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修身、齐家

推荐阅读:海贼之掌控矢量我要上头条万界游戏商城九转神龙诀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东方暝血奇谭蜜爱情深:总有总裁送上门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娱乐春秋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贾琏一身锦衣玉袍,二十多岁的年纪,英俊富贵的公子哥。嘴角泛着苦笑。

    他觉得他今天是倒霉透顶。好端端的在东府里和贾蓉、尤二姐、尤三姐吃着酒,结果给老太太派人喊回家,命他去把贾环找回来。

    这简直是搞笑!

    他虽说是贾环的兄长,但他拗得过贾环?还不是得听贾环的。那晚他亲眼看着贾环进了王府,却不知道最终是怎么谈的,导致贾环去举报叔父王子腾。

    这大概是阖府上下最不痛快,急着要贾环解释的地方吧!

    和小厮、林之孝一起等在外头的胡小四无所谓的看着贾琏走进去。就他的估计,琏二爷在三爷面前占不到优势。

    而钱槐额头上已经有些冒冷汗。这才多大会功夫,琏二爷就跟着来了。可以想象此刻府中老太太的愤怒。有点像戏文中练下12道金牌啊!

    钱槐确实没有猜错,此时,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一缕缕的暮色缓缓的笼罩在天地间。

    荣国府,贾母上房中,等了贾环快大半个下午的贾母,怒火中烧,情绪已经压抑到极致。脸阴沉的似乎有水滴下来。可以预见,如果贾环现在在她面前,将会迎来怎样的风暴?

    正厅中,气氛沉郁。以至于,连鸳鸯都不敢出声提醒老太太要摆晚饭了。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还没有贾环回来的消息。贾母花白的眉毛都快要竖起来,眼脸瞪着,冷光四溢,冷声道:“鸳鸯,派人叫老爷亲自去将那个孽畜带回来。”

    她已经不想再等了。

    …

    …

    天色将晚,万家灯火。

    贾政正在外书房中和清客们一起喝酒,闲谈,一名小厮进来,“老爷,老祖宗让我来传话,三爷还在外头喝酒,请老爷去把三爷带回来。老祖宗说她在里头不吃饭也要等着。”

    贾政以为贾环早回来了。对他而言,即便要贾环给一个解释,有后头的老太太处理贾环、协调亲戚间的事情。他并无需多费心。而听到说,贾环还在外头喝酒,老太太不吃饭也要等着。顿时,怒从心起!

    贾政将手里的酒杯丢在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声,几百两银子的酒杯就此报销,怒声道:“孽子…,来人,备车。把绳子带上。他还反了!带不回来,就捆回来。”

    看着贾政一叠声的吩咐,暴怒的大踏步走出去。程日兴等清客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

    …

    …

    贾琏走进来的时候,雅间中的众人都注意到了。公孙亮、罗君子等人因住在望月居,都认得贾琏。

    贾琏苦笑着拱手道:“环兄弟…”

    贾环神色淡淡的打断贾琏的话,“琏二哥先等着吧!”

    左都御史殷鹏轻哼一声,不满的皱眉。正是扫兴。他年纪约五十多岁,一身淡青色的便服,身量中等,眼睛有神。

    这时,贾环也看到进来两名陌生的中年文士。他并不认识庙堂之高的大佬,九卿之一的左都御史。也不认识国子监祭酒。这年头可没有电视机,可以时时看到领导的脸。

    不过,贾环在商场上厮混,看人还是能看几分。见两人气度不凡,应该不是路人甲路人乙。

    给贾环看见,殷鹏开口道:“贾子玉可还有诗?”

    贾环微微一笑,看着殷鹏,答道:“有酒自然有诗。阁下想必就是三元酒楼的东主。”说着,指指小二手上的酒瓶,只有五瓶红酒,“酒不够了!”

    殷鹏心生好感,爽朗的大笑,“好!好!痛快!”换过身边的一名长随,道:“回去把酒窖里我珍藏的,剩下的五瓶西洋葡萄酒酒拿来。”说着,对贾环做个手势,“请!”

    这时,也没有人提醒贾环,殷鹏、胡意两人的身份。都想看看他的极限,竟然还能写诗。今天这一幕传出去,必定将是诗坛上的盛事。有左都御史、国子监祭酒见证,分量可就大不相同。

    左都御史殷鹏再添五瓶酒,加上起来,贾环要写十首诗。还差三首诗!

    贾环笑一笑,接过重新满上的酒杯,提笔挥毫,第八首:“超然台上望江南: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接着,第九首:“咏寒菊: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始起花。”

    再来,第十首:“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好!”

    “好!”

