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王府(上)

推荐阅读:重生安安逆袭记胡仙姑探案漫威遇到英雄联盟懦弱的勇士原血神座终极狂兵风水秘闻

    轩丽的园林中,长长的回廊与屋舍相连。下午时分,日光清冷、柔和。

    金钏儿和彩霞两人传了王夫人的话,从贾三爷的望月居里出来,往东跨院而去。

    金钏儿笑着说彩霞,“你巴巴的望着来三爷这里,好不容易有个由头来一回,又不留下来和他说会儿话。”

    彩霞十四五岁的年纪,眉清目秀,白白净净,出挑的小美人模样,辩解道:“三爷忙着呢。傍晚就要跟着太太出门。我怎么留下来说话啊。”

    金钏儿叹口气,“你太老实了。”

    彩霞低下头。心里有些苦楚。她这两三年心里还是念着三爷的。可是,三爷如今在府里的地位…,交往的都是姑娘们。她有些自卑。请三爷吃嘴上胭脂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

    …

    贾环得了金钏儿、彩霞的通知,吩咐了晴雯帮他准备下等会出去的衣裳。

    又和李纨说笑了一会儿话,送李纨出门。留贾兰在书房中抄写,他则是回到卧室中,仔细的推敲王夫人这个邀请的用意。

    很明显,这个邀请略显仓促。古代社会通信效率低下,酒宴、聚会都会提前定下时间、日子。晚上的酒宴,王夫人现在才来通知他。凸显出来的意味是:不情愿又不敢违抗。而贾政摆明不带他这个庶子参加四大家族的聚会。答案就呼之欲出。

    这个邀请,有很大的概率是来自王子腾。

    那么,王子腾要见他的缘故是什么?是敌意还是善意?

    贾环在下午清寒的卧室中,徘徊、沉思。

    …

    …

    望月居里安静之时,贾母上房宝玉的住处,屋中一片忙碌。大丫鬟们袭人、媚人、麝月、秋纹给宝玉收拾着衣裳、装扮的扇子、玉佩、挂件、络子。另有各种用度之物,尽显豪门公子的气派。

    淡淡的香气缭绕在空气中,宝玉唉声叹气的坐在木椅精美的坐褥上,愁眉苦脸。

    袭人知道宝玉的心思,宽慰道:“二爷,不想去舅老爷府上吃酒,和太太说一声即可。三府里给三爷配了马车,他必然只是跟在队伍后面。你不想和他照面也不难。”

    宝玉焦躁的摆摆手,“别家都可以不去。舅舅家过年一定是要去的。我不是烦这个。”

    他在烦林妹妹的事情。自腊月二十八日将妹妹得罪之后,林妹妹还没与他和好。偏过年这几天又忙,他和林妹妹见面的次数少,时间短,见了面,林妹妹也不怎么搭理他。

    至于,贾环,在他心里是路人甲。

    …

    …

    凤姐院中,王熙凤和贾琏正在一起说话,准备出门。平儿在一旁侍候着。

    王熙凤在贾环面前认了输,现在精力就放在两件事上。第一,管着贾琏不许他偷吃。偷养外室、粉头这种事绝对是不允许。第二,管理贾府内宅。

    她放月钱的权力虽然被移交给林之孝家的,权力有所削弱,但她有贾母、王夫人的支持,本身又有手段,在贾府里依旧是威风凛凛的琏二奶奶。

    看着平儿弯着腰,细心的服侍贾琏换衣服,王熙凤笑孜孜的道:“爷昨儿说香菱跟着薛大哥是白瞎了这个好人,要不我用平儿去把她换回来?”

    贾琏笑道:“你是不知道,前几日在外面吃酒,薛大傻子那丑态。我昨儿进来,正巧碰到香菱。府里知道的,谁不觉得薛大傻子糟蹋了这么个人?”

    王熙凤一双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琏,“爷不要说别人怎么想,就说你怎么想的。”

    贾琏苦笑一声,他这夫纲算是难振,给凤姐儿吃得吃吃的。秋天的时候五凤馆里从江南来了几个美人,他如今手里有银子,原本是想着买一个,养在外头。却不想给凤姐儿知道,闹了一回只得作罢。当即,转移话题道:“凤姐儿,今年去你家里吃酒,听说太太要带环哥儿去,这真是奇怪了。”

    王熙凤道:“嗳哟,他的事情管咱们什么事?不惹他就完了。”她奉承贾环归奉承,可不会去管他的事情。

    贾琏笑着点点头。

    …

    …

    贾府东北角的梨香院中,薛姨妈一家也在准备着出行。她来京中这几个年,她哥哥王子腾每年都要召集兄弟姐妹聚聚。她兄弟姐妹五个,如今大哥在金陵,京中有四人。每年见见面也挺好的。

    薛姨妈心情不错,换了一身体面衣裳,喜气洋洋。在梨香院的正厅中看着出来的儿子薛蟠,慈爱的叮嘱道:“今晚去你舅舅家吃酒,不要使性子,要与兄弟们和睦。”

