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白玉兰

推荐阅读:怪物乐园文化入侵异世界裁决使随身带个侏罗纪超级U盘大唐图书馆二次元岛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

    雍治十三年底,废太子事落幕。他成功的带领着贾府避过暗流。龙江先生宴请来京的萧梦祯、韩秀才。提起隐退、芳踪杳杳的苏诗诗,他当时感慨万千。

    她在教坊司的赎身文书,是他赎的。而后,她飘然离开京城,不知所踪。

    当是时,他怅然若失,或许:你爱想起我时,就想起我,就像想起夏夜的一颗星;你爱忘记我时,就忘记我,就像忘记春天的一个梦。

    如今,相会在金陵!

    …

    …

    “呃,姑娘,你怎么…”追到院落中的小丫鬟丹儿看到自家小姐转身要往外走,很是惊讶。等听到贾环出声留人,她家姑娘才停下来。她看看贾环,小嘴撅起来:哼,负情薄义之徒。

    谁家公子若得到她家姑娘的垂青,不得美死啊!偏偏他两年的时间,却不曾询问她家姑娘的去向。

    贾环轻声道:“诗诗姑娘,这么些年未见,可还好?”

    认真的说起来,自雍治十二年夏,他和苏诗诗在金陵一别,自此再未见面。在京城时,他关注着苏诗诗的消息,但从未去见她。算起来,有近三年时间。

    苏诗诗转过身,清丽的容颜上,满脸泪痕,梨花带雨,娇柔的清叹道:“贾先生,人生若只如初见。”

    贾环感慨的苦笑一声,他能听出苏诗诗语气里的欣喜与幽怨。或许那应该是一种纠结的心态吧!伸手,邀请苏诗诗到正房中稍坐小叙。

    他和苏诗诗的初见,是在雍治九年的春天,那时,她白衣蹁跹,舞姿动人。因他年幼,特意在他身边执壶斟酒。他曾赠词:佳人相见一千年。

    人生若只如初见!

    是想,他们的关系,若是如初见时,没有日后的这些事情发生,就很好了。这是悔恨将情丝系在他身上。还是说:此时相逢,记起我们初见时的美好。是感叹,是幽怨。

    春日融融。正房中的厅中,寂然无声。

    贾环才回来,茶水都没有。两人相对而坐。丹儿退在门外,将空间和时间留给贾环和苏诗诗。

    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横亘在两人中间。贾环和苏诗诗之间,有太多的故事。他们认识是那么的早啊。却又近三年未见一面。又如何能没有疏离感?

    当年,苏诗诗在京城,因贾环的美人词,青云直上,名噪一时。南下至金陵,愿为天下第一名妓。遭遇挫折,数月以来,一事无成。

    在甄礼想要潜规则她时,她拒绝。被甄礼赶出金陵。是贾环收留她,为她主持公道。并拿到了花魁大赛的头名。江南江北都是花魁头名。她达成她的心愿:天下第一名妓!

    苏诗诗今年二十二岁,正在她人生最美丽的年龄中,她的姿容、气质与其她人不同:清丽娴雅,一米六五的身段,修长曼妙,比例极佳。肌肤胜雪,若如玉女。

    擅长舞蹈。声音若清溪流泉。美眸清澈醉人。她是那种眼睛很漂亮的美人。

    苏诗诗默默的拿手帕擦拭着眼泪,眼睛红红的。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只是想哭。她日夜思念着眼前的男子,当再见时,她却像了却一桩心愿般,转身离开。

    或许,是雍治十二年夏天那主动的一吻,已经耗光了她所有的勇气。当时的青衫少年,只是举人。她纵然为天下第一名妓,委身于世家子的他,尚有可能。

    而今,他已经是天下闻名的探花,正五品的官员。她早已退出,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如何“厚颜”留在他身边?

    或许,他与薛家宝钗成亲时,给她的那一封请帖,伤透了她的心,她宁可不要。那十里红妆的盛大婚礼场面,她在酒楼中哭得稀里哗啦,自伤自怜。

    又或许,在远离京城,在江南这两年的等待,已经将那份萌发的情感,和那些刻骨铭心的经历都冲淡。她看他一眼,便已经很满足,了却心中的执念。

    贾环再见苏诗诗的欢喜,喜悦,在她幽怨的眼泪中,化作一声苦笑:他心里对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再次相逢,她突然的出现,只因为闻讯而来。

    以贾环的智商,如何猜不到她一直关注着他的住处。那么,这个问题,还要再回答吗?

