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疾风骤雨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女神的超凡高手都市最强仙医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御灵真仙浪迹在诸天医流狂兵战狂傲天录末世进化之王重生之极品仙帝

    “哟…”

    看着贾环的背影在晨光中被拉长,小太监气不过,冷笑几声,道:“干爹,他还挺嚣张的!”

    贾环敢当着面嘲讽刘公公没卵蛋,确实很“嚣张”。而且,还撂下一句狠话:宫斗我不行,朝争你不行。

    刘公公笑了笑,很冷。贾环看起来胸有成竹。但,这世界上,并非只有他一个聪明人、狠人!连续不断的胜利往往会蒙蔽眼睛。人,不能自大啊!自大就要摔跟斗。

    …

    …

    贾环自四月上旬回到京城,近乎大半的朝臣们都在等着贾环“闹事”、或者说是“作死”。然后,从中寻找各自的机会。

    贾环身上的标签,不仅仅是旧武勋集团中的贾府执掌者,他同时还是何系的干将。贾环不得天子喜欢,何系同样会受到牵连。

    雍治十五年春的京察,何大学士压制了吏部尚书宋溥,大获全胜。势力空前。但,在如此强盛的局面下,朝廷各派系,都在悄然的形成默契。

    暗流涌动!

    就像张居正,在他成为大明王朝“摄政王”的情况下,朝堂中依旧有他的反对者。想要伺机赶他下台:万历五年的夺情事件。

    五月初六,在贾环踢掉了凤藻宫大太监陈赋言,在贾环和刘公公见过一面后,这场针尖对麦芒的死斗,终于由贾环率先拉开序幕!

    死斗,就是要以一方消灭另一方的肉--体为终极目标的斗争。这不叫政治斗争,而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如果,你的外甥死的不明不白,满城人不管不问,大姐姐近乎精神崩溃,怎么办?

    如果,政治对手,不择手段的进行挑衅,甚至越过底线,害死对四个月大的幼儿,怎么办?

    如果,高坐在御座上的那位,如同泥菩萨一样,漠视的看着这一切,甚至是,谁闹事,就收拾谁。怎么办?

    一个人,不能将善良变成懦弱。一个人,不能毫无底线、原则的退让。一个人,不能短视到:忍一时风平浪静。一个人,不能没有几根硬骨头!

    失却的公道,流逝的鲜血,被践踏的屈辱,只有用幕后黑手的血,才能洗刷,讨回。才能祭奠逝去的鲜活的生命,才能告慰活着的人们。

    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

    …

    五月初八,膳食坊大太监刘国忠的义子晁胜,负责宫中食材采购的太监,在出宫采办时,因和街头混混倪二起了冲突,被北城兵马司指挥景田侯之孙裘良带人扣押。

    当晚,巡城御史的手札到北城兵马司中,要求裘良放人。接着,又有南安郡王、川宁侯各色人等派人求情。贾环当晚人就在北城兵马司中,冷眼看着这一个个出现的名字。

    五城兵马司,程序上五个对应的归巡城御史管辖。而裘良出身勋贵世家,与贾府交好。所以,旧武勋集团有人来求情,要求放人。

    须要知道,宫中食材采购,向来是花样、名目繁多。伪清时,皇宫里还出现过一两银子一个鸡蛋的笑话。要相信公公们的节操,不爱钱的太监不是一个好太监。

    晁公公负责这一块事务。自然不可能没问题。贾环看起来,似乎要从这里打破缺口。

    当天深夜,顺亲王的孙子宁浮带着晋王的口信,到景田侯府中施压,然后派人,在北城兵马司中将晁公公带走。

    序幕就此拉开。

    很多内幕消息,比较隐蔽。比如,贾环当日就在北城兵马司中。但,这并不妨碍,路边社作出判断:这是贾环在对刘公公出手。但,效果看起来不是很好。被化解。

    京中热议,等待接下来的“好戏”。

    …

    …

    五月初十,下午。晋王到西苑中拜见天子未果。刘公公顺路送晋王出去。沿着西苑湖水的绿荫大路上,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自觉的拉开距离。

    晋王没有见到天子,并不怎么沮丧。因为,他的八弟,楚王同样见不到他父皇。晋王一身红色的亲王服,器宇轩昂,笑呵呵的道:“刘公,给贾环盯上的滋味不好受吧?”

