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雍治十六年的省亲

推荐阅读: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星武通神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超级特战兵王

    贾环从无忧堂出来,向南横穿荣国府北街,进到荣国府中。从望月居外直走,过东跨院、荣禧堂。

    走在贾府中路宽敞的甬道上。这里是贾府正中的区域。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喜庆的鞭炮味道。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节,在贾府中,便是在热闹、欢庆中,一天天的走过。

    贾环感慨的一笑。

    距离十月底的武英殿议事,已经过去两个月。他在京中送别了一位又一位的同僚,朋友,师长,彻底的赋闲在家中。雍治十六年的春天要来了。

    其实,仕途之事,有政老爹顶在通政使的位置上,贾府的局面,是稳固的。贾环心中并不着急。可以,静待雍治朝后期,逐渐的走向结束。

    当然,他得罪楚王得罪的有点深,最好是能帮晋王早点把太子的位置定下来。让强势的雍治天子,好好调教下他自己的儿子,磨一磨晋王的脾气、性情。这样,新皇登基后,贾府的日子才会好过,不会被莫名其妙的清算。

    当前的局面,夺嫡白热化的棋,才刚刚开始下。他需要做的,是旁观,等待时机。

    而在这些事情之前,他需要考虑的是刷刷雍治天子的好感,让其为他和林妹妹赐婚。岂能令如花美眷,在幽闺自怜?银币改革之事,他需要上心。

    还有,纳韵儿、薇薇的事,在年后都要一一解决掉。

    年前他还写信去江南,请薇薇考虑随山长一起来京。山长就任左都御史,年后就回自金陵北上。当然,若薇薇不来,他则将亲自前往江南接她来京。

    …

    …

    贾环心中思考、推敲着自己短期、中期、长期的计划,过向南大厅、仪门,到贾府前院区域,贾政的外书房中。

    外书房小院里,一排的小厮等候着,见贾环过来,正三三两两,小声笑谈的小厮们忙向行礼,“小的们见过三爷。”

    贾环一眼扫过去,贾政的长随顺儿;贾琏的小厮兴儿、隆儿、昭儿都在。贾环笑着点点头,进了政老爹的书房。

    政老爹的长随李十儿,欺上瞒下。在福建时,被白师爷用计除掉。现在,政老爹的长随换了一个忠厚老实的青年。

    外书房中,香炉内焚烧着檀香。贾政正喝着茶,坐在精美的乌木书案后,和贾琏说话。几名清客陪着。

    贾环进来,众人寒暄几句。清客们便告辞出来。将书房留给贾政等人说话。

    贾政抿一口茶,问道:“环哥儿,叫你过来,是问问你元妃省亲的事情准备的如何?”

    政老爹一贯是甩手掌柜,但元春已经省亲过一次。当日,阖府上下忙的鸡飞狗跳,哪里有如今这么清闲?都已经正月十一。宫中已经批复:正月十五省亲。

    贾环站在厅中,从容的道:“父亲,如今府里虽说恢复了些元气,有些铺子,公中帐上暂时有个几千两银子。但以如今的政治形势,实在不好铺张。”

    贾琏一阵无语。

    看环兄弟这话说的多漂亮。其实,就是能省则省。雍治十三年正月省亲,除去大观园中的用度,一晚上,府中就亏损近五千两银子。如今环兄弟当家,以他“朴实”的风格,怎肯在这上头邀买名声、面子。

    贾政微微沉吟,叹口气,道:“恐怕委屈了你大姐姐!”

    如今的政治形势,贾贵妃在宫中失宠。若是省亲搞得声势浩大,不大好。但若是冷冷清清,岂不是又寒了贾贵妃的心?难道,贾府不愿意她回来?

    贾环拱手一礼,劝道:“父亲,府中迎接大姐姐,贵在亲情,不在排场。外人若是因我贾府冷冷清清,不搞排场而讥笑,这有什么可在乎的?个中情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贾政想一想,点点头,道:“你安排吧。”

    贾环领命,又道:“父亲,如今京中大小报纸逐渐兴起。儿子打算以府中的名义,创办一份报纸。提前和父亲说一声。”

