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西返、南返

推荐阅读: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龙珠之超级宗师诸天仙武足球之召唤千军生生不灭

    小雪融后不久就传出商贵人被打到冷宫的消息。满朝震动!

    贾环这段时间,一直在家中休息,释放着长久以来积累的压力、疲劳。陪着娇妻红颜,如花美眷,在这大观园,无忧堂的冬日美眷画卷中徜徉,或者逗一逗美妾、丫鬟们,享尽个中的温柔滋味。

    间中,贾环去都察院的监牢里探望了萧梦祯。朝争依然完结,何系大厦已倾,党羽消散。何大学士即将返乡;许侍郎被贬辽东;梁廷尉贬谪边疆;贾环永不录用。

    而萧梦祯还在监狱中,等待他未知的命运。这个残局,贾环自不能不管。

    萧梦祯担任真理报主编期间,压制大周日报不利。他与韩谨同时自黄州府而来,受黄州府知府尹言的赏识。庞泽曾经说过:萧胖子就是太念旧情。

    不过,萧梦祯后来在增收商税的问题上,立场坚定,因而被当时的势大的晋王党、宋系联手做掉:以堵塞言路的罪名,下狱。贾环想尽力给他争取一个好结果。但萧梦祯拒绝了。他决意辞官返乡。

    这让贾环在和大师兄公孙亮一起见过沐修在家的真理报主编魏原质时,还唏嘘不已。

    魏翰林在京城西有一间三进小院,他在偏厅中置酒,招待女婿和学生。

    席间谈起局势,贾环叹道:“萧开之知是非原则,有才华,可惜啊…”

    魏翰林冷笑道:“这有什么用?官场中本就黑暗无比。哪有净土?受点挫折就要返乡,能干成什么事?老夫在翰林院坐了十年的冷板凳,可曾辞官?”

    公孙亮一身水蓝色的长衫,丰神俊朗,很有些周郎风姿,心里腹诽:那是你老人家脾气太臭。不过,大师兄知道他老丈人对他不走仕途,挺有意见的,话没说出口。

    想想看,同一批的人物,山长张安博致仕前是正四品的佥都御史,田昌是从三品的都转盐运使。而魏翰林还是正七品的老翰林。差距有多大。

    公孙亮正想着,听魏翰林道:“像我这女婿,是既胸无大志,又不具备混官场的技能。不及子玉你多矣。”别人家的孩子好!

    被点名的大师兄苦笑不已。

    …

    …

    十一月初,朝廷人事任命第一波出来,卫尚书拜相,贾政升通政使。贾府上下一片欢腾。不过,无忧堂中的氛围,依旧平静。闻道书院的众同学都在收拾行李,准备西返闻道书院,读书、备考。

    自雍治十四年,贾环邀请众同学来京城协助他办报,已经一年多,回首往事,一幕幕惊心动魄。

    雍治十六年秋闱,大部分同学都要参加。十七年春闱大比。希望有更多的同学参加。书院的体系,此刻在朝堂中,太需要新鲜的血液补充。

    无忧堂壮丽、大气的花园中,寒风萧瑟。树木枯黄,原野遍冻。贾环、庞泽、公孙亮、罗君子、乔如松、卫阳、许英朗、纪鸣、纪澄众人漫步而行。

    冬日和熙的照在众人的身上。

    公孙亮一身白衫,人如其龙。别看魏翰林瞧不上他的女婿,但事实上,大师兄已经是整个闻道书院在学术上的领头人、旗帜。只是,他才二十四岁,想要成为名儒,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积累名望、地位。

    他未来的成就,比阳明子,朱熹等人,肯定不如,但可窥陆九渊、张载的地位,甚至,二程之位,未必不能。

    公孙亮看看一众师弟,同学,叹道:“子玉,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又到了大家分离的时候。就像当年乡试,会试后。同学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庞泽洒脱的道:“公孙师兄,我们都要回闻道书院潜心读书。再者,书院与京城不远。何必做儿女之态?”又笑:“其实,何相去职,于罗君子而言,算是好消息。”

    罗君子因誓言,非三鼎甲不仕,被大学士何朔所厌恶。雍治十四年春闱将会试中高居前列的罗向阳名次降低。

    罗向阳还是有些微胖的小胖子,苦笑着叹口气。心里下定决心,雍治十七年的春闱大比,定要取中前三。

    性子活泼的许英朗笑道:“罗君子之疾,不在科场,在佳人也!”

