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蒹葭

推荐阅读:校园逍遥高手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

    贾蔷是希望由荣国府给贾环一个难堪。但第二天上午,贾环亲自到荣国府内的管事处协调时,赖大、林之孝、单大良、吴新登、张才五大管家俱是承诺放人。

    贾环笑一笑,带着长随钱槐、张三等人去族学。

    贾府主管外事负责人有三个:贾赦、贾政、贾琏。其中政老爹是万事不管。贾环预估贾琏不会因为这点子小事和他作对。对贾赦,贾环是没底的。但贾赦竟然没有阻拦,他准备的后手完全用不上。

    赖大等管家从利益上来说,肯定是想阻拦的。但是,他搞定宁国府那边之后,荣国府这边的管家如果敢拦,多半是要贾府的人戳脊梁骨的。这是阻人前程嘛!

    上午时分,寒风凛冽。贾环抵达族学后,先安排贾兰、贾琮教授族中子弟三字经、千字文,补习基础功课。这种蒙童课业他实在没有兴趣教授。贾代儒完全就是在族学混日子,贾家这帮子弟的功课其烂无比。贾家竟然号称“诗书翰墨”之族,这不要脸简直是到了一定的境界。

    腊月底放年学前,他要分级考核。淘汰末位三人。

    这几天,经过贾琮、贾菌、钱槐、胡小四等人在宁荣街上贾家各房里的宣传,贾家子弟来了二十多个,都是没钱给贾代儒送银子的子弟。听钱槐说,年后还会有人来。

    安排好贾家子弟这边,贾环到旁边的青瓦屋中整理家生子的子弟们。家生子属于贾家的私产,奴隶,即便识字,也不能参加科举。所以,贾环并不打算教授他们八股文。而是计划在启蒙课业外,教论语学习做人,再教一部诗经陶冶情操即可。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的源头。国朝大型的祭祀或者典礼中,都要吟唱诗经中的句子。比如:举人考试后的鹿鸣宴,就是要唱“呦呦鹿鸣,食野之萍”的诗句。

    贾环的本经正好也是诗经,以他能过科举强地北直隶乡试的水准,教授起来自是毫无压力。

    贾环走进教室中,站到正前方的中间。正聚成几个圈子围着钱槐、胡小四、蒋兴三人吹牛,或坐,或站着的四十多名奴仆子弟都是嚯的站直,纷纷跪地向贾环行礼,口中叫道:“奴才见过三爷!”

    贾环皱皱眉头,做个手势,朗声道:“都起来。从今以后,见到我不准用跪礼。再来一遍。”

    一个只知道跪在地上的人,是不能担当大任的。他要的是精英管事团队,不是服侍主子的奴仆团队。

    四十多名家生子,年纪小的只有六岁多,年纪大的刚好卡在二十出头的年纪上,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再各自弯腰向贾环行礼,“奴才见过三爷!”

    贾环再次伸手示意,“都免礼。等几天,所有人都到齐,我们举行贾府第一期管理培训班开班典礼。”

    黄埔军校,当年前四期的精英们戎马征战,立下赫赫战功。他不要求这批人有这样的水平、素质,但是至少要帮助他横扫贾府,掌握贾府的权力。甚至扩张贾府的商业业务,对外拼杀。

    家生子们不明所以。站在队伍中的一名马脸少年安静的听着环三爷的讲解培训班要培训的事宜。心中发誓要混个出人头地来。他的名字将很快被同学熟知:江兴生。

    贾环先挑选识字的人,再接着点人数、分组、编队,指定各组负责人。安排打扫卫生,搬课桌椅子进来。一起在族学里吃过午饭后,正忙着时,留守在望月居的长随归趣过来回报,“三爷,有客人来见你。他们说是你在闻道书院的同学。”

    贾环一听,当即高兴的笑起来,是叶先生和都弘派来的人到了。帮手来了。“走,回家里去。”

    …

    …

    望月居的外书房中,窗明几亮,陈设雅致。书房中,久别重逢的笑声阵阵。小厮奉了茶进来,一一分送给坐在梨木椅中的几人。

    大师兄公孙亮一身白衣,丰神俊朗,气质温润如玉。中举之后,身上多了些意气风发,一扫往日的内敛、沉郁。喝了口茶,笑着道:“贾师弟,你这日子逍遥啊!”

