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银币(三)

推荐阅读:怪物乐园文化入侵异世界裁决使随身带个侏罗纪超级U盘大唐图书馆二次元岛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

    夜幕徐徐的降临。京师外城东城的北湖湖面上,水波粼粼,湖鸟在夜色中掠过。环境幽静,迷人。

    淡淡的暮色之中,楚王宁瀚,和韩谨一起,在湖畔边散步。随从们落在五米开外,远远的跟着。荆园里的喧闹,隐隐的透过丛林、树枝传来。

    时至今日,雍治天子关于两位皇子闭门读书的禁令,早已经变得松懈起来。

    晋王、楚王都在堂而皇之的见客。楚王自开春以来,就近乎公开的在荆园活动,开文会。

    楚王宁瀚时年22岁,颇为英俊,身姿修长,气质文质彬彬,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和其兄长,大他5岁的晋王,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处事风格。

    月影映在湖上。两人漫步。韩秀才落后半步。楚王轻叹道:“韩先生,就这样招惹贾环好吗?”

    今天云宾楼的消息,已经传回来。很明显,他的派系,正在针对性的打压贾府。就算不是他指使高之令、殷无忌的,贾环一样会把帐算到他头上来。

    他的“好兄长”晋王为什么会一败涂地,根本的原因,还是在刘国忠擅自行动。据宫中的消息,此事,晋王只是知情。全部都是刘国忠一手操办。

    他并不想犯这样的错误。楚王党的所有决定,都必须要他亲自拍板,才能执行。

    他对招惹贾环,心里有点怵!

    从政治力量的对比,从博弈的角度来说,他身为天子的嫡子,怵一个丢掉官职的文士,完全不用。但是,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贾环自出名以来,从来没有失败过!

    这如何不让他心生忌惮?

    夺嫡大势到如今,他的优势以及非常大了。其一,晋王势力不足。其二,天子在西苑,纵情声色。内有杨皇后,独孤贵人,外有永昌公主进献美女。还能活几年?

    顺亲王,商贵人都已经死了。晋王,即便想要永昌公主停止进献都不可能。因为,那是永昌公主固宠的手段。

    只要他现在顺势拿下太子之位,可以说,皇位基本就是稳的。在此之时,他的心态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绝对是不想节外生枝。

    特别,还是招惹贾环这样的狠人、强人。

    韩秀才一身青衫,头戴唐巾,读书人装束,国字脸上浮起笑容,胸有成竹,坦然的道:“殿下,我和殷无忌、高之令都私下里谈过。他们怎么选择,是他们的事。”

    楚王没说话,等着韩谨的下文。

    两人在湖畔边行走着。韩谨接着道:“殿下,近日贾府的报纸京城日报上连载一篇武侠小说:笑傲江湖。朝廷亦如江湖啊!贾环笑傲江湖,未尝一败!看着挺吓人的。

    但是,我想要将贾府从发行银币的名单中排除出去,并非是要和他一较高下。而是,为殿下谋求利益。”

    “哦?”

    楚王站定,很有兴趣的看着韩秀才。他以为韩秀才和贾环有心结,所以才这么执着的去对付贾环。当日,贾环在天牢中,韩谨去探望贾环,他亦是知道的。

    韩谨笑一笑,道:“天子不喜欢贾环。殿下踩贾环几脚,踩的越很,就越可以在天子面前赢的好感。”

    楚王微怔。

    韩谨再作揖行礼,诚恳的道:“殿下,夺嫡之局,到现在,已经变得逐渐的明朗。而晋王之所以失败,绝对不是因为他得罪了贾环,而是天子忌惮皇子势大。

    晋王结党,勾连南南郡王、锦衣卫指挥使,宫中大太监,与宋大学士联盟,简直是自寻死路。

    殿下若想要入主东宫,绝不能走这条路。天子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皇子势力膨胀。避免出现当日的夺位之变。殿下要做的,其实是刷天子的好感。

    而于臣子而言,不是接纳他们,而是要养望,通过大周日报,对外发声,发表政治主张。

    如此,时机成熟,等天子觉得他需要一位太子时,殿下自然是首选。并且外朝无阻力。”