    一语说完,众人大笑。罗君子爱慕贾惜春之事,一干同学都知道。贾环昨日和罗向阳谈过惜春的情况。她和迎春一样。贾敬和贾赦都是死于雍治十三年。两位金钗都要守孝三年,方能出嫁。

    分别亦是笑语。

    雍治十五年十一月初六,从真理报被辞退的诸位同学,汇聚在贾环的无忧堂中,陆续的辞行,西返书院。

    …

    …

    十一月初七,贾环约了公孙亮,罗君子一起拜访小时雍坊中拜见方宗师。方宗师是他们三人乡试的坐师。拜访完之后,两人便准备启程西返。

    方府门前,门房,前院里都很热闹。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自京中大儒傅伯龙被斩之后,又有翰苑文话为助力,方宗师在文坛中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每年一届由翰苑文话举办的大周文学奖,是士林盛事。虽说是每年一届,但宁缺毋滥。创办以来,能得到公认的著作,不过是寥寥数本书。

    比如,闻道书院的四书讲义:书院讲义就得过一次。这是以贾环的笔记为蓝本,经由闻到书院的讲郎,沙巡抚,山长张安博数次修订的书本,通行于北地各大书院,县学、府学;南直隶国子监。

    贾环到方府不用通传,径直而入。经历,等待,闲话,会面后,方望留贾环小叙。

    午后的阳光隔着玻璃窗透进来,精致的小厅中,暖和,安静。方望一身灰袍,六十多岁的年纪,容貌清瘦,温和的笑看着贾环,这是他的得意弟子。

    当年他力排众议,在北直隶乡试中将以充场童生参考的贾环点中。而今,贾环果然没让他失望。

    “子玉,我预估年后就将南返金陵。”

    贾环微微有些吃惊,道:“方先生,你的书要修完了?”贾环的反应非常快。

    方望微笑着点头,道:“我自雍治十一年底进京修书,自此已是四年矣。修书之期在五六年间,去年录了一大批庶吉士,进度加快。子玉,你这次朝争,固然脱身,但是增收商税之事,可得罪了一大批人。既然,天子判你永不录用。你日后切莫过多的参与朝政。”

    关爱之心,溢于言表。

    贾环起身,感激的行礼,道:“先生放心,学生知道。”

    增收商税之事,确实很得罪人。但,大学士卫弘,绝不会真心实意的推行增收商税之事。卫中堂,这个人,有能臣的一面,亦有官僚的一面。

    贾环当日和他面谈时,他说的很透彻。他不可能像何大学士一样,推行改革,不顾自身,得罪一大批人。贾环给出的办法很简单:转移支付。

    如果,大周全国各地统一使用银币,那么,收购粮食所带来的亏空,可以通过其他的方面来弥补。比如:粮食在江南卖的贵,在湖广产粮地就便宜。

    只要手握货币,很容易拆东墙补西墙。将户部作为中央银行使用,很容易实现转移支付,收支平衡。

    所以,贾环的危险,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晋王党那么大的势力,贾环都只是反戈一击,就烟消云散。不涉及到实际利益,谁敢犯的着惹他?

    再者,政老爹当泥菩萨,那是本色演出。贾环根本不用操心。恐怕,他这个通政使,将是国朝有史以来,最没有存在感的九卿。贾环不会过多的卷入朝政。

    方宗师点点头,笑着伸个懒腰,吟道:“余北上四五年,身在樊笼里不久将返复得自然。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或命巾车,或棹孤舟。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看着潇洒,心无滞碍的方宗师,贾环心中,感慨无比。就像雍治九年,那个雨夜,山长他们高诵屈子的离骚: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读书人的志趣,各不同相同。

    而官场如围城,有的人削尖脑袋想进来,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想逃离。

    他心中羡慕,向往之。或许,他五十多岁时,亦当如此时的方宗师时,飘然返乡。

    周史记载:雍治十六年春,礼部尚书,天下文坛盟主方望献书于雍治天子。所撰皇周英华历时五载,计五十余人才与编撰。全书共三千卷,包罗万象,卷帙浩繁。记有文学、历史、农业、水利、商业、海贸、战争、工艺、诏诰﹑书判﹑表疏﹑碑志等。

    这是继帝周世祖时,,由三元宰相林季同编写的大周全书之后,又一辉煌巨著,尽显大周雍治朝的文治之盛。

    当然,后世对皇周英华所记载的关于康顺年间和雍治朝交替的史料,颇多异议。

    十六年春深,雍治天子加方望为太保正一品,赏赐无数,恩荣至极,送其南返金陵。

    稍后,真理报主编,皇周英华副总裁常务魏原质,因功升国子监祭酒。

    参与修书的翰林们,各有升迁。

    …

    …

    十一月初八冬至。初七下午,贾府的管事门往贾府的世交、好友各处散帖子。

    大理寺寺丞李守荣晚间时分,在家中,看着书桌上的请帖。冬至日,通政使贾政邀请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好友们聚宴。

    李守荣感慨的一笑。所谓的贾,王之争,可以休矣。摇摇铃,将老管家叫进来,“去和罗华说一声,明日随我去贾府赴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