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族学(下)--专治各种不服

推荐阅读:娱乐圈刑警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

    冬日已经掠过屋檐、树梢。贾环带着长随钱槐、蒋兴、张三从荣国府北街拐向角门街,再沿荣国府南街直走,折向一条巷子,往前数百米,抵达族学。

    胡小四早等在族学门口。将贾代儒的话给贾环回了。贾环点点头,带着长随进了族学。

    贾家的族学是由几间黑瓦青砖屋舍组成的院落。进门是一处庭院,种着两颗槐树。冬季时分,树枝光秃秃的。

    充当教室的瓦屋中有些嘈杂,充斥着各种声音,仿佛菜市场。

    “环三爷要来管族学的事情,你们知道吗?”

    “知道。谁不知道?他吃饱了撑着,到族学里来做什么?”

    “就是。我们要他管?你们是没听说他读书的劲头,听说几个月都没出荣国府的门。啧啧。”

    “吓,你那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据说环三爷在那什么捞子书院读书时时常卯时就起床读书。我的天哪,谁受的这样。”

    “哈哈,蔷二爷,东府那边的人都奉承着环三爷。他人怎么样?”

    “哼,你们都老实些就是。那是个脸冷手黑的货。”

    “哈哈。哈哈!”

    教室外,钱槐的脸色变的不好看,“三爷…”他很有点“主辱奴死”的觉悟。今天早上来望月居报道,张嬷嬷的长孙,姑且称之为张三十三岁的青年浓眉大脸,穿着打着补丁的夹袄,看着钱槐,跃跃欲试。就等他说话。

    贾环摆摆手,并不着急进讲堂,沿着回廊将族学看了一圈。教室左侧设有塾师的休息室,供奉着至圣先师画像的斗室,放着桌椅板凳等物的杂物室。教室后面则是个小花园,设有水井、厨房、厕所。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贾环从走廊处转回来时,就见贾琮从教室里出来。贾琮惊喜的道:“三哥,你来了。”

    贾琮喊这一嗓子,讲堂里发出一阵哗然的声音,伴随着各种椅子挪动、孩童惊慌的声音,随即由热闹的菜市场变成鸦雀无声的课堂。

    贾环笑着拍拍贾琮的肩膀,贾琮小他一岁,个头比他矮些,“琮哥儿,你出来干吗?”他昨天下午去见贾赦的时候,提了一句,让贾琮过来族学上学。

    自他的业师林举人回福--建后,贾府内便再没有西席。贾兰、贾宝玉要读书也只能来族学。

    贾琮笑道:“三哥,我出来上厕所。”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让贾琮先去,他则是推开讲堂的门,带着寒凤走了进去。

    …

    …

    教室中宽敞,坐着有近三十名学生,各自坐在课桌前,课桌上摆着笔墨纸砚,书本。两张课桌并排在一起,依次陈列开。与一年级的教室类似。

    学生中有的年纪大,有的年纪小,有的继承贾府的基因容貌俊俏,有的则是平实无奇。有的衣裳鲜艳,有的衣衫寒酸。

    贾环走到正前方摆放的塾师案几后,站立着,眼神巡视着贾家的子弟。有的人眼神带着审视、对抗、不屑,如贾蔷、金荣等人;有的人乖巧、尊敬。如贾兰、贾菌等人。

    贾环脸色平静的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教室里的贾家子弟炸开了窝,“在我眼中,你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垃圾!”

    他并不是在搞军训、户外拓展时激励士气什么的!这是他的心里话。贾家族学的这些子弟,大部分都是寄生虫,废物。没几个认真读书的。都是来混吃混喝混日子。什么金荣、香怜、玉爱之流的,更是只会搞--基。这些人没几个配的上“读书人”这三个字。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族学的。他想要的族学是需要能够产生人才来支撑他在贾府内的权势、地位的基地、基本盘。他将按照他的意愿来改造族学。

    这是他主导贾府的开端。第一步。

    底下顿时群情汹涌,各种声音组合的声浪涌来。金荣带头不满的叫道:“环三爷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看不起人,你别来啊!”

    “就是啊。”

    “你环三爷金贵,我们是垃圾。你别和我们混在一起啊。”

    贾环哂笑一声,摆摆手,制止要进来的钱槐、张三、蒋兴三人,朗声道:“不服气?好!我就喜欢有志气的人。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能把三字经给我一字不差的默写出来?”

    教室里汹涌的声浪顿时小了些。

    贾环讥讽道:“三字经是最基本的启蒙课程,你们在族学里读了有两年以上的人不少吧?连这都不会,你们还有脸说自己不是废物?兰哥儿,背给他们听。”

    教室里静下来。贾环说的事实。

    贾兰穿着整齐的衣衫,当即站起来,先向贾环行礼,再道:“是,三叔。”说着便开口背起来,“人之初,性本善…”

    贾兰背诵的时候,金荣等人一脸的不以为然。这时,贾瑞办完事,气喘吁吁的赶到族学中来。

    贾环让贾兰停下来,表扬道:“背的好,兰哥儿。”再正式宣布道:“从今天起,族学由我来负责。我现在公布新的学规。第一,不准迟到早退。第二,不准赌钱。”

    贾环的话音刚落,一名十五六岁的子弟嗤笑道:“三爷,您管得也太宽了。我在外面赌钱碍着你什么事?”