    刘公公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道:“殿下,小儿辈不识规矩,等大事抵定,就送他进去。”

    其实,查采购、贪--污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怕。这是多年来宫中默认的事情。只是,他不想义子在北城兵马司中受苦,这丢的是他的脸面。

    外臣,若是能扳倒宫中的大太监,那才叫奇怪。当今天子,并不喜欢贾环,贾府的贵妃牌已经废了。说句不好听的,即便贾环恨死他,又能如何?

    他在宫中。

    …

    …

    四月份的时候,刘公公和晋王闲聊,曾经说过,废掉贾贵妃,在宫中的地位,目的并不是贾环,而是另有其人。当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当所有的人都在期待刘公公依靠晋王党和贾环大战三百回合时,剧本根本就不是按照路边社所设想的那样。庙堂诸公的想法,思路,和路边社不同。

    五月十三,朝中的红人党的旗帜人物,光禄寺少卿袁壕突然上书,请立杨贵妃为皇后。

    消息传出,满朝惊诧。

    谁都不明白,当前朝政的大局看点是如何制定增收商税的律法、规矩时,局部看点是贾环闹事,怎么突然的切到立皇后的事情上。

    当即,军机处何、刘两位大学士驳回,明言不可立杨贵妃为皇后。言官们纷纷上书。据闻,天子极其不喜。武英殿大学士华墨,立向暧--昧。

    这场风波刚刚由华墨等人掀起时,刘公公的出招:陕西布政使李康适原扬州的李巡道上书抵达京中,一条鞭法导致陕西出现民乱,抗税。请废一条鞭法。

    这比华墨的招法更凌厉。不过,双方的目的都是相同的:攻讦何朔!

    整个五月,朝堂、天下所有的官场都卷入到这件事中。一条鞭法的影响太大。科道言官们纷纷调转对准雍治天子的枪口,转而喷何大学士:祸国殃民!

    强推一条鞭法,导致出现民乱,这是要有人负责的。

    六月中,在福建提学副使贾政返回京中时,贾环作为真理报主编,去年推行一条鞭法的先锋大将,上书辞官!三次往返后,贾环的奏章被批复。

    自此,贾环从雍治十三年开始的官场生涯,在两年后,就此结束。而贾环的实际意愿,是想用他的辞职,来换取贾政官升两级。但他的想法,就此落空。

    …

    …

    贾环辞职之后,攻讦何大学士的声音减弱。但是,这并不是这场“疾风骤雨”的结束,而是开始。

    贾环离职之后,以副主编萧梦祯掌真理报,审查大权。大周日报随即加入攻讦何朔的阵营中。萧梦祯压不住韩秀才。

    晋王党,楚王党,华系,宋天官的宋系,都在盯着何系,局面很繁杂。

    在这样的情况下,何大学士只能退一步,将增收商税,改为对某些获利极高的货物增税:十税一。大约类似于南宋的博买制度。间而言之,就是对奢侈品增税。但,这个退一步的方案,依旧引起一些人的不满。

    有些人,眼中只有个人的家族利益,没有国家利益。

    七月份,在增收商税事情推动时,前面因陕西布政使李康适上书言一条鞭法的事,所中断的“立皇后”一事,在这几个月的酝酿后,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

    七月二十二日,雍治天子的旨意下到军机处:立杨贵妃为皇后。何、刘两位大学士拒不奉诏。但,华墨起草了圣旨。何朔指令,将圣旨卡在六科的封驳程序。与大学士刘飞白,率六部高官,集体上书致仕,抵制此事。

    这是非常坚决的态度:死磕。对于读书人来说,如何能够接受兄嫂为皇后?还要不要脸?

