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王府(完)

推荐阅读: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大妖猴战国赵为王召唤我吧这里有妖气助鬼为乐系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空道仙绝对交易

    夜色浓郁。王府中灯火通明。深夜之际,家宴已散。内宅中,王家的亲戚们纷纷告辞,坐上马车离开王府。王家的女眷相送,道别。场面平常、热闹不失温馨。

    薛姨妈带着女儿坐进马车的一刻,脸上的笑容就淡去。坐在马车中的塌椅上唉声叹气。她已经知道儿子薛蟠挑衅贾环的事情,“这个孽障….”

    薛宝钗压抑着心中忧虑的情绪,轻声安慰着母亲。她亦是无法的,只能希望环兄弟不是真要对付她哥哥。

    …

    …

    亲戚们纷纷起身离开时,王夫人并没有动身,而是淡然的继续在厅中喝着茶。王熙凤则是在姑妈面前说着笑话,活跃着场面、气氛。

    宝玉心里难过,坐立不安。想着早点回家休息,明天去林妹妹赔罪,然后找找安慰,“母亲,我们还不走吗?”

    王夫人慈爱的看着儿子,笑道:“你想是累了吧?再等一会,你舅舅还在见环哥儿。”

    宝玉“嗯”了一声。

    王熙凤美丽的丹凤眼中神光一闪。心里有点底。原来是她叔叔要见环哥儿。现在就看结果如何。如果环哥儿能得到她叔叔的认可,那可就了不得了啊。

    王夫人喝着茶,脑海中想着她和哥哥的对话。她表达了她的担忧:宝玉是她的嫡子。

    …

    …

    明轩之中,王子腾喝着解酒的酸梅汤,看着笑着的贾环,淡淡的道:“听说你和你母亲的关系不睦?”

    这句话说的语气很淡,但对贾环的压力很大。

    王夫人现在如果指责贾环“不孝”,要给贾家的人扣一顶“见不的贾家好”的帽子,于贾家的媳妇来说是大忌。她的名声也没了。

    但若是王子腾对外说一句“贾环不孝”,以王子腾九省统制从一品的身份、地位,又是贾环的舅舅,贾环的名声要毁一大半。

    贾环不知道王子腾是试探还是认真的,背上有点冷汗。

    诚然,他是可以以薛蟠唆使家仆打死人的事情威胁王夫人,如果要深究他送药丸给贾珍的事情,就请山长将这件事在朝堂上抖出来,看王子腾兜不兜的住?王夫人没有为王子腾选择政治对手的权力。

    但如果王子腾要自己选择政治对手呢?

    贾环心里叹口气。这是80级的大号欺负他10级的小号。与智商无关,是实力上的碾压。断然否认道:“绝无此事。百善孝为先。我与我母亲或有些分歧,但我绝不敢有不敬之处。”

    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贾环要是承认他和王夫人关系不睦那才是蠢到家。

    王子腾大有深意的看贾环一眼,并不理贾环,喝着酸梅汤。

    时间仿佛停止。只有些不清晰的丝竹之声从湖面上飘来。明轩中气氛凝滞。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王子腾才放下精美的白瓷碗,徐徐的道:“你明白就好。”

    贾环心里长长的松口气。后背上已经湿了一片。十分难受。幸好是冬天,从外面看不出来。

    王子腾敲打完贾环,伸手示意道:“坐吧。你既然叫我一声‘舅舅’,在我这里无须拘礼。”

    贾环依言坐在明轩中铺着佛青色坐褥的梨花木椅。心里无语。这显然是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的节奏。王子腾的话听听就算了,不能当真。赐座是优待。

    王子腾拉了下手边的绳索,片刻后有两名丫鬟送茶上来。贾环抿一口就品出来:云雾茶。品级怕是极好的。

    王子腾喝着茶,打量着眼前的少年,脑海中浮起他的资料。少年神童,诗才天授,才能卓异。居高临下的道:“你年少中举,不可得意。要努力奋进,争取早日金榜题名。于家中的父母、兄弟,要孝顺、友爱。于家中的亲戚,要和睦。”

    贾环起身答道:“是,舅舅。”

    王子腾满意的点点头,“你去吧。免得你母亲等的心急。日后有事,可以来府里见我。不用去见卫康、宁龙江之流的人物。”语气带着傲然。

    贾环一听就懂。说的是年前山长在武英殿面圣之前。龙江先生和他偶遇,示警。尔后他又和户部主事,卫神童的父亲卫康见面,洽谈条件,促成山长一系运作在武英殿的事情。

    贾环答应下来,行礼告别。出了明轩,有丫鬟领着他去见王夫人,准备离开王府。一路上,星辉洒落在华美的园林、院落中。王子腾今天最后一句话,有点得意忘形,泄露了心底的想法。王子腾暂时没有和山长一系翻脸的打算。所以,他今天过关了。

    贾环出去后,明轩中,王子腾脸色平静的品着茶。他妹妹给他说,宝玉才是妹夫的嫡子。贾环是庶子。这他知道。

    然而,即便是庶子,国朝最年轻的举人也具备拉拢,培养的价值。四大家族的后辈中,目前就这一个最出色。

    当然,有他在,贾环不可能越过宝玉去。

    …

    …

    贾环在王府后宅的正厅中见到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

    王夫人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淡淡的问道:“环哥儿,见过你舅舅了?”

