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两处情愁

推荐阅读:随身带个侏罗纪我的魔法时代锦衣春秋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捡了本天书高魔地球最强狂兵万古天帝穿越大唐的现代人乱世枭雄

    宝钗的情绪很少外露,问了一句之后,便收了话题。

    不过,晴雯机灵、聪明,见宝钗一抹愁绪、痛苦不觉上眉梢的表情,心中,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

    三爷和宝姑娘两个人都对彼此有情意。可出了三爷把薛大爷送到牢里这档子事,怕是会有缘无分吧!其实,她和如意两个很乐意见到三爷娶宝姑娘。

    宝姑娘模样极好,品格端庄,待人宽厚。要是别家的姑娘,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对她们也不知道会如何。哪像宝姑娘教过她们识字?

    莺儿倒了茶过来。

    香菱惯例是安静、温柔的站着宝钗身侧。午后的落在偏厅中的阳光将四个美丽的女孩的身影拉的很长。

    若是贾环在这里,见到她们几个在一起坐着,如画的美景,肯定会有些感慨:红楼金陵十二钗正册与黛玉一起分享第一名的宝钗、副册第一名的香菱、又副册第一名的晴雯。

    如果说宝钗、黛玉是红楼第一美女,晴雯是红楼第一丫鬟,那么香菱则是红楼第一妾室: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这是香菱在学诗之后,于其自身的写照。在大观园众多美丽、出色的女子之中,绽放出的夺目光彩、雅丽的风华,无愧于她副册第一的位置。

    此时,她还不知道,贾环已经顺手修正了她“平生遭际实堪伤”的命运!

    …

    …

    马车平稳的停在梨香院的大门口。薛家的几名管事、奴仆等在外头。七八人畏惧的给从马车上下来的贾环行礼,“小的见过环三爷。”

    今天环三爷押着大爷的长随去大理寺投案。不出意外,那几个倒霉蛋要被清洗。为首的应儿估计落不了好。那年,数他打的最卖力。

    贾环淡淡的点点头。

    周三福几人七手八脚的把哼哼唧唧的薛蟠从马车里抬出来。薛蟠哼哼唧唧的叫唤着,宣泄着逃出生天的高兴。贾环和周三福押着阵脚,两个小厮抬着滑竿,将薛蟠抬到正厅里放下。

    “我的儿啊!”薛姨妈大哭着扑到薛蟠身边,“我往日叫你不要惹是生非,你偏不听。现在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总要改改了吧!呜呜…”一边说一边哭。

    此时,薛蟠被贾环保出来的消息,已经如同一阵风般传遍了贾府。

    王夫人带着宝玉、丫鬟径直赶过去。她和薛姨妈很谈的来。宝玉挨打的场景历历在目,颇有点感同身受的感触。现在自是要过来安慰妹妹。

    消息传到贾母处,贾母想了想,吩咐鸳鸯,“你备几样礼物,替我去看看姨妈。蟠哥儿可怜的…”她家里的孙儿什么手段,她心里是有数的。和他做对的,下场基本不好。以薛姨妈儿子的本事,肯定给贾环虐的“死去活来”。

    鸳鸯应了一声,去贾母这里的库房中挑了几样礼物,带着两个小丫鬟往梨香院赶去。

    贾府之中,邢夫人、王熙凤、李纨、尤氏、秦可卿都是派人来送礼。

    梨香院的正厅之中,贾环无意多留。小厮、管事们退出去候着,宝钗、香菱、莺儿、晴雯几人出来。宝钗有条不紊的吩咐着薛家的丫鬟、婆子们做事。

    慈母多败儿!贾宝玉是一例,薛蟠这儿又是一例。贾环站在厅中,神游天外。等薛姨妈哭泣的声音小了些,道:“姨妈,薛大哥出来了,我就先回去了。”

    薛姨妈心中对贾环不喜,她儿子身上的棒疮就是贾环让人给打的呢,但还是开口挽留道:“环哥儿,我在家里备了酒菜,吩咐了外头的管事们陪你着喝几杯。”

    这倒不是薛姨妈故意怠慢,把贾环推到前院去款待。而是将贾环当做贾府里成年的主子看待。比如:贾政、贾琏过来吃酒,肯定是在外头由薛蟠招呼着,不可能在内宅里与薛姨妈、薛宝钗一起吃饭。

    当然,以贾环的年纪,薛姨妈在内宅中招待,最为合适,可以表示亲近嘛。但薛姨妈现在可没有亲近贾环的想法。

    贾环略一想就知道薛姨妈内心里的想法,道:“谢姨妈。不用了。”说着,居高临下,对趴在滑竿上一脸痛改前非模样的薛蟠道:“薛大哥,你若是再犯法,我还是不讲亲戚情面。请薛大哥记着!”

    薛姨妈脸色变了下。这太嚣张了!

