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调-教未来的大舅子(上)

推荐阅读:帝少的绝密甜宠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邪王嗜宠:医妃很倾城升棺发财我不止有演技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丹武帝尊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超品小厮

    贾环慢悠悠的从荣国府北街出发的时候,大时雍坊中的张府里,张承剑、公孙亮、罗向阳、乔如松等人已经宿醉醒来,聚在前院的偏厅中喝着茶、闲聊。

    上午十点许的阳光落在偏厅之中,公孙亮问打着哈欠的庞泽,“张世兄在招待客人?”

    庞泽红着眼睛点头,“嗯。昨天郑国舅下狱的消息已经传出,今天上午已经零星的有人来张府拜访。张世兄忙着接待客人。”他早上才从青楼回来,结果遇到一帮子同学已经醒了,只好陪着坐一会儿。

    罗向阳、乔如松、张四水、柳逸尘几人都是笑着摇头。昨天从三元酒楼出来后,他们都回来睡觉。总计约三百两银子的酒席钱,因贾环的十首诗而免掉。

    而庞泽、何幕僚、左、田师爷四人则是去了青楼。当然,局势已经趋于缓和、稳定,放纵并无大碍。

    乔如松性子厚道,笑道:“士元,你赶紧先去睡觉吧!”

    “哈哈!”众人都是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

    庞泽不以为意,嘿嘿一笑,对同学们拱拱手,先回房间里休息。

    张四水问道:“公孙师兄,我们今天回不回望月居?”他和柳逸尘还肩负族学的任务。不过,昨天看贾环给他父亲骂的架势,感觉现在回贾府有点不妥。

    柳逸尘道:“再看看情况吧。”

    大家都是点头同意。毕竟,贾环在贾府里怕是做不主。书院的同学都还不知道贾环现在在贾府里的状态:贾政管不了望月居的事情。

    公孙亮叹口气,担忧的道:“不知道贾师弟在家里怎么样了?”他内心里是有点气愤的。贾师弟这样的年纪、前途、才华,贾家的人眼睛都是瞎的吗?

    正说着话时,外头的小厮带着贾环的长随胡小四进来,一个十五六岁,很壮实、憨厚的青年,行礼道:“见过诸位相公、老爷。”这屋里一溜的读书人。秀才、举人都有。

    一般称呼秀才为相公,称举人为老爷。这与年纪无关,只与功名有关。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乔如松和胡小四最熟,温和的道:“小四,子玉有什么话让你带过来?”

    胡小四便将贾环交代的话说了一遍。大体意思是:安全过关,诸位同学勿忧,一切照旧。他今天去一趟大理寺。

    罗向阳明显的松口气,轻笑着道:“我就说啊!”

    大家都是各自释然的笑起来。

    张四水和柳逸尘两人点点头。既然安全过关,回不回望月居就不是问题了。

    …

    …

    冯府中。

    贾环的长随钱槐上午到府中找冯紫英。正好冯紫英在家中,便将钱槐叫进来,“贾兄弟有什么话要说?”

    冯紫英约二十岁的年纪,容貌俊朗,一身鱼白色的长衫,公子哥的风范十足。

    他此时心里还泛着嘀咕,对贾环这样有些六亲不认,敢举报舅舅的人来说,他们这些勋贵圈中的子弟都有疏远的意思。谁没干点坏事的时候啊?给贾环遇着怎么办?

    钱槐道:“回冯大爷,我家三爷派我来请冯大爷到大理寺里碰头见过面,请你帮个小忙。”

    冯紫英微微有些诧异:以他的性情,贾环明言请他帮忙他还是愿意去的,只是听着有点诡异。便问道:“钱槐,贾兄弟在贵府上…”

    钱槐一听就明白,机灵的道:“冯大爷,昨儿王家舅老爷派大公子到我们府上传话,说:他不怪环兄弟对他的误解。日后环兄弟去府上,还是王家的座上宾。”

    “哦…”冯紫英恍然的将折扇轻砸在手中,“原来如此。行,我们走吧!免得贾兄弟等的着急。”

    很显然,王子腾原谅贾环了。那也就是说贾环的前途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种公开说出来的话,王子腾不可能在日后玩花样。除非不要名声了。

    片刻后,冯紫英换了外出的衣服,坐马车前往城西的大理寺。

    …

    …

    大理寺、都察院、刑部,合称三法司,俱是位于内城城西,挨着宣武门里街和西长安街的路口。

    贾环带着薛家的管事周三福,将薛家捆起来的六名奴仆送到大理寺中。全是薛蟠的亲随。当日在金陵动手打死冯渊,个个有份。薛姨妈急着救儿子,前有王子腾的话,后有贾环的督促,一个不落的全部捆起来。

    贾环进门和大理寺的一名王姓小吏聊了几句,得知自己人大理寺右少卿梁锡不在。主事的是左少卿赵鸿云。

    贾环塞了他一封银子,先将薛家的人犯关在一间院子里。贾环则是带着周三福随大理寺寺副从六品刘寺副到一处用于审讯阴暗的房间中见薛蟠。大理寺的右少卿是大理寺三把手,贾环要见见薛蟠一面并不难。

