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反扑(下)

推荐阅读: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超级特战兵王幻神骄记洪荒之云中子传奇甜追36计:吻安,小甜心

    因下着小雨,小厅中光线有些微暗。赖嬷嬷的年纪比贾母还要大,满头银发,穿着体面衣裳,笑呵呵的和贾母见礼。

    贾母笑着让鸳鸯给赖嬷嬷搬了个凳子来。

    “到底是老太太体谅人。我厚着脸皮坐了。”赖嬷嬷笑说着,颤巍巍的坐在矮凳上。

    贾母呵呵笑着。她人老了,喜欢听顺耳的话。

    鸳鸯带着丫鬟们奉茶、添碳,小厅中渐渐的温暖起来。

    王熙凤头戴金色的抹额,身上富贵之气浸染,坐在铺着秋香色金钱蟒坐褥的木椅上,笑孜孜的从平儿手中接过茶,细口抿着。

    赖嬷嬷话里有话啊。其实,赖嬷嬷这个时间点过来怕是有事。老太太多半猜到,但不接口问。要是小事,估摸就会帮她给办了。

    赖嬷嬷先和贾母聊了一会家常话,乐呵呵的把场暖起来,然后叹口气,道:“老太太,有桩事,我说了你当趣闻听。今天听赖大说,坊里东头住着的一个金家媳妇要上吊。说是儿子给府里的族学开除,丢了脸面,也没了前途。唉,可怜呐。”

    王熙凤眼睛眯了一下,低下头看着茶杯,掩饰心中震惊的情绪。族学是环哥儿负责的,这谁不知道?赖嬷嬷不知道?她竟然会在老太太面前说这话,告环哥儿的状。今天这事大了。

    贾母忙问道:“最后是怎么着?”

    赖嬷嬷道:“救回来了。和东胡同里住着的璜哥儿家带亲。”

    贾母是什么人,当即不再接口,喝着茶。

    赖嬷嬷看贾母一眼,再下猛料:“老太太,我听说是环三爷在族学里搞了个新的学规,开除了不少人。金家小子就给开除了。

    三爷又额外招收了许多家生子的子弟进去读书。叫做管事培训班。有六十二人。据说将来都是要当府里的管事。我还纳罕,府里将来哪有这么多管事的位置?”

    贾母脸色微微沉下来,沉吟着。

    赖嬷嬷心里轻笑,喝着茶,不再言语。

    王熙凤听的明白。环哥儿是把族中的子弟开除,然后招家生子的孩子,培养管事。这不是乱搞吗?怕是要惹老太太不高兴。

    容貌清俊的平儿站在王熙凤身边,心里感叹:环三爷的麻烦大了。要说管事培训班能改变府里的权力格局太夸张、太假。一帮子没经历事的子弟能做什么?但是三爷表现出来的目的太惊悚。这是要夺权啊!老太太断然是不许的。

    站在贾母身边的鸳鸯心底担忧的叹口气:三爷哟,真是个能搞事的主儿。这才负责族学才几天?满打满算就13天。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贾母吩咐道:“鸳鸯,你叫环哥儿来我这里一趟。”

    鸳鸯应了一声,“嗯。”带着两个小丫鬟往贾府里的望月居而去。见着晴雯、如意两个大丫鬟才知道环三爷还在族学里,打发了长随归趣去请。

    …

    贾环正在族学教室里教授学生们数学、记账知识。此时,来自东庄镇砖窑的建筑队已经建好六间红砖瓦屋。

    作为理工科出身的他,在数学上是强项。而物理、化学这些知识,他大部分都还给老师了,剩下的基础部分,他并不打算在培训班讲。

    这些知识,一个是培训班的学生没什么用。另一个,是其中一些理论有点惊世骇俗。比如牛顿三大定律,万有引力、日心说等。

    贾环得了通知,将课堂交给柳逸尘,回到望月居,带着晴雯,跟着鸳鸯往西路贾母上房而去。一路上小雨点点。贾府内的园林、院落、屋舍都有些朦胧。

    贾环打着油纸伞,问道:“鸳鸯姐姐,老太太找我什么事?”他还一头雾水。

    鸳鸯穿着淡青色的对襟褂子,身姿高挑,叹道:“三爷,你在族学里培养管事啊…”将赖嬷嬷的话说一遍。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平儿能看得出来的问题,她自然也看得出来。但是,她不大相信三爷有夺权的企图。而从老太太的丫鬟的角度来说,她是不希望三爷和老太太发生冲突。

    贾环微微沉吟着,对鸳鸯点点头,没说话。他欠金鸳鸯一个人情。

    跟在贾环身边的晴雯“啊”了一声,紧紧的抿着嘴唇,沉默着,表情闷闷不乐。

    她是赖嬷嬷买下的丫鬟,孝敬给贾母的。又求了赖嬷嬷将她姑舅哥哥多浑虫收进来吃工食。她不记得父母、家乡,就这一门亲戚。她心里一直念着旧的。去年三爷端午节回来住在赖家,她还是去见赖嬷嬷了。可今天,这…

