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丁香一样的姑娘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京城中的报纸,经过数年来的发展,优胜劣汰,已经有大小二十多家。最大的两家依旧是真理报,大周日报。全部受通政司右参议、真理报主编管辖。这是源自于雍治十四年,贾环在朝堂上的提议。

    而鉴于报纸在朝野、士林中的影响力日渐增大,朝堂内外已经有呼声,将审查报纸的决定权,交给通政使直辖。因为,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有很大的概率压不住报纸背后的权贵们。当然,现在是魏翰林为真理报主编。他的脾气,连大周日报都敢查封,谁敢撩拨他的虎须?

    二月二十三日,京中报社,除了真理报以外,所有报纸都报道了一则消息:前真理报主编,前翰林侍讲,前通政司右参议,天下闻名的诗词才子,贾环贾探花,以三万两银子的聘礼,纳妾一人。

    满城轰动!

    要知道,以当年天下第一名妓苏诗诗的美貌、名气、才华,她被人(贾环)从教坊司赎身,费用亦不过八千两。

    消息来源,确切可靠。追求林家女儿的,不仅仅有林家的好友,还有京中的一些人家。

    东庄镇的林老板,在京城中布匹、餐饮行业内的名声很大。咸亨商行的书生食府,就是交给她经营。外城东的聚宝盆,信丰街中就有一家书生食府。

    而布匹生意,是林家的老行当。她的规模做的比父辈更大。内务府采购,供奉大内的布匹,她一家,要占十分之一。相当的厉害。还有代理的贾府的碧雪膏生意。

    这样一位女子,娶回家做主妇,嫁妆几许?至少不会低于5千两银子。5千两银子,大约等于类似于后世的500万。这样丰厚的嫁妆,觊觎的人怎么会少?

    就算传言中,她很丑,时常以面纱示人,又如何?更别说,她打理生意的能力。

    简而言之,已然二十三岁,还未嫁的林芝韵,很抢手。她的婚事,定下来,给贾环做妾,各方面自是立即都知道消息。随后,在各种感慨、叹息声传开.

    普遍的观点是羡慕:贾府当前的权势啊!何况,贾探花那么年轻,不是老头子。

    雍治十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清明,宜婚嫁。

    小雨如烟。下午时分,林家的花轿和送亲的队伍自西城外而来,抬进无忧堂中。

    红楼原书第十六回,王熙凤口述薛姨妈将香菱嫁给薛蟠为妾的场景: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贾环在无忧堂的前院中置喜酒,宴请在京中的好友,以及贾府的子弟。

    一应待遇,和香菱、苏诗诗时大致差不多。热闹并不张扬。只不过,贾环去年年中纳两房美妾时,贾府、何系风雨飘摇。而今天,贾府中喜庆的氛围更浓。

    很多贾府来往的世家、勋贵子弟,不请自到。比如:王、史两家的子弟,李家的女婿罗华…

    无忧堂前院某院落中,正房和厢房摆了二十几桌酒。管家元伯安排着酒菜。

    …

    …

    无忧堂原来是汝阳侯府,足有一个半的贾府大。林芝韵的住处,宝钗安排在正房东面,黛玉院落更东的一处院落中。前院的喧闹,并未传来。

    幽静,精美、雅致的院落正房中,林芝韵给宝钗敬茶完,由丫鬟、仆妇们簇拥着回来,等在屋中。一身粉色绫罗长裙,凸显着她颀长的身姿,隆胸蜂腰,美态难言。

    此时约下午四点许,庭院外,春雨缠绵,点点滴滴落在石板上。屋中,红烛高照。映照着她面若桃花。

    贴身大丫鬟雨儿,十九岁的姑娘,约一米五五的样子,身段比例极好,黄金分割。穿着藕荷色的长裙,站在桌边,陪着自家姑娘说话。她算陪嫁的丫鬟。

    “姑娘,报纸上那些人真过份,净胡说八道呢。”