    薛蟠自从大理寺出来还没和贾环说过话,他实在有点怕贾环,这时在母亲面前,胆气壮了些,强自的哼了一声,“我知道。”

    薛姨妈脸色再变,诧异的看着儿子,竟然没有犟嘴?这不对吧?她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

    贾环轻轻的点一点头,,目光和一米开外,中间隔着个薛蟠的宝钗交汇,心里有些苦涩,带着晴雯离开。

    宝钗默然的看着贾环离开,心里的痛苦放大,吞噬着她的心灵,让她想要流泪。

    她和环兄弟之间已经有一道看不见的沟壑。原因不在她,在环兄弟和她妈,她哥哥的心中。

    她无法改变。

    …

    …

    贾环带着晴雯从梨香院的西厢房往望月居走。酷暑的傍晚,微风从道路两旁的林间徐来,凉爽宜人。

    晴雯走在贾环身侧,觉察到他心里的情绪,担忧的道:“三爷,你和宝姑娘可怎么办啊?”

    贾环苦笑一声,“凉拌。先等着吧。”他现在不具备打薛姨妈一棍子,再给个甜枣,保证薛姨妈不记恨的地位。还需要时间来冲淡薛姨妈的不满。

    整个事件中,他唯一亏欠的便是宝钗。

    他的婚事已经被提升贾府的日程。贾政交给贾母、王夫人处理。他是不是非宝姐姐不娶呢?应该是的。

    他很难忘却在贾府里见到她时的惊艳,第一面,第二面!也难以忘记她的误会,导致两人心生爱慕。更知道她内心里的情意:宁愿忍着娇羞,让他把玩怀里的金锁,也不想他误会。她与宝玉没什么。

    这是一个不会轻易表露情感的女孩。端庄的大家闺秀。一个冷美人,纵是无情也动人。只有细细的去品味她的言语、举止,才能体会到她那若涓涓溪流般,细微的、清澈的情意。

    刘若英在为爱痴狂中唱到: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这样的,现代的表现感情的做法,在贾环现在身处的时代,在宝钗身上,绝无可能。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发乎情,止乎礼”的情意,在现实的面前,仿佛不够承压,很容易断掉。只余下一缕细细的情思,萦绕在两人的心头!

    贾环回头看了夕阳中的梨香院一眼:宝姐姐,你放心!

    此时,宝钗正在薛蟠的卧室中,软语宽慰着哥哥、母亲。眼睛红红的,几滴清泪滑落而下。说不清是为哥哥的遭遇而哭,还是为心底那心碎般的痛苦而哭。

    一种相思,两处情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

    因为薛蟠受伤回府的缘故,梨香院中热闹起来。贾府里的各房各处都派人来安慰薛姨妈。

    尔后,随着时间的流走慢慢的安静下来。王夫人带着宝玉走后,梨香院重新恢复平静。

    见薛蟠闭着眼睛要睡觉,薛姨妈叮嘱香菱,“你好好照顾着这个孽障,他要什么,你都应着。”

    香菱十三的年纪,温柔的答道:“奶奶,我知道了。”

    薛蟠睁开眼睛看着香菱那美丽、标致的容颜,心中极度的不舍,但又无可奈何,郁闷的道:“我不要你照顾。你以后跟着我妹妹去。”

    薛姨妈这会儿舍不得骂薛蟠,急道:“你又要闹那样?香菱做事,不比别个细心。”

    薛蟠瓮声道:“妈,你别问了。是贾环要求的。他说这样才肯放我出来。”薛蟠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心里藏不住话,径直的都说出来。

    薛姨妈气的浑身发抖,咯吱咯吱的咬着牙,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来,“…”

    宝钗低头垂泪。

    …

    …

    贾环在望月居里刚和秦可卿的大丫鬟宝珠聊了几句,言明即便薛蟠出来,秦钟上学也不用担心。宝珠千恩万的走了。

    贾环脑海中浮起秦可卿国色天资的容颜,温柔柔顺的性情,轻轻的摇摇头。他知道秦可卿和贾蓉关系冷淡。

    刚准备让晴雯带丫鬟去贾府的厨房中提饭时,身姿高挑鸳鸯穿着一袭淡青色的对襟褂子进来。

    寒暄了几句,贾环和鸳鸯站在卧室的窗边说话。天际边的夕阳落在庭院里的花园中。小丫鬟们都在外头等着。

    鸳鸯轻叹口气,“三爷,你这次的动静闹的有点大啊。又是薛大爷,又是舅老爷。府里上下怕是没人敢真正的亲近你了。”

    贾环不以为意的轻笑。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取得所有人的好感呢?“鸳鸯姐姐,因为我看起来不近人情?”

    鸳鸯坦率的点头,“嗯。”

    贾环就笑,“我要是说我有苦衷,鸳鸯姐姐会相信我吗?”

    鸳鸯十七八岁的年纪,白皙的香腮处有些雀斑,身姿高挑,有一个温柔的亲和力,看着矮她一截的贾环,犹豫了几秒,道:“我相信。三爷,外头的事我不懂,不过你终究是姓贾啊。”

    贾环微微一笑,就冲鸳鸯对他的这份信任,贾赦那老色鬼日后就别想得手。以他现在在贾府的地位,肯定可以阻止鸳鸯上吊自杀,把她保下来。

    鸳鸯姐姐,我的基本盘不是贾家的人脉啊!

    …

    …

    六月十三日,前往遵化调查的太上皇陵墓的钦差返回京城,带回了最新结果。郑国舅果然在皇陵的工程上偷工减料。

    随后,皇帝与众大臣在武英殿议事。下午时分结果就传变京城。郑贵妃贬到冷宫,郑国舅全家秋后问斩。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