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抄书(上)

推荐阅读:混沌剑神最强骚操作捕了条鱼透视小保安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浮沧录獒唐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甜蜜恋爱:校草大人吻上瘾重生之娇妻在上

    望月居的外书房中,温暖如春。窗外,则是寒风呼号。树枝给北风刮的作响。

    贾环和邢正、刘逸喝着茶闲聊。

    刘逸,字国山,原闻道书院的弟子、院首,雍治八年进学后,便离开闻道书院,前往京城中专门教授秀才的首善书院学习。他和贾环算是熟人。

    邢正容貌普通,外面穿着淡蓝色的儒衫,再次向贾环致歉道:“贾兄,今日来的唐突,还望勿怪。实在是有件事需要你鼎力协助。”

    贾环刚才迎到门房处,邢正已经致歉过一次。正常情况,到家里拜访确实要先下请帖约定时间。但同年之间,来拜访,也无须如此客气。

    贾环心中微动,微笑道:“刑兄客气了。”

    邢正向贾环拱拱手,正色道:“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张大人张安博奉皇命复查李大学士第四子于雍治六年秋在京城中纵马杀人案一事已经有结果。左副都御使严繁龙涉案。此事贾兄可有耳闻?”

    贾环点点头。他前两天和大师兄、卫神童、许英朗、庞泽等人一起喝酒聚会时,说起这件事。因为,山长查处严繁龙之后,要取而代之。

    案卷在腊月二十一日京城封衙之前就已经上报到朝廷,严繁龙严左副都御史下狱。

    邢正道:“此事看似为为寻求公平,实则是今上欲裁撤南书房。南书房是太祖设立,是改前明旧制,于朝政意义重大。我意欲联络同年反对此事。

    贾年兄少年神童,名满天下,又是国朝百年世族子弟。请贾兄助我一臂之力!”说着起身,郑重的向贾环弯腰行了一个揖礼。双手举起一本奏章。

    贾环哭笑不得,心里有种日了狗的感觉。刑老兄这是拉他一起作死啊。

    如果他获知的消息没错的话:裁撤南书房是雍治皇帝的意思吧?所以,才有打击南书房最后一位大学士李高澹这一系列的行动。跟皇帝对着干啊?风险很高的。

    而且,山长一系是受益方。他难道要签名反对自己的老师不成?这位刑老兄没有打听过他的情况吗?他是山长的幕僚啊。

    贾环拒绝道:“刑兄,在下并不赞同你的理念。王文公王安石曾有言: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时移世易,改变未尝不可。因而这联名的事情,请恕在下无能为力。”

    邢正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看着贾环,“贾兄,你怎能…”

    贾环坚决拒绝道:“请刑兄不必再说。我意已决!”就算不清楚这件事的内幕,他也不会署名。开玩笑,就一个同年的身份,一起喝过几次酒,就把前途都压上去?没这么脑残的搞法。

    邢正感觉受到侮辱,站直身体收了奏章,气愤的道:“好,好。没想到你贾子玉是个趋炎附势之徒,贪生怕死之辈。我算是白瞎了眼。告辞。”

    邢正怒气冲冲的离开。同来的刘逸站起身,苦笑一声,拱手为礼,“子玉,今日得罪了。”

    贾环摆摆手,好奇的问道:“国山,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的年纪虽然比刘国山小。而且刘国山曾经是书院的前辈。但他的功名比刘国山高。刘国山此时还是秀才功名。两人互称表字,平辈论交。

    刘逸解释一句:“刑兄是我东林一脉。”

    贾环眼睛微微眯起来,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刘逸。原来是东林党啊。旋即笑起来,道:“万事小心。”

    沙提学早早就提醒他不要和东林党的干将韩秀才韩谨混在一起。现在事情已经逐渐的明朗起来。东林党的大佬们看来是不甘心失败,垂死挣扎,“唆使”下面的热血小弟上书,以此鼓动舆论,尽行抗争。

    刘逸感慨的叹口气,东林党的事情他也不好对贾环说,谢道:“谢子玉提醒,此次事了,我请子玉吃酒。”说着,转身离开。

    看着刘逸的背影,贾环轻轻的摇头。东林党这次是“拿鸡蛋碰石头”,凶多吉少。刘国山未必能安然脱身。而韩谨韩秀才呢?

    到时候,不会又要救他一次吧!

    …

    …

    至晚时分,天下着小雪。细细的雪粒落在屋檐、台阶、地面上。

    贾环和来望月居的探春、史湘云一起吃过晚饭后,在后院的正厅里喝茶闲聊。炭盆烧的暖和。

    史湘云年纪略小,但已是美人模样,穿着大红色的袄子,越发的显得肌肤雪白,容颜俏丽。此时,她舒服、惬意的靠在塌椅上,上面铺着石青色金钱蟒靠背,笑着感叹道:“环哥儿,到底是来你这儿吃饭舒服。不用讲许多规矩。热热闹闹。”

    刚才吃饭时,她、探春、贾环坐了一桌。晴雯、如意、侍书、翠墨、翠缕几个不肯一起坐,另外坐一桌,一边吃一边说笑,很惬意,很对她的胃口。

    贾环禁不住莞尔一笑,“就怕传出去别人说我这里没规矩。”

    探春一袭薄荷色的棉袄,姿容美丽,笑道:“三弟弟,你不是才和别人说过‘人言不足恤’吗?”