    贾环主动打破沉默的僵局,问道:“诗诗,你自离京后,一直住在金陵吗?薇薇在金陵,怎么信中从来没有提及你的消息?”

    苏诗诗螓首低垂,清声道:“贾先生从没有问起诗诗。诗诗便没让林大家在信中告诉提及。”

    贾环苦笑,“诗诗…”

    当一个和你渊源极深的大美人,以这样幽怨的语气诉说时,他如何能从容,淡定?他想,或许她离开京城,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会忘记他吧。然而,她从未忘记他,等在金陵,在等待着他主动的寻找,等待着重逢。

    贾环想起雍治八年春,他在那狭窄的小天地里,看到的那株绽放的白玉兰,一若此时一袭白裙,清丽至极的苏诗诗,咏叹道:“一周前含苞待放,一周后零落凋零,白玉兰的周期太短,白玉兰上有我春天百结的愁肠。

    诗诗,我希望你,不要再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可以吗?”

    生活不是小说。小说喜欢悲情。生活则不需要悲剧。他从来都是一个拒绝狗血剧情的人。与苏诗诗相忘于江湖,一个很傻的决定。他已经做过一次这样的决定。而经历这些年的犹豫、徘徊,他愿意给她一个确定的答案。

    苏诗诗心中忽而柔柔的,抬头,以她清澈醉人的明眸看着贾环,丹唇轻启。她没有回答贾环的问题,而是说道:“诗诗就住在武定桥的南岸。贾先生过桥,一问便知。”

    贾环心中一松。没有谁,是生活的主角。地球离谁都照应转。他其实很担心苏诗诗拒绝他。倚天屠龙记中,蛛儿就没有和张无忌在一起。因为,她的曾阿牛,只活在她的心中。

    这时,外头一阵喧闹。留在金陵的长随钱槐和金陵贾府的都总管刘管家带着二十多人一起前来见贾环,喜气洋洋。厅外人声鼎沸。贾环和苏诗诗重逢,短暂的见面,就此结束。

    …

    …

    贾环到金陵来,世交故旧,在金陵的各种人际关系都要走动。贾环先让刘管家安排与贾家留在金陵的族老见面,一起吃了午饭,又见了各处的管事。

    让钱槐、胡小四拿着他的帖子到各家去约定近日拜访的时间。晚上时,他坐船到武功坊中,去见山长张安博。

    “哈哈。”依旧胖乎乎的张承剑大笑着出来迎接贾环,“早就在邸报上看到子玉南下的消息,也受到沙抚台的书信,不意子玉今日到金陵。快请。”

    雍治十二年在金陵,有庞泽、纪鸣。此时,金陵城中就稍显寂寞。田师爷,左师爷都在。相见甚欢。

    山长张安博今年七十岁,官任南京礼部尚书,换了一身宽松的青袍,须发皆白,坐在客厅主位中,慈祥的捻须而笑,看着他最得意的弟子从门外进来。

    贾环长揖一礼,道:“贾环见过山长。”再看看山长大病初愈的脸色,愈发佝偻的身形,心中悲切的情绪涌起。山长待他,恩重如山。是他心中的长辈。至于贾府那几位,他心中从未将之视为长辈。

    张安博哈哈一笑,豁达的道:“子玉不必悲伤,人生七十古来稀。生老病死,乃是常事。”吩咐道:“伯苗,摆饭。”

    张承剑笑呵呵的应了,转身出去。

    当即,酒菜送上来,大家一起落座,笑谈分别以来的各自情况。宾主尽兴。到晚上八点许,酒宴结束,贾环跟着山长到书房中喝茶、闲叙。

    “子玉计划在金陵要待几日?”刚才在酒桌上,贾环说他的圣旨归期是六月。朝廷给宁太师的恩典还是很不错的,给他这个画遗像的钦差,留了足够的时间。张安博拿了一份真理报,递给贾环,轻声道:“子玉,要尽快返京。”

    贾环这段时间,并没有阅读真理报。他在江西永丰县中,消息传递并没有那么及时。这时,翻到一看,看到山长标记的重点,脸色微微一变。

    真理报上的奏章,并不会将之全部都抄录下来,都是节录重点。这是一个月前的消息:臣奏请陛下,立贾贵妃为皇后。落款是:南安郡王。

    王八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