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十六字令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

    三元酒楼中,闻道书院的众人继续畅饮。文会继续。贾环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酒意上头,心情放松。

    张四水、柳逸尘各自吟诵了两句诗。左师爷笑道:“我这一句,就比较常见: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众人都是一笑,同饮一杯。

    庞泽一身蓝色士子直裰,容貌丑陋,鼻子很大。站起来,端着酒杯,环顾四周,顾盼自雄。他今天也喝高了。说道:“到我了。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庞泽手指着在座的诸位同学、同僚,痛饮一杯,酣畅淋漓!能够了解他的,信任他的,支持他的,就是这里的同学、同僚,山长。

    “好!”众人喝彩。庞泽在书院之时,人称凤雏,与三国时的庞统庞士元并照。因为他的学识非常广博,博采众长。更有一点,他为人很狂放。这一句,是喜极而狂,说尽心中的忧愁、愤懑,在释放之后的心情、激动。

    大师兄公孙亮笑道:“士元这一句大有纵古论今,继往开来的气魄。为此狂句,当浮一大白!”

    大家都笑,纷纷举杯共饮。

    庞泽笑呵呵的坐下来,“这是我在子玉那里看的一句。断章取义,意境却是到了。”这不是他的原创。他引用了,当然要说一句。

    乔如松好奇的笑着道:“这话要怎么解?”

    贾环微笑着解释道:“对应的上联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语出辛弃疾的贺新郎-甚矣吾衰矣一词。他是早前闲暇时写在纸面上把玩的。因为,这词的上阙,是明末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的名字来由。他当时是读史书,看到柳如是的名字,心中奇怪,将这几句写下来。

    大家都是释然。张承剑身材很胖,呵呵笑道:“子玉高才,我们几个还是赶紧说完,听听子玉以什么诗句来叙述心情。”

    乔如松、田师爷、何幕僚几人都是笑着说好。

    张承剑是秀才,多年未曾作诗,但吟诗还是会的,道:“我曾见子玉写的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我这一句是: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语出杜牧题乌江亭。

    “哈哈!”雅间中的闻道书院众人都是笑起来,逸兴飞扬,各自喝酒。庞泽歪在椅子上大笑。公孙亮满脸笑容,贾环是莞尔一笑,喝了一杯。罗向阳是笑着举杯。

    这一句不能“叫好”。不是张承剑张世兄说的不好。相反,非常的贴切。而是因为,这一句诗是夸他们的。读书人还是比较矜持。

    山长落难,局势危急,按照当时的情况,结局大约不会很好。抄家、流放都有可能。局势和楚霸王落败乌江之时,大抵差不多,都是绝境。后人只能想象楚霸王渡江之后的事情。而他们在现在已经将局势扭转过来了。

    为什么?

    书院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汝可知?

    何幕僚笑道:“张世兄这一句是非常贴切的。我有所感触,也有一句古文来叙述心情: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语出初唐四杰王勃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字字玑珠,词章华美。郎朗上口,有珠玉之声。这是夸奖滕王阁的字句。何幕僚是在赞誉书院: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众人都是笑起来,再次举杯供饮。雅间的气氛走向高--潮。

    就在这时,钱槐带着一名三十多岁的奴仆进来。“刷刷”的几道不满的目光看过来。钱槐都想哭了。他也不想进来啊。但是他不敢拦啊。来人是府里老太太派来的。

    贾环怫然不悦。

    钱槐赶紧的低头小声道:“三爷,老太太派了人来催你回府。”

    贾环冷笑一声,“带他去下面等着。”一句话将钱槐和那名小厮打出。

    贾母倒是有意思的很!亲戚情分?王子腾难道不知道他把薛蟠的事情捅出来意味着什么吗?日后谁还能拿这件事攻击王子腾?贾母这些人的眼光…,内宅妇人!

    话再说回来,王子腾都还没找我的麻烦,你贾家急着跳什么?

    无非,还是心里有偏见罢了!

    在贾母等人的心中,将薛姨妈和他放在天枰上称一称,大约是要偏向薛姨妈的。

    但,他并不打算向贾府内眷解释什么。这些人的眼光,还是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啊!

