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七言十首

推荐阅读:我的冷傲总裁老婆武神无限仙界赢家校园逍遥高手獒唐天龙武神诀召唤果实火影之最强主宰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重生之大梦七年

    贾政今天下午回的很早,在外书房中和清客们闲谈。他上午就去过大理寺,带着薛家的家仆探望了关在里面的薛蟠,并得知贾环已经离开大理寺。

    得知贾环在三元酒楼喝酒,他派长随李十儿叫贾环回来向他做一个解释。用薛蟠的案子去举报王子腾,贾环难道不应该给他一个解释吗?

    然而,李十儿回报的消息却是:我和同学在饮酒,晚点会回去。

    这是什么鬼话!据说老太太都派人去催他回来,等着解释。

    贾政想着贾环干的事,心情糟糕,不满的皱着眉头。

    满屋子里的六名清客高谈阔论的声音便小了些。

    程日兴喝口茶,奉承道:“听闻朝堂大局变化,世翁在通政司,一定消息灵通。不知可有趣事告知我等。”

    “是极。是极。”

    “朝局莫测,世翁必有高论,正本清源,我等洗耳恭听。”

    程日兴开了头,几名清客纷纷出声,转移话题,继续以贾政为话题正中心。

    贾政脑海中的念头转过来,想着朝堂上的事情,开口道:“我下午在衙门时,已经看到科道言官上书弹劾郑国舅毒杀监生,其所获利为城中的商铺、住宅。此事当真是丧心病狂。圣君临朝,此等恶事比会严惩。”

    清客们又是一阵吹捧。

    贾政心里叹口气:他的门生李平给他分析过,预估左副都御史张安博可能会出狱,官复原职。毕竟,过错只是失察而已。张安博更像是被郑国舅冤枉了。

    这大概是他那个庶子现在还在酒楼里喝酒,有恃无恐的原因吧!

    哼,举报的事情必须要有一个说法。亲戚情分还要不要?这让王家怎么看贾家?

    …

    …

    三元酒楼中的酒宴依旧在继续。闻道书院的众人正在痛饮。桌上的酒菜已经重新换过一份。

    在郑国舅下狱之后,闻道书院的众人心中紧绷的弦就松开。酒宴自然不会立即结束。很多人都想痛痛快快的醉上一场,宣泄胜利后的心情。

    隔壁的雅间之中,左都御史殷鹏听着士子们的吟哦,意气张扬,喝了一杯酒,感叹道:“年轻就是好啊。”

    国子监祭酒胡意就笑起来,举杯和殷鹏对酌,“听一听士子们吟诵诗词也不错。好多年没读了。”他们俩其实是来谈今天郑国舅下狱的问题。

    一个是御史的大头目,一个是国子监祭酒,翰林升转六部侍郎、尚书的重要职位。都御史是九卿之一,国子监祭酒是小九卿之一。

    以他们俩的眼光看来,张安博即便出狱,大约应该不会还呆在左副都御史的职位上。首先,圣上金口玉言,岂有反悔的可能?再者,这个位置很多人盯着。比如他们。

    殷鹏哈哈一笑,道:“既然升济有心,我们何不听听贾子玉的新诗?方凤九将他这位门生夸的绝无仅有,如初唐骆宾王、王勃再世。但仅凭刚才那三首十六字令,还不够让人信服。”

    胡意微微一笑,“但听大中丞吩咐。”他知道,这座三元酒楼其实是殷大中丞家里开的。只是挂了别人的名字而已。

    殷鹏拍拍手,唤了一名小厮进来。

    …

    …

    贾环十二人正在雅间饮酒时,酒楼的掌柜端着一道精心烹制的大菜进来,上了菜,笑呵呵的道:“我听闻青松先生在此宴饮,特送一道凤尾鱼翅聊表寸心。”

    闻道书院的众人都是大笑,看着贾环。贾环因一首青松诗流传甚广。不少人称他青松先生。

    贾环客气的点点头,道:“谢掌柜美意。”其实,商人社会地位低下,他无须如此客气。但能在京城里打响名号的,一流的大酒楼的掌柜。他客气一下,并不算自己失礼。

    五十多岁的掌柜又道:“三元酒楼中有西洋葡萄酒数瓶。每瓶价值五十金。我意欲送与青松先生助兴,只求能见到先生的新作。望先生不要怪我冒昧。”

    周朝的货币体系,一金等于十两银子。换算一下,大约一瓶酒值50万左右。标准的奢侈品。红楼原书中,贾宝玉日常就曾饮用过西洋葡萄酒。

    公孙亮起哄道:“贾师弟,这可以。我曾在龙江先生处品过一回高昌葡萄酒,与中原的酒,大为不同。掌柜的,你打算怎么个赠送法?”

