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贾府冬至(上)

推荐阅读: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者世界大冒险红运当头北斗帝尊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天下第九生在唐人街娱乐之荒野食神

    初八冬至。在这一天,士大夫们朝参之后,便是放假,自由娱乐。邀人二三好友,乃是正常之事。但贾府的邀请,绝非平常。

    粗略点看,是贾府一扫贾皇子之死的颓气,庆祝贾政担任国朝九卿之一:通政使。

    而在明眼人看来,这是贾府要正式的确定其在四大家族中的领导者地位。

    史府,晚上时分,书房中,灯光点点。

    保龄侯史鼐的嫡次子史智看看还在沉思的叔父忠靖侯史鼎,再看看书桌上,由贾府子弟送来的请柬,道:“叔父,咱们明天真的要去吗?”这事一看手法,就是贾环干的。政老爷没有这个手段。他不大想去。上次去贾府认错,贾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忠靖侯史鼎摘下眼镜,看了史智一眼,叹口气,道:“能不去吗?怎么说你姑祖母还健在。”

    史智缩缩头。

    史鼎轻轻的叹口气。通政使啊!他大哥任四川左布政使,大概在他的表兄面前只是有个座位吧!

    …

    …

    王家。

    王子腾的长子王承嗣、王子腾的弟弟王子胜,王大舅的儿子、王熙凤的哥哥王仁,王子胜的次子王伟等人在商量着贾府的邀请:去还是不去?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亲戚相邀,贾家的目的很明显。然而,王家为什么要去贾府捧场呢?

    王承嗣皱着眉。

    王子胜扬着手臂,挥一挥,不满的嚷道:“他们这算什么?压我们王家一头?劳资不去。你们谁爱去,谁去。”

    王仁二五不着调,有样学样,冷哼道:“二叔不去,我也不去。受不了贾府那个鸟气。凭什么,他贾琏养外宅还有儿子,我妹妹的脸都丢到整个京城去了。”

    王家的小会议不欢而散。王承嗣刚回到住处,就给母亲打发丫鬟来叫过去。

    寒冬夜晚,在细节中透着富贵之气的房间中,温暖如春。何夫人坐在炕上,身边有两个中年仆妇。看看进来的儿子,问道:“商量的怎么样了?”

    王承嗣低头道:“二叔和大表兄他们都不想去。”

    何夫人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道:“你明天去一趟。”

    王承嗣应下来,“是,母亲。”出了正房,吹着夜风,心里长叹一口气。想当初,他母亲生日,姻亲来贺,何等的风光,而如今,却要向贾府低头。

    他父亲虽说手握兵权,五军都督府的同知,但远在边疆,要说权势、地位,未必比强过他姑父的通政使。

    唉…

    …

    …

    和四大家族相关的官宦人家,如吏部文选司郎中汤奇、大理寺寺丞李守荣、宇文锐并没有王、史家那么多纠结,派人回了请帖,答应明天中午过来吃酒。

    初八,天蒙蒙亮。距离贾府二里地的小院中,贾琏起身穿衣。

    尤二姐连忙起来,服侍着贾琏,问道:“二爷今天要去府里忙?”

    贾琏唇红齿白,穿着白色单衣,笑着捏捏尤二姐的脸蛋,“今儿在府里置酒,贺老爷升官。老太太那边也乐呵呵的。要给宝兄弟和薛家二姑娘的婚事定下来。环兄弟他把事儿都交给我了。你说我能不早去府里吗?”

    尤二姐噗嗤一笑,随即低头,有些心事,想了想,咬牙争取道:“二爷,奴家去不去府里,要不要名分都无所谓。可是,芦儿他…,你求求三叔。”

    贾琏坐着穿靴子,就笑,“这什么大事?我可是在顺天府都缴了罚银的。这可是官府认账。你就放心吧。”

    安抚了尤二姐一番,贾琏在清晨出门,返回荣国府。

    …

    …

    初八上午,贾府的前院中,便是热闹非凡。不断的有宾客前来,络绎不绝。

    不少人都是不请自来。比如:卫若兰、陈也俊、冯紫英、锦乡伯公子韩奇、西宁郡王之子,北城兵马指挥司指挥裘良、三等伯五军都督府佥事石光珠之子石友仁、马尚之子马伯宗,侯孝康之候翀。

