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死斗(四)-痛骂

推荐阅读: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龙珠之超级宗师诸天仙武足球之召唤千军

    贾环改编自经典的名篇卞之琳的断章的句子,让刘公公皱眉深思。

    贾环的意思是:他看似胸有成竹的站在武英殿外看“猴戏”——贾环逃不出囚牢。然而,站在武英殿这座舞台上的人,却是将他当一个笑话看。

    这个人,说的是谁?

    刘公公眼中蓦然的闪出一道寒光。看着贾环走近殿中的背影。上午阳光将贾环的影子拉的很长。

    …

    …

    贾环进殿。

    第一件事,当是到御前向天子叩首参见。然后,回答如何用银币解决银贵谷贱的问题。由此,从诏狱、天牢中脱身而去。

    武英殿中的主流看法是如此。

    殿中群臣都看着走进来的贾环:十五岁的少年,穿着半旧的蓝色棉衣,很有些狼狈。但贾环身姿挺拔,神情从容,走在武英殿群臣的方阵前,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违和。

    毕竟是打破国朝官场上一系列年龄记录的人物。

    何朔微微点头。贾环到底是他看中的,能推行文官政治的接班人。古之成大事者,谁没有经历磨难?贾环的精气神不错。

    六部方阵中,吏部尚书宋溥、工部尚书白璋脸色微沉。没有人会怀疑贾环无法解决“银贵谷贱”的问题,否则,卫弘绝不敢在天子面前提出来。

    两位尚书关注的不是贾环是否脱罪,而是若贾环答的好,岂不是卫弘也要加分?

    若是天子令卫弘主持此事呢?宋天官入阁之事,不会受到冲击,但白尚书恐怕就有所阻碍。

    殿中西侧,武勋集团中,为首的头面人物,分别是右都督魏其候,成国公,北静王,都督同知南安郡王。四人的想法又各不相同。

    就在所有的人都等着贾环叩拜天子时,贾环仿佛突然才看到南安郡王一样,微怔,然后,手指着南安郡王,脸上神情变化,睚眦欲裂,高声怒骂道:“南安奸贼!这个肮脏的畜生。你爹娘老子裤裆没夹紧,怎么生出你这个没的狗东西来!”

    我擦。

    这画风!怎么变成这样?武英殿中群臣先是一愣,随即一片惊诧。好生猛!谁想到贾环竟敢在天子面前用市井俚语骂人。读书人骂人不是不带脏字的吗?

    事实上,勋贵集团,今天都是看戏的心思。谁料到贾环突然对南安郡王发难?

    南安郡王四十多岁,穿着红色的郡王服。他鼻梁很高,嘴唇有些薄,给人一种很冷漠无情的感觉。

    他有点蒙圈。他正看好戏:为贾环即将脱身感到不爽,却不料,贾环如此粗暴的将矛头对准他。

    武英殿中的情形,如同百态画卷。说时慢。那时快。贾环嘴里不停,继续怒道:“若非你这老王八上书天子,请求立元妃为皇后,小皇子何以无福至此,四个月大就夭折?

    我大姐姐得天子垂怜,才选凤藻宫,阖府上下沐浴天恩,无一日不在府中感念圣天子恩德。岂敢奢望后位?我离京之前,还和北静王谈起过此事。

    你这个狗--娘养大的东西,我贾府与你祖上世代交好。为何为一己之私,陷我大姐姐于不义,至令小皇子夭折。今日我贾府与你恩断义绝!”

    说着,贾环哭拜在地上,以头呛地,哭道:“陛下,天命如此,小皇子无福,夭折宫中。然,草民请陛下斩南安郡王。此人勾结晋王,在军中大肆安插亲信,图谋不轨。”

    贾环的话,说的很快,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但口齿非常的清晰。信息量非常的大。满朝大臣都听到,在心中推敲。连御座上的雍治天子都微微动容。

    一时间,武英殿中,回响着贾环的哭声。

    贾环说的话,信息包含几个方面。第一,南安郡王带着旧武勋集团中的一批勋贵上书天子,要求立贾贵妃为后,乃是擅自行动。贾府绝无此意。

    满朝诸公,不是傻子。今年年初时,生下皇子的贾贵妃为皇后,几乎都快要成共识。不是贾环说几句,大家就信他:贾府无皇后之望。但,贾环说:他有人证。他年底作为钦差去江西前和北静王说过。

    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那些准备帮南安郡王吵架,责骂贾环的人,不得不在心中掂量一下。值不值?

    第二,贾环在御前承认贾皇子夭折的定论。君前无戏言。贾环以后要推翻这个结论,那就是欺君之罪!

    贾环四月初从江西回来,与各方接触后,放出风声,他要查贾皇子的死因、真相。最终,内奸,凤藻宫的大太监陈赋言被赶到浣衣局,自生自灭。接着,贾环动用力量找刘公公的麻烦。

    彼时,贾环还是真理报主编,何系在朝廷上是一个庞然大物。

    贾环找上膳食房的刘公公,并不算找错人。在宫中有门道的庙堂大佬们都知道,刘公公曾多次出入杨皇后的永寿宫中:公然挑拨离间。和贾皇子的死,多半有关系。

    但,两人的死斗,最终因为朝政大局变化:何系如同摧枯拉朽般的溃败,中断,攻守之势转化。贾环因诗作下狱,未尝没有刘公公的影子。刘公公和晋王过从甚密。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看破而不说破。一干庙堂大佬,心里都明白贾皇子之死有蹊跷,但这属于自由心证,没有证据。没有人会为贾皇子出头、喊冤。没有利益的事情,谁干?

