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姐姐与弟弟

推荐阅读:基因武道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惊雷全球人的命运人道崛起亡灵祀药草供应商败家系统在花都

    腊月上旬,约下午一点许,阳光带着冬季的清寒。

    贾环带着如意、晴雯往南进入贾府垂花门内,顺着甬道到位于正房荣禧堂东侧东跨院隔壁的赵姨娘小院中。

    贾环有段时间没有来了。小巧的庭院中明显热闹了几许。进门就见几个小丫鬟和婆子在院中晒洗被子。阳光从槐树的树枝间隙中落下来。

    小鹊带着两个小丫鬟等在屋檐下的台阶处,见贾环三人进来,笑着迎过来,“三爷,姨奶奶吃过饭就等着的。”

    “嗯。”贾环笑着点点头,当先一步,往屋里走去。晴雯、如意、小鹊三人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相互顽笑。

    贾环前段时间推敲贾府里的人、事,倒是想起件事来。原书中小鹊给袭人报过信。从宝玉的角度来说,这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看,连你的丫鬟都不同意你的做法。

    而现在,贾环相信小鹊应该不会去给袭人报信、泄密。这是当前他在贾府里的地位使然。

    四人带着小丫鬟们进了堂屋,再穿过一个花厅。正忙着倒茶的小吉祥接着四人,拿着青花瓷壶跟着一起到赵姨娘的卧室中。

    赵姨娘正坐在塌椅上絮絮叨叨的和两个大丫鬟说话。身穿着妍丽的水仙花色绸缎衣衫,梳着桃心髻,带着几支银簪,很是体面的少妇模样。只是嘴里的话,让人哭笑不得。

    “我往日受那些毛崽子的气少了?那些黑了心肠的小娼妇,指着姨奶奶不认识东西,拿那下等的胭脂来哄我…”

    贾环心里笑着摇头,走进里屋,出声打断赵姨娘的话,“娘,我回来了。”

    “环哥儿,你这个孽障,可算回来了。”赵姨娘嘴里骂着,人却惊喜的从塌椅上站起来,走过来,拉着贾环的手,左右看个不停。嘴里一迭声的吩咐她的丫鬟:小鹊、小吉祥、春雨、夏荷倒茶、摆桌子、拿瓜果、干果、蜜饯给贾环吃。

    感受着赵姨娘的亲情,贾环心中微暖,苦笑一声,制止道:“娘,我吃过午饭过来的。叫小吉祥倒茶吧。”将欢喜的赵姨娘安抚在塌椅上坐着,贾环坐在楠木交椅上,和赵姨娘说着话。将婚事、去遵化、回京城在会同馆办事、今天回府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赵姨娘叹道:“唉,环哥儿,你现在越来越不像我儿子了。我都没想到有享福的这一天。”

    这话说的几个大丫鬟们都“噗嗤”笑起来。姨奶奶的意思是,她这么样个人,往日谁不踩几脚,压一头?怎么会有这样能干、聪明、厉害的儿子?

    小鹊笑道:“姨奶奶,三爷不是你儿子是谁的儿子啊?阖府里不知道多少姨奶奶眼红呢。”

    赵姨娘得意的笑起来。

    贾环莞尔一笑。他多少有点懂赵姨娘的心情:好日子来的太突然。她还有点不适应,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放眼打量着屋子,道:“娘,你这屋里的窗纱、帐子、衣柜、用度都换了新的?”

    赵姨娘道:“是二奶奶送来换的。我就都收下来。白送的,不要白不要”

    贾环微微一笑,喝着茶。赵姨娘是这个性子,白送的东西肯定要。他去遵化之前,和王熙凤算过总账。王熙凤转头来“讨好”赵姨娘是很正常的事情。赵姨娘作为贾政的宠妾,本来是可以享受到贾府的这些待遇。又问道:“这两个丫鬟也是凤嫂子调拨过来的?我看着院子里的人多了些。”

    小鹊笑着回答道:“是老太太给的。春雨、夏荷都是府里的二等丫鬟。现在屋里的月钱都是足额的发放。”说起月钱,脸上便洋溢起笑容来。

    贾府里的一等大丫鬟都是贾母、王夫人等人使唤。如鸳鸯、琥珀、金钏儿、彩霞等人,宝玉屋里的袭人是一等丫鬟,但“组织关系”还是挂在贾母屋里。月钱一两银子。

    像小鹊、晴雯、如意、小吉祥她们几个算二等丫鬟,领一吊钱。再次一等的小丫鬟领500月钱。再往下就是洒扫的小丫鬟。

    赵姨娘一个月一共要领4两4吊钱。2两月钱是姨娘的待遇,2两是贾环庶子少爷的待遇。迎春、探春、惜春她们都这个待遇。林黛玉的月钱是6两银子。4吊钱就是4个大丫鬟的月钱。

