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死斗(八)-隐藏的晋王党

推荐阅读: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巫师纪元都市之最强狂兵荣耀王者

    武英殿中,即将收尾的大戏继续。

    群臣沉默。

    雍治天子的裁决,余音还没消散。几名锦衣卫已经进殿来。毛鲲神情恍惚。天子裁决他:下狱问罪。以他所掌握的秘密,大概会暴毙在狱中。

    他不服啊。

    晋王党的事,都是刘公公干的。杀贾皇子,攻讦何系,诬陷贾环。他屁事都没干。只是个知情人而已。这些年,修身养性,只敲诈商人,从不勒索。他这样的人畜无害的锦衣卫指挥使,怎么会落的这样一个下场?

    两名锦衣卫架起毛鲲,往殿外拖,毛鲲这才反应过来。死亡,让毛鲲爆发出巨大的能量,高声叫道:“陛下,陛下,臣冤枉啊。臣追随陛下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臣不服啊!”

    但,这于事无补。

    满殿大臣们,全部都是肃然无声,只听见毛鲲的嘶吼声,渐渐远去。

    这边,南安郡王已经瘫软在地。罢职夺爵。不久前,他在武英殿中,以不要王爵为条件,请雍治天子诛杀贾环。但,现在,贾环没有被杀,而他的祖传爵位已经丢掉。

    想当初,荣国府的贾赦,被下狱问罪,被天子夺爵,这是四王八公中的第一个,贾府的人不知道被他们嘲笑了多久。而现在,他成了一个笑话。

    “笑话!”南安郡王无声惨笑着,被锦衣卫架出去。

    北静王为首的旧武勋集团中人,都有些伤感。双方虽然因贾府而立场不同,但,到底是多年的世交,这是看着南安郡王倒掉。

    而如新武勋集团的魏其候等人则是心头痛快。旧武勋集团内讧,他们得利。

    …

    …

    雍治天子继续宣布处罚,声音在仿佛空荡荡的殿中回响着:“辅国公宁棕顺亲王,屡犯罪错,不思悔过,为皇子结党,挑唆朕父子亲情。赐死!”

    替罪羊!

    殿中,继续是,死一般的安静。但,仿佛,所有的大臣们在这一刻都弯下腰。

    雍治天子高居在御座上,眼神漠然的环视群臣。生杀大权,俱在朕一人!

    江山在手的豪情,从雍治天子的心中油然而生!但,他若是知道贾环此时心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估计要气的吐血。天子是把刀!

    看猴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刘公公成功的利用雍治天子对杨皇后的宠爱,断绝了建极殿大学士何朔的圣恩,摧毁何系。而贾环成功的利用天子要压制晋王、楚王的心思,干掉了晋王党。

    满朝的大臣都知道,贾环最先提出“明无夺嫡之争”,接着何大学士在天子面前表态,支持这个观点。自此,天子压制晋王、楚王的夺嫡之争。

    要注意,这不是贾环或者何大学士谏言成功,而是天子心中就是这样想的。

    当何大学士即将去职,无宰辅压制之时,晋王突然“展现”出这样强大的势力,雍治天子疑心重重。国朝制度,宰辅位在亲王之上。

    伪清康熙朝,九龙夺嫡。当满朝推举八爷为太子时,康麻子极其的震怒,直接说:八爷母亲地位低下,所以他不能继续皇位。后,复立前太子,压制八爷党。

    雍治天子的情况,与此类似。当武英殿中,代表朝廷大半部分实力的官员都在抨击贾环时,贾环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在晋王打掩护。这时,雍治天子如何不怒?

    他才四十五岁!

    而且,这是一种势。这一次是假的,下一次就可能是真的。他必需要打压。

    …

    …

    雍治天子看向殿外,冷哼一声。刘国忠在外面。

    他并没有在此时宣布对刘国忠的处罚。太监是天子家奴,他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其生死,没必要在群臣面前去说。刘太监为燕燕做事,这可以。若为晋王“谋主”,则不行。

    然后,雍治天子的目光再落在贾环身上。此刻,武英殿殿中,就剩下贾环还跪着。

    要说明一下,武英殿中,七八十名大臣,智商值不等。投胎投的好,和会读书,不代表政治水平高。

    但,有明眼人,看得出来,天子对贾环的感官不好。如成国公。从贾环举报开始,天子就没有让贾环起来说话。特别是在等待锦衣卫指挥使毛鲲的过程中。

    永昌公主是通过内幕消息,知道贾环这次结果不会很好,而成国公等人,通过殿中的细节,就可以推测出来。高下立判。

    雍治天子还没开口,通政使俞子澄忽而出列,奏道:“陛下,臣有事启奏。贾环心怀怨怼,今日在殿中举报晋王有党,固然属实。然臣以为其心叵测。离间君臣。请陛下将此人驱逐出京师。永不录用。”

    “啊…”

    武英殿中,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声。在如此高压的情况下,群臣的表现如此,由此可见对俞纳言这话的惊讶。

    够狠啊!

    这才是真真的杀招。混朝堂的都知道,指着鼻子骂杀头,基本都是吓唬人的。就想混混说:劳资弄死你。

    然而,俞纳言这个提议,完全是摸准天子的心思,对贾环进行绝杀。一个人的政治生命,他也是生命。贾环被迫辞官,但焉知没有复起的可能?

    要知道,贾环刚刚提出了解决“银贵谷贱”的方案,假设,卫尚书推荐他去户部做个郎中呢?而永不录用,就卡死了这道门。而且,这是可行的方案。

    但是,谁料到,竟然是通政使俞子澄出列,来完成这一记绝杀呢?按理说,不应该是宋天官吗?他和晋王来往的更密切些。

    俞子澄,一个隐藏的晋王党啊!

    “无耻!”费状元热血上头,出列,道:“陛下,贾环于国有功,有治事之才,朝廷如何不用?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他为本朝诗词名家,岂有因一诗而罪人的?君父考验他的心性,磨砺三五年,都是常事,但怎么能不用?”

    这话就说的比较巧妙了。很有语言艺术。到底是状元出身。

    俞子澄根本没和费敏政争辩,道:“陛下,贾环言道晋王有党,然而,他亦与何朔、许澄、梁锡等人结党。足见其人品低劣。这种人,才干越高,破坏力越强,如何能用?

    另,臣曾耳闻,与贾府过从甚密的原凤藻宫大太监陈赋言说,贾环说:当今天子,刻薄寡恩。何相于国有定鼎之功,竟因一妇人而罢其权。又说:当今天子喜好女色,数次晕倒在西苑,命不久矣。

    如此言语,不是心怀怨怼是什么?”

    “嚯!”

    武英殿中,轰然炸开。通政使俞子澄这料爆得够猛啊。按照这个说法,贾环死定了。

    别说什么,“银贵谷贱”的方案需要他谋划,也别说何朔,卫尚书,方宗师等人保护他,更不要提什么贾贵妃,贾府。就凭陈太监爆出来的话,贾环就死定了。

    雍治天子脸上毫无表情。这些话,他早就通过刘国忠的密奏得知。所以,贾环才会给他下中旨关到天牢中。所以,燕燕求情,他都不许。

    “你从何处得知?”

    通政使俞子澄道:“陛下,此事,陈太监府上,人人皆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7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7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