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抄书(下)

推荐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深渊主宰系统九龙玄帝美漫之哥谭黑暗教父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活老婆大人有点暖长风万里尽汉歌无耻术士纯阳第一掌教

    林黛玉手里的纸张,正在抄写的是论语-颜渊中的一篇:哀公问于有若。

    林黛玉说的是“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这一句。

    这句话的解释:百姓富足,君主又怎么会不富足呢?百姓不富足,君主又如何称的上富足呢?

    更深一层的解释是:得与失,多与少,都是相对而言的。百姓富足了,君王才有可能从百姓那里获取更多。

    若君王不体恤民情,不顾百姓生计,百姓生活无以为继,又如何会去拥护君王?

    而沙提学在后面的批语是:民既富于下,君自富于上。盖君之富,藏于民者也;民既富矣,君岂有独贫之理哉?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告哀公。

    这是明代成化年会元王鏊在礼部会试中为“百姓足,君孰与不足?”写的八股文。八股文是代圣人立言。好的八股文,作者对经义、字句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阐释的非常到位。因而,沙提学会将这几句摘录在此,作为注解。

    贾环的注释是:国家财富与个人财富的辩证关系。有国富民穷,有国穷民富。比如:明朝。这句话体现的是儒家“民为贵”的民本、民生思想。国富且民强是最佳状态。

    一句短短的话,下面给出了四种注释。当真是有“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做派。解释的通透。治学要的就是这种精神。很令人惊叹。

    林黛玉看到这四种注释之后,因而很是惊讶。她不知道她父亲会怎么注解这句话,但应该无出其右。

    宝玉拿过来看了看,发表议论:“这太过于牵强。反复注解又何意义?还是没有说明白。”

    贾环哂笑一声,“呵呵!”贾宝玉一贯是喜欢鬼扯、杜撰。但在真正的读书人面前,他那点小聪明算什么?也就糊弄下政老爹这种书没读通、读透的人。

    在贾府众多姐妹面前,贾宝玉给贾环嘲笑一声,就有点发急,瞪起研究,准备和贾环理论。

    林黛玉摇摇头,细声道:“这解释的是极好的。提学大宗师名不虚传。环哥儿的举人也是真本事。你是不如的。”

    给林黛玉这么一说,宝玉急红了眼,“嚯”的站起来,对黛玉赌咒道:“妹妹这话说的。改明儿我也去考一个举人回来。”

    黛玉看宝玉一眼,将她的话说完,“我也是不及的。”她并没有劝宝玉去科举的意思。只是心里得承认:环哥儿这个举人功名确实过硬,实实在在考回来的,经义水平是很高的。她不如。宝玉不如。

    宝玉气势一泄,偃旗息鼓,讪讪的站着,像黛玉赔笑,“妹妹…”

    黛玉冷哼一声,不理会宝玉。

    书房里的众人顿时都哄笑起来。丫鬟们也是各自笑。袭人心里叹口气。宝二爷真是个不省心的。这又误会林姑娘了。以为林姑娘向着环三爷。回头不知道又闹成什么样。

    探春笑着圆场道:“你们两个真真是欢喜冤家。二哥哥,你快坐下来吧。我们还得抄书,等会又到吃晚饭时间,三弟弟好茶好饭的招待我们,我们可是要尽心呢。”

    如果王熙凤在的话,多半是她来圆场。现在自是探春来说。

    宝钗只看着宝玉和黛玉两人,笑而不语。心里稍稍对比一下,倒是觉得宝兄弟真像个小孩。

    贾环坐在书桌后,好整以暇的喝着茶,悠闲的看戏。宝玉和黛玉在他屋里吵架,在雍治八年时,他被牵连,结果很糟糕。但现在,他自是稳如磐石。

    今日不同往日。

    红楼原书第八回的目录,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时间线是红楼九年。现在都雍治十年冬,马上就是春节。黛玉和宝玉两人现在确实是处在初恋阶段。而他并不看好这段感情。

    他既然留在贾府里,林黛玉的个人悲剧,他能帮就顺手帮一把,但他和林黛玉不熟,要他费力气为她谋划,那不现实。他没那么高尚。再者,他看不上大脸宝。

    按照红楼原本的历史,宝玉和会宝钗成亲。但现在宝姐姐这里,自是没宝玉什么事了。可就贾环的估计,即便宝姐姐和他的婚事定下来,王夫人多半也不会同意宝玉娶林黛玉,肯定会有其他人。

    所以,林妹妹的悲剧,他大约会在明年去江南的时候,顺便劝一句,让林如海早点把他女儿的婚事定下来。

    能定下来,就算林妹妹得偿所愿。定不下来,到时候再说。撮合一对男女很难,搞散一对男女还不容易?

