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 王府(下)

推荐阅读:随身带个侏罗纪我的魔法时代锦衣春秋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捡了本天书高魔地球最强狂兵万古天帝穿越大唐的现代人乱世枭雄

    宝玉素来是在闺阁中厮混的人物,宝钗心中担忧的情绪表现的并不明显,但还是给他看出来。顿时心中闷闷不乐。宝姐姐在担心环老三呢。

    两年多前,宝姐姐刚来府里时,他经常和宝姐姐一起顽笑,心里也时常有亲近之意。为此,也曾和林妹妹拌嘴,受林妹妹讥讽。

    此时,宝玉心头有点憋闷,类似于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心里很受挫折。

    宝钗端坐在椅子中,哭笑不得,又不好解释。和环兄弟相比,宝兄弟这就像个小孩一样。她是担心她哥哥啊!

    …

    …

    宝钗很清楚,以环兄弟的能力,她哥哥十个都不是对手。而王府前院的偏厅中的局势也印证着宝钗的担心。

    在省略若干叫嚣、反讽、嘲笑、讥诮、起哄的语句、场景后,闹哄哄的偏厅中,此时,气氛很诡异。

    这时偏厅中王子胜等长辈已经出去,聚着十二三个四大家族的子弟在围观。

    贾环坐在八仙桌前,将手里的毛笔搁在一边,将他写好的一份案情说明书,放在桌面,嘲讽的看着对面站着,矮圆脸,微胖的呆霸王薛蟠,“薛大哥有胆子,有脾气。来,签个名。我等正月十五过了,就去都察院递交这份供状,要求彻查冯渊之死的案子。”

    薛蟠借着酒劲,一直冲贾环叫嚣,“你待怎么样?”很嚣张。现在贾环把态度亮出来,薛蟠有些犹豫。他虽有点呆,但又不傻,这状子如何能签名?

    一旁本来在起哄的贾史王薛几家的子弟都略微有些安静,这是个狠角色啊。

    他们这群纨绔子弟不是怕事的人。但是什么时候该起哄,什么时候不该起哄还是很清楚的。贾环明显是玩真的。那状纸上写的很清楚:自承唆使家奴打死冯渊,强抢女子。呆霸王要是签了名,这觉得是能当证据用的东西。

    贾环哂笑一声,道:“怎么?薛大哥不敢?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问我要怎样?我要怎么样?我要把你送到三法司的监狱里面去。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我的老师是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贾环的话音刚落,偏厅里想起微微的哗然声。都察院属于三法司之一,要复查已经定了的案子,逻辑上也说的通。这是真的玩真的。

    坐在隔壁桌子板凳上的贾琏摇摇头,喝着茶。薛大傻子竟然敢挑衅环哥儿,这回是骑虎难下吧?他是真相信贾环下的了手。

    围观人群中的史智嘲讽道:“有个右副都御使的老师很了不起啊?不过是正三品。我们这些人家谁家里没有爵位?”

    王承嗣、王伟等七八人都是一脸的无语。不过是正三品?你问问京城中几十个勋贵世家,有几个敢惹正三品的文官?

    天下承平日久,此时国朝勋贵势力并不弱于文官集团。但勋贵世家也分三六九等。不是挂着侯爵、伯爵的爵位就能唬得住掌握行政权力的文官。很多时候恰恰相反的。

    贾环冷淡的看了史智一眼。并不搭理此人。

    史智的父亲保龄侯史鼐现在还是实职,日后迁委外省大员也不多是个从二品的布政使。都察院的副都御使和一省布政使谁地位更高,这需要问吗?都察院主要业务就是监察、弹劾。职责是监察百官。史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不过是正三品?真特么的是无知者无畏!

    史智大约也觉察到他的话有问题,闭上嘴。

    贾环扭过头,讥笑的看着一脸纠结的薛蟠,“来啊,不敢签名的是孙子。”

    薛蟠瞪着牛眼看贾环,突然的大吼一声,“好,劳资签了。你不去都察院告状是孙子。”

    薛蟠抓过笔,签了名。

    贾环将状纸一抽,拿到手里,拱拱手,“好。薛大哥在家里等着。等几天就有御史的传票到家中。”

    “唉!”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叹了口气。薛大傻子啊!果然是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贾环说的像模像样,薛蟠听着众人议论,心中突然有点空荡荡的,隐约有点害怕。他是知道厉害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打死人后,乖乖的跟着薛姨妈到京城来躲避。但随即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王子腾的长子王承嗣吩咐人把笔墨撤下去,重新整治酒菜端上来,亲自给贾环倒酒,劝道:“环兄弟,使不得。都是亲戚,不要为不相干的人伤了情面。”

    他是中途才进来的,代表父亲招待亲戚们。算的上是此间的主人。他看着贾环是认真的。不得不打圆场。要说,他三十一二岁的人,怎么看的上薛蟠这个草包。

    贾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将状纸叠好,收进贴身的口袋里。

    哦,现在出来打圆场,刚才都在看我的好戏。早干嘛去了?

