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反击!反击!(三)

推荐阅读:贵女多娇别折腰重生之我本枭雄荣耀王者巅峰快穿:女主不当炮灰每个世界都要苏爆你(快穿)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喵霸狂暴武魂系统新帝谋婚:重生第一女将先生是个偏执狂

    贾环仿佛没有感受到花厅里的气氛,朗声道:“回祖母,孙儿举报赖大管家贪污公中的银子。请祖母派人彻查。”

    厅中的众人一阵哗然。贾环甚至连原因也不说。简单、粗暴的直接举报赖大。

    贾宝玉依偎在王夫人怀里,暗自松口气:环老三不是说他就好。

    王夫人眼皮子抬一抬,喝着茶,琢磨着情况。环哥儿告赖家的状,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他就是这个性格。

    邢夫人一脸的错愕。她没想到贾环竟然要整赖大。这有点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赖嬷嬷“反扑”的事情,年前谁不知道?

    贾母哭笑不得,“你这个哥儿!”贾环竟然在她面前给赖大上眼药。这是报复之前赖嬷嬷告状的事情吧?

    人群中的赖大家的刚才还在担心,立即,在片刻后担心就变成现实。脸上全是震惊的神色,以为贾环看破赖家挑唆宝玉拉他垫背的事情。

    但这其实是把贾环神化了。贾环此时掉转矛头,直接对准赖家的原因很简单:他本来就是计划要清除赖家这个贾府身上的寄生虫。正好趁着这个计划刷一波攻击。

    再者,他要以影响力的方式主导贾府的权力,首先就与赖大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赖大二月初在族学银子上故意刁难他,就是将这个根本矛盾再次挑明。

    贾环当面说起来,贾母也不能当没听到,啼笑皆非的道:“环哥儿,他到底什么事情得罪你了?”

    上位者的思维,看问题的角度与众不同。贾母第一反应就是赖大得罪贾环了。至于什么贪污公中的银子,听听就好。这只是个由头。

    贾母这话说出来,厅中的丫鬟、婆子们都是笑,“三爷必定在赖管家哪里受了气啊。所以请老太太做主。”

    剩下有不少都看向赖大家的:她得庆幸她今天在这里。阖府上下谁不知道环三爷手是很黑的!

    贾环义正言辞的道:“祖母,并非是赖管家得罪我。而是孙儿近来发现管银库的林管家林之孝,管库房的吴管家吴兴登都听他的吩咐。权力过大。他绝对会监守自盗。这一点,从东府的都总管赖升身上就可以看他。他当初贪了东府的不下五千两银子。这还是老太太开恩,蓉哥年轻没有彻查的缘故。”

    贾环把“血统论”都给抛出来。

    你兄弟是贪污犯,你怕也好不了多少吧?在中国,血统论是很有市场的。比如当初陈群的九品中正制,隋唐的贵族、门阀。比如国朝现在的家族名声等。

    贾环说的话,细想下来很有道理。但更多的人是将他这番话视为对赖家不满的发泄。毕竟,前有赖嬷嬷攻击族学,后有赖大刁难环三爷。

    薛姨妈就是听的一脸笑意喝茶。这个哥儿哟。

    贾母笑着摇头,道:“你们听听,又是一箩筐的道理。”四处看一看,找到椅子后排人群中赖大家的,笑道:“你替你当家的给环哥儿赔个罪吧。让他消消气。”

    赖家是她支持的。不可能因为贾环一句话就去查。

    赖大家的是名四五十岁的仆妇,穿着体面衣衫,是管事娘子。贾府中人称“赖大娘”,忙走出来,向贾环弯腰行礼,“我当家的得罪了三爷,请三爷恕罪。”

    赖大家的话说的很客气,但态度是很倨傲的。第一,她没有跪下来赔罪。赖家是贾家的家生奴仆。跪着是应该的。站着是主子给的体面。第二,说赔罪,没说如何补偿。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

    赖大家的心中确实对贾环有点忌惮。环三爷在贾府内的名声,威望,一大半是斗争出来的。她几乎场场不落的看了。刚才贾环开口时也有点畏惧、害怕。人的名,树的影。那不是开玩笑的。

    但,老太太的表态一出,她心中的畏惧就消失。很明显,老太太护着赖家。

    贾环当然不卖帐,冷笑一声,“道歉有用,要法律干什么?赖大娘真要想道歉,回去叫赖管家把这些年吞了我贾家公中的银子退回来。”这是不依不饶的态度。

    贾环说的就像一副“真理在我手,我代表正义”的模样,但此时花厅中的这些人,哪个不是成了精的人。当然,不谙斗争技巧的丫鬟、小主们要除外。

    赖大家的对贾环此时近乎训斥的态度极其不满,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少年罢了!有老太太护着赖家她怕什么?当即不理贾环,对贾母解释道:“老太太,月初的时候因族学做皮蛋卖亏损了,三爷想要将族学的供养银子一次性提走。我当家的便请环三爷去议事房中面对面说了一声。想是三爷心里不痛快。”

    贾母顿时有点恍然,原来症结在这里。同时微微有些好奇,扭头问身边的鸳鸯:“有这么回事?”

