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银币(四)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三月初六的傍晚,消息传出。初七的报纸大肆报道,全城尽知。并且,随着真理报的报道,消息开始向天下流传。

    京中微妙的气氛,体现在越来越多的权贵,力量,参与到铸币份额的争夺中。户部尚书赵鹤龄每天晚上都在会客。各方都在不断的给他压力。局面纷杂、混乱,报纸上各种流言乱飞。

    三月十日上午,位于崇文门外的徽商会馆中,一座座院落组成着会馆的格局。

    偏南的一处幽静的院落中,两大徽商汪鹤亭、马均泰两人聚在一起喝茶。

    春光的落在窗栏上。小圆桌上,几样精美可口的糕点,一个紫泥色的松干壶,茶香袅袅。厚厚的一叠报纸,随意的放在茶桌上。

    马均泰坐在藤椅上,品着茶,叹道:“汪兄,这京中的情况,果然与江南不同啊!你看看,就报纸上报到的信息,京中权贵,基本都想在铸币的份额中分一口。

    什么魏王、北静王、魏其候都冒出头来。听说赵尚书府上,说客如云。本来就我们几大商帮和朝廷衙门分了,现在倒好,闹这么一出。好家伙,蹦出这么多人来。”

    又道:“你再看看这几份报纸,都在攻击贾府。嘿,真当贾府那通政使的牌子是白挂的啊!后面必定有人。晋商那帮人,胆子挺大的。听说,贾子玉还在东庄镇?”

    当日,在云宾楼中,“围攻”贾府的,为首的便是高之令,殷无忌。殷无忌话最多。其余的人,推波助澜。

    汪鹤亭点头,感慨的笑一笑,道:“是啊!稳坐钓鱼台啊。马兄,你有没有觉得,户部的初步方案,有点将贾府抛出来做靶子的意思?太惹眼了!”

    马均泰奇怪的道:“不能吧?赵司徒不是与贾府交好吗?”

    汪鹤亭微微一笑,“假设是贾子玉故意的呢?”

    马均泰一愣,这可有点像贾环的风格啊,随即笑道:“那十五日的再次商议,可就有好戏看了。”

    汪鹤亭笑呵呵的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徽商那份,不能少。”

    马均泰点点头,“嗯。”这是底线。

    …

    …

    三月十三日,雍治天子照例不上朝。文华殿大学士华墨带着群臣在皇极殿中参拜御座,然后散朝。

    群臣三三两两的出了大殿,走在广场上,各自回衙门。

    文渊阁中,武英殿大学士卫弘拿了一本奏章,到隔壁华墨的值房中。

    …

    …

    暮春三月,京城郊外,风光正好。蜀王宁恪跟着皇室、勋贵的子弟们在郊外游猎回来,径直到吴王府中见永清郡主宁潇。

    自传出蜀王求娶贾府三姑娘的消息后,吴王、吴王妃对蜀王宁恪的感官便好了许多。府中,一些细节,可以体现的出来。

    随从们将猎来的野鹿、兔子、山鸡交给吴王府中的管家烹制。宁恪到后院里见永清郡主宁潇。

    宁潇的作息,一般是上午处理府中的事务,下午是自由时间,晚上饭后,陪着母亲说话。此时,将近傍晚,宁潇正在住处院落的东厢房中,读书、写字。

    侍女,丫鬟们环侍。保持着安静。

    宁潇今日一袭葱绿水泻长裙,腰身纤细,身姿挺拔,比例极佳。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自是无人可以欣赏到其风情。漆黑如绸缎的长发写意的流泻在肩头。

    面如美玉,目似清泉。如同腻脂白玉雕刻般的琼鼻,明眸皓齿的大美人。极其的惊艳。

    宁潇一手扶着书案,一手拿着斑竹笔,在白纸上书写着,那日在小时雍坊里听到句子:王孙落魄,浮云生死,此身何惧?奋书生怒,教六军辟易。老魔小丑,岂堪一击!