    韩秀才的话,有事后诸葛亮的成分。晋王在前面试错过。但,分析到这个地步,拿出这样的策略,已经非常的令人信服。

    楚王长舒一口气,正色道:“听韩先生一席话,令本王茅塞顿开啊!既然如此,便依先生之意。”

    楚王看着文质彬彬,但他很有决断。既然对他有好处,那么得罪贾环这件事,便不会重要了。

    但是…

    韩谨道:“殿下,我与贾环交往多年,并不觉得他是神人。人力有穷时。接下来,要看事情的发展。当然,事情若不可为,殷、高二人不过是商人,皆可弃之。”

    这话,很冷酷。

    高百万,自诩很会做生意,扮猪吃老虎。智商很高。但他二十万两白银,加入楚王阵营,是对是错呢?

    殷无忌,自诩为楚王的钱袋子。并巴结苏州党的核心人物黎宽,试图在楚王当政的时代,反超路庸,成为晋商的领袖。

    这样出色的两个人物,自诩才智,能猜到韩谨此时的想法吗?

    楚王心中的心事进去,抚掌大笑,道:“走,回先生的小院,痛饮几杯。”

    …

    …

    贾琏和贾蓉、贾蔷三人一起回到宁荣街,径直到宁国府置酒,消愁。今天的事,环兄弟不在府中,他们去回政老爷亦无用。

    会芳园的亭中,贾蓉吩咐小厮摆酒。

    贾琏猛灌几口,颓废的道:“蓉哥儿,蔷哥儿,我心里难受啊!憋屈的慌。玛德,那帮老王八蛋,个个都是笑里藏刀,说话下着套,一环连一环。我根本不是对手。”

    贾蓉给贾琏斟酒,劝道:“琏二叔,谁想到板上钉钉的事情,会被反悔?还要将我们贾府排斥在外。唉,那些人都是成精的。你不要太在意。这事,办不办的成,你都尽力了。我已经派人去往东庄镇给环叔送信。”

    回来的路上,云宾楼二楼发生了什么事,贾琏都给贾蓉,贾蔷说过。贾蔷也劝道:“琏二叔,那些不要脸面,围攻你,后头肯定有人。等环叔回来,好好治治他们。”

    贾琏郁闷的叹口气,道:“唉…,你们是不知道。环兄弟为纳林老板,将煤铺子卖给了晋商吕承基。咱们府上这蜂窝煤生意,基本算废掉。现在的利润大头,其实都在卖煤这一块。

    光禄寺的少卿袁壕,早就派人知会我,皇宫里不再采购咱们府上的媒。而府上的人口越来越多。若不开源,只怕又要回到五年前的那种局面。我能不急吗?若是,拿下铸币的份额,利润够咱们府上嚼用的。”

    贾蓉、贾蔷两人对视一眼,叹口气。

    两府现在自是不缺银子:有南北货铺子,有薛蝌负责的行商,有信丰街的资产。还有,胭脂,冰激凌,拍卖会,会所。但,若是少了卖蜂窝煤这一块近万的利润,随着日后人口的滋生,两府的开销怕是会有些难啊?

    最好是能拿下铸币的名额。但是…

    …

    …

    户部尚书赵鹤龄在夜晚中,再次去大学士府卫弘府上拜访。书房中,清茶袅袅。点着檀香。

    赵鹤龄叹口气,道:“卫相,一堆人吵来吵去,还搞出幺蛾子来,要把贾府的份额给断掉。唉….。谋在于众,断在于独。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把方案交给他们去讨论,实在难成事。”

    别看赵尚书性格不强势,但他心里,对今天的局面,还是相当不爽的。不给他这个户部尚书面子嘛!

    卫弘笑一笑,背负着双手,笑道:“他们不吵起来,很多事情不好办啊!还要辛苦延年一段时间,主持此事。务求办好。”

    “不敢。下官分内之事。”赵鹤龄点头。卫相话里有话啊。当然,他心中早有预计。</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2773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2773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