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贾环的感慨

推荐阅读: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宇宙霸业盖世仙尊下山虎点道为止绝地求生之写轮眼传奇道闯乾坤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

    一匹快马冲出皇城,顺着朝阳门大道径直外城东的荆园而去。片刻后,消息在荆园的北湖东畔院落中传开。然后,欢呼声沸腾!

    只要稍微熟悉朝政格局的人,都会明白楚王党此时的欢呼是为什么?

    在何大学士即将去职、贾环永不录用的情况下,朝中压制夺嫡的力量消退。枷锁被砸开。

    而此时,晋王实力大损:刘国忠、锦衣卫指挥使毛鲲、顺亲王、南安郡王。这些人是晋王的核心力量。全部被贾环的反击清扫一空。

    这对楚王,楚王身边的人来说,如何能不欢呼?夺嫡已然处在上风。

    韩秀才的小院中,楚王笑着吩咐身边的太监:“去拿酒来。”吩咐重新置酒。小院中的几名幕僚们各自写意的坐下来。案几陈列,酒菜飘香。

    罗子车容貌清奇,嘴角有一个黑痣,极其显眼。率先举杯,吹捧道:“学生祝殿下早日克定大局。入主东宫。”

    晋王大笑,举起精美的铜器酒樽,一口饮尽,道:“此皆韩先生坐山观虎斗的策略之功。”

    依旧坐在窗口边的韩谨,微微一笑,谦虚道:“这是殿下的天命。非我之功。”

    应付着场面上的话。心中,却是悠悠的长叹一口气。

    在武英殿议事时,朝廷中舆论爆发。大周日报被查封。对楚王党而言,目标是:朝廷禁止一条鞭法大周日报解封。楚王一直在鼓吹一条鞭法之害。若禁止,则楚王将赢得很高的政治声望。

    在贾环因卫尚书推荐进武英殿时,没有人看好贾环。他心里保持着胜利前夕,谨慎的乐观。

    他心中希望的理想目标是:贾环反击,和晋王党同归于尽。剩下的事情就好操作了。

    然而,此时,晋王党被横扫。但贾环全身而退。从天牢里出来,没有被问罪,这还不能算全身而退,什么算?别说什么永不录用的话。只要贾环还活着,以贾府的势力,权势,他的智慧,权谋,手腕可以发挥多大的能量?

    唉…

    韩谨看着精美、雅致的厅中,欢腾的众人,心里思绪万千,他其实更希望贾环获罪。这才是最完美的结果。

    刘公公看不起韩秀才,韩秀才同样看不起身为晋王谋主的刘公公。贾环曾经说过:实践出真知!他奉为圭皋。刘公公自宫进宫,在太监群体中算一个人物。但正如贾环说的:朝争你不行。一个长期搞宫斗的人,真的能理解朝争?他怕什么?

    但是,现在的结局是刘公公死,贾环活。令人遗憾!

    还真是贾环说的:可做可不做的好事,坚决做。可做可不做的坏事,坚决不做。刘公公要是不想着一劳永逸,干掉贾环,何至于中贾环的反间计?

    …

    …

    晋王府,摘星楼中,晋王将自己独自一人关在楼中。

    不久前和他一起等消息的顺亲王已经失魂落魄的离开,他的结局是:赐死。

    替罪羊。

    晋王双手抱头,痛苦的坐在书桌前,“刘国忠误我啊!”

    若非刘国忠执意要掀翻何系,那此时,他的地位,稳固如山。要知道,何大学士不喜欢他和楚王插手朝政。压制两人。固然,何大学士不待见他——他和太监、锦衣卫过从甚密。

    但,何大学士的品性,理学大家,必然是支持他的。在前太子死后,他是嫡长子啊!

    然而,这一切,都成了泡影。现在,他如何和楚王争?