    史湘云咯咯娇笑,屋里的气氛都随着她的笑声而变得欢快。

    贾环就笑起来,他刚和探春说过朝堂上的事情。王安石全部的话是: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他只对刑正说了前两句。

    随意的闲聊着,约晚上八点许,史湘云便要告辞。她来贾府后,住在黛玉屋里。

    贾环也不留她们,看着各自的丫鬟们帮探春、史湘云系披风、带斗篷,拿手炉、雨具等,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件事最近要拜托三姐姐和云妹妹帮忙。”

    探春道:“什么事情?”

    贾环让如意将他被沙提学批改过的笔记拿出来,说道:“我想把这份笔记重新抄录一边,然后送到书院那边,找印书坊印出来当教材。想请三姐姐和云妹妹帮忙。”

    史湘云笑道:“好哇,吃你一顿酒,就得帮你做苦力啊。”

    探春微微一沉吟,道:“三弟弟,不如这样,你请二姐姐、四妹妹、宝姐姐、林姐姐一起来帮忙抄书。只要识字即可。年前这几日,姐妹们其实也什么事。”

    贾环就笑着点头,“三姐姐这法子好。”

    说说笑笑,贾环将探春、史湘云送走,丫鬟们都闭了门户,点着灯,准备休息。

    贾环的卧室里,如意、晴雯两人忙碌着,放下帘幔,移灯炷香。刚才两个小姑娘都喝了点酒,俏脸都是红扑扑的。如意容貌清秀、柔美,晴雯标致、俏丽,都是穿着丫鬟的掐牙背心,细腰如蜂,纤柳多姿。

    贾环拖了一张椅子到炭盆边坐下,笑着道:“晴雯,别忙了。来,说说你的事情。”

    晴雯乖巧的“哦”一声,见如意偷笑,狠狠的瞪她一眼。

    如意抿嘴一笑,道:“三爷,你们说话呢,我去端热水进来。”说着话,转身离开。

    贾环微微一笑,如意跟着他,小姑娘性子有点弱。不像晴雯,进贾府里就是进了贾母房中。按照原书赖嬷嬷的评价是: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却倒还不忘旧。

    晴雯的心病就是这个缘故。毕竟赖嬷嬷对她有恩情。又将她的姑舅哥哥多浑虫买进来吃工食,她并没有忘记,心里念着赖嬷嬷的好。这姑娘确实是: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

    晴雯端了个矮凳过来坐下,见贾环只是笑着看她,却不说话,摆明看她的好戏,气道:“三爷!”

    贾环笑道:“在呢。好了,不逗你了。你不用为赖嬷嬷操心。她的总后台是老太太。三爷我虽然会报复她告我的叼状,但她有老太太撑着呢。真担心的话,到时候你求我一句,我放赖嬷嬷一马。”

    赖嬷嬷告状的事情,他心里有数。但现在还不是扩大在贾家奴仆中的影响力的时候,要等他把管事培训班的事情理顺才行。不然,把赖大一系的人马掀下去,不能及时推荐人卡位,是做白工、无用功。

    对赖家,贾环不会手下留情的。赖家是依附在贾府身上的吸血虫。家里修了园子,还给赖尚荣捐了个知县。贪不知道多少银子。他既然留下来,以贾府为他奋斗的基点,肯定是要把赖家这种吸血虫给清掉。

    不过,晴雯如果求他的话,一个赖嬷嬷,他放一马又如何?

    晴雯给贾环说的“噗嗤”娇笑一声,美眸瞟着贾环,神态动人。尔后,轻声道:“三爷,谢谢。”

    贾环就笑一笑,点点头。

    …

    …

    贾环第二天上午去了一趟族学,安排钱槐、江兴生等人制作松花皮蛋的事宜。这并非是什么新鲜事物。明朝万历年间就有。他要的是一场实战教学。

    回来时,就见宝钗、探春、迎春、惜春、史湘云都在他屋子里,正说着话。丫鬟们服侍着。热闹非凡。

    一一打过招呼后,史湘云开朗的笑说道:“环哥儿,你的请柬还没发,我们就都来了。快点把你的笔记拿出来吧。”

    贾环歉然的一笑,“谢诸位姐姐、妹妹。我们这就到书房里开始吧。”他其实已经写好了邀请的字帖,只是还没有安排晴雯、如意她们送出去。因为,他还没有将笔记本编号。若是拆开来,怕到时候散乱的不好汇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