不管别的府过来的人。有七八百人,如今都在城北这里聚拢。有人到码头这边讨生活。”

    隔壁桌子处的富商及随从竖起耳朵听着。

    将店小二打发走,龙江先生抑郁的喝了一大口酒,道:“盛世下隐藏着危机啊。好在,何相执政这两年多出善政。但如同人突然患重病,一时半会难以调理过来。”

    这种事,店小二没必要骗他。

    贾环有些心寒。官场踢皮球。但是,到明年春天时,这七百人能下活几个?冬天,会冻死人的!

    贾环抿抿嘴,道:“这事在给朝廷奏章中恐怕不够十个字。”

    有些事情,没看到,可以当不知道。先天下之忧而忧,那日子还过不过?但是,看到了,听到了,总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贾环叫来店小二,要了纸笔,当场提笔写了稿件,交给胡小四,“走驿站系统,投给真理报编辑社。”

    又道:“宁前辈,我打算捐一千两银子给这些灾民,先把这段时间渡过去。我打算在驿站里多等半天。”多等半天,以他的身份,九江府知府必定会来见。

    他并没有当青天大老爷的意思。追责,轮不到他来追。赈灾,必须得依靠当地官府的力量。就算明知道他们会贪一部分银子。

    宁儒表态道:“子玉,办这样的事,多耽搁半天是值得的。我也出一千两。走,我们回驿站。”

    贾环、龙江先生刚站起来时,有人道:“且慢。”隔壁桌子的富商走过来,拱手一礼,正色道:“两位兄台高义。在下亦愿捐一万两给城北的灾民。”

    一万两银子是大手笔。这让众人都微微愣住。贾环打量着来人,约五十多岁,矮小,清廋。看装束,并非读书人。问道:“还未请教阁下何人?”

    富商身边的人都带着矜持的微笑。

    矮小的富商道:“在下胡炽。在下方才听两位大人纵论天下大势,当真是真知灼见。心中仰慕至极。仿造言之。天下大势,在我等商贾眼中分四份:晋商、徽商、广州行商、天顺丰。”

    晋商票号通兑天下,但主要在北地使用。徽商的钱庄,遍布江南。而广东海商们垄断着海洋贸易,他们自有票号。西南各地至湖广、江西,则是通行滇人胡炽创办的天顺丰票号。

    换言之,站在贾环面前的,是一家富可敌国财团的掌舵人。谁又会想到在九江城外见到此人?

    胡炽的三名随从微微一笑,几乎可以预见对面一中年一少年两人脸上的诧异之情。

    但是…

    龙江先生只是看了胡炽一眼,并没有别的话。贾环很淡然的拱一拱手,“在下贾环。胡员外那一万两银子多了。要捐的话,捐三千两就够了。”

    从自我介绍上,可以听得出来差距。胡老板在说出自己的名号后,还顺便介绍了天顺丰。而贾环只说了两个字:贾环。所谓的名满天下,就是如此。

    不解释。

    胡炽诧异的看着贾环,脸上浮起热情洋溢的笑容,“原来是贾探花当面!”

    天底下表字叫“子玉”的少年,天知道有多少。但谁又想得到,天下闻名的贾探花会出现在九江城外?意外之遇,意外之喜。

    胡炽的随从的神情则是都有些懵逼。本来还以为遇到两个小官。哪里会想到遇到这样知名、出众、手握大权的人物?通政司右参议不吓人,真理报主才吓人。

    当下,一起到驿站中。胡炽想要承办赈灾之事。贾环无可无不可。倒是搞明白胡炽出现在九江府的原因。云贵总督齐驰在西南打下数府之地,任职数年,明年春天要进京陛见、叙职。胡炽带着货物、礼物先行。

    当天下午,贾环和九江府刘知府谈了小半个时辰,将发表给真理报的文章撤下来,合计捐赠5千两银子,用于安顿黄州府七八名灾民。九江府承诺处理好。

    傍晚时分,贾环、龙江先生一行九人在驿站换乘马车,前往700里外的广信府新丰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