    刘国忠当时是怎么说的?何朔固然会支持嫡长子继承制。但,天子命不久矣,若天子要立楚王呢?还是,要先成为太子,保持对楚王压倒性的优势,才是最保险的。然后…

    …

    …

    西苑中,商贵人目瞪口呆的等着太监回报来的消息。感觉心脏砰砰的都要跳出来。

    她异常的紧张。

    要知道,她以戏文诱导天子,并非是无意的。

    其实,进西苑这么久,她从来没见过贾贵妃。得天子宠爱,她心里复仇的心思淡了许多。吴家的人都已经死了,顺亲王被削爵。她一个弱女子还能如何?现在的生活,她很满意。

    当时,刘公公的一番话打动她:贵人出身顺亲王府中,由永昌公主进献给天子。这是贵人身上抹不掉的标签,若贾贵妃为皇后,贵人想过自己的将来没有?

    然而,现在呢?早知道贾环这么的厉害,她如何敢搀和进去?悔恨如潮,胆战心惊。

    …

    …

    在京城各处关注着武英殿中的结果时,贾府同样在关注着。一共有两条线路。

    第一条,是贾政动用贾府的门路。他会将消息传递到,贾府西路的贾母上房中。

    第二条,是无忧堂中,庞泽、乔如松、罗君子等人的渠道。他们在真理报待了一年多,于城中的消息颇有门路。

    实际上,庞士元等人的消息,还要先于贾政的消息。消息传到无忧堂的前院中,欢声雷动。

    庞泽、乔如松、罗君子、刘国山、柳逸尘、秦弘图、张四水、姚维、都弘、骆讲郎、公孙亮、纪澄俱是欢笑。

    庞泽很狂放的长笑道:“幸而我提前准备了佳酿。来人,去将那坛二十年的汾酒拿出来,今日,吾等痛饮。”

    接着,又派人传信去正房中。

    小丫鬟欢喜的在门口道:“奶奶,外头三爷的同学传消息进来,天子判三爷无罪。三爷已经出皇城。正往皇城而来。”

    宝钗还没回答,明亮的正厅内,兴奋、喜悦的声音骤然爆发出来,差点要将屋顶给掀翻。几个大丫鬟都喜的叫起来。黛、迎、探、惜、纨、云、琴、邢、苏、菱诸女莺莺燕燕,各具神态,相同的是,众美们都是笑容满面,喜不自胜。一时间,仿佛春回大地,姹紫嫣红!

    宝钗,令人赶紧往贾府后院中送信,报喜。一双美丽的杏眼,如蒙水雾。透过窗户,看着正东方,心里念一声:“阿弥陀佛!夫君,你终于平安无事。”

    …

    …

    贾环从西华门出紫禁城,穿过西苑,在太仆寺门前的街道上,已经得到消息的贾琏、贾蓉、贾蔷、贾芸、贾琮等人绕道到此,等着贾环。忙上前迎着。

    “环叔…”

    “环兄弟…”

    “三哥…”

    贾环走到这里来,腿脚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一一点头。先和方宗师道别。他就住在小时雍坊,天子赐的宅院中。邀请朱鸿飞一起去家中饮酒。

    见贾蓉将马车拉过来,贾环摆摆手,看看温和的春日,道:“骑马吧!”

    朝政大事,落定,虽然还有些手尾,但贾环的心中很放松。他想骑马而行。而不是躲在马车中。

    “好。”贾蓉一叠声的答应着,叫随行的小厮将马牵来。

    贾环翻身上马,一策马缰,正要前行,听得身后有人赶来、呼喊。众人等候着,是燕王宁淅、宁澄、宁恪、宁潇四人从皇宫中赶来。

    燕王宁淅心中激荡难言,弯腰行礼,哽咽的大声道:“学生为先生贺!”刘国忠必死,他母亲的仇,算报了。

    贾环骑在马上,温和的一笑,声音还有些虚弱,道:“子文,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未死,何必哭?”吟诵道:“王孙落魄,浮云生死,此身何惧?奋书生怒,教六军辟易。老魔小丑,岂堪一击!”

    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这大概是贾环对此次朝争的总结吧?令人心潮澎湃、起伏!豪情陡生!宁淅、宁澄、宁恪、宁潇,朱鸿飞,贾府众子弟。

    贾环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燕王在马前行礼。午后的阳光,在冬日的寒风里,沁染着这副画卷,人影在地。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何等重要的一幕。或许,多年以后,许多事情,都可以从这一幕中寻找到答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0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