    贾环笑了笑,心里有数。

    小鹊又介绍了其他方面的待遇提升。赵姨娘屋里额外再添了2个使唤的婆子,4个洒扫的小丫鬟。难怪,贾环进来时,明显感觉这间小院中热闹了不少。

    正说话间,贾环的乳母张嬷嬷进来,赔笑着给众人见礼,“见过姨娘,见过三爷,见过几位姑娘。”姿态放的很低。

    贾环有一两年没见张嬷嬷了,她面相看起来有些老,淡淡的点点头。他对小贾环的乳母很不喜。雍治8年时,他还整治了张嬷嬷一回。

    张嬷嬷时常来赵姨娘这里走动。赵姨娘让丫鬟给她搬了个矮凳坐下,道:“嗳哟,张嬷嬷你这是来找环哥儿有事吧?”

    张嬷嬷呵呵笑着点头,讪笑着对贾环道:“三爷如今越发的出息。我们这些奴才心里也高兴。我大孙子今年有十二三岁,想求三爷恩典,赏他口饭吃。”

    张嬷嬷求贾环,晴雯、如意、小鹊几个丫鬟都不说话。赵姨娘喝着茶,看着张嬷嬷,她第一次听说这事。

    贾环就是一笑,本来要拒绝,又转念一想,道:“行。你明天让他到望月居里去找钱槐。”

    张嬷嬷千恩万谢的要磕头,又说着一箩筐好话。

    贾环摆摆手,“不用了。我娘这里,你每日来的勤一些,多走动走动。”张嬷嬷这样的人,也有些她的用处,可以给赵姨娘解闷、说话。至于张家的孙子是否可用,看能力吧。

    打发了张嬷嬷离开,贾环看看天色,预估着有三点多,起身道:“娘,我去三姐姐哪里坐一会,晚上过来你这里吃饭。”

    提起探春,赵姨娘冷哼一声,她和女儿探春关系不好,“环哥儿,你现在和她比我这个娘还要亲。”

    贾环笑一笑,并不介意,和赵姨娘说了一声,带着晴雯、如意离开。

    赵姨娘和探春的关系是个死扣。他即便地位提升,也是无法的。赵姨娘因为母爱愿意为他去死,但对探春的要求是,要探春给银子她花。这…

    他的三姐姐探春是何等出色的女子!容貌:顾盼神飞,见之忘俗。这是一般美女都无法达到的标准。才情:大观园的海棠社,就是她率先倡议。

    她给宝玉的花笺上写起诗社的句子:…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妹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

    这又是何等的大气、豪爽之语。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气。

    她的判词云:才自清明志自高。容貌、才情都是一时之选。在贾府内,诨号“玫瑰花”。让人又喜欢又不敢惹她。怕玫瑰花刺扎手。

    但她摊上这么个娘,也是难受。

    就这样吧!

    …

    …

    贾环从赵姨娘的小院后出来,走几步就是东跨院后的抱厦厅。三春现在住在这里。

    就在贾环前往三春的住处之时。李纨服侍贾母、王夫人等人吃饭毕,回来休息,打发了和如意关系很好的大丫鬟素云送腊八粥到贾环的望月居,看他在不在家?

    她午饭前在贾母处听得贾环要负责族学,就想着和贾环说一声贾兰的学业。

    贾环带着两个大丫鬟出门了。望月居里的一个小丫鬟接待了素云,“素云姐姐,三爷带着晴雯姐姐、如意姐姐去姨奶奶和三姑娘那里去了。”

    素云听了,回来给李纨说了一声。

    李纨沉吟着轻笑,“我知道了。”倒是她急了。想来,环兄弟还是要先去看他的娘、姐姐。她等两天再去找环兄弟才是。

    李纨想了想,道:“素云,你打发人去给东府的蓉大奶奶说一声环兄弟要负责族学的事情。”

    素云应着,重新出去。

    …

    …

    东跨院后的三间抱厦厅正门对着甬道,屋舍与贾府的花园、院落、回廊相连。面积并不宽敞,住进迎春、探春、惜春带几个丫鬟、婆子刚好。

    贾环顺着回廊直接先进的是迎春的房间,正好迎春、探春、惜春在屋子里聚着下棋。大丫鬟们司棋、绣橘、侍书、翠墨、入画、彩屏几个在一旁候着。

    冬日幽静,阳光从窗栏处透进来。空气中带着几许女儿们的香气。丫鬟们穿红着绿,姑娘们气质各异,若花园般,姹紫嫣红。

    贾环带着寒气走进来,司棋、绣橘两个迎春房里的大丫鬟忙迎过来,“三爷来了呢。”