    鸳鸯现在心里其实也有点哭笑不得。三爷今天顺利过关,该早点出去办自己的事,偏他在这里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的往外丢。几下把宝二爷给坑了,给压住。现在更是把矛头指向赖家。这明显是在搞事的节奏。但,三爷,这样真的好吗?

    鸳鸯心里知道贾环今天是无妄之灾,但她也是贾母的秘书,不偏不倚的道:“嗯。”说着将贾环组织管事培训班的家生子少年们卖松花皮蛋亏损、赖大刁难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自是知道老太太心里不待见三爷。这件事在月初府里传遍的时候,她并没有给老太太说。其他人,除了赖嬷嬷,谁没事敢在老太太面前说三爷的坏话?

    贾母听完,点点头,好笑的看着贾环,“环哥儿,赖大也是一番好意。怕你把族学的银子都亏掉,给你提个醒。”

    赖大家的就笑一笑。有些得意。

    贾环向贾母拱拱手,道:“老祖宗又所不知,孙儿只是让族学的少年练练手。早期有所亏损,只是个必须要经历的阶段。都是些少年。现在松花皮蛋已经盈利。我回头把账本送过来给老太太看看。”

    “啊!”厅中一阵惊呼。不独独是宝玉、宝钗、迎春、惜春露出惊讶的表情。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等人亦是如此。丫鬟、婆子们都是惊呼出声。谁不知道皮蛋是亏损的啊?账本是不需要看的。以三爷的招牌,不可能说谎。至于探春、黛玉则是平常,那天贾环和探春说过,黛玉旁听着。

    胜利者不需要受到指责。

    贾母一时无语。都盈利了,自是贾环说什么就是什么。

    贾环再道:“祖母,孙儿当年在东庄镇救灾,手里过的都是一两万的银子。现在东庄镇如何?是京西有数的繁华小镇。区区几百两银子的亏损算什么?赖管家不是不知道。他是巧借名目刁难我。”

    区区几百两银子的亏损算什么?这话说的是很霸气!很傲然!但,贾府内宅里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贾环没有说谎。东庄镇的事实摆在眼前。东庄镇在京城中很有名气。

    “手里过的都是一两万的银子”这句话更是刷新贾府内宅一众人的三观。所有的人公认贾环读书科举是一把好手。毕竟是国朝最年轻的举人。没想到他有操控一两万银子的本事!

    东庄镇救灾的银两的数量,在没有报纸的年头,知道的人并不多。

    众人在确定这又是一个事实的同时,想起一位今天不在场的人:琏二奶奶。大家想听听她的感想。以琏二奶奶那张利嘴,怕是能将大家此时的感受表达出来。

    诸如此上种种想法外,还有同时确定的事情:赖管家确实是在刁难贾环。对于一个能以数万两银子经营的人,亏损两三百两银子难道不是小事情?

    赖大家的此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将心底对卖皮蛋赚到钱的惊讶压下去,忐忑的看向贾母。所有的种种,都要取决于老太太怎么看?

    贾母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仿佛守护地盘的猛虎看到挑衅者时的反应,沉吟着道:“账目我就不看了。你既然举报赖大贪污,那你就去查查吧。”

    贾环点一点头,领命道:“祖母放心,我一定将府里的硕鼠给揪出来。”心中哂笑一声。

    贾母宣布的这个结果,差点没让赖大家的瘫软在地上。心里不但的问,怎么会这样?

    探春的丫鬟翠墨就站在对面,将赖大家的神情变化从头看到尾。心里笑道:看你能的,还得意不?领教到三爷的手段了吧?咯咯。

    贾环把事情说完,昂首挺胸的带着心情复杂的晴雯出了花厅中,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贾母神色淡淡的道:“大家都散了吧!”带着鸳鸯离开花厅。鸳鸯心里叹口气。三爷啊,过犹不及!

    王夫人嘴角翘起来,老太太心里有想法啊。带着宝玉、丫鬟和薛姨妈、宝钗一起离开。

    黛玉闷闷不乐的带着紫鹃独自回房里。身影多少有点孤苦伶仃。宝玉看看黛玉的倩影,想要去安慰、道歉,最终自得跟着母亲走。

    三春则是同行,往东跨院后的抱厦厅而去。身边的几个丫鬟叽叽喳喳的说笑,兴高采烈。宝二爷今天摔玉闹出的风波,三爷被卷进来,但三爷真是厉害啊!连着反击,连着拿到好牌。

    探春嘴角带笑,回头明眸一扫,嗔道:“好了,你们这些小蹄子,一个个少说两句吧!二哥哥往日对你们都不错的吧?”

    迎春的大司棋笑着道:“二爷虽则细心、妥帖,但到底不如三爷给力。”

    一众丫鬟们都是爆笑起来。给力,这个词是三爷嘴里的新词。司棋用的恰到好处。宝二爷细心、平易近人,可有什么用啊!三爷说一句话,那些婆子、奶妈现在谁敢放肆的对姑娘们?一个个老实的不得了。

    探春笑着摇头。

    三弟弟压住二哥哥之后,这一局矛头指向赖家的又赢了。反击的非常成功。接下来府里的局面确实让人期待。三弟弟要执行他的改造计划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