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请宝姐姐放心

推荐阅读: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龙珠之超级宗师

    贾府内关于贾环的消息从来都是传的飞快。这是贾环在贾府内地为的体现。他享受的是明星级的待遇。

    六月三日晚,因贾环承诺第二天将薛蟠接回来,贾母原谅贾环的信息传遍贾府。

    当然,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当晚在场的管事娘子、丫鬟不少,很多细节都传出来:老太太在外头的事情上,管不了环三爷。

    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内,贾府里围绕在贾环身上的争议,疏远、讥笑、愤怒、声讨全部消失。现在贾府内要担心的是前段时间将贾环族学里派出的实习学生给撵走的事情如何善后。

    而随着王子腾的表态即将逐步的传开,在四大家族内关于他的争论、疏远、议论也都将消失。王子腾以不追究,继续优待的态度对待贾环,四大家族如何敢继续对贾环白眼?

    在王子腾的权力和贾环的潜力面前,王家、贾家、史家的人们选择跪舔有什么稀奇?

    再等两天王子腾的表态、郑国舅下狱这两件事发酵后,勋贵子弟的圈子自然也会收敛起疏远贾环的态度,继续与他交好。一个前途没有任何损伤的贾环,有着很大的投资价值。

    清晨的阳光透落在贾府望月居的卧室中,贾环睡足之后,慵懒、舒适的睁开眼睛。

    这段时间都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心里有事,哪能睡觉睡到自然醒?现在山长的事情处理完,自是可以酣然高卧。

    身边晴雯、如意两人一左一右的睡着。不纯洁的人都知道,如果是抱着女孩子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手臂肯定是麻的。像韩剧那种温馨的起床画面,大部分都是骗人。

    贾环在大理寺休息了2晚,在贾府内传递的消息是贾环给关在大理寺的监牢中,这把晴雯和如意两个大丫鬟给吓坏:三爷往日虽然有事,但从来没进过监牢啊。

    贾环昨晚回来时,抱着两人安抚了好一阵子才算将她们俩的情绪稳定。吃饭、洗澡之后,晚上自是在一起说话、休息。在东庄镇时,又不是没有过?

    只是当时是冬天,现在是夏季。情况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而且东庄镇的火炕比较宽敞。而望月居的床榻略显拥挤。

    贾环轻轻的坐起来。晴雯、如意两人闭着眼睛,晴雯的容颜精致,娇俏清丽。如意则是个清秀、柔美的小姑娘。两人各自穿着粉色、菱白色的绣花肚兜、贴身的短裤,裤腿到膝盖处。粉藕般的玉臂、细腿舒展在凉席之上,有着难以言喻的青涩魅-惑。

    贾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就穿着条短裤,笑着摇摇头。他昨天从三元酒楼回来,酒喝的是有点高的。晴雯则是情绪激荡。如意这小姑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夏天的真这么睡在一起,他很难保证他不会干出点别的事情来。现在并不是思考禽-兽和禽-兽不如这个有着明确答案的“哲学”问题的时候啊!晴雯今年才十三岁,如意也才十二岁。

    贾环俯身分别在如意、晴雯两人的俏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起床。

    听着贾环起床后在屋里的动静,蚊帐之中,两个装睡的小姑娘同时睁开眼睛。

    “噢…”晴雯娇羞的双手捂着脸。她昨晚是傻了,竟然陪着三爷一起睡觉。都脱的只剩下肚兜。太丢人啦。

    如意抿着嘴轻轻的娇笑:我的好姐姐哟!她是肯的。三爷不肯。可她已经十二岁了啊。

    贾环在帷帐外头笑道:“你们两个,醒了就起来吧。”醒没醒,他又不是初哥,怎么会判断不出来?

    看看日头,估摸差不多有八点了。晴雯和如意都在他这里。外头小丫鬟自然不会来催起床。他今天其实没什么事,只需要去一趟大理寺,把薛蟠保出来就行。

    望月居的清晨,荡漾着笑声、舒适、悠闲。

    …

    …

    贾环吃过早饭后,派了晴雯到隔壁的梨香院传一句话,他等会去见薛姨妈。潜台词是让薛姨妈把打死人的家仆准备好。他等会一并带到大理寺中。

    而后,他则是准备去见见赵姨娘和探春。晴雯和如意的反应让他有些触动,他自己不觉得,可能贾府内关心他的人会很担心。还没出门,却是听小丫鬟来回说单大良等了一早上,便先到前院来。

    外书房中,贾府的大管家单大良很干脆的跪在贾环面前,“三爷,府里的事情,我作为大管家难辞其咎。请你责罚。”

    这两三天里,族学安排在府里、外头店铺里实习的二十三名学生都给赶出去。贾蔷、贾芸在管事处里的记录工作停止。贾瑞在门房头目的差事给停了。钱诚在库房的差事也停了。

    贾环在书桌后磨墨,淡淡的看了单大良一眼。四五十岁的人,有着一张圆脸,现在是一脸悔恨的神情。贾环心里其实知道他是演的。但心里也没多生气。

    单大良低着头,跪在地上,见贾环不理他,心里的惶恐逐渐的加深。他不想成为第二个赖大。在府里做大管家,一呼百应,走出去,人人敬三分。吃穿用度,什么都不缺。到金陵里去种田是什么待遇?风吹日晒啊!