    贾环笑一笑,淡淡的道:“胡小四,把他给我拖出打二十大板,撵出族学。”

    “是,三爷。”胡小四和钱槐两个扑进来,将连通在一起反抗的三名贾家子弟捆起来,拖到庭院里,在槐树下的石板路上,打的鬼哭狼嚎。

    坐在教室中的贾蔷心中极度无语。这三个是贾府里的近支。以为贾环不敢动他们。但这脑袋里都是灌了水的。贾环明显要立威。还巴巴的送上门。

    教室里的贾府子弟噤若寒蝉,心中发凉。环三爷果然脸冷手黑。这二十板子下去,怕是要一个月起不了床。再者,撵出族学,谁受的了?族学这里有茶有饭,读书又轻省,家里要省多少嚼用?

    贾环看了下面的学童一眼,继续道:“第三,尊师重道,同学友爱。第四,禁偷盗抢掠,但凡有作奸犯科之辈,一律开除。第五,不准男风。发一起,处理一起。第六,族学一月一考,分级考试,考试不及格者,开除族学。”

    贾环说第五条规定时,教室里想起吃吃的笑声。这事,宝二爷都要沾点边。去年和秦钟的事,还挨了政老爷的大。据说就是眼前这位爷告的状。而等贾环说出第六条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哀嚎,“啊….”教室里变得杂乱不堪。但摄于贾环刚才凌厉的手段,没有一个人敢当出头鸟质问他。

    贾环并不管下面的贾家子弟怎么想,接着道:“现在所有人把三字经默写一遍。默写不过关的,领戒尺二十下。”

    下面又是哀嚎声遍地。很多人都默写不下来的。金荣对贾瑞使了个眼色,民心可用啊。

    贾瑞点点头。他其实早得了薛蟠的吩咐,要在今天课堂上给贾环难堪。本来以为他爷爷回阻止贾环来族学的,哪里知道今早会那样?薛蟠吩咐的事情,他自是不敢在爷爷面前吐露半点口风。

    金荣道:“三爷,我肚子疼要去上厕所。”

    一人跟着金荣后面道:“三爷,我今天毛笔坏了,想去买一支来。”

    又一人道:“三爷,我今天没带竹纸,不知道能否发一刀竹纸给我。”紧跟着有六人向贾环报告出了各种问题。

    贾蔷心里笑一声,“这才像话啊!硬抗谁惹得起贾环?要来软的。”刚才那几个真是太无脑。

    贾环正在书案边磨墨,他准备将刚才的学规都写出来贴在墙壁上,斜了九人一眼,淡然的道:“去吧,不用再回来了。”

    金荣应了一声,“诶”,随即就发现不对劲,刚站起来就僵硬在原地,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淡去。

    “噗嗤…”贾琮、贾兰、贾菌几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就这样的货色,也敢威胁三叔?知不知道三叔当年府里时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局面啊?

    金荣九人懵逼了。谁也不肯带头出去。环三爷是说:不用再回来了。谁敢试试真假?

    贾环磨好墨,瞟了几人一眼,催促道:“都有事情就赶紧走,磨叽什么?”

    金荣欲哭无泪,求助的看向贾瑞。他现在没有完成薛大爷的交待吃酒的想法,现在是要考虑怎么过关的事情了啊。

    贾瑞干笑几声,站起来向贾环行礼,“三爷,他们几个是瞎闹,您别生气。”说着,训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坐下来默写三字经。”

    贾环厌恶的冷哼一声,打断贾瑞的话,“不必了。你们九个现在被开除了。自己滚!。还有你,贾瑞,从今以后,学堂里的事跟你无关。你月底考试不及格,不要怪我不给太爷面子。”

    贾瑞讪讪的笑了笑,“是,是。”忙坐下来。对金荣等人的眼神视而不见。实在是爱莫能助。死道友不死贫道。

    片刻后,金荣九人哭丧着脸离开族学。

    贾蔷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贾环上任第一天就赶走了12名学生。族学里学生去了快一半。真是手黑啊。

    他想了想,将心里的想法收起来,老老实实的默写三字经。然后,老老实实的到前面书案边挨打。

    贾环自是不会亲自动手,写了学规,写了族学招生的告示。由他监督,长随张三拿着戒尺打。

    …

    ...

    族学中发生的一切,在午饭前后,像一阵风一样传遍宁荣街。贾环一个上午驱逐12人,这很难不成为新闻。贾家除了宁、荣两府的人,现在都对环三爷有了一个最直接的印象:手黑。这一次不是传言,而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

    荣国府中,贾宝玉和黛玉两人在贾母处吃过午饭,听到袭人、紫鹃过来说的消息。

    贾宝玉一阵无语,半响,对黛玉道:“薛大哥人呢?”

    黛玉禁不住掩嘴吃吃娇笑。这是什么话呢。还真想看环哥儿和宝姐姐反目成仇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0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