    鸳鸯是知道晴雯的根底、始末,叹口气。这事闹的。

    …

    贾环跟着鸳鸯进了庭院中,恰巧见李纨正在厅中指挥丫鬟们准备摆饭。

    李纨一袭元青色披风,身姿窈窕,葱嫩秀美的少妇,见贾环、鸳鸯、晴雯进来,笑道:“这巧了,环兄弟也过来用饭?姐姐妹妹们都在偏厅里。我给你留个座。”

    感受着李纨的善意,贾环解释道:“老太太找我是有别的事情。用饭的位置,大嫂先不用给我留。”

    李纨微微有些诧异,也不问鸳鸯、贾环到底什么事,点点头,“也行。”她在贾府内一贯是沾惹是非,只守着贾兰过活。

    贾环跟着鸳鸯去贾母所在的小厅。偏厅这边的宝钗、宝玉、黛玉、史湘云、三春得了消息,都是好奇、惊讶起来。

    宝钗和探春对视一眼,都是有些茫然。从外面传来的消息,貌似贾环不打算留下来吃饭,这说明老太太叫他来未必是好事。反而,有可能是问责。

    她们俩几乎同一时间想到族学。族学最近实在是很热闹。她们在内宅都听到消息。

    贾环当先一步进了小厅。鸳鸯、晴雯随后。小厅之中,贾母、邢夫人、赖嬷嬷、王熙凤四人坐着,平儿、翡翠、琥珀等丫鬟侍候着。气氛有点沉默。

    贾环向贾母作揖行礼,“孙儿见过祖母。”

    贾母神情淡淡的点头,径直问道:“环哥儿,最近族学里可有什么事情?”

    贾环眼角余光扫过坐在矮凳上的赖嬷嬷,心里哂笑一声。赖嬷嬷真是隐忍啊。今年五月份,他在宁国府整到赖升的时候,赖嬷嬷心里就对他很不满吧?

    贾环道:“回祖母,孙儿负责族学之后,开除12人,其中有6人的父母前来求情,我重新允许他们进入族学读书,再招募族中子弟人。族学中总计有贾家京中八房子弟47人。预计春节后还会有族中子弟前来读书。今天放族学,我分类考核,开除了成绩最差3人。”

    贾环用数字说话,说的非常清楚,贾母脸色稍缓,轻轻的点头。若是族学中有四十多人,年后还要继续增加,这人数就有点多了。开除成绩最差的3个。不算什么。

    贾环接着道:“圣人有言,有教无类。因而,孙儿针对两府的家生子招手了六十二人,意欲将他们培养成管事,将来好为两府中效力。”

    贾母不说话。

    到了关键地方了。王熙凤插了一句,笑吟吟的道:“环兄弟,你说培养管事,将来能不能当上管事,谁说了算?”

    王凤姐这个助攻来的好。贾环洒然一笑,“自是老太太、大伯、父亲说了算。”

    贾母脸色缓下来,笑呵呵的道:“外头的大事,自是你大伯、你父亲管着。你这个哥儿,我一年都听不到你说几句恭维话。原来也是能说会道。”

    小厅内沉默的气氛陡然消失,陪着的丫鬟、婆子们都是符合的发出笑声。老太太开环三爷的玩笑,你能不跟着笑?有没有点眼力劲儿?

    赖嬷嬷违心的笑了几声,点明道:“三爷,按理说我不该多嘴的。听外头说你在族学里威福自用,只招为你效力的管事们的儿子,今儿听你一说,全不是那么回事啊!可见是我误会了。”

    赖嬷嬷这是故意反话正说。她是在指责贾环。潜台词是指责贾环拉帮结派,搞小圈子。

    贾环没兴趣和赖嬷嬷不阴不阳的说话,反呛道:“赖嬷嬷的确是误会了。我贴出的招生简章,竟然没有赖家的子弟来报名。原来症结是在你这里。

    教书是一份很神圣的工作。天底下没听说不尊敬先生的道理。族学是为贾家、宁荣两府培养人才的地方,不是用来争权夺利的名利场。这是我要奉劝赖嬷嬷你的。

    我已经在招生简章中明确的说明,是所有的贾家子弟、所有的荣宁两府的家生子都可以来族学学习。难道赖家自认为不是我贾家的家生子?”

    赖嬷嬷一张老脸给贾环说的变了色,再也坐不住,扶着身边的丫鬟站起来。她也是见过风浪的人,说道:“三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赖家世世代代服侍着主子,那时还没你呢。

    三爷既然如此说,我回去教训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派家里的子弟到族学中学习,望三爷用心教授。”

    贾环讥讽的一笑,拒绝道:“赖嬷嬷说晚了。我的管事培训班已经开学。等一下期吧。”

    贾母见气氛僵起来,调和道:“好了,环哥儿,赖嬷嬷年高德重,服侍过你爷爷辈的主子。你少说两句。”又劝气着的赖嬷嬷坐下。小丫鬟换了热茶给她吃。

    贾母已经听的明白:贾环是面向所有的贾家家生子招生。但赖家和贾环不对付,没有派人去,而是到她面前去分说这件事。这样看,贾环并没有夺权的意图。这让她心中很舒服。

    当然,她心中依旧有些顾虑:贾环教出来的学生,以后不得听他的?

    贾母缓缓的道:“环哥儿,你族学的人数太多,府里供起来怕是有些难。要控制下人数。”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