    薛蟠穿着锦袍,人模人样,矮圆脸上带着笑,“妈,你还不知道我?我怕舅舅怕的厉害,如何敢闹。只去吃一顿酒就回来,不会有事。又不是第一遭。我知道。”

    宝钗亦是换好衣服,淡青色的褂子,端庄明丽,提醒道:“哥哥不要答应的好好的,到了舅舅府上又变卦。今年环兄弟要去。妈是说这事。”

    薛蟠立即就瞪起牛眼,“妹妹这话说的好像我亏欠他贾环似的。见着他,该他向我赔礼道歉。”

    薛姨妈气的就要骂薛蟠。她一家子如今住在贾府里,薛蟠和贾环闹翻了,她还住的下去?环哥儿如今在贾府里是什么地位?她姐姐都快要压不住的。

    宝钗劝道:“妈先别生气。哥哥也是个直爽的人。心里有话就说出来了。哥哥,我说一句你别生气。环兄弟拿旧事在姨娘王夫人面前说,只是说一说,并不要真拿捏你。

    你心里头对环兄弟有意见,你把这事和他挑明了说。说开了就没事。我看环兄弟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有一样,你不要使性子,好好的说。”

    薛蟠虽然被人叫薛大傻子,诨号呆霸王,但他妹妹说的这么明白,他也是懂这个道理的,但心里头对贾环不爽。翻个白眼,嘴里嘟囔道:“你如今自然觉得他好。我就不觉得。”别人不知道,他做哥哥的,如何不知道妹妹对贾环与别人不同?是有些上心的。连宝玉都没这个待遇。

    薛宝钗这一番话说的薛姨妈满意的点头,对薛蟠道:“听明白没有?”

    薛蟠大脑袋点着,“妈,我知道。”

    一家子雇了两辆马车,带着丫鬟,婆子,长随前往位于小时雍坊的王子腾家中。

    …

    …

    史家中,一名青年男子带着妻子、仆人在夕阳中出门,参与王府的家宴。

    史智,男,汉族,时年二十岁,保龄侯史鼐嫡次子,娶王子腾长女。花银子捐了一个龙禁尉在身上。

    …

    …

    淡淡的夜色之中,贾府角门处依次驶出来几辆马车,贾政、王夫人、宝玉共乘一辆,贾琏、王熙凤同乘,贾环的马车排在第三位,后面还跟着王夫人、王熙凤两人的丫鬟、婆子们的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四时坊向南而去,进了靠近西华门的小时雍坊。自明朝营建北--京城起,这里历来就是宰辅重臣们青睐的住处。换言之,这是黄金地段。

    进了小时雍坊,车马十分繁华。特别是大学士府外,拜访的车马队伍都排到巷子外,人声鼎沸。

    国朝惯例是要有六位大学士,通常被天下官员视为宰辅。如今有四位大学士在军机处当差,手握重权。分别为谢、何、刘、杨四位。另有李大学士李高澹,他为东林党党魁,正在麻烦缠身,府门口冷冷清清。

    车队进了一处胡同中,而后进了侧门,再停下来。贾政、宝玉从前面下车,帮着贾环赶车的胡小四提醒道:“三爷到了。”

    四大家族中如今最鼎盛的王府到了。

    …

    …

    贾环下了马车,跟在贾政、贾宝玉、贾琏后面进入王家的正堂内。内眷们则是继续坐马车前往内宅中。

    正堂之中,灯火明亮。出面招待贾家的是王子胜。王子腾还在会客,等一会才会出来。

    王子胜年纪四十多岁,一身华丽的蓝衫,容貌普通,气质张扬。见贾环一副读书人的打扮:儒衫,平定四方巾。心中不喜,对贾政道:“这便是妹夫的庶子?到底是读书人。”

    贾政和王子胜关系很淡,“嗯”了一声,看贾环一眼,介绍道:“这是你三舅。”

    贾环施礼:“见过三舅。”

    王子胜轻慢的“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贾宝玉看得心中暗笑:环老三,你也有今天不被待见之时?

    当即,坐下来喝了小半杯茶,王子胜让仆人领着贾政等人到一处偏厅中稍坐,准备吃酒。

    偏厅中比较清净,灯火通明,仆人环绕。摆着三张八仙桌。瓜果、糕点、茶水一应俱全,都是王家的亲戚中今天受邀来吃酒的男子。

    一阵寒暄后,贾政坐到长辈的一席中。有四五人,贾琏、贾宝玉、贾环三人坐在小辈的一席中,有七八人。薛蟠、史智都已经在座。另有几个王家的子弟进进出出,招呼着众人。

    打个招呼后,贾琏,贾宝玉,贾环落座。

    史智看贾环一眼,拱拱手,道:“这一位想必就是名闻天下的贾子玉贾兄弟。我四大家族都是勋贵世家,今日家宴,你穿这一身读书人的儒衫,怕是不妥吧?”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