    再者,外朝高官,干涉宫中,很犯忌讳。天子又不是没有成年的皇子。而且,因这件事触怒天子,很不合算。因为,杨皇后的嫌疑最大啊!

    皇宫之中,一样斗争激烈。当年,明朝成化天子的万贵妃,一样在宫中杀皇子,满朝皆知。当今天子对杨皇后之宠,恐怕不亚于成化天子对万贵妃。

    所以,贾环回京,看到的是一个“贾皇子死的悄无声息”的局面。

    第三,贾环将贾皇子的夭折,归于天命,福缘浅薄。

    当此之时,天命之说,深入人心。古代的幼儿夭折率非常高。富贵人家的子女,都要取个贱名好养活。比如:贾宝玉。

    贾元春若是晋位皇后,说一句祖坟冒青烟,并不为过。这是非常荣耀的事情!而贾环认为:正是因为这份荣耀太过,导致贾皇子无法承受:母贵子荣,所以,四个月大即夭折。

    …

    ...

    贾环作为一名无神论者,公然在朝堂上大搞“封建迷信”,这我们是要批判的!

    但,放在大周朝的环境下,他的想法,很有说服力。贾环臭骂南安郡王一顿,当众绝交,相当于总结贾皇子事件的看法。

    这在天子心中必然是加分!要知道,贾环的罪名,就是对天子不满。贾皇子这事,恐怕是最大的一根刺吧!

    贾环在“演戏”,武英殿上的群臣,基本都看得出来。他那种突然见到南安郡王的反应太假!还是,那句话,戏法人人都会变,但是结果却不同。

    什么叫“天皇巨星”?看看贾环,这就是!一出场,就抢走满朝大臣的关注。掌握着主动。攻守之势,异也!

    此时,武英殿中已经是一片喧哗之声!

    当大部分的人,认为贾环会老老实实回答“银贵谷贱”的问题时,贾环却转而骂南安郡王。他的选择令人惊愕!奇峰突出!而贾环骂人骂的凶,并且,说了一番信息量很大的话。

    这都是话题,谁还忍的住不开口?

    几名官场上的老前辈,指点后进,道:“贾子玉出场不凡。不愧是去年武英殿上的明星人物。他并没有在天子面前自辩,而是借痛骂南安郡王来向天子陈情。包含着:声东击西、暗度陈仓、假道伐虢、偷梁换柱。令人赞叹!果然是才情高绝的人物。”

    部院方阵里,另一五十多岁的老大人道:“本官却是更关心:名满天下的贾探花这几句骂人的话,会不会日后流传开。”

    周围的几名官员,会心的一笑。那某郡王这辈子的名声就臭了:肮脏的畜生!

    …

    …

    雍治天子高居在御座上,他都有点走神。他一直以来的看法,都是以为贾府鼓动南安郡王上书。现在看来,还真未必是。

    看着额头已经在武英殿地上金砖上磕出血的贾环,北静王轻轻的叹口气,出列,奏道:“陛下,贾环所言,属实。”

    雍治天子还没说话。

    “竖子!”南安郡王,死死的盯着跪在上的贾环,咬牙切齿,咯嘣咯嘣的响!他已经气的七窍生烟。贾环相当于是指着他的鼻子骂:南安郡王,劳资操你祖宗十八代!你爹妈怎么射出你这么个玩意来?

    这南安郡王如何能忍?他母亲南安太妃还在世。国朝以孝治天下。辱及父母,这是死仇!

    朱鸿飞看到已经起的脸色发白的南安郡王,心中涌起一阵快意。报应!

    南安郡王勾结晋王、刘公公,故意陷害贾贵妃、贾皇子。引起天子对贾贵妃、贾皇子的恶感。用心险恶。骂几句,难道不应该?该死的老东西!

    魏翰林古板的脸上,嘿嘿一笑。心中痛快至极。子玉,骂的好。

    费状元则是一脸的古怪。谁想到的才名满天下的贾环,华章无数的才子,会如此粗俗?大约史书日后,都要将这一段隐去吧。

    何朔则是多少有点哭笑不得。朝堂上的怪事多了去。贾环这不算出格。打架的都有。明英宗年间的锦衣卫指挥使马顺都在殿上被群臣围殴至死。

    不过,心里还是赞同。只有比政治流氓更流氓,更阴险,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他是懒得搞这些东西,只想做点事而已。

    …

    …

    河南道掌道宇文锐从御史方阵中闪出来,抢先奏道:“陛下,贾环君前失仪,理当问罪。当杖四十。罚银代之。”

    都察院、大理寺、刑部,统称三法司。都察院御史,是执法体系中的一员。宇文御史自然拥有司法裁量权,判贾环的罪。

    北静王出来奏事,武英殿中就稍微安静了点。但,宇文御史这话一出,又是一阵小小的喧哗。

    无耻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7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75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