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游说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生死突击

    “哦?带他们俩先到外书房里坐一坐。我一会过去。”贾环随意的摆了一下棋子,说道。

    棋子才落定,就见苏诗诗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娇媚如花,道:“贾郎,你有事,直接认输就好。不用这样。”棋盘上,贾环的车送给林芝韵的马吃掉。

    林芝韵怡然一笑,不客气的将贾环的车给吃掉,眼睛瞟着贾环,“相公,你输了。”

    贾环不以为意的笑着,“嗯。”

    棋类游戏,说到底是个智力游戏。贾环和黛玉下围棋输,和韵儿下象棋还是输,原因不在于智力上,而是他下棋是为了放松,根本没上心。

    “你们俩聊。我去外面见见学生。”贾环起身,分别吻了吻两个大美人,又体贴的道:“韵儿,林家那边没交待好的事,你慢慢安排,这个不着急。府里拿下铸币的权利,不会那么轻松。”

    “嗯。”林芝韵答应下来,目送贾环带着如意离开。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她嫁到贾府里很匆忙,家里生意上的事情,都还没有安排好。按理说,出嫁从夫,她要是还管林家的事,容易引起非议。贾环这是特意安她的心。

    苏诗诗虽说洗尽铅华,为探花妾。但,她每日都在看报,消息并不闭塞,知晓大势。名妓,可不是仅仅会谈风月,诗词,歌舞,还要通晓时事。她时常还会以笔名投稿。

    贾府里有承发室。京中卖到8千份以上的报纸都有订阅。每家报纸,订了20份,供家中各处阅读。最近,报纸上,报道的都是铸造、发行银币的事。

    苏诗诗道:“林姐姐,相公的话,是什么意思?铸造银币是他和卫大学士商量的,府里分一份蛋糕是应有的,莫非还有变故?”

    林芝韵摇摇头,“诗诗,我哪里知道?”相公是准备让她负责家里的财务,商事。将信丰号,做成银行(票号),她一时,还上不了手。前期筹备,很复杂。

    苏诗诗和林芝韵,与贾府里的金钗们,走的并不近。苏诗诗时而去看看黛玉。两人在金陵有一段交情。

    两个大美人正随意的喝茶、闲聊着,宝钗打发莺儿过来。

    莺儿性情灵巧,笑着道:“两位姨奶奶,奶奶叫我过来看看,若两位姨奶奶得空,请你们到奶奶屋里打麻将。”红楼原书中,宝姐姐会陪着贾母抹骨牌。

    贾环正月底时,闲着的,觉得骨牌变化太少,将国粹麻将给“发明”出来。很快就风靡京城。

    苏诗诗、林芝韵两人都是笑着起身,道:“正好闲着没事。”这是交际麻将。

    …

    …

    贾环从后花园出来,到外书房中。宁澄、宁淅两人正等候着。宁淅正坐在椅子中喝茶,愁眉不展。宁澄则是四处走动,鉴赏着书房中挂的字画,摆的古董。

    性格凸显,各不相同。

    见贾环进来,两人忙作揖行礼,道:“见过先生。”

    贾环随和的一笑,点点头,坐到书桌后,道:“我最近忙着,倒是疏忽你们俩的学业。年前布置的寒假作业,可有什么疑问?”

    经义的课程已经讲完了。贾先生现在给他们讲算术、自然两门课。宁淅正要老实的回答作业问题。

    宁澄拉了他的衣袖一下。心里吐糟,贾夫子最近忙什么啊?贾夫子忙着纳美妾。报纸上都写了呢。道:“先生,我们今天过来。请想先生帮淅哥儿出口气。他舅舅周家给一个晋商欺负了。我本来是要帮淅哥儿出头的。我姐让我们来找先生。”

    他姐,今天一起来了,去贾府后院见贾探春:他九哥苦恋的女子。

    “哦?又是晋商?”贾环听的一笑。他最近和晋商的接触有点多,喝口茶,问道:“具体怎么回事?”

