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到底公卿负前盟

推荐阅读:大妖猴战国赵为王召唤我吧这里有妖气助鬼为乐系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空道仙绝对交易娱乐圈刑警女帝家的小白脸

    贾环的内心中,从来就不希望贾元春生下皇子。因为,这会将贾府卷入政争的漩涡。但他从来没有表露过类似的想法。元春为贾府牺牲太多、太多!

    而贾皇子出生后,贾环就只能接受现实。自在扬州得知去年十二月十日贾皇子出生,到这段时间里,他推敲了多少围绕着贾皇子的方案?夺嫡肯定不能参与。但一个亲王的存在,对贾府有着何种意义?有太多想象的空间。

    甚至,四五十年后,他退下来时,贾皇子的存在,对贾府的富贵、权势,都是一种保障。

    然而…

    现在,贾皇子死了!就这样死掉了。可笑啊!真tm的可笑啊!堂堂一个贵妃的儿子,在皇宫中,就这样稀松平常的死掉了?

    天衣无缝!

    以周朝的医疗水平,幼儿夭折率很高。贾皇子才四个月大,夭折的很“正常”。而且,死于天花,这种只要感染,就无法治愈的病。国朝当前,以人痘接种预防天花为主。但人痘接种,有风险,贾皇子明显还没有打这个“疫苗”。

    多么高明的手段啊!但是,谁Tm信?

    …

    ….

    春末上午十点许的阳光,落在武定桥和安街贾环住处的房间中,很有些清冷。

    贾环以坚硬的意志压制着自己强烈,意欲爆发的情绪,沉默不语。

    贾琏,将近三十岁的男人,哭的很伤心。贾皇子的存在,对贾府意味着很多。更关键的是,他认为,贾皇子是被人害死的。而凶手是谁,贾府都不知道!元妃在宫中,几度昏厥。

    钱槐,胡小四两人都愣住,很茫然,然后,看向贾环。

    眼前的这一幕,令洞察人心的苏诗诗轻轻的叹息,她虽然不懂政治,但看到贾环、贾琏的表现,就知道贾环遇到棘手的问题。善解人意的站起来,清声道:“贾先生,我先回去了。你要保重身体。事情总能解决。”

    在人前,她不再用两人间亲密的称呼。

    贾环勉强的笑了笑,他情绪不佳,但不会对着苏诗诗发脾气,道:“诗诗,要让你受苦了。你收拾下行李,我们今天下午就启程回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在金陵,继续等待薇薇了。他必须要尽快赶回京城。

    苏诗诗吃惊又顺从的点点头,“嗯。可是,林大家…”

    贾环神情郁郁的,轻声道:“我一会让人沿水路去找她。我们在扬州等她一天。”苏州,沿京杭大运河北上,到镇江。往西行一百多里,约一天的时间,才能到金陵。贾环在扬州等林千薇,可以节约两天的时间。

    贾环他来金陵的目的,就是履行当年的五年之约,接薇薇回京城。但这个目标,现在怕是很难实现。这是一个没有移动电话的时代,他不知道能否在旅途中联系的上她。

    苏诗诗轻轻的点头。

    当即,贾环安排各种离开的事宜,并写亲笔信,交给钱槐,要他去晓梦阁找金妈妈,让其安排人手,陪同前往苏州沿线,送信给林千薇。

    贾环在见过山长之后,于三月二十六的下午,带着苏诗诗,贾琏等人匆忙的自金陵启程,北返京师。

    …

    …

    林千薇出身在苏州,她时常往返金陵、苏州两地。自苏州启程回金陵,沿大运河,经过无锡,常州,镇江,入长江后,便可西去金陵。

    三月二十八日的夜晚,常州城外,晓梦阁雇佣的楼船中,贾环的长随钱槐将贾环的信交给林千薇。

    晚间的小雨,带着忧愁,敲击在船窗上。一盏孤灯,粉衫美人独坐在桌前,将手中的书信反复的看。

    “薇薇卿卿:时光荏苒,两年未见矣!心中思念如流水,一日不曾忘却。未知近况可好?玉容如在眼前,只言片语,如何尽诉衷肠?府中堂兄自京来,言说道:京中巨变,皇子身死。环不得不立即启程北返。

    未候卿回金陵。甚愧。思及当日五年之约,如在昨日。环无背誓之意,时穷势急。望卿知悉。来日相见,甘受卿罚。从别后,忆相逢,不意有今日之难。

    心中烦忧不胜。临书信而伤怀,不知所云。盼卿见信,无有疑虑,轻舟直上,相会于扬州。环将候至二十八日下午。至盼。至念。”

    林千薇明丽的容颜上,一会浮起轻笑,一会浮起忧伤,最后化作一声幽幽的叹息。二十八日下午啊!现在已经是晚上。

    两年零五个月的等待,就相差这一日的路程。两人竟然这样错过。造化弄人。

    “师父。”门口传来一声清润的声音。扶门站着一位十四岁的少女,丽质天成,“你恨他吗?”

    钱槐来送书信,整个楼船上下,消息已经传遍。她作为林千薇最得意、最亲近的弟子,她如何不知道她师父的思念?

    林千薇摇摇头,明亮的眼眸中,有暗淡的神光,叹道:“他不是有意的。”她能明辨是非。但是,心中的哀怨,如何抑制的住啊!

    窗外,夜雨更急。

    离别忧伤狂风雨,相思苦楚寒霜雪。往事点点繁星夜,续待明日彩霞天。

    …

    …

    林千薇回到金陵,消息传开。异日,江南才子有诗曰:到底公卿负前盟,荣华情重美人轻。林仙领略情中味,从此人间不再生。

    这首诗,在贾环日后闲住金陵时,时而被林千薇拿来打趣他。

    …

    …

    中等的大船在运河中前行。速度适中。贾环走的并不快。但他始终没有等到林千薇赶上来。

    不知道何时,又下起雨。贾环在船舱中,伏案书写,推敲,思考。忽而,响起敲门声。贾环抬头,就见苏诗诗端着一碗参茶进来,放在他的书案边。

    苏诗诗柔声道:“贾郎,船上的饭菜不合口味吗?要不要在徐州停一停?或者,林大家就赶上来了。”

    贾环苦笑着摇头,轻轻的拍拍她的手背,“诗诗,薇薇不会来了。我们走的不算快。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金陵多等两日吗?回头在路途上赶路,时间完全可以弥补。”

    苏诗诗摇头。

    贾环轻叹一口气,“因为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他听到消息就立即离开金陵,除了心中焦虑之外,还有政治上的考量。

    类似于,美国发生恐--袭,奥观海不及时结束度假,就会遭到舆论批评。

    他得知京城如此大的政治事件发生,还不立即启程,而是在等一个女子,那么,他在官场上的口碑就毁了。没有人会再愿意毫无保留的追随他。

    时穷势急。贾府若是倒掉,他此时接到薇薇,日后的生活会如何?两害相权取其轻。

    同时,他不仅对薇薇有责任,还对府中的娇妻红颜有责任。他不得不立即启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6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6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