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罢黜、获胜

推荐阅读:【网王】笼(H)学霸恋爱羞耻play快穿王者荣耀:英雄,跟我走黎明之剑诸天投影替天行盗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都市超强仙医武者世界大冒险寒门秀色之农门娇女

    荣国府大总管的职位,就像是一棵诱-人的胡萝卜吊在贾府的管事、头目面前。不管是不是能吃到,谁都想尝试着去吃一口。两三天的时间内,贾府内的各级管事、头目都在寻找各种各样机会与贾府大老爷贾赦接触、闲聊、送上赖大的黑材料。

    根据贾府内的小道消息,据传赖大有上百份贪--污的罪证落入大老爷手中。

    赖家在贾家奴仆中经营数十年的根基,以可以感知的速度崩塌。在贾赦、贾环、贾琏都对赖大表示出不满后,贾家的奴仆谁还会和赖大站在一起呢?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

    笼罩在赖家头顶上的网正在以收紧。身处在网中的赖家在家中秘密商议后,亦开始自救。

    而此时,贾环正在闻道书院中,悠闲、轻松的拜会老师、同学,在新建的藏书馆中看书、学习。

    他的长随钱槐留在贾府中。然而,没有会相信贾环对贾府内的事情一无所知。

    三月十九日晚。宁荣街,宁国府中。贾蓉在后花园会芳园中宴请贾蔷、贾琼,贾琛,贾璘四人喝酒。暮春至极,繁星点点。会芳园中,树木葱郁、环境幽静。

    贾蓉搂着身边的歌姬,举杯和众人饮了一杯,笑道:“你们说可笑不可笑?赖大竟然让他兄弟赖升来求我,请我帮忙说句话。嘿。这个老东西。”

    “哈哈。”贾琼,贾琛,贾璘三人都是大笑。前些天贾琼带人过去借东西,其实是和琏二爷商量好的。

    贾蔷笑着喝酒。“赖爷爷”这个称呼,这个人已是昨日黄花。

    …

    …

    东跨院中,灯火通明。贾琏自上次给王熙凤捉住痛脚后,这两天晚上都老老实实的在家睡觉。

    王熙凤洗过澡换了身家居的衣裳出来:上身是粉白色的襦衫,下面穿着浅色宽松长裤。越发的显得她身姿窈窕又丰满。********。容颜妩媚无端。

    贾琏坐在椅中喝茶,禁不住咳嗽一声,眼睛瞄着凤姐儿。

    王熙凤笑盈盈的嗔贾琏一眼,坐在床榻上。平儿过来奉茶。王熙凤挑着茶盖,道:“琏二爷前儿好大脾气,把赖大管家都吓的跪在地上。赖大娘今天求到我这里来了。你们外头的爷们是怎么想的?”

    王熙凤口中的赖大娘自不是赖大家的,而是赖嬷嬷。

    贾琏就笑,“她给你多少银子了?”凤姐儿的性情,他是很了解的:拿银子办事。

    王熙凤也不瞒贾琏,娇笑道:“这可是我的银子,你就别想了。赖大娘给了我1000两银子。请我说和。让琏二爷高抬贵手。”

    贾琏笑着摇头,肯定不止这个数,道:“环兄弟和大老爷的意思,是联手把赖家给抄了。”他跟在后面喝点汤。

    这杀气外溢的话让王熙凤、平儿两人都惊讶的沉默几秒。好一会,王熙凤回过神来,迟疑着道:“这不可能吧?老太太能让?”

    这怎么可能?老太太怎么可能让赖家被抄,那不是落老太太的脸面吗?她认为最多只是把赖****下大管家的职位。老太太会护着赖家。所以,还不如收点银子把目前的风波给糊弄过去,大家面子上过得去。环哥儿报复赖大,上次不是了结了吗?

    贾琏哂笑一声,他知道妻子心里的想法,他当时见他父亲时也这个想法,鄙夷道:“天真!幼稚!凤姐儿,你赶紧把银子退给赖大娘吧。这事已成定局。大老爷明天就会去回老太太。你们俩等着瞧。”

    其实,贾琏也不知道他父亲和贾环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样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娇妻美妾面前装个逼。看着凤姐儿和平儿两人震惊的模样,当真是神清气爽!一扫他这几天给打压的颓势。

    他对贾环的手段有信心。

    王熙凤怕贾环,可不怕贾琏,给贾琏嘲讽一句,讥讽道:“嗳哟,二爷傲着呢!”说着话,和平儿对视一眼。心中疑窦重重,同时夹着惊诧的情绪。如果“抄家”是贾环的意图,那她明天可不会开口帮赖家说话。她没兴趣触怒贾环。

    平儿用力的点头。她其实信她家这位爷的话。因为,三爷曾经给她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以三爷那么硬的性格,既然要对付赖家,绝不会半途而废。而以三爷的手段,也绝不会无功而返!