    宁淅的舅舅周伍闵,贾环见过。很容易让他想起已故的赵国基。以他的眼界,一听就明白缘故:周贵妃死了。

    在周朝,经济利益的分配,不过是政治博弈后的余波。雍治十五年,官场大洗牌,何大学士离开。政治格局的变化,势必会导致经济版图的重新洗牌、分配。

    而京中此时,官场上已经调整完毕。山长已经来信,会在三月中,抵达京师。

    周贵妃的死去,周家就没落下来。之前占住的经济利益,自然是要吐出来。或者,更直白点,给别人抢走。

    至于为何是晋商,不是别人?原因是,晋商现在是天下第一财团,北地,都在其辐射的范围内。其旗帜人物路庸,捐了一个枢密使的头衔。在雍治天子面前,可以说句话。

    宁淅道:“先生,晋商票号百川通,做了一个局,吞掉我舅舅家中在西郊的两个大庄子。”

    宁澄跃跃欲试,恳切的道:“先生,只要你说句话,我帮你跑腿。”他很喜欢装逼打脸的感觉啊。

    这事,他姐都说了,只要贾先生下一个名帖过去,不管百川通后面有什么人,百川通必定会罢手。为价值四五千两银子的土地,得罪贾府不合算。

    贾环没好气的瞪宁澄一眼,“没你什么事。你把我教的自然课,搞清楚再说。”

    物理,化学,他基本都还给老师了。剩下一点基础知识,和对大自然认识的常识,都教给两个学生。比如:日心说,地圆说、闪电是正负电荷的作用,等等。

    贾环再道:“子文,这事我知道了。你等会派人去请周伍闵来见我。我会帮他。另外,我教你去宫中见我大姐姐,你去了吗?”

    宁淅点头,心底涌起孺慕之情,道:“先生,我去了。贵妃对我很好。”

    贾环轻轻的一笑。这在意料之中。

    …

    …

    贾环在外书房中教学生时,大观园秋爽斋中,探春正招待她的客人:永清郡主,宁潇。

    宁潇一身淡绿色的长裙,娇艳如花。和探春在屋中说话。两人坐在高几边,喝茶叙话。因探春的性情,秋爽斋的三间屋子,都是连通的,十分的通透,宽敞。丫鬟们都在远处的客厅中,目光可见,听觉不到。不打扰两人。

    这是她第二次和探春见面。

    去年冬至日,蜀王宁恪、燕王宁淅、吴王世子宁澄到贺。永清郡主同样到贾府中贺喜。她和探春见面谈了一次。同样出色的两女,脾气相投。春节时,两人互赠礼物,算是闺阁朋友。

    宁潇和贾环同岁,小探春一岁,明丽的丹凤眼看着探春,道:“探姐姐,贾府里拒绝了九哥的提亲。九哥找贾先生问过,说是你不喜欢他。九哥对探姐姐,一片真心。

    探姐姐,恕我直言。其实,你我生在权贵之家,婚姻如何能自主?我们既然享受了家族的权势、富贵,也必须要有作出相应的牺牲的觉悟。”

    这话很直接,甚至于尖锐。

    但,她说的是她的心里话。她自己婚姻,恐怕将来也是如此。她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愿。对探春而言,若是必须要联姻,为何不选一个爱自己的人呢?

    于九哥而言,亦是好事。她可以给探春担保九哥的品行,绝不会负情薄义。

    探春一身橘色的褂子,上衣下裙,顾盼神飞的眼睛,看着宁潇,“潇妹妹的意思,我当为家族,与蜀王联姻?”

    宁潇点头,道:“探姐姐,杨皇后视九哥如己出。若贾先生将要复起,舍杨皇后,别无他人可以改变天子的心意。”

    杨皇后!后权依托于皇权。她确实是很有权力。探春沉默了一会,展颜一笑,道:“潇妹妹确实是很厉害的说客。容我想一想。喝茶。”抬手示意。

    才自精明志自高。以探春的精明,自不可能被宁潇游说的没主意。她回头会和三弟弟再谈一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2282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22828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