    贾环点头,“嗯。”他还在想他来这一趟王府的得失。

    王夫人看贾环一眼,“走吧。”起身带着几人告辞离开王府。贾政、贾琏自有安排。一路上,贾环坐在自己的马车中,心里清点着他来王府的得失。

    得承认,王子腾带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认真的掂量、思考王子腾的每一句话。他以后在对待王夫人,对贾宝玉的事情上要有所顾忌。甚至,他怀里现在揣着的准备教训薛蟠的材料,都不能用了。

    贾环是真有搞薛蟠一家伙的打算。理由很有几条。

    第一,他看呆霸王确实很不爽,竟然当众挑衅他。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第二,他日后要娶宝姐姐的话,这个浑身充满“坑爹”气息的富二代,如果不压住,很有可能就会“坑妹夫”。妥妥的猪队友。

    第三,他想试试,能不能将贾雨村那个二五仔给干掉,提前解决一个定时炸弹。香菱的案子完全可以将贾雨村牵扯进去。等贾雨村日后升至高位,难度就大很多。

    第四,他想顺路解决香菱的问题。香菱在雍治十一年就是13岁的年纪。与宝钗、晴雯同庚。这在古代是一个可以婚配的年纪。薛蟠会求薛姨妈将香菱给他做妾。

    男子要娶妾有两个途径:其一,父母同意,帮其完成。如贾赦赐小妾秋桐给贾琏。其二,正房夫人同意。娶妾这件事,男人自己说了不算。所以,贾琏娶尤二姐,就算拜了堂,也是偷娶。非要王熙凤同意才算正式入门。

    红楼原书第十六回,时间线是红楼十一年冬,因贾元春才选凤藻宫,贾琏带着林黛玉昼夜兼程,从扬州赶回京城。同行的有进京陛见,准备升官的贾雨村。

    王熙凤率平儿、丫鬟接着贾琏,在家中喝酒时,两人对话中有这么一段。

    贾琏道:“说话时因问姨妈,谁知就是上京来买的那小丫头,名叫香菱的,竟与薛大傻子作了房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她。”

    凤姐道:“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也因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其为人行事,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她不上呢,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从这段对话中可见端倪。薛蟠在红楼十一年的某个月份娶了香菱。而贾琏和凤姐都看不上薛蟠,觉得香菱配给他是可惜了。

    贾环如果想要避免香菱最后被虐待致死的悲剧。别让香菱给薛蟠做妾是最佳途径。等做了妾,香菱这辈子就得跟着薛蟠了。贾环再管,就不是轻松的事儿。那是薛蟠的家事。

    但不管贾环想要弄薛蟠的理由有多少条,现在他都得收起来,王子腾刚刚对他说“于家中的亲戚,要和睦。”他转头就去都察院把薛蟠给弄进去。这绝对是在挑衅王子腾。

    贾环心里叹口气。这是今天见面的坏消息。而这次见面的好处,亦有几条。

    第一,王夫人在贾府中,对他恐怕要收敛着点。毕竟,她的大靠山王子腾有拉拢他的意思。总之,贾环和王夫人现在要一团和气,不准开撕。至于,心底怎么想的,那另说。这是王子腾的调和。

    第二,他现在在四大家族内部的地位,不是一个新人,而是受王子腾看重的后辈。被王子腾单独接见的待遇,不是谁都能享受的到的。至于,贾环能从四大家族,特别是王家弄到多少好处,那要看他的本事。

    第三,王子腾允许他来王府求见。这让他在面临很多事情时,多了一些腾挪的空间。以王子腾的地位,贾环眼里的大事,在他面前可能就是一句话的小事。如果是为山长的事情,也多一些交换、回旋、沟通的余地。

    当然,如果认为王子腾可以当靠山就太天真了。贾环绝对不会这样认为。贾环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他或许可以成长为王子腾手中一颗有价值的棋子,但绝不会是继承其四大家族扛鼎位置的人选。棋子是可以牺牲的,继承人则是必须要保的。

    嫡庶之分,不只是说说。

    他和王子腾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宝玉才是王子腾的亲外甥。

    朝堂上诸公,大部分都是从棋子成长为棋手的。但贾环并不觉得给给人当棋子是什么很值得高兴、可以炫耀的事情。虽说当棋子说明自己不是废材。

    命运最好还是要把握在自己手中。虽然,有时候实力不够,扼不住命运的咽喉,但我们可以以此为目标而奋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