    一连三首诗,有名句如: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如:春--宵一刻值千金。又有最后一首以其清新、细致的笔法描摹春夜里迷人的景色。写花香,写月色,写高楼里传出的幽幽细吟的歌乐声。词藻清丽,别有意趣。

    众人轰然叫好!不吝溢美之词。古人说:李白斗酒诗百篇。今有皇周贾子玉,两杯葡萄酒,十首七绝句。

    左都御史殷鹏看着书桌前一手持杯,一手持笔的少年,心中叹服,道:“快哉!如此诗才,名不虚传。果然是: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国子监祭酒胡意感慨道:“今日所见,实平生一大奇事、快事!”日后,胡意将今天的所见所闻写入他的笔记之中,为世人重新了今日的一幕:

    时左副都御史张安博治罪,弟子、幕僚忧愁。末几,局势变幻,左散骑常侍郑承下狱。张伯玉将出。弟子庆贺,吾与大中丞殷酌酒于三元酒楼,适逢其会。

    前者有大宗师方言环诗名。以试之。上西洋葡萄酒五,环提笔立就。大中丞殷再上葡萄酒五,诗立成。国朝定鼎百五十年,天下诗才,环占八斗。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国子监祭酒胡意则没有记录。

    …

    …

    贾环裁诗而成,录下十首七言绝句。雅间之中一片赞誉之色。

    贾琏、林之孝几人都是苦笑。今天才算是知道环三爷在外面是何等的风采!似乎,贾府内的人没有这样的认知啊!对环三爷的认知,只有两点:第一,斗争手段凌厉。第二,前途无量。

    这错了,貌似遗漏了什么东西。

    此时,淡淡的暮色从窗外透进来。盛夏的余威还在肆虐。不知道什么时候,雅间中点起了蜡烛。

    贾环已经知道左都御史殷鹏、国子监祭酒胡意的身份。他还没有入官场,以科场后辈的礼节见过两人。这两位都是两榜进士。大中丞、大司成都是清流职官。不是两榜进士中的佼佼者,根本坐不住这两个位置。

    这时,从雅间闯进来一群人,气势汹汹。为首的正是穿着石青色儒衫的贾政,手指着贾环,厉声喝道:“孽子,你还有脸在这里和狐朋狗友喝酒!”

    贾政大喝一声,雅间中顿时安静。

    贾政心中愤怒的情绪喷涌而出,“你祖母等着你回去解释,连饭都没吃。孽畜,跟我回去!”

    贾政身后的一名小厮走前半步,手上拿着绳子。什么意思,可想而知。

    闻道书院的众人都是微微变色。刚才连续几拨人来催,大家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但贾环都打发了。这毕竟是他的家事。大家也不好说什么。而此时,贾政的怒骂,骂他们倒是其次。但对贾环的名声会有些影响。

    这时,贾环身边的人群之中,想起一声冷哼,“贾参议好大的火气啊!”说话的是国子监祭酒胡意,脸上带着冷意。他很有点不满。狐朋狗友?

    今天这一幕迟早要名传天下。十首七言绝句顷刻立成,这是什么样的场景?多少年没有。日后,文坛中提起来,说到他时,会说什么?被一个小小的通政司右参议指着鼻子骂狐朋狗友?

    贾政一看,认出国子监祭酒胡意,心里磕碜一下,知道得罪人了,气势顿时少了三分,拱手作揖,“下官见过胡大人。”

    胡意冷淡的点点头。

    贾政再向胡意身边的左都御史殷鹏行礼,“下官见过大中丞。”贾府和都察院交好。都御史的码头,当然是要拜的。他和殷鹏有些情面。

    殷鹏淡淡的“嗯”一声,训斥道:“存周,令郎风姿无双,且已行过冠礼,尊师重道,品行端正。你一口一个孽子、孽畜,怕是不妥吧?徒令天下人笑话。”

    贾政,字存周。

    殷鹏是正二品的左都御史,朝廷重臣。他一听就知道贾政搞什么名堂。最近贾环举报他舅舅王子腾的事情传遍朝野。但作为士林前辈,他是支持贾环的。

    其一,国家法度岂是儿戏?一个皇商纵奴杀人命案都要掩盖,那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其二,贾环举报王子腾,乃是为师长的一片赤诚之心。举报父亲当然不行,但这个理由举报作为主审官的舅舅,足矣。

    贾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父亲教训儿子天经地义,但谁让他刚才不小心把大中丞给骂了呢?不怪别人找由头训斥他。

    殷鹏再道:“令郎少年英姿,诗才超绝。不可以寻常稚子对待。他若是到我这科场前辈府上,都有一席之地。以老夫看来,可早日定亲、成婚。老夫亦有一语要从给存周: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

    这一句后面还有两个短语:治国、平天下。但殷鹏刻意的停留在“齐家”这里,就是要表达他的不满。

    贾存周搞什么名堂?贾环举报王子腾的事情,朝野瞩目。贾家的后宅妇人竟然干涉外事!这家是怎么治的?可笑、荒谬!

    贾政脸上露出惭愧之色,气势全无,勉强的道:“下官谢老大人教诲。”带着贾琏、林之孝等人退出雅间。

    贾环平静的和众人道别,追着贾政离开。殷大中丞喷人,喷的是政老爹,他当然是不能道谢的!虽然他心里确实有些感激殷大中丞的抬爱、夸奖。至于,书院同学的担心,他知道,没事。

    三元酒楼里的众人纷纷散去。

    殷鹏和胡意在门口道别。

    胡意笑一笑,似有所指的道:“有孝心是好事,但愚孝并不可取。”他说的是贾政。

    殷鹏点点头,点评道:“失之迂腐。”

    …

    …

    华美的马车平稳、快速的从宣武门里街的三元酒楼向北回贾府。

    贾政作为贾家的头面人物,百年世族,马车自是一等一的。马车中布置的奢华、宽敞、舒适。

    贾政给殷鹏说的意兴阑珊,但该说的还是要说,只是有气无力,“你怎么解释用薛文起纵奴杀人之事举报你舅舅的事情?”

    贾环神情从容,平静的道:“父亲何不派人问问舅舅的想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