    贾环心里想的一笑。话说他还是蛮邪恶的啊。内心倾向还是黛玉不要嫁给宝玉。

    宝玉叹口气,坐下来。直到吃晚饭前都保持着安静。

    一场风波就此消弭。

    …

    …

    吃晚饭时,因府里的姑娘和宝玉都在贾环这边,贾母、王夫人分别派了鸳鸯、金钏儿过来问。黛玉和宝玉赌气,留在贾环这里吃饭。宝玉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去跟着王夫人吃。

    晚饭在望月居的后堂正厅中摆饭。丫鬟们点起炭盆,点燃蜡烛,摆开两张桌子,叽叽喳喳的笑说着话。室内温暖如春。

    晴雯、如意带着婆子、丫鬟去厨房里端了饭菜过来。在望月居的小厨房里热一热,再送上来。菜香四溢。

    正吃着时,王熙凤带着平儿等人过来走一遭,替贾母送了一道菜:火腿炖肘子过来。平儿将食盒递给如意,去小厨房里热一热,再端上来。

    王熙凤坐在椅子上,看着贾环、宝钗、探春、史湘云、黛玉、迎春、惜春一桌,笑道:“嗳哟,你们姐妹、兄弟吃的热闹,宝玉在太太面前还发愁呢。环兄弟这里照顾的挺妥当的。”

    贾环就笑起来,“凤嫂子要不要喝碗热汤再走?”他在贾府里的地位很特殊。既算小字辈,和府里的姐姐、妹妹们同席亦无不可。也算山头,饮食待遇都是不错的,有摆饭、开小灶的能力。

    王熙凤笑吟吟的婉拒,“不了,老太太那里还等着的。”说着话,看了一眼正在隔壁桌子上吃饭的大丫鬟们。计有:晴雯、莺儿、紫鹃、司棋、绣橘、侍书、翠墨、翠缕、入画。

    禁不住微微皱眉。哪有主子在吃饭,丫鬟不在一旁侍候的道理?老太太、太太吃饭,她和珠大嫂不都在一旁侍候着?

    贾环什么人,一看王熙凤的表情就知道,解释道:“多谢凤嫂子雪天里还跑这一趟。今天晴雯她们累了一下午,今日随意一回。望凤嫂子担当一二。”

    王熙凤心里即便有意见,给贾环这么说一句也没了,娇笑道:“环兄弟这话说的。咱们家也是体恤下人的人家。偶尔乱一回规矩也罢了。”说了一回话,喝口热茶,带着平儿等人离开。

    等王熙凤离开,惜春的大丫鬟入画悄悄的拍拍胸口,“嗳哟,差点没吓死我。”

    一桌大丫鬟们都笑起来。

    贾环心里叹口气,封建家族用餐的规矩如此啊,笑着道:“就今天一次,明儿你们随意。其实,还是望风的丫鬟不给力啊!”

    宝钗、探春几人都是笑起来。

    片刻后,薛姨妈打发香菱送了一道菜:酒糟鹌鹑过来。众女吃完饭,消消食,结伴离去。

    贾环分别送到门口。夜色中,小雪才停,白茫茫的天地间,景物朦胧。她们一道道美丽的倩影,随着丫鬟们提着的戳灯消失在甬道尽头。贾环驻足良久。

    心里有着热闹的宴席、聚会散场后的淡淡的失落感。或许,很多年后,他应该还记得这些美丽的女孩在他这里吃了一顿晚饭,然后在雪夜里离开的场景吧?

    “三爷,三姑娘、史大姑娘她们都走了啊!”贾环正在望月居后院走廊的屋檐边遐思时,给晴雯唤回来。

    宝钗住梨香院,她和香菱往东走几十米就到。探春、史湘云她们住贾府内宅中路、西路,往南进角门,顺着甬道直走就是王夫人的东跨院。两拨人不同路。

    贾环看看晴雯拿来的黑色斗篷,笑一笑,“不穿了。我们回屋里。”晴雯倒是体贴了啊?以前这种琐碎的小事都是如意来给他做。

    晴雯吃吃娇笑,也不知道她笑什么。贾环也不问。

    一路走着,晴雯道:“三爷,你知道吗?晚饭前,宝二爷屋里的袭人临走时,悄悄的给我说:宝二爷的性子,三爷定也知道,是无心之失,不是有意要在三爷屋里闹,请三爷大人大量,不要往心里去。”

    贾环就笑,“袭人还是明白她的主子的啊…”话还没说完,贾环收了口,看着晴雯。

    晴雯右手摸着自己光滑、俏丽的脸蛋,在梦里的夜色中标致的容颜看不清楚,只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如宝石般闪亮,“三爷,我脸上有东西?”

    贾环感慨的一笑,“没什么,走吧!”

    他现在的想法,解释不清楚的。原书中,晴雯被袭人坑的不要不要。王夫人对晴雯的印象很坏,袭人在背后告状要占一大半的功劳。她们俩共同服侍宝玉,是队友,又是对手。袭人最终是取得了这场首席姨娘争夺战的胜利。但她最终也没能守着宝玉。结局是: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而现在,袭人竟然在求晴雯向他传话,对于贾环来说,这又如何不让他触动呢?现在是晴雯占着上风!

    生活上的变故都是从琐碎的事务中逐步的累积、体现出来。就比如今天晚上这顿饭,焉知,不会成为,他将宝玉排斥出贾府姐姐妹妹圈子中的起点、标志?

    看红楼梦的人,都会觉得宝二哥确实很爽啊。你看,姐姐妹妹这么多美女都围着他转,关心他,以他为中心。而丫鬟们都要尊他、敬他,向着他。

    他,贾环,现在正在逐步的取而代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