    荣国府向南大厅的偏厅中,相比于贾府其他处,略显安静。贾环招待着永昌驸马林承凯。

    看着永昌驸马那张英俊的得和胡歌类似的帅脸,贾环都点恍惚的错觉,听着他说话。

    “贾世兄,永昌让我转述,绝不敢冒犯贵府。商贵人虽说是她进献至西苑,但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商贵人出身于顺亲王府。”

    贾环点点头,做个手势,道:“请公主放心,这情况我知道。不会误解。倒是累驸马专门跑一趟。”

    永昌驸马心里松口气,笑道:“贾世兄这话说的我很惭愧。不说为这事,就是为世叔升职,我亦来贵府讨杯酒吃。”

    贾环微微一笑。和永昌驸马客气了几句,送他出门,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摇摇头。林驸马家中是京师巨富。

    而永昌驸马一表人才,言谈上人情世故都通,但永昌公主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不守妇德。据闻最近和顺亲王的孙子打的火热。倒是令人奇怪的紧。

    …

    …

    和永昌驸马谈完,贾环没到向南大厅中走场面。今天贾府冬至日的聚宴的主角是政老爹。

    虽说是贾府召集四大家族聚宴,但四王八公集团中亲近贾府的力量都来捧场。比如西宁郡王的儿子。北静王亦将他的一名心腹幕僚派来祝贺。

    贾环从东跨院后,绕过原来三春居住的抱厦厅,从北出贾府,再进无忧堂。至后院里,到东厢房中见苏诗诗。

    今天,贾母要宣布薛宝琴和贾宝玉正式订婚,宝姐姐和林妹妹她们这会都在蘅芜苑中。

    “叮叮咚咚”的琴声,弹奏的十分悦耳。贾环听的出来,是一首鹧鸪天。走到门口,就见苏诗诗一身典雅、精美的白裙,正在屋中的案几边,坐着弹奏。神情投入。美人如画。

    二十二岁的美人,容貌清丽娴静,肌肤如雪。一双明眸清澈醉人,诗诗本来就属于眼睛很漂亮的美人。

    贾环倚在门口听着曲子,看着白衣如雪,身姿曼妙的佳人。体会着她内心的压力,婚后生活的闲适、轻快。纳妾的酒席,贾环今年年中的时候就摆了。阖府上下,都知道香菱和苏诗诗是他的妾室。

    所以,今天在贾府西路贾母上房中的消寒酒,苏诗诗也要参加。但,她其实和贾府众人不熟。这是她第二次出现在贾府的舞台上。估计,心中难免会有些紧张。

    第一次,是宝姐姐领着她去见贾母、王夫人。

    小丫头丹儿看到贾环来了,但见贾环摇头,便没出声,苏诗诗弹完一曲,抬起头,看向门口,莞尔一笑,声音若清溪流泉,道:“相公来了啊!”

    贾环微微一笑,走进屋中,牵着苏诗诗的手,在窗边的椅子坐下,抱着她,道:“诗诗,不用紧张,没事的。万事有我呢。哦,改天我带你戏园子里听戏。”

    荣国府南街,原赖家的住处,给贾环改成了一座戏园子。用于给贾府家仆的娱乐活动。这年代的人,都喜欢听戏。以昆曲为最。苏州,是全国最时尚的城市。苏样、昆曲,驰名天下。

    贾蔷自苏州府买来的龄官等十二个女孩子,贾府听从贾环的建议全部放出。除龄官嫁给贾蔷外,其余人等,都在戏园子中唱戏谋生。唱的还不错。

    除贾家的人外,其余人进入都要收费。但,贾府的戏园子都快要成为西城这里戏迷们的汇聚地。亦有其他的戏曲班子来登台。这种专业的戏院,正在成为市民生活的一种趋势。

    苏诗诗仰头靠在贾环的脖子,呵气如兰,轻笑道:“相公给林大家说的那个戏园子?好啊!”

    苏诗诗在金陵两年多,和林千薇关系极好。贾环当初调笑林千薇,说她要是登台唱戏,唱大青衣,保管红遍大江南北。

    贾环双手环着苏诗诗的纤腰。她一米六五的身材,比例极佳,修长而曼妙,以她擅长舞蹈的柔韧性,这个慵懒的姿势,给贾环很舒服的体验。贾环笑着点头,“嗯。”

    京城的事情,还没完。各项官职还没有彻底的落定。等事了之后,他就要去一趟金陵,接薇薇回京。

    两人正拥在一起说着话,贾环都要感叹此时要是夏天该多好。门外传来说话声,片刻后,就见李纨带着两个丫鬟素云、碧月进来。贾政升官。贾兰自是回来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