    公孙亮九月份回密云县,待到十二月初才返回书院一趟,听闻叶先生说贾环来信,便来京城中。他正好要拜见恩师张安博。

    贾环就是一笑,“大师兄笑我不是?文谦家里不比我这里差。”

    同来的许英朗、柳逸尘、张四水都是笑起来。许英朗道:“子玉这是黑我啊。”

    许英朗前些日子就回了闻道书院。正好快到年底,听闻贾环要给族学请一位塾师代课一段时间,就自告奋勇的来了。而柳逸尘、张四水则是来帮贾环管理培训班的。

    几人都是大笑。

    贾环问柳逸尘:“咸亨商行正在忙着研制烧瓷器的事情,你怎么又空来我这里帮忙?”柳逸尘是咸亨商行的“三巨头”之一。

    柳逸尘家里世代在大兴县当吏员,本身童子试三关中的第二关府试未过,这时笑笑,“院首,我还是想在你身边做事。都弘、姚纬他们两个顶的住。”

    他看得分明,咸亨商行的前途,很有可能只是局限在书院。如果要谋求更大的发展,跟在贾环身边是最好的方式。至于读书,他不想再读了。

    贾环沉吟了片刻,目光投向张四水,“四水,你呢?”张四水在救灾中是立了大功的,性格沉毅、勇猛,一直跟在他身边。他对张四水很亲厚。

    张四水朴实的笑笑,“贾兄,我看我自己也不像是读书的料子,跟着你做事来的痛快。我们出来的时候,纪澄那小子也想来,又担心你骂他,最终没敢来。”

    贾环笑着摇摇头,“那小子…,总算明白点事理。”接着,欢迎道:“你们能到我这里来,我欢迎至极!你们俩就住在我这里。具体的事务,我们明天再谈。”

    在国朝,读书科举这条路是最快、最好提升自己地位的办法,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不能强求。其实,书院这些同学错过了最佳进学时机啊!北直隶提学副使沙提学已经卸任。若是能在雍治八年过府试,最后一关院试预估不难。

    而随着山长的官越做越大,北直隶新任的提学官只怕会选择敌对派系的官员。否则,庙堂诸公难道眼看看着山长的势力滚雪球般壮大吗?

    许英朗性子开朗、活泼,开玩笑道:“子玉这是什么道理?你安排他们俩住你这里,要我住在自己家里当塾师啊?”

    贾环笑道:“你要住我这里,我当然欢迎啊。”许府就在城西,距离四时坊不是很远。许英朗肯定是住自己家里更舒服。以他秀才的功名,教授贾家那些子弟的学问足够了。

    众人都是大笑。

    说笑着提起大家到京城中来还没有去拜访山长,便由贾环带路,前往山长位于大时雍坊的新居拜访。

    山长到京城之后原本住在驿站中。领了新的差遣后,自是离开驿站。世兄张承剑手中有一笔银子,再加上人情往来,在京城内城中置办一套小院足矣。

    贾环和张承剑私交很好,连他的小妾都见过。他买下住宅后派了仆人来给贾环送信,告知地址。

    离开望月居时,贾环去后院里换了一套衣衫,提笔给宝姐姐写了一封信,让晴雯送过去。他这些天有点忙,没去见她。不过许英朗、柳逸尘、张四水三人的到来,他马上就回空闲下来。

    互有好感,不代表人家姑娘是你女朋友。是女朋友不代表她最终会是你的妻子。

    他很愿意和宝姐姐保持着联系、互动,将这份纯洁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

    …

    …

    下午时分,晴雯从望月居里出来,手里拿着贾环写的信。嘴角带着古怪的笑意。

    三爷的信并没有封起来。她和如意两个现在可是认识字的,但这些认识的字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她们俩看了半天都没明白。

    望月居距离梨香院并不远。晴雯一会就走到。从西厢房进去,遇到香菱。香菱跟晴雯一起学过字,笑着道:“晴雯,你来找我家姑娘吧?姑娘在屋里做针线呢。”

    晴雯和香菱同岁,笑兮兮的道:“三爷叫我来给宝姑娘送信。”跟着香菱到里间里。就见宝钗穿着蜜合色的棉袄,葱黄绫棉裙在炕上做针线,杏眼明丽,俏脸如玉,充满闺中女儿的风情。

    晴雯将手里的一副字给宝钗,说道:“宝姑娘,我家三爷说写了一副字,叫姑娘看看字写的怎么样?”

    宝钗就笑起来,心中微动,好奇的道:“我看看。”

    贾环写的字是诗经中的一首名诗,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白话文的意思是:芦苇茂盛,露水如霜,我心中的伊人,在河水之旁。下面的句子,是反复的咏叹,对美好爱情的执著追求和追求不得的惆怅心情。

    宝钗秀雅的抿抿嘴,雪腻的香腮上之上不自觉的浸染着一抹酡红,美丽无端。贾环不是要她评论字的写的怎么样,而是借诗经的句子来表达他的情感。

    诗经的句子,圣人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写在纸面上是无妨的。但这样看她怎么理解。她的理解是环兄弟在向她表达爱慕之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如果是腊月九日那晚之前,她肯定是要生气的。可是,现在,况且是如此文雅的表达方式,她心中是羞涩多于恼怒吧?

    宝钗轻声道:“晴雯,你先回去吧。我回头给环兄弟回信。”将一头雾水的晴雯打发走,又将香菱支开,独自到书桌边,看着贾环流畅、飘逸的柳体字,提笔回信: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随即,她精致绝美的容颜上浮起绯红,将这纸团揉掉。这一句情感表露的太过了。她哪能这样回复?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宝钗在书桌前久久的沉吟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