    王承嗣见贾环不给面子,在人群中找着贾琏,苦笑道:“琏兄弟说句话。”

    贾琏推辞道:“环兄弟主意正的很。我是劝不来的。”

    一屋子人碍着情面劝了贾环几句,见贾环不为所动,也没人真下功夫去劝。真正担心的反倒只有王承嗣。因为,贾环把事情闹出来,最终还是要他父亲去解决。四大家族里面的其他人都没有能力解决,也没有相应的地位和右副都御使说话。

    众人正说着话时,内宅里传了消息出来:“问哥儿们酒喝完没有。喝完的话,让环哥儿进去。”

    看着前来传话的小厮,屋中的众人都傻了眼。这什么情况啊?去内宅里见女眷,这是很高的待遇啊!

    几名和王子胜次子王伟关系好的子弟就看着他。这什么情况?王家现在是四大家族之首。刚才王子胜对贾环态度不好吧?不然,他们至于起哄、看热闹、得罪人吗?

    贾环心中平静,终于到今天来王府的正题了!在十几名四大家族子弟惊讶的目光中,从容的步出偏厅。留给金陵四大家族子弟们的是一年少年的背影。

    人群中响起几声叹气声。

    这少年纵然名满天下又如何?大人物,他们这群人又不是没见过?以为圈子里来的是一个新人。但,似乎来的是一头猛虎!

    …

    …

    贾环跟着王府的小厮进了垂花门内,有一名大丫鬟带着两个小丫头早等着,领着贾环穿堂过室,抵达一处花厅中,满屋子的贵妇人,少--妇,姑娘,丫鬟。

    贾环熟悉的有王夫人、王熙凤、薛姨妈、薛宝钗、贾宝玉。坐在上首的是一名穿着常服的女子,年纪偏大。可以得出结论,今晚确实是比较私人化的家宴。

    王夫人放下茶杯,神情淡淡的介绍道:“环哥儿,这是你二舅妈。”

    贾环向上首的何夫人行礼,“见过舅妈。”

    何夫人笑着点点头,打量着贾环,“恩。是个沉稳的孩子。”又让贾环一一见过聚在此地的内眷,这才丫鬟们领着贾环到一间雅静清幽的小厅中候着。

    贾环离开,王府的女眷们都是笑呵呵的议论着:这就是名满天下的少年神童?

    贾宝玉看着贾环出去的背影,一副泄了气的皮球的模样。他还在想宝姐姐向着贾环的事情。宝二哥的目光始终局限在这些事情上头。

    薛宝钗和贾环目光接触了一下,但如此多的人前,她也不能问什么。

    贾环心里知道宝姐姐在想什么,薛蟠给他激的签下状纸。等于是将一个把柄送到他手上。但是他现在暂不考虑这件事。他现在需要应付的是当前的事情:见王子腾。

    这关系着他未来的计划采取那套方案。王子腾是有资格对他在四大家族内部的地位做一个定位。

    大丫鬟奉茶后,留一个小丫鬟在门外候着,告辞离开。

    贾环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这间小厅。

    厅中陈列雅致,尽显豪族气派。正中是一副山水画。落款是前明书画家祝枝山。等候着王子腾的召见。心中推敲着。

    等到大约晚上九点半左右,贾环被人领到一处明轩中。明轩中布置着书橱、书架。四排架子上的蜡烛将明轩照射的通明。窗户大开,正对一个小池塘。波光粼粼。再远处,可看见王府中的夜景。星光洒落在树木、屋舍、园林中。四角的铜柱上冒着热气,并不令人觉得寒冷。

    明轩正中,王子腾正坐在一处软榻上,几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服侍着,手里端着解酒汤,漱口茶等。

    王子腾看贾环一眼,挥挥手,几名女子纷纷退下。再片刻池塘对面的一处亭中亮起灯,悦耳的琴声、琵琶、箫声依次传来。

    贾环心中一笑,王子腾这日子过的!这才叫人生啊。

    王子腾坐在软榻上,看似慵懒、随意,但身上有着威严的气度,缓缓的道:“子玉,知道我为何找你来吗?”

    贾环站着,道:“回二舅,我不知道。”

    王子腾就笑一声,看着贾环,“你应该知道的。”

    贾环就笑了一下,没说话。他大致有一点思路。王子腾要见他,并非无迹可寻。应该是早早的就和王夫人打了招呼。恰逢春节,正好在家中见他。

    他是国朝最年轻的举人。勋贵世家在他中举之后纷纷下帖子请他喝酒。四王府上都下过帖子:如北静王、南安郡王。锦乡伯韩靖,京营参将、神武将军冯唐更是派儿子来请。

    贾府给他的待遇很好。薛家已经没落,自是不提。但薛姨妈也有嫁宝钗给他的心思。而王家,史家却不给他请帖,这不奇怪么?

    王子腾其实应该要拉拢他的。

    但贾环今天进门来,就感受到王子腾的弟弟王子胜的恶意,接着又是四大家族子弟的起哄。特别是其中还有王子腾的女婿史智。这他对今天见面抱着警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