    尤其明丽的丹凤眼中,闪着智慧与沉思的光芒。对于当前的局势,她有自己的理解,看法。此时的她,无疑是极美的。金色的夕阳从窗户中透进来,落在她雪腻的鹅蛋脸上,浸染着五彩之色。

    宁恪在一名丫鬟的带领下迈过门槛。吴王府极大。但后院也不是他可以随意乱走的。笑着打招呼道:“潇妹,你又在读书写字了。幸而你今天没和我一起去踏青,挺无趣的。”

    宁潇微微一笑,招呼道:“九哥来了。”搁下毛笔,一名俏丽的丫鬟上前,送上洗手的水。

    宁潇的大丫鬟紫儿,身姿修长、高挑,约有170,和宁恪很熟悉,微笑着道:“殿下,怎么个无趣法?”

    宁恪坐在临窗的椅子处,喝着茶,笑道:“一帮子人,满口铜臭。甚至,还有人公开说,权力,天子不许我们沾,钱还能不让我们赚?

    潇妹,依我看,贾府八成会给踢出这次铸币的交易。贾环在朝廷中得罪的人太多。”

    说起贾府,宁恪脸露惆怅。他求娶贾探春未成。京中,不少人笑话他看中一个庶女。

    但是,他就算是亲王,出身又何曾高贵?以嫡庶去区分一个人,何其的愚蠢?

    宁潇心中闪过贾环的话,忍着没照例安慰宁恪。九哥和探姐姐的事,她中立最佳。抿一口茶,接着话题,说道:“九哥,其实,贾府未必会出事。”

    “哦?”

    宁恪好奇的看着宁潇,随即,感觉到仿佛差点什么,然后,醒悟过来,潇妹没有照例安慰他几句,心中怅然若失,但理智上来说,是好事。苦笑道:“潇妹,你长大了!”

    宁恪没头没闹的一句话,宁潇却是听的明白。只是,九哥这个“沧桑”的做派,让宁潇忍不住“噗嗤”一笑,一口茶呛着,咳嗽几声,好一会,才将气喘平。

    宁潇笑道:“九哥,你还当我是小女孩吗?”又落落大方的道:“你和探姐姐的事,我保持中立。不过,感情的事,强扭的瓜不甜。”

    贾环不愿意嫁他姐姐的话,她九哥的机会,很小。贾环的意志太坚定。

    宁恪长叹口气。他还是爱慕着贾探春。他和探春见过几面,说过几句话。

    宁恪看看明丽如花的宁潇,张张嘴,没说出话。他突然间发现,他和潇妹之间,曾经有的某种情绪。在此时,正在逐渐的淡去。或许,随着时间,将消散在风中。只剩下曾经美好的回忆。

    宁恪怅然、洒脱的笑一笑,问道:“潇妹,你给我说说你的判断,贾府怎么会没事?楚王,晋商,宋天官,皇商,这些人都想吞掉贾府的份额啊。”

    宁潇正要说,就见宁澄和宁淅两人气喘吁吁的从外面快步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姐,姐,贾先生给你的信。哦,九哥你也在。哈哈,今日射猎的收获如何?”

    “澄哥儿,你今天没去踏青,原来是去东庄镇了?”

    众人一阵寒暄着。丫鬟们忙着端茶倒水。

    宁潇接过书信,看着信封上飘逸的楷书:潇郡主亲启,环自东庄镇。拿小刀裁开书信,打开阅读。禁不住莞尔一笑,嫣然如花,递给宁恪,“九哥,你看。”

    贾环给她写信,是觉得她处事比较理智,稳妥。贾环建议九哥在十五日派人前往云宾楼,在银币份额中分一杯羹。其余事情,他都已经安排好。

    贾环怕九哥不肯接受贾府的示好,特意给她写信。

    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而刚才,九哥说什么来着?贾环的破绽卖的有点明显。但利益相关的那些巨商、权贵,还是会忍不住挤兑贾府,试图将贾府踢出局。

    蜀王宁恪,读完之后,一声苦笑!

    宁澄从宁恪手中拿过书信,道:“我看看,我看看。”今天在书院里,他和淅哥儿虽然见到贾先生,但对于局势,贾先生什么都没说,只是叫他们俩送一封信回来给他姐。

    这样就解决了啊?</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2773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2773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