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鉴赏

推荐阅读: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超级特战兵王幻神骄记

    四月十三日,天晴无风。夏日绵绵。

    上午时分,贾环在望月居的前院厅中招待前来拜访他的贾代儒。

    贾代儒七老八十的年纪,特意换了一件干净的儒衫,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

    贾环笑一笑,并不催促。他昨天和贾琏见面,碰头聊了聊蜂窝煤的事情。贾琏没有能力将蜂窝煤卖到皇宫里面去,他认为可以试一试。贾家并非没有宫中的途径。

    至于贾代儒今天来访的缘由,他很清楚。他昨天将贾瑞安排到贾府里的门房中当个小头目。这算是个不错的差事。

    贾环对贾瑞的印象不怎么好。不过,鉴于贾瑞在族学这段时间里比较老实,他还是给贾瑞安排了一个去处,做退学处理。都二十岁了,读书也没有什么前途。

    贾代儒深深的吸口气,拱拱手,“三爷日后但有差遣,老朽绝不推辞。”

    贾环做个手势,“太爷言重了。”点点头,送了贾代儒出门。

    其实,贾代儒能帮他的,大约也就是在族老层面,帮他支撑一下。比如:族祭时,他的排位可能会比较靠前了。

    …

    …

    回府之后,连着忙了好几天,落实权力边界。将影响力渗透到贾府外头的方方面面。这几天来,贾环确实绷的有点紧。正准备回后院休息,和两个大丫鬟说话时,长随蒋兴进来,“三爷,老爷叫你过去。”

    贾环有点奇怪的出门,绕路到贾政的小书房梦坡斋中。这个时间点,贾政怎么在家?政老爹一贯是不迟到、不早退的官僚。

    梦坡斋中,布置冰块,在初夏之时,清凉舒适。贾政一身便服,神态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另外有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陪着闲聊。

    贾环道:“见过父亲。”

    贾政点点头,伸手介绍道:“这是顺天府通判傅试。”

    傅试起身,向贾环行礼,笑着道:“早就听闻世兄的大名,今日得见,实在不胜欣喜。”

    贾环客套了几句,打量着傅试。这位老兄就是贾政最得意的门生啊。他那位名叫傅秋芳的妹妹,据说,在某种程度是映射宝钗。

    寒暄了一阵子后,贾政道:“过两天,北静郡王府上的老封君寿宴,你和你琏二哥一起走一趟。”

    贾环一听就懂,道:“恭喜父亲。”

    贾府关系最好、地位最高的勋贵就是北静王。贾政今天将他最得意的门生傅试引见,又安排自己去北静王府上参加寿宴,显然是官职有着落。

    贾政惊奇的看贾环一眼,他这个儿子的反应很快啊。见贾环恭喜的语气有点淡。摇摇头,懒的和贾环计较,道:“你去吧。”

    他知道一个正五品的官位,引不起他这个儿子的情绪波动。但对他而言,却是一大步。自此之后,他可以上朝。

    贾环离开后,傅试笑道:“老师,世兄如此聪颖,将来必定可大有作为。”他不知道贾政要升官的消息,但是并不妨碍他恭维政老爹几句。

    贾政捻须而笑,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还要看他三年后的春闱大比成绩。”

    傅试就是一笑。老师这是口是心非吧!

    …

    …

    贾环从贾政的小书房梦坡斋里离开,直穿贾府,从内宅里回到望月居。刚吩咐如意去把那两副唐伯虎的画拿来鉴赏一番。

    一名小丫鬟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气喘吁吁的道:“三爷,你的同学快马到府里来送信。说有急事。”

    贾环无语的叹口气,放下晴雯的小手。他刚骗小姑娘说看相来着。放松下就这么难?

    晴雯咯咯娇笑,明眸娇嗔,轻推一下贾环的肩膀,“三爷你快去吧!说不定真有事呢。”

    贾环摇摇头,起身到望月居的前院。客厅中,庞泽正在喝茶,额头上还有着汗珠。贾环和庞泽打了招呼,陪着坐下来,问道:“士元,有什么急事?”

    庞泽刚刚快马从大时雍坊过来,不自觉的压低声音道:“子玉,出大事了…”

    庞泽是来给贾环通报朝廷最新的信息。三月中旬,东林党组织首善书院的生员、国子监的监生、京城参加会试的举人闹事。今上震怒。经过这段时间的博弈,处罚结果已经下来:

    二十二名举人被礼部发文革除功名。国子监监生下狱152人,御史正在调查问罪,视情况剥夺功名,还是贬为小吏。东林党首善书院被查封,师生计121人全部下狱。

    东林党党魁李大学士正式下狱。东林党党人吏科给事中黄大中、户部湖广清吏司主事柳安宜被贬出朝廷。南书房裁撤。朝政大权尽归军机处。

    “最关键的是,山长被圣上指派负责审查国子监的生员,以及首善书院的师生罪行。”

    贾环眼角跳了下,沉吟着道:“这是得罪人的差事,怎么又轮到山长来做?”他很自然的想起听到的传闻:雍治皇帝心中对山长昔日的弹劾有芥蒂。

    庞泽摇摇头,“我哪里知道啊。据说是圣上在武英殿里当场指派的。唉…,山长心胸坦荡,光明磊落。但我们这些幕僚,还有张世兄可都是有点担心。据说,刘国山、骆讲郎都给关在刑部的监狱中。”