    一屋子丫鬟都是笑着见礼。这时不同于几个时辰前在老太太屋里。这会儿要轻松的得多。

    探春穿着见青色的棉袄,正在和迎春下棋,笑着将棋子放下,“三弟弟见过姨娘了?”她知道贾环来找她说话的。

    迎春和惜春两人站起来,“三弟弟、环三哥。”贾环送了迎春一卷射雕的手抄本,送了惜春一卷精美的木雕版佛经。关系处的挺融洽的。但贾环毕竟是在贾府内时间短,而且地位高,迎春和惜春两人还是站起来。

    贾环微笑着摆手,道:“二姐姐和四妹妹不用客气。讲虚礼,倒是生分了。”

    说笑了几句,贾环坐着喝了半杯茶,问着三春这一两个月在贾府的情况、趣事。笑道:“三姐姐,怎么,你们没跟着宝姐姐、林姐姐她们一起顽?”

    迎春温柔的浅笑,低头喝茶。惜春俏丽的小脸上则是敛着笑。

    探春微微一笑,解释道:“宝姐姐家去准备你明晚的晚宴。宝二哥和林姐姐在她屋里说话。我和二姐姐、四妹妹自然回来了。”

    贾环笑着喝茶。

    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分为三个阶段:初恋、热恋、成熟。以林如海之死为分界线,之前,则是互有好感,是为初恋。两人在这个阶段,相互试探、磨合,经常吵架、拌嘴,关系时好时坏。

    林黛玉红楼十一年冬奔父丧回贾府,全书红楼十二年修建大观园一笔带过,到十三年大观园修建完成后,黛玉即与宝玉是热恋状态。以宝玉挨打,第三十二回,诉肺腑为两人感情的成熟标志。

    迎春、探春、惜春笑宝玉、黛玉间的事情。大约是和初中时,看到同学里有一对时,大家私下里说笑着的感觉。贾环理解这种感觉,因而笑起来。

    不过,贾环心里是觉得,宝玉绝非黛玉的良配。就像所有的人孩童时学走路都会摔跤一样。男孩和女孩,谈恋爱,基本也要经历初恋、热恋、成熟等阶段。

    但林黛玉的病,多半是哭出来的。这其中有她自伤身世的原因,也和她担忧自己的爱情没有结果有关。宝玉是要负责任的。

    宝玉和黛玉试探来试探去,迟迟没有山盟海誓之语。等定下来之后,宝玉又不筹备、左右自己的婚事,只会被动的等待。连黛玉的丫鬟紫鹃都知道劝黛玉,趁贾母活着时将婚事定下来。偏偏宝玉一句不提。

    这…!

    不是个男人啊,废物点心。真是:纵生的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谁家姑娘要是对他托付终身,那真是被坑到家。

    贾环脑子里的思绪一闪即过,再说笑一会,探春让惜春帮她接着下棋,和贾环到隔壁小厅里说话。

    身材高大的司棋看着贾环的背影,对身边的几个大丫鬟叹口气,“唉,”对侍书、翠墨道:“我家姑娘怎么没有这样个弟弟?你家姑娘本来就很厉害了。”

    侍书、入画、如意几人都咯咯娇笑起来。

    晴雯的嘴一向很利索,娇俏的笑道:“我家三爷不也是二姑娘的弟弟吗?三爷都说了,让你有事找他啊。”

    司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赶明儿我去求三爷,你可别帮我拦在外面。”

    惜春的大丫鬟入画补一句,“晴雯,我也是呢。”她家姑娘老想着去出家。希望有三爷护着,能打消她的念头吧!

    晴雯美丽的大眼睛斜着两人,抿着嘴娇笑,道:“合着在你们眼里,三爷是好人,我是坏人啊。”

    ….

    …

    几个丫鬟说笑的时候,贾环和探春在小厅的窗前说着话。冷意从窗外透进来,令人神清气爽。

    贾环轻声道:“三姐姐,我去遵化和山长详谈了一晚,我已经决定留下来。”

    探春就笑起来,看着贾环,轻轻的点一点头,“嗯。”

    贾环也笑起来。他和探春都是极其聪明的人。只说一句,千言万语都汇聚在其中。

    探春沉吟着道:“三弟弟,我听说族学里很乱,乌烟瘴气。你怎么选择去负责族学呢?”她中午回来就在思考这件事情,为她弟弟筹划。

    贾环的手指轻轻的敲着精美的木窗栏,眺望着天空中的白云,自信的道:“三姐姐,族学会成为我的基本盘。”

    这一刻,贾环心中笃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