    雅间里的气氛给来人打断一回,稍稍回落。这是贾环的家事,公孙亮他们也不好多问什么。田师爷说了一句,接下来便是轮到乔如松。

    乔如松时年25岁,家在北直隶保定府,家境殷实。是当地的地主豪强。他早就成亲。其妻容颜美丽,贤良持家,但嫉妒如虎,以至于乔如松连青楼都不敢去。贾环、许英朗等人和他接触的久了都知道这些事。

    乔如松喝的有点高,坐在桌子边,敲着筷子,抑扬顿挫的道:“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语出范仲淹的千古名篇岳阳楼记。

    “好!”大家都是高声叫好。岳阳楼记的节奏、韵律之美,则不必说。这段描写美丽的景物,如诗如画,于平淡之中见喜悦的情绪。功底深厚。

    罗向阳点评道:“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友若有古人之风。”

    贾环等人都是舒畅的大笑,举杯共应。

    在座的,没有人是没有读过论语的。罗向阳外号“罗君子”,身体力行,对论语理解尤其深刻。侍坐这一篇,孔子让四位弟子各自述说自己的志向。

    曾皙说了他的志向是:春天带几个常年人,青少年,一起去郊外洗洗澡,吹吹风,唱着歌一起回来。这番话,体现了曾皙什么样的志向呢?

    儒家以礼乐治国的核心思想。并且,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祥和的场面,难道不是治国的水平的体现吗?

    罗君子说的就是这种表现手法。以景言志。刚刚乔如松说的岳阳楼记里那一段对美丽的春景、渔舟唱晚的场景的描摹,体现出快乐的心境。正如杜甫所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喜悦,亦是众人此时的心情。

    贾环笑一笑,举起酒杯先喝了一口,杏花酒果然够味道,道:“轮到我了。我偶得了三十六字令。”

    雅间的众人都是看着贾环。这还真是诗才天授。大家都只能依靠引用名篇来述说心情。贾环却有了三十六字令。三啊!

    贾环吟诵道:“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离天三尺三。

    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坠,赖以拄其间。”

    语出主席的十六字令。

    “好词!”贾环的话音一落,大家都是兴奋的高声叫好。公孙亮脸色泛红,激动的。庞泽努力的睁着醉眼去拿酒杯。罗向阳、乔如松、卫阳都是一起向贾环敬酒,“再饮一杯。”

    张承剑,何幕僚,张四水,柳逸尘等人都是笑着看贾环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能够亲眼见证三精品小词的诞生,实在是令人兴奋。

    是啊!山长自雍治九年冬出仕,到现在官职左副都御史,可不是“快马加鞭”的度?惊回之时,已经是朝中重臣。

    然而,剧烈的政局变化,朝廷争斗,就想是倒海翻江般,就像是万马激战正酣。

    如今,山长身陷囹圄,贾环奋起反抗,与天子、朝臣博弈而胜。最后一句,则是言志。

    何幕僚点评着,解析着他的看法。众人应和,吟诵。气氛再次推向高--潮。

    贾环却是多少有点哭笑不得,有点蒙圈!他那有这样深邃的想法?

    这三十六字令,主席作于长征途中。长征路途艰难,战事不断。第一是写行军途中的实景。第二是情景交融。看山,如看战场。或是,在山中,看向战场。第三是借景抒情,体现主席豪迈、慨然、坚定、无畏、浪漫的革命主义情怀。

    他想表达的是第三的意思。

    他已经卷入到朝廷的政治斗争之中,绝对没有独善其身的可能。他的本意也是要救贾府,免得身为贾家庶子,殃及鱼池。所以,朝争之局,云谲波诡,凶险万分,困难重重,但他无所畏惧!而且,有最终获胜的信念。天欲坠,赖以拄其间。

    来吧!

    这是他此时的心情。

    …

    …

    三元酒楼,三楼之中,闻道书院众人隔壁的雅间之中,两名中年文士正在喝酒、闲谈。

    一个人的身份是左都御史殷鹏,一个人的身份是国子监祭酒胡意。两人的随从都在雅间之外。隔壁雅间里叫好的声音时时传来,令他们俩无法静心说话。

    殷鹏派人随从打听之后,得知闻道书院的一众士子在庆祝,也便没去管。好在,隔壁喧闹的读书人都是在引经据典,话题听起来,也算入耳。

    听着隔壁传来的诗词内容,殷鹏笑道:“都说贾子玉有诗才,果然其然。他这最后一句,还很有点志向啊。”

    胡意就笑起来。

    …

    …

    贾府之中,贾母上房处。众人喝茶枯坐等待。阳光渐渐的西斜,拖出长长的影子。

    派出去的小厮还没回来,贾母急躁的顿着拐杖,怒道:“鸳鸯,再派人去催!”

    片刻之后,贾府的二管家林之孝坐着马车前往三元酒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