    或许是错觉,夏季之时,约五十平米大小的房间中竟然有些阴凉的感觉。四周点着几个油灯,光线昏暗。房间布置着审讯的刑具,看起来很寒碜人。

    稍等片刻之后,薛蟠被两名狱卒带进来,手脚带着镣铐,耸拉着脑袋,形象困顿,往日嚣张的呆霸王全然不见。

    薛蟠见到贾环,顿时一声怒吼,想要上前打贾环,给狱卒按着,剧烈的挣扎,咆哮道:“贾老三,你阴老子!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不得好死的王八蛋…”他是呆,不是傻。贾环怎么把他送进来的,他还是很清楚。

    最重要的证据便是今年正月时在舅舅府里吃酒时,他受到贾环的言语刺激,签押的状纸。

    更让他愤怒的是,大理寺派去抓他的主审官和贾环的老师张安博交好。说白了,就是贾环在设计他。

    看着给按住依旧咒骂不停的矮冬瓜脸的薛蟠,贾环哂笑一声。看样子薛蟠还没有明白情况。对刘寺副拱拱手,“还请刘大人给他点教训。”

    刘寺副示意了一声,薛蟠给两名狱卒按在地上,拿木棍硬抽。

    啪!啪!啪!

    “啊…”薛蟠给打的鬼哭狼嚎,鼻涕、眼泪混着落下来,他进来还没受过这样的苦头啊,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打过他,“环老三,你有种!”

    周三福看得心惊胆战,准备开口向贾环求情。贾环冷淡的看了这个中年管事一眼。周三福立即缄口不言。

    贾环很清楚他在做什么!

    从目标上而言,他想要娶宝钗,首先第一条要解除薛姨妈的敌意。而正常的手段是没有用的。他要把薛蟠管起来。只要薛蟠日后不断的“作死”,薛姨妈总会记得他的好。管教儿子,不仅仅是溺爱,还要棍棒!

    所以,贾环要让薛蟠怕他。这也符合他一直以来要敲打薛蟠,免得日后被大舅子给坑了的想法。

    薛蟠这种人,贾环很懂。和那些脑残富二代没什么区别。骄横跋扈、仗势欺人。说白了,就是欠管教,往死里抽。哪有什么管不了的?原因只是在于犯错成本太低。

    从感觉上来说,他确实有削薛蟠一顿的想法。薛蟠总在他面前嚣张。有实力的嚣张,叫牛逼。没实力的嚣张就是傻逼。话说,他忍薛蟠很久了。我让你骂!

    刘寺副见贾环没有停止的意思,笑着邀请贾环喝茶。木棍继续结结实实的打在薛蟠的屁股上,背上。

    “啊…”薛蟠的惨叫继续,“贾环,你给我等着,等着我出去,看我怎么给姨爹说。”

    狱卒接着打。

    “环哥儿、别打了。我要被打死了。

    “环兄弟,我认输。你狠。”

    “环大哥,我错了啊。”

    “环三爷,求你了。”

    薛蟠的气势随着他一句句的叫喊越来越弱,有点气息奄奄的模样。贾环放下茶杯,给刘寺副道:“谢刘大人!”

    刘寺副哈哈一笑,挥挥手,两名狱卒停了手。

    以薛蟠的意志,自然不能和贾环抗衡,见贾环一副要下死手的样子,连忙求饶服软。

    但别看薛蟠被打的狠,打的皮开肉绽。这些公门中的老手自有分寸。知道怎么样能打得痛,怎么样能打死人。薛蟠都是受的皮肉苦,上点药,将养一段时间久会好。

    一旁的周三福想起贾府中的传言:环三爷脸冷手黑。果然如此啊。心中戚戚然。

    薛蟠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贾环起身,淡淡的道:“薛大哥以后说话小心点。再骂我的话,我还抽你。”

    没错,他是在威胁薛蟠!调教这个未来的大舅子其实很简单,只要打得他怕就行。

    红楼原书第七十九回对其人的性格有描述:况且见薛蟠气质刚硬,举止骄奢;且是有酒胆无饭力的。简单的说:欺软怕硬。看着很生猛,其实是软蛋。

    薛蟠心中愤恨无比,但低着头,不敢还嘴。身上的疼痛提醒着他,这是个狠人。说的出,做得到。

    贾环让人将薛蟠打了一顿,就结束探视,和刘寺副出来喝茶,走下手续,送他一封银子。留周管事给薛蟠送薛姨妈的温暖。贾环随后则是在大理寺中等待右少卿梁锡回来。

    …

    …

    薛蟠在房间中等了许久。周三福出去托人买了药,找了一副软榻给薛蟠趴着。薛蟠正吃着家里送来的清蒸鸭子、糟鹌鹑等美食时,冯紫英从外面进来。

    “薛兄弟,你怎么落的这副凄惨的模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