    大臣们对付皇帝,造反肯定不行。第一个武器:骂皇帝。遇到弱势皇帝,比如隆庆帝,那就比较爽。碰到强势皇帝,那就要落几颗人头。第二个武器,集体辞职,撂挑子。何朔现在才用的就是这种办法。

    再比较激烈的,就是叩阙劝谏—标准模板,大礼仪中杨慎干的事。

    然而,雍治天子根本不吃这一套,在武英殿华墨的配合下,强行立杨贵妃为皇后。

    于八月初,准文华殿大学士刘飞白致仕,给车乘。贬刑部左侍郎田昌,贬大理寺卿梁锡。另有数人被贬谪。何朔惨败。但,天子挽留了何大学士。

    稍后,辽东总兵,原果勇营参将,天子心腹祈夏在边境大捷,天子龙颜大悦,赏赐无数!这与去年处罚王子腾的态度,大相径庭。

    换言之,领班军机大臣何朔,已经丧失了对朝堂的控制。这其中就包括,由贾环提出,他所赞成的,压制晋、楚两王夺嫡,避免影响朝政。

    何大学士已经无力压制。

    …

    …

    然而,这还不是这场朝廷大变局的终点:何失其权,重臣共逐。送别梁锡出京赴广西前,何朔请贾环、许澄、梁锡三人到府中小酌,说话。

    梁锡叹道:“天子是要倚重何相治国,才挽留。疾风骤雨啊。”

    何朔摆摆手,目光坚定,道:“老夫去职之日已经不远,该做的事情,要做。”

    他想,争取在天子对他的信任耗完之前,将他当前想要做的事情都做完。

    何朔的决定,贾环、许澄、梁锡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劝。

    从何府出来,许澄邀请贾环一起坐马车走。月明星稀,京城中桂花飘香。

    贾环突然想起,若非他将薛蟠打发的远远的,恐怕薛蟠应该娶了河东狮。夏家,就是京城中卖花的。

    马车比较宽敞,许澄抿了口热茶,轻轻的叹口气,道:“我倒是羡慕子玉无官一身轻。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离京之前,我想向子玉提一件婚事。子玉可愿意将你府中大房邢家姑娘嫁与文谦?”

    这是要联姻的意思。

    贾环愣了愣,许侍郎是明眼人,直言道:“我个人同意。但许侍郎,我需要先征求邢家的意见。”他其实是要问问邢岫烟的意见。

    许澄点点头,笑一笑。没再说一句话。

    …

    …

    雍治十五年八月中,何大学士奏请设立辽东布政司。天子同意。以吏部左侍郎许澄,为辽东布政使。

    吏部左侍郎,正三品,担任从二品的布政使是贬谪。京官历来比地方官贵重。

    八月底,何大学士奏请将已经实施了两三百年的漕运改为海运。消息一出,天下震荡。

    天下官员都知道漕运的坏处,走海运更节省成本。但,漕运牵扯到太多的利益。

    真理报主编萧梦祯运用权力,打压反对意见,试图控制舆论。但,无济于事。九月二十日,河北、山东布政司联名上奏:数万漕工聚众造反。天下震动。

    调兵平叛,招抚,自是不在话下。武英殿大学士华墨亲自出京负责此事。真理报主编萧梦祯以阻塞言路的罪名下狱。这是事后的追究责任。

    何朔称病不出。暂时,以吏部宋天官掌管着朝堂大事。

    已是九月底,深秋时节。京城中充满了肃杀的气息。在这场朝争的终点时,刘公公致命的一刀终于落下。

    御史奏闻贾环,在九江,收受贿赂,为九江知府遮掩流民一事。稍后,又有御史奏闻,贾环去职之后,对天子心怀怨怼。天子案前,有锦衣卫的情报:属实。

    贾环在送别许澄时,有诗曰:潦倒南冠顾影惭,残生得失夜深寒。君恩未许夸前席,世路谁能脱左骖。雁去雁来空塞北,花开花落自江南。可怜庾信多才思,关陇乡心已不堪。

    这首诗,京中传遍。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得出的结论会截然不同。文字狱,大多是无稽之谈。只是因为,有人要整人而已。

    十月,初冬。天子下中旨,收押贾环,关在刑部大牢。这种形式,往往有个学术名词:诏狱。

    …

    …

    刑部的天牢中,一排排的牢房并列。

    贾环眯着眼睛,看着铁窗透进来的一点阳光。计算着时间。他在这里,消息并不阻塞。

    这时,牢外传来动静。贾环睁开眼睛,看到韩秀才站在牢门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7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7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