    楚王的大周日报,朝争结束,现在自是已经解禁。据闻,得到晋商的注资,日销售额已经达到1.5万份。堪称大报。

    舆论阵地,它就在那里。你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

    方宗师即将休书完成。魏翰林是常务的副总裁,势必会加官。而大学士华墨执政,也必然会换真理报主编的人选。贾环不得不未雨绸缪,办一份报纸。

    通政使家里办的报纸,当然不可能给右参议动用审查的权力查封。贾环在这一点上,有着先天优势。

    当然,他不是一个人。西南钱王胡炽答应“赞助”。当然,交换条件是,报纸上要讴歌一下西南齐总督的政绩。

    “嗯。”贾政对贾环做事,还是很放心的。并没有多问,径直同意下来。

    …

    …

    出了外书房的院落,走在贾府内的青石板路上,午后的阳光温暖。贾府内的喧哗,遥遥的在风中传来。仿佛有些近,又仿佛有些远。

    贾琏解释道:“环兄弟,老爷见问,我不得不说。”省亲接待的事情,都是贾琏负责。贾政见贾环之前,已经问过贾琏详情。

    贾环摆摆手,不在意的道:“搞铺张浪费,只是面子好看而已,于局势有何用?这次元妃省亲,随行的太监、宫女,都要打点到位。事情由琏二哥你负责。让蓉哥儿,蔷哥儿他们帮着做事。”

    贾琏赞同的点头,同时,心里松口气。又道:“环兄弟,去年府里的财务报表,账本,以及今年的计划,我叫人送到你屋里?”

    贾环一听,有点头疼,道:“行吧。”

    贾府自贾环掌权之后,管理的权力架构大有变动。还是,以管事处的几大管家,各处管事管理贾府的各种事务。设立工资级别、职位级别。挂钩相应的薪资、待遇、福利。如现代的公司制度。

    而设立纠风办,对各处权力的运行,进行监察,并接受检举。所以,贾环对贾府各处,包括外面的庄子,店铺,如同臂使。同时,纠风办设立各种档案,归纳来往的文书,以备查询。贾府外宅里面的管理体系,基本可以用文书来沟通、运行。

    但,相应的,贾环作为这套体系的顶点,一些个重要的文件,就需要他签字。

    贾环想一想,问贾琏,“琏二哥,吕承基返京没有?”

    贾琏禁不住笑道:“当然还没有。他至少得二月份,才会来京中。环兄弟,不要急。只要他到京城中,我立即和他见面,谈一谈,林家的那些生意。”

    贾环轻轻的点头。他在十一月份去林家吃了顿酒。回来,让贾琏去找吕承基谈一谈,结果才发现此人已经离京返乡山西。

    …

    …

    元妃省亲的具体细务,贾环放手不管。只等正月十五,和元春见面详谈,确定元春的想法,以及她的未来。

    晚间的寒风咻咻。

    明亮的餐厅中,长方形的餐桌边,贾环和妻妾们感叹着有电灯这种事物多好。黛玉,湘云、宝琴都在这里吃饭。

    湘云不信,拍手笑道:“环哥儿,你又胡扯呢。”

    正说笑着,贾环想起贾琏派人送来的一堆财务报表,道:“姐姐,府上的一些支出和收入以及预算,你代我批下。我实在是懒得管。”他得研究报纸和银币的事。宝姐姐出身皇商家庭。原来待字闺中时,就时常帮薛姨妈盘账。

    宝钗头戴金钗,步摇轻晃,在烛光中,明丽如雪,杏眼着贾环,轻笑着道:“夫君,我看着你那些新式账本,报表亦头疼的紧。你赶紧将林老板接进来,叫她帮你看。”

    其她美人儿都笑出声。贾环私下里很随和,这是大家的共识。宝姐姐带头打趣,她们自是不吝几声“嘲笑”。

    贾环苦笑着摇头。

    这倒成了纳韵儿的一个理由:找她帮忙处理商事、账务。其实,不是啊!韵儿已经二十三岁,他还能让她等多少年?

    …

    …

    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晚上七点,元春从宫中起行,往贾府而来。贾府有三年前的经验,自不会在正月十五的凌晨五点就在宁荣街上等着。不过是些面子功夫。

    到晚上八点许,元妃的车架到宁荣街。十对骑马的红衣太监打头而来,而后是一排排手持龙旌凤翣,雉羽夔头的太监、宫娥。其后才是元春的车架:八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个中,富贵,华丽的皇家气度,自不必再赘述一遍。即便是被天子冷落的贵妃,她还是贵妃。礼仪、制度都不会出差错。

    元春从荣国府正门直入,过荣禧堂,再进大观园,接受贾府内外人等朝贺。再坐马车到贾府西路贾母的正房叙家礼。

    屋中,贾母、王夫人、邢夫人、李纨、王熙凤、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在里头。

    庭院中,贾政、贾宝玉、贾环、贾兰几人站立着,等候元春召见。

    稍后,就听的里面哭声一片。

    月华如水。春寒料峭。贾环心中,长叹,难言。

    元春今年才多少岁?二十三四岁。将贾府的前途、重任抗在她柔弱的肩膀上。期间,贾皇子身死。如何能不哭啊?

    而他终究是没有让元春避免无子的命运。如何不叹?但,元春的性命,他一定会保住。贾府,欠她太多。

    这时,里面的宫女传话,“请贾环进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8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8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