    贾环提笔写字,讥讽的道:“府里上下,真是一颗富贵心,两只体面眼。啧啧。单大良,你们平常都不读书的么?没有文化很可怕的。”

    单大良心里一阵无语。他给贾环鄙视了。他们这些管家升上来,肯定是认识字的。不然怎么记账、算账?但此时无话可说。贾府里现在谁敢在三爷面前说读书的事情?三爷是这方面的权威。

    贾环写完,将手里的毛笔放下来,“喏,你拿回去裱起来,放在管事处里当字画摆设。善后的事情,相关的责任人都给我清洗一遍。至于提拔哪些人填补空缺,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单大良知道贾环的意思是提拔族学里学生的父母,“我明白。”从地上起来,上前到贾环的书桌边,将贾环写的一幅字捧着离开。眼睛扫着上面的字。

    忆秦娥: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诗词什么的,单大良自是不大懂。但看着那遒劲、有利的字体,锋芒毕露。再看看句子,他总感觉有一股冷冽的杀气。走到贾环的书房外时,盛夏艳阳高照,他却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心里苦笑一声:三爷如今和大老爷、老爷是一个等级的人了。在外头做事,老太太都管不了。三爷的意思,他不敢打折扣。

    …

    …

    单大良怎么在贾府内展开清洗,贾环并不怎么关注。清洗的不到位,钱槐、江兴生、贾蔷、贾芸等人会给他说。

    他的目光已经不再停留在贾府的奴仆界,而是平视着贾赦、贾政。这些事情引不起他的兴趣。他现在的头等大事,还是赶紧,搞定他的婚事。

    昨天政老爹已经放话了。他可不想搞盲婚哑嫁。

    贾环去了后宅赵姨娘处稍坐。此时,贾环的乳母张嬷嬷正在奉承赵姨娘。赵姨娘是家生子抬举起来的姨娘,但因贾环的缘故,现在的地位则是和良家妾差不多。

    贾环免不了挨赵姨娘几句口头禅。略坐了一会,然后往屋后的抱厦厅去。得知三春去老太太屋里和说话去了,便折回来,回望月居。吩咐钱槐去冯紫英送信,派胡小四给大师兄等人送信,再带着晴雯一起到梨香院。

    贾环有段时间没来梨香院了。倒不是因为薛蟠的缘故,薛蟠的事就在两三天前。而是他这段时间在忙着帮山长脱困。

    梨香院中的气氛有些沉闷。丫鬟们说话都是轻声细语。一个小丫鬟迎着贾环两人,“三爷来了。我们奶奶和姑娘在厅里等着的。”带着贾环、晴雯进了明厅中。

    陈设雅致的厅中,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正坐在椅子上等着。香菱、莺儿、同喜、同贵在一旁候着。

    薛姨妈四十余岁,盘着桃心髻,一身暗青色的对襟褂子,眼睛有着哭泣后的红肿。

    宝钗则是一袭青缎的长裙,明雅秀丽,端庄而坐。见贾环进来,视线交错,微微一怔。心中仿佛给什么刺痛般,柔肠百转,一时间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如何说?其一,贾环不顾亲戚情分将薛蟠送到监牢里去。其二,处理这件事情中,薛家的脸面被剥光。任谁都知道薛家没落了。其三,贾环的婚事提上日程。她要如何自处?以现在的局面,她妈不会将她嫁给贾环。

    贾环心里涌起微微愧疚的感觉。把薛蟠送进去,要说对不起的人,只有宝姐姐。现在他要娶宝姐姐的难度已经成倍增加,薛姨妈只要脑子没毛病,大概都不会再想着把宝姐姐嫁给他。

    而原本的难度,他只需要找一个够分量说媒的人即可。但山长入狱的事来的太突然。

    贾环心里轻叹口气,作揖行礼,道:“见过薛姨妈,宝姐姐。”

    薛姨妈疏离的“嗯”了一声,抽泣几声,道:“环哥儿,人都捆起来了,就在前院里,周掌柜等着的。我就你薛大哥一个儿子,他要出点事我可怎么活啊。姨妈求你把他接出来。心里念着你的好。”

    贾环嘴角抽了下。薛姨妈恨他是恨到一定程度了。只是不敢得罪他而已。也是,薛蟠是她的独子。他能养成呆霸王这样的脾气,和薛姨妈的溺爱是分不开的。

    贾环拱拱手,“请姨妈放心,我今天会将薛大哥接出来。”又直视着薛宝钗美丽的容颜,眼眸,“请宝姐姐放心。”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我娶定你的!

    皇帝都能搞得定,他还搞不定薛姨妈?

    贾环转身,前往梨香院前,提了人,带着周三福前往大理寺。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2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