    他们都知道那个传言。因为,山长的起复之路尤其的艰难。

    贾环手指轻轻的在桌几上敲着。他虽然对朝堂上的事情初窥门径,但要他设定方案摆脱目前的困境,那真是高看他了。用一句游戏术语解释:他技能的熟练度还不够。

    贾环琢磨了一回,道:“就我的想法,尽量为这些读书人开脱。少定罪。”

    这年头没有报纸、广播、电视。舆论全靠读书人和名妓两张嘴。得罪了读书人,山长的大儒名声就算是毁了。读书人向来是乐意骂人、挑战权威。皇帝都可以骂,还有谁不能骂?

    庞泽点头道:“真要痛下杀手,士林风议对山长也不利。”这是他们的共识。关键在于,怎么样为这些热血游行的士子开脱。

    贾环建议道:“试试以士林舆论倒逼朝廷…”

    贾环和庞泽谈了许久,留他吃了晚饭,才从他离开。贾环一路返回卧室,心事重重。

    他现在在贾府中形势一片大好。从奴仆,到丫鬟,到姑娘,到贾府的掌权者,他都能影响到。接着赖家被踢出局的混乱,他在贾府内的权力得到扩充、固定。

    然而,这时突然山长那边传来危机,有点晴空霹雳的感觉。贾环始终觉得让山长负责审查这些士子,属于别有用心的范畴。希望,不是他多想了!

    还有于他有师长情谊的骆讲郎身陷囹圄。不过,以山长宽厚的长者性情,只要骆讲郎不是带头的首犯,预估山长会徇私放过他。

    贾环一路回到卧室中,在卧室门口碰到如意。十二岁的小姑娘瞬间满脸绯红,娇嗔道:“三爷,你怎么能要那种下-流的东西…”说着话,娇羞的逃走。

    贾环一脸迷茫的眨眨眼睛。看着如意娇俏的背影,长裙下的小臀微微丰翘。干嘛?小姑娘情犊初开啊?话说,如意这姑娘虽说没晴雯漂亮,但这娇羞的模样,清秀中带着柔美,很有几分青涩的小美女风情。

    贾环给如意这么闹一出,心情好了些,笑一笑,进到卧室里。卧室中间有圆桌,座椅。桌上放着两副画轴。他下午出去见庞泽前,吩咐如意把贾赦拿来抵银子的画拿出来鉴赏。

    贾环将画卷打开,顿时明白如意这么说他的原因。唐伯虎的山水画很有水准。而他的人物画更是被誉为三百年内无人可及。但,伯虎兄更出名还有一种画:春--宫画。贾赦拿来抵银子的画卷,一副是山水画,一副是春--宫画。

    贾环有点哭笑不得,但不能指责贾赦坑他。唐伯虎的春--宫画确实是价值千两银子以上。而且,有价无市,属于精品。

    贾环首先鉴赏的当然是…春--宫画。虽然经历过男女的事情,他还是很有些好奇,将画卷铺开在桌面上。夜间时分,贾环的卧室中烛光明亮。

    “三爷,你还看那幅画啊?”晴雯提着半桶热水,从门外进来,见贾环在看画卷,俏脸染上轻红,眼眸有些妩媚。

    贾环转过身来,笑道:“看一看又不犯法啊。”对于一个经历现代社会资讯和电影轰炸的人来说,这种含蓄的古代人物画其实太朴实。还没有某些漫画的级别高。

    晴雯将水桶放下来,美丽的大眼睛娇俏的斜贾环一眼,“三爷,哪有你这样的啊?”

    贾环笑一笑,这不好争论的,转移话题道:“接着给你看看手相。”

    晴雯“噗嗤”娇笑,青春的活力绽放开来,嗔道:“三爷,你以为我傻啊!”她很聪明的。当然知道下午的时候贾环给她看手相不是好事。只是她乐意。现在可不合适呢!

    话是这么说,到底是站到贾环身边,倚在桌子边,陪着贾环说话。

    晴雯几天穿着淡粉色的掐牙背心,梳着挽髻,发髻上插着一支银钗,明眸俏脸。容颜标致。灵秀中带着妩媚的风姿,在夜色的烛光下,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俏丽多姿。

    贾环禁不住多看了几眼,笑着问道:“赖嬷嬷的事,现在心里好受些没有?”赖家主动退让,到金陵去当庄头,其实结果并不算太差。

    晴雯点点头,明眸落在贾环脸上,轻声道:“嗯。”她专门打听过了,赖家还有些家底。去金陵的话,赖嬷嬷不至于受苦。恩情,她有机会还是要还上。

    见一贯要强、性子燥,嘴巴利索的晴雯突然间有些娇柔、伤感,贾环终究是没忍住,在她俏丽的脸蛋上轻吻了一记。

    半响后,晴雯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啊…,三爷你占我便宜。”说着话,落荒而逃。

    贾环无语的揉揉眉心。这反应太夸张了吧!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2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2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