    …

    …

    三月二十日上午,春和日丽。微风徐徐的拂过树梢。

    贾赦从贾府东路他的外书房里出来,进了二门来,往贾母的住处而去。

    消息不胫而走。不断的有人进入贾府内宅,赶往贾母所在的偏厅中。所有人都明白,大老爷亲自上场,近日的风波,到了掀牌的时刻。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上午的,老太太正在和两个儿媳妇、薛姨妈、王熙凤、尤氏、秦可卿说笑。偏厅中布置的奢华,光线明亮,空气中有着暮春的柔和、闲适。全然没有感知到外界的风暴。宝玉、宝钗、黛玉等人则是在隔壁的小厅中由李纨带着做针线活、顽笑。

    贾母刚说王熙凤说了个京城里措大穷酸的笑话,笑道:“好你个凤哥儿,这嘴伶俐着。传出去得罪读书人,我可不管你。”

    厅中的众人都笑起来。

    正说话时,就听到外头的候着的丫鬟、婆子们的声音,“给大老爷问安。”

    贾赦点点头,慢悠悠的进了偏厅中。心中情绪微微激荡。

    贾赦进来后,坐着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等人都是站起来。认真算起来,贾赦才是荣国府的主人。只是,他这一房因各种原因给二房压着。

    贾赦先给贾母请安,“儿子见过母亲。”再和其他人寒暄几句。众人纷纷落座。

    贾母微微皱眉,府外的事情,鸳鸯都给她说了,对长子的来意,她心知肚明,淡淡的道:“坐吧。”

    “谢母亲。”贾赦在邢夫人的上首坐下。有小丫鬟上来奉茶。贾赦喝了一口,从袖子里拿出一叠供状,道:“儿子有事来回母亲。近来我听说赖大贪了公中六千两银子。这个数字我是不信的。我查了查,赖大这一二十年来总计贪--污了我贾家近五万两银子。这些都是证据。简直是岂有此理!”

    贾赦语气严厉,杀气腾腾。

    人群中的赖大家的,心里一磕碜,腿有点发软。主子家里打死奴仆都是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她心中明白,赖家贪--污府里公中的钱的事情是有的。

    贾母看了这个不被她喜欢的长子一眼,缓缓的道:“那你想要怎么办?”

    贾赦厉声道:“我贾家虽然宽厚待人,但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不能任有下面的奴才肆意妄为。赖家吞下去的银子,都要吐出来。银子不够,拿赖家的资产抵押。”

    贾母不满的冷哼一声,批评道:“你什么时候对公中的事情这么上心?不都是你父亲,你爷爷留下来的老人在管?怎么,见环哥儿压了赖大一回,你也准备欺负他们家?蹭鼻子上脸!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觉得我老糊涂了?”

    贾赦毫不犹豫的起身,“噗通”跪在地上,“儿子不敢。证据确凿,儿子不敢不管!否则我贾家公中的银库都成了别人家的,想拿就拿。那成何体统。这是一百多人的证词,请母亲过目。”

    贾赦跪下来时,厅中的王夫人、薛姨妈等人都是微微动容。丫鬟、仆妇们都是轻轻的吸着凉气,“嘶--!”大老爷这是来真的,要下狠手。

    赖大家的浑身轻颤。

    试想,是贾赦的脸面重要,还是贾家的奴仆赖家的脸面重要?贾母即便再不喜欢长子贾赦,也要考虑这一点。她偏心,那是在贾赦和贾政两个儿子之间偏心。

    贾母脸色微变,一百多人的证词,这只怕不是假的。吩咐鸳鸯拿了过来。轻轻的翻着。客厅中气氛沉默着。

    刚才一直很活跃,说着笑话的王熙凤此时沉默着。她有点明白贾环的套路:疏不间亲!她公公再怎么的,也是老太太的儿子。赖家再劳苦功高,只是奴仆,而且是理亏的一方。

    赖嬷嬷就是在这样一片沉默着氛围中拄着拐杖进来,见贾赦跪在地上,她亦是无法,颤巍巍的跪在地上,也不辩解,哭泣道:“求老太太开恩!”