    这梯子送得好啊。掌柜笑的如沐春风,道:“一诗一瓶酒。三首诗后,我可以给诸位老爷免掉这一餐的费用。五首诗后,诸位老爷便是我三元酒楼的贵宾。”

    其实,东家的意思是:一诗一瓶酒。越多的诗约好。他怕这位小贾老爷不尽力,

    贾环这会酒意上头,见几位同学、张承剑、左、田二师爷都是一脸的期盼。笑一笑,道:“那就请掌柜上文房四宝!”

    掌柜欣喜的快步出去,派人送来笔墨纸砚,一张半桌。

    “子玉,有没有口福就看你了。”雅间里,书院的同学一阵叫好、打气声。今天怎么都能把饭钱给免了,外加得三瓶葡萄酒。贾环的诗才,他们这些书院的同学都是见过的。

    贾环笑着摇头,这帮家伙,话说他到这个世界中,还真没喝过红酒,倒是有点怀念。倒不是说红酒比白酒好。只是贾府里连宫中的贡酒都经常喝。有点想念红酒的味道。

    贾环走到楠木半桌前,提笔运腕,飘逸的柳体跃然纸上。一气呵成。

    ...

    …

    隔壁雅间的殷鹏、胡意两人对视着一笑。

    胡意道:“大中丞高见!”读书人就没有几个是不喝酒的。而诗人,更不会又滴酒不沾的。拿西洋葡萄酒做“筹码”却是很合适。

    殷鹏捻须一笑,“哈哈…”

    突然,隔壁的雅间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殷鹏脸色微变,心道:这么快?就听到隔壁高声朗诵的声音传来。

    “踏京群山有感: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好诗!”公孙亮、罗向阳、庞泽、卫阳都是叫好。

    何幕僚沉吟着点评道:“这首诗,不只是写景。似有说理的意蕴在其中啊。佳作。”

    殷鹏和胡意两人脸色微变,都是读书人中的精英。这首诗当一句“佳作”的评价,绝无问题。

    贾环没有停,接着写抄第二首,“赠诸位同学: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再写第三首,“见山水墨画秋景一首: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

    庞泽扶着桌子哈哈大笑,很狂放的道:“掌柜,上酒。”

    站在一旁的掌柜都有些傻眼、懵逼。他鉴赏能力不行,但这写诗的速度也太快了。佩服的道:“小贾老爷果然是诗比北地第一人。”让取了葡萄酒,进来的小二开酒,倒酒。

    贾环并没有搁下毛笔,准备接着写。这时却看到钱槐哭丧着脸,跟着贾府的二管家林之孝站在人群外。

    钱槐很抑郁啊。他哪里拦的住府里的二管家,何况林管家还明言是老太太派他来催三爷回府的。

    林之孝还没开口,贾环不以为然的挥挥手,道:“你去外面等着。”

    众人这才发现,这是今天喝酒第三拨来找贾环的人。林之孝嘴巴张了张,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赖大一家现在在金陵当庄头。他不想要这种结局。当即,行了一礼,到酒楼下等着。

    贾环继续,第四首七言绝句,“春江晚景一首: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好。”喝彩声再次响起。

    卫阳给贾环送上红酒。

    贾环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毛笔,笔走龙蛇,酣然落笔,第五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好句子。”这一次的喝彩声明显比上一首要大。“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一句必定会流传开来。都是读书人,诗句的好坏焉能鉴赏不出来。

    左师爷挤挤眼睛,揶揄道:“掌柜的,贵宾待遇是不是人人有份啊?”

    在旁边站着看的三元酒楼的掌柜已经震撼到木然的状态。顷刻间成诗五首,其中不乏佳作。这什么概念?他虽然不懂诗词的精妙,但从众人的评论、反应中就看的出来好坏。对他而言,关键的是赌注没有了啊!东家只给了五瓶葡萄酒。

    掌柜点点头,表示人人有份。正要去隔壁雅间请示东家时,就见殷鹏和胡意二人从外面走进来。原来,他们俩只听到喝彩声,没有听到诗的朗诵声,按捺不住,过来看看。

    贾环写一张,乔如松笑着帮贾环抽一张走,给众人传阅。

    闻道书院的士子不认识左都御史和国子监祭酒,但张承剑、左师爷、田师爷等人都是认识的。惊诧的张大嘴。殷鹏做了个小声的手势。场面安静下来。

    殷鹏和胡意传阅着贾环的五首诗。脸色自是越来越惊讶。如果要说之前还觉得天下文坛大宗师方望是在给他的得意门生贾环吹牛,那么现在,他们信了。

    贾环没有留意旁人,将手里的酒猛的灌完,红酒嘛,度数不高,接着写第六首:“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运笔不停,第七首:“惠州一绝: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

    今天的第四拨,贾母排出的第三拨使者,贾琏在叫好声中,走进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