    “你理他们干什么?”林芝韵莞尔一笑,不在意的道。走到金丝楠木小桌边,玉指拈起一块抹茶绿豆糕,浅浅的咬一口,就着茶水,慢慢吃着。

    她今天些点紧张,加之昨晚没休息好,亦没有怎么吃东西。她二十二日上午接到哥哥的信,下午回京城。昨日,在家中准备,今天便出嫁。

    一切,似乎异常的仓促,但却又那样的自然、顺理成章。她心里很清楚,她嫁的不是贾府的权势。

    主仆俩正说着话,刻意的不去想心中的忐忑、不安、紧张、娇羞的情绪。就这样,嫁人了呢。

    这时,房门上响起几声轻敲声,“咚,咚。”雨儿还以为是贾府的丫鬟送东西来,扬声道:“进来吧。”随即,就见贾环推开门,穿着一身玉色的文士衫走进来。

    雨儿禁不住惊讶的张着小嘴,脱口而出:“啊…!贾公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算算时间,贾环应该还在外面吃酒。这才刚是春天黄昏时。

    雨儿娇小,伶俐,娇嫩,美艳。贾环好笑的道:“雨儿,你叫我什么来着?不怕我行家法么?”

    雨儿恍然的掩嘴。然后,低下头,嘟嘴。从今日起,她、姑娘和贾环的关系不同了。她是他的人了。她应该叫贾环“老爷”,在贾府里称三爷。

    见贾环进来,林芝韵本来还有些紧张的。给雨儿逗的一笑,起身,向贾环行一礼,道:“相公…”声音清脆悦耳,如珍珠落在玉盘上。只是,音量很小。如同蚊子般。

    林芝韵本以为她不会紧张,但,真正的“相公”两个字喊出口,顿然就想到现在的情况,关系的变化:她已经是他的妾室。清丽的容颜上,已见娇红。

    看着许久未见的佳人,贾环温和的笑一笑,径直走到她身前,温柔的拥她入怀。林芝韵的身高,比贾环要矮一些,约有166,显得高挑、婀娜。**挺腰细。

    “韵儿,让你久等了。”

    一句话,一语双关。让房间中的情绪、氛围,突然间,如同一坛美酒被揭开,香气醉人,浓烈的化不开。

    他确实让她等的太久了。不仅仅是现在,也不仅仅是近来三个月的纳妾程序。雍治十四年春,他已经表露出意愿,两情相悦,却到今日,两年后,才娶她入门。

    林芝韵感觉琴弦就这样,被轻轻的拨动,心中,苦尽甘来的感觉涌起,漂浮着,让她如在空中,情难自禁,道:“相公,我前日在东庄镇见到你的信,当时就哭了。”

    娇柔的轻语。第二次,再喊贾环相公,略显的自然些。将心中的情思,就此说出。都忘了她的丫鬟还在旁边。

    这句话,亦让贾环心情激荡难言,轻轻的抚着她的脸蛋,低唤道:“韵儿…”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这是大唐双龙传中,大魔王石之轩,在妻子碧秀心墓前说的话。于他而言,说尽他对林芝韵的情思、心路。

    雍治八年的初见,他便对她有着朦胧的好感。主动搭讪。我独自撑着油纸伞,徘徊在这悠长、悠长的雨巷,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

    自初见,这些年便这么过去了啊!一起经历了多少事?浮生如梦。若非,她当年故意化一个很惊悚的妆容,遮掩着她绝美的容颜。他的妻子,恐怕会是她啊!

    有太多的话,想说,应该说。贾环将雨儿打发到外面的暖阁,再回头,看着自己的美妾,那令人心颤的御姐容颜,突然觉得,语言实在有些多余。

    “韵儿,我们先休息。”

    “啊?”林芝韵没反应过来。不是,先应该说说话,再歇息吗?就感觉被贾环打横抱起来,仰头看着贾环的脸庞,心中,忽而,柔情涌动。缓缓的闭上,星辰一般迷人的眼睛。

    临绣床而御花颜。

    夜深。

    …

    …

    “韵儿,雨停了。”

    “嗯。”

    春夜里春寒阵阵。鸳鸯锦被中,贾环拥着林芝韵,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温凉。心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碧玉新破瓜,他怜惜的浅尝。等她将带血的白绢收起来。收拾好了,两人在这深夜里相拥着说话。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就这么随意的闲聊着。仿佛在宇宙的时空中漫步,不知身在何处,天地间只剩你我。

    然后,入睡。

    …

    …

    林芝韵新入贾府,第二天随宝钗到贾母、王夫人、赵姨娘等处走动。诸事忙了两三天,渐渐的忙完。

    贾环银币的事,已经布置的差不多,在等结果。在家中陪着林芝韵。情到浓时,再享美人温柔。

    这天下午,贾环正和林芝韵房中闲聊,说着过两日大家一起外出东庄镇踏青之事。如意带着小丫鬟过来,回道:“三爷,燕王和吴王世子来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892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892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