    赖大家的也从仆妇中走出来,跪在婆婆身边,用力的磕头,砰砰砰,“求老太太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开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厅中的众人一个个看得不忍。赖家贪归贪,但终究是给府里做了一辈子的事,到头来落的要追缴五万两银子,这是要倾家荡产的架势,让一干仆妇、内管事不免心中都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贾母伸手虚扶赖嬷嬷,“快起来,快起来。你也是七八十的人了,还跪在地上。”

    鸳鸯、琥珀两人上前将赖嬷嬷扶起来。贾母又给了座。

    赖嬷嬷坐在矮凳上,老泪纵横,道:“我那个不孝子监守自盗,我原是没有脸面来见老太太。只是想着要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难忍,腆着脸来求老太太开恩:放过他这一遭。”

    贾母感慨的抹下眼睛,她想起她的小女儿贾敏。点点头,对跪在地上的大儿子贾赦道:“你起来吧。你这些证据我都看了。让赖家补上1万4千两,和环哥儿上次查的,凑足2万两。这件事就此为止吧。日后不许再提。”

    厅中的仆妇、内管事们纷纷道:“老太太仁厚。”这是减免了一大半的银子。

    赖嬷嬷和赖大家的两人再次跪在地上谢贾母。心里松口气,只再缴1万4千两,赖家还是凑的出来。

    贾赦态度极好,道:“是,母亲。”又道:“赖大如今做了这样没脸的事情。儿子建议让他回家休养。大管家的人选,还请母亲尽快任命下来。”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没有人觉得贾赦将赖大踢回家这个提议过份。都贪了那么多,位置肯定不保。

    贾母深深的看贾赦一眼,将问题踢给贾赦,“你觉得谁合适担任大管家的职位。”

    这个问题让邢夫人的心都快跳的嗓子眼。她是激动、兴奋的。提拔一个大管家,她丈夫在府内的权力要大增啊。

    王夫人瞥了一眼,心道:白痴。

    王熙凤眼睛眯了眯,环哥儿的算盘打的好,但赖嬷嬷跪地相求,老太太到底是心软。还是和她预料的结果一样。只是把赖****下大管家的职位。

    老太太这时候是在测试大老爷是否有夺权的意图。不然,费这么大力气将赖大弄下去,白忙活一场吗?大老爷要是应对不好,赖家可是会翻盘的。

    比如,老太太可以把原东府的大管家赖升扶上去。赖升被整下来的理由是他在珍大哥丧事期间喝酒,对主家不敬。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贾赦差点说出“林之孝”三个字,但想起贾环的方案,话到嘴边压下去,貌似温驯的道:“儿子听母亲吩咐。只要不是赖大、赖升就行。”

    薛姨妈、尤氏、秦可卿三人在一旁看热闹。看到贾赦的说辞,心里都是摇头。这有着强烈的贾环的风格。前些天贾环就是在老太太面前说:孙儿听祖母吩咐。

    王夫人微微诧异的挑挑眉头,随意释然。她那个庶子的本事,她是领教过的。她不说话都能被坑。

    贾母一句话给贾赦堵住,愣了两三秒。她儿子什么水平,她不知道?她也看出来,今天这事背后少不了贾环搅合。想了想,道:“让单大良先管着。”

    林之孝家的在内宅当着排名第一的内管事,她再把林之孝扶上去,不是很妥。

    贾赦应了一声,寒暄几句就告辞离开。贾母并不挽留。而是好言好语的安抚了赖嬷嬷一会儿。

    偏厅中的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等人都明白,这场风波算是尘埃落定。赖家给贾环整的惨了。足足陪了两万两银子。还搭上赖大的大管家职位。即便赖嬷嬷在老太太面前还有脸面,但赖家至此在贾府中失势已成定局。

    而王熙凤心中在衡量贾环的目标到底算不算达成?看似大获全胜。好像和琏二爷说的有差别啊!不过,即便是这样,这手段也很了不起。

    厅中的丫鬟、仆妇们各自的心情不相同。疾风骤雨消散,一场贾府奴仆界的洗牌就此终结。除了增加了谈资之外,更甚的是大老爷、环三爷的威名。

    …

    …

    此时,贾赦哼着小曲到外书房找贾琏。

    约上午十一点许,春日融融。赖嬷嬷和赖大家的回首看着贾府轩峻壮丽的屋舍,心情复杂。轻轻的一叹,又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此刻,在妙峰山下东庄镇的一处民居中,贾环正在拿着茶杯和林芝韵下棋。

    林芝韵带着面纱,执白。贾环执黑。

    贾环伸手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微微一笑。真的结束了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