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出狱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神剑无敌系统我的钢铁战衣决战第三帝国绝色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吞天剑帝天剑神帝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借一剑杀人三国之极品皇帝

    贾环接到郑国舅被定罪的消息,正在宁荣街的南街贾家族学中。

    骆讲郎自从被救出刑部大牢后,回乡休养了月余的时间后,现在才回来。他在宛平县县学里和教谕谈过,知道最近的消息,去山长家里拜访。

    中午吃过饭后,和庞泽一起过来。正好将郑国舅被治罪的消息带到。这会儿下午两三点许,贾环、张四水、柳逸尘、乔如松、庞泽、骆宏几人在族学讲郎的办公室中闲聊。

    此时,罗向阳还在给贾家的子弟上课。而贾环搞的族学一期培训班已经结束。贾环在前天主持了毕业典礼、总结。江兴生等人正式进入贾家奴仆的体系中任职。

    此前,单大良在望月居向贾环跪下来请罪,这十来天的功夫,他已经完成当初驱赶族学学生的管事、头目的清洗工作。换成培训班的学生顶上。

    现在在贾府管事处里还挂着装裱好的,贾环写的:忆秦娥-西风烈。杀气凛然。而这幅字挂在贾府的管事处,亦是贾环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明证。

    充做讲郎办公室的屋舍是年前东庄镇砖窑厂建筑队的修建的。东庄镇的建筑队,依附在砖窑上。分工协作,提升建房子的效率。包括:木匠、泥匠、瓦匠、小工。只要领头的木匠将建筑承重的木料选好。建筑队可以迅速的搭建好一间红砖黑瓦的瓦屋。

    东庄镇的砖窑,自是大量的烧制红砖、黑瓦,满足市场需求。当然,近期已经在烧制青砖、琉璃瓦、瓷器。青砖的成品,贾环已经看到过。琉璃瓦有一些成品,但成功率不高。而瓷器,经过这大半年的改良,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只烧出一些土黄色的瓷碗。

    贾环对咸亨商行那边攀瓷器科技树的事情,只是略作指点,并不干涉。他说是理工科出身,但也不懂这些技术。只知道土质,里面蕴含的各种金属元素,对瓷器的成功率,颜色会起到作用等细枝末节的东西。

    贾家族学的瓦屋通透明亮,位置宽敞,时值盛夏,槐树的树叶纹丝不动。炎热的空气像火烤般。

    骆宏喝着消暑的绿豆汤,里面加了红糖,甜丝丝的,只是他心中却有点苦。山长这次被陷进去,和山长以左都御史的身份审查东林党的监生、生员有关啊。

    他心里有点愧疚。

    另外,首善书院到现在还被查封着,没有重开。

    放下瓷碗,骆宏叹道:“今上为人冷酷。郑国舅全家都要被处斩,童子有什么罪?”

    柳逸尘极其无语。骆先生完全就是个政治小白、嘴炮党,就这样的水准还敢跑去跟着东林党一起混,最终果断的被抛出来顶缸。

    要不是贾环用一副唐伯虎的名画说服了已经回金陵的文坛大宗师望溪先生,骆讲郎现在预估已经去云贵度过余生了。

    庞泽咳嗽一声,道:“那个,骆先生,其实今上这次还是收下留情的。郑承犯的那中错误,按照国朝的律法,诛九族过了点,诛三族完全没问题。”

    庞泽人虽然长的丑,但是知识面广博。要说周律,现在在座的人没有比他更熟悉的。

    骆讲郎语塞。他其实从政的心思已经淡了,但这么多年喜欢议论的习惯却改不了。傲王侯、慢公卿,这是读书人的本色演出。

    乔如松厚道的转移话题,“要说,还是看在郑贵妃的面上吧。毕竟是圣上的宠妃。不过,从圣上一言可废贵妃,可知圣上在宫中的威望和掌控力度,以及性情。”

    今上通过政变,登上皇位。做事的风格:杀伐果断。一个宠妃,说废就废。这

    大家都跟着议论了一会儿。这件事已经传遍京城。

    贾环心里暗道郑国舅对郑贵妃来说,果然是个猪队友。今上后宫的皇后之位,空悬已经有两年之久。郑贵妃那么得宠,要生下一个皇子,未必没有机会上位啊!

    可惜。

    这其实再次说明一个问题: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贾环想着贾府里的二师兄们,摇摇头,插话道:“不管怎么说,山长要出来了。”

    山长张安博现在还关押在刑部的天牢中。

    “那是啊。”

    “哈哈。”

    “现在就看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应该是官复原职吧!郑承毒杀监生,总不能责任给山长背。这事是皇帝的小舅子干的。”

    众人都是兴奋的议论着。

    这时,已经下课的贾家子弟都涌出来,准备结束一天的课业。众人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快到傍晚。

    一身鱼白色锦袍的贾蔷从门外进来,容貌俊俏,这段时间的学习让他身上轻佻的世家子弟的气质洗出了不少。贾蔷行礼道:“见过诸位先生。见过环叔。”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蔷哥儿,什么事?”

    贾蔷笑着道:“环叔,蓉哥今晚在府里备了酒,请环叔赏光过去吃一杯。”

    贾环一听就知道什么事,道:“还请了你琏二叔吧?”

    贾蔷诧异的看贾环,随即佩服的道:“环叔神机妙算!”

    “哈哈!”庞泽,乔如松等人都是爆笑。在贾府这边,怎么总感觉百年世族的子弟其实也蛮逗的!估计是贾环在府中的地位太高。毕竟给父亲在酒楼当面骂孽子,回头第二天就没事,说在府里只是个庶子的地位,谁信啊?

    贾环也笑起来,“行了,酒就不吃了。我这两天和冯紫英、卫若兰那帮人酒吃的有点伤了。你回去告诉蓉哥儿,他想插手蜂窝煤的事情,我回头会和琏二哥说一声,分他两层股子。但要出人出力出银子。”

    贾蓉要找他什么事,他心里清楚。因为,他早前承诺过帮贾蓉弄个生意赚银子。他带着贾琏走通光禄寺少卿袁壕的门道。贾家的蜂窝煤现在已经供奉宫中,贾琏随即在北直隶铺货。预估是贾蓉看得眼热,想要分一杯羹。

    当然,行贿用的五千两银子,贾琏已经很识趣的帮他报销了。他出的只有买消息的五千里银子。

    贾蔷喜上眉梢,给贾环行礼,“我替蓉哥谢环叔。”

    贾环淡然的摆摆手。

    从贾家的权力格局而言,他需要一个敬畏、支持、服从他的贾家族长。所以,他现在会拉贾蓉一把,不会让宁国府因为失没血钱而衰亡败。

    贾蔷回到宁国府中,在落云轩中给贾蓉一说,贾蓉惊喜的连连搓手,来回走着,激动的道:“好兄弟,环叔真是这么说的?”

    贾蔷坐在塌椅中,喝着冰镇的米酒,苦笑着道:“蓉哥,这都是你问第三遍了。就我看,环叔应该是把他那份应得份子转给你了。”

    环叔那份,看琏二叔的那个情况,少说一年有三千里银子的利。

    贾蓉拿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一大口,下定决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刑部天牢之中不分白天黑夜。张安博今年六十六岁,在天牢之中,穿着便服,依靠在墙壁上。心中感慨。

    他已经接收到外界的消息,贾环等人奋力奔走,朝堂中有人浑水摸鱼,局势不明,但现在郑国舅要在秋后问斩。他距离出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现在的问题是,是官复原职,还是贬谪,或者升职。

    然而,这些问题在他心中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没有看错贾环。其一,在他身处绝境时,还肯为他奔走、竭力营救他。这是品格。其二,能力。贾环经过雍治十一年这连续的几场权谋斗争的洗礼,成长的超乎他的想象。

    这时,一名小吏在门口送了一餐丰盛的酒菜,“张大人,前些日子多有得罪,还望你海涵。”

    张安博看着监牢外的吏员,看着那冒着热气、香气的酒菜,腹中食欲升起来,随即,莞尔一笑。

    连天牢这里的小吏、狱卒都知道来交好他啊。重见天日之日,不远了。

    三日之后,雍治皇帝在西苑的宫殿中召见军机处的谢、何、刘、韩四位大学士,以及奉旨审查张安博的右都御史齐驰、九省统制王子腾。另有勋贵、王公在一旁。

    府里的堂皇的殿宇之中,雍治皇帝居中而坐,听着齐驰、王子腾两人的汇报。这是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身材白胖,身穿明黄色的龙袍,面相威严。

    以失察的罪名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安博下狱之后,御史纷纷上书,罗列张安博的罪名。雍治皇帝委派齐驰、王子腾调查。

    齐驰将事情汇报了一回,最后道:“御史风闻奏事,经臣和王统制查证,罪名皆为子虚乌有。张伯玉是京城名儒,个人的道德、处事,没有违背法律的地方。”

    雍治皇帝沉默了一会,道:“既然如此,谢学士觉得应如何处置?”

    谢大学士似乎成竹在胸,沉稳的道:“臣以为,可以将张伯玉释放出来,但他之前已经有失察的罪名,故而,可调离左副都御史的职位。”

    排名第二位的何大学士道:“谢相,岂能因为小罪而擅自责罚重臣,不免令重臣寒心。”说着,出列道:“陛下,臣以为罚俸三年即可。”

    何大学士潜台词是:你王子腾包庇外甥都只罚俸三年。凭什么要免掉张伯玉的左副都御史?

    雍治皇帝御极十一年,已经是政治高手,不想听臣下的争吵,决断道:“官升一级,贬出京城。”

    既然杀不了,他懒得看张安博的脸天天在他眼前出现。

    六月十九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安博从刑部天牢无罪释放,升淮南节度使、南京礼部侍郎。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