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另一半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小雪落了又化。已是三天后。十月二十三日,武英殿发生的一幕幕大戏,已经落下帷幕。在很多人看来,或许只剩下一些朝堂人事,没有宣布。

    事情已经结束了。

    然而…

    西苑里,林间,墙角,花丛中,越发的清冷。太液池南,临湖的水云谢中,雍治天子上午从皇宫中回来,身姿娇小,火辣的独孤贵人陪着天子说话。

    独孤贵人一身贴身的绣花旗袍,乳挺腰细,玉容冰冷如霜,五官如若刀削般的立体、精致。这种冰与火的对立,构成她独有的神韵、风情。

    雍治天子欣赏着冬天的湖面。独孤贵人轻声道:“陛下,臣妾有一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雍治天子眼上有些黑眼圈,宫中几日,消耗不小。杨皇后正值佳龄,冰清玉润,知情识趣,堪称尤--物,令人爱怜。扭头,笑道:“你啊…,说说,什么事求朕?”

    独孤贵人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的道:“陛下,臣妾听到宫中一些不好的传闻。言说:陛下喜好女色,用药物助兴,数次晕倒在西苑,命不久矣。”

    刚才还懒洋洋坐着的雍治天子突然间,眼睛一扫,冷酷至极,独孤贵人给吓的跪在地上。任何男人给说这种事不行,都会极其的震怒,何况是事实?

    雍治天子,冷冷的问道:“哪里传的?”

    独孤贵人跪在地上,低着头,说:“臣妾不知。只是听闻商贵人与刘国忠有些来往。”心里,把贾环骂个半死。天子之威,将她吓的难受。

    独孤贵人出身独孤家族,与吴王妃是同族人。当日,贾环委托吴王妃送了她一万两银子和一句话:“贵人岂无意独宠西苑乎?”皇宫之中,杨皇后独宠。而西苑这边,则是她和商贵人分享天子的恩宠。其余,永昌公主进献的美人,不足为惧。

    雍治天子扫了独孤贵人一眼:他的后宫在争斗。但,他心里信了五六分。这句话和俞子澄在朝堂上说的,就差五个字:用药物助兴。据吴王审问、调查,刘国忠和俞子澄有些来往。

    知道他用了药物的人,除了御医,只有三个人:燕燕杨皇后、清儿独孤、凤儿商贵人。

    “你下去吧。”雍治天子将独孤贵人打发走,将水榭外随侍的太监总管许彦叫来,淡淡的吩咐道:“你去查一查。”

    一日后,在御书房中,雍治天子批着奏章。书房富丽堂皇,处处可见皇家气象。

    常见的读奏章的商贵人并不在此处。雍治天子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独坐在书案后,御笔批示。

    小太监、宫女们都离的远远的。似乎能感受到天子身上带着的冷意。大太监许彦将书房中的人都打发走,等了一会,见雍治天子放下一本奏章,走上前,轻声道:“陛下,查清楚了。证据指向刘国忠的一名义子晁胜。”

    虽然晁胜极力否认,但内务府中任职的某太监出自于咸福宫指证他。可信度很高。

    雍治天子点点头。

    当天晚上,被关押在内务府的刘国忠,以“泄露宫禁语”处死。商贵人,放逐冷宫。半年后,身死。

    …

    …

    十月二十三日武英殿的大戏落幕,余波袅袅。在朝政国策、人事部署即将公布的前夕,却突然出现些许的波澜,令不少人悚然而惊!

    比如,南安郡王府中,因南安郡王被罢官夺爵,时常在家而大骂贾环的南安太妃,在郡王府后宅,霍然收声。

    今年八月,贾府给贾母庆祝八十大寿,她还前往,见过贾府的三姑娘,心里还打算将其收尾干女儿。但,谁料到,贾环在武英殿上大骂她儿子,辱及先人。她如何不气?

    很多事情,不看过程看结果,贾皇子死了,贾环在武英殿上当着天子的面说:死于天命,无福承受。但,商贵人做了什么?这瞒不住人的。

    而南安郡王又做过什么?上书建言立贾贵妃为皇后,焉知贾环不会追究?

    跌坐在太师椅中的南安太妃,看着满屋子陪着她的女眷,心中,有些透心的凉意。

    ….

    ….

    顺亲王府,先有顺亲王削爵辅国公,接着又有顺亲王作为晋王的替罪羊被天子赐死。位于皇城西南角的顺亲王府,逐渐的没落下去。曾经的雍治朝第一亲王府,处在烟消云散的关头。

    顺亲王的孙子宁浮在外城西永昌公主府中,大骂贾环时,得知刘国忠被处死,一句话卡在喉咙里。

    这是,永昌公主府的一处偏厅,窗户都是用玻璃,在冬日中,显得窗明几亮。

    虽说是冬天,但永昌公主衣衫不多,水蓝色绸缎裹胸长裙,肩头搭配着皮毛坎肩。肌肤如牛奶般嫩滑,清新雅致的美少妇。随着她听闻宁浮变着花样痛骂贾环咯咯娇笑,时而春光乍泄。

    见宁浮的表现,永昌公主忍不住骂道:“废物!中看不中用。”十七岁的青年,火力还不错。她这几日一直亲近他。然而,心智却太差劲,太垃圾。

    她和贾环的关系亦不好。听人骂贾环,壮胆!要知道,太后死后,她和顺亲王走的近,进献美女给天子,固宠。现在,顺亲王已死,商贵人亦废。离死不远。她心底如何有安全感?

    宁浮浓眉大眼,皮囊很好的青年,这时,讪讪的一笑。不敢出声。

    贾环,是个狠角色。谁知道他怎么运作的?加速了刘国忠的死期,废掉了商贵人。他怕死。

    永昌公主,拍拍身下的熊皮,吩咐报信的仆妇,“去告诉驸马,我今晚回府歇息。”

    永昌驸马和贾府交好。

    ….

    …

    确切的说,前几日武英殿议事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各方,都只是猜测。在当日议事结束后,庆祝、兴奋的一些势力,真的会获利吗?

    “我看悬的很!”

    十一月初一,与萧梦祯交好的庶吉士罗华,带着酒菜,到都察院后面的监狱中,探视萧梦祯,如是说。因萧梦祯是翰苑清流,在都察院这样的清流衙门中,待遇还不错,单独在一个小院中。

    简陋的房间中,罗华与萧梦祯相对小酌。一口黄酒入喉,各自的心情不同。

    萧梦祯还是胖胖的,头发很乱,他被关的有些时日了。比贾环更早下狱。萧梦祯轻轻的一笑,咂了一口酒,道:“德辉,你看得很清楚啊!”

    商贵人被打入冷宫,和死有什么分别?其他各方会得利?恐怕没有那么好的事。

    比如:楚王党的白璋能进位大学士?比如,看戏的新勋贵集团旗手魏其候能拿下都督同知的位置?

    罗华心情有些复杂。按照当前的形势,作为李家的女婿李纹,他要和贾府走近。最近,贾政高升的呼声不小。据闻,可能升户部侍郎。其实,都知道这官是酬劳给贾环的。

    要依赖贾环推行银币等一些系列的制度。满朝,无人对此表示异议——政老爹由正四品学政升六部侍郎,相当于是官升两级。

    如此,金陵四大家:贾、王之争,可以休矣。王子腾还远在边塞。王家怎么顶得住六部侍郎的权威?李家作为贾府的姻亲,大理寺寺丞李守荣怎么选,还用问?

    然而,他看贾环不大顺眼啊!

    罗华叹道:“开之,你好像挺看的开。要知道,你犯了堵塞言路的忌讳,庙堂诸公,肯为你说话的很少。”

    何系已经毁了。贾环能有那么多的力量支持,还因为他有其他的身份:勋贵世家之子,老师,闻道书院团体的旗帜。萧开之,并不具备啊。

    萧梦祯洒脱的一笑,“不过是辞官而已。有什么?子玉来看过我,给我交过底:尽量为我争取一个好结果。但我不想让他太麻烦。我不后悔!

    德辉,我向贾子玉推荐过你。你日后,好好做官。勿忘初心。韩子恒,变了。”

    最后一句话,是他来京城之后,最深的体会。

    罗华愣了一下,点点头,长叹一口气。韩秀才坑朋友。萧开之真是个厚道人啊!

    …

    …

    十一月初,朝堂人事调整的第一步,落下。

    加武英殿华墨为文华殿大学士。以户部尚书卫弘为武英殿大学士,擢升户部左侍郎赵鹤龄为户部